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712
  • 关注人气:2,0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晒布厂

(2020-03-01 14:49:57)
标签:

晒布厂

宗白华

汪辟疆

朱希祖

汤用彤


 

       不少南京人知道,晒布厂不是一家企业的名称,它是一条小巷的称谓。在东大读书时节,栖身之地就在文昌桥。当时,还有体育课。大概是因为小营操场空间逼仄的原因,体育老师吉崇波先生会让我们去登台城,还会让我们绕着学校四周转悠,许多地名,诸如兰园,文德里,成贤街,进香河,石婆婆巷,文昌桥,珍珠桥,东大影壁,等等等等,令人印象深刻,而晒布厂则尤为别致。杂乱无章,破旧不堪,真有点贫民窟的意味呢。但精通南京人文旧事的朋友告诉我,晒布厂这一带,原来曾经是中央大学的宿舍区,汤用彤、朱希祖、汪辟疆、宗白华等名教授都在这里居住过呢。          

       汤用彤先生出生于1893年的甘肃渭源,但他祖籍却是湖北黄梅。他父亲是1889年进士。汤用彤先生曾在明尼苏达州一高校读哲学、心理学,后到哈佛,与陈寅恪、吴宓当年有哈佛三杰之誉。他归国后,在东南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任教。在中央大学期间,曾任哲学系系主任。1949年后,汤用彤曾担任过北大副校长。汤用彤先生病逝于1964年,得年71岁。汤用彤在中国佛教方面最著名的成果是出版了《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他在这本书的后跋中说道:十余年来,教学南北,常以中国佛教史授学者,讲义积年,汇成卷铁。此讲义20年代初就开始撰写,20年代末完成初稿,30年代又全部修改和补充了一次,再花了近四年的时间才完成。芦沟桥事变后,由于担心手稿遗失,汤才考虑将其中一部交付商务印书馆印行,时在1938年。这部著作,开辟了中国佛教史研究的新纪元。胡适在校阅该书稿本第一册时,如此称赞道:锡予训练极精,工具也好,方法又细密,故此书为最有权威之作贺麟也说:汤用彤得到西洋人治哲学史的方法,再参以乾嘉诸老的考证方法。所以他采取蔡勒尔治希腊哲学史一书的方法所著《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一书,材料丰富方法严谨,考证方面的新发现,义理方面的新解释,均胜过别人。此书与陈寅格的《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在抗战烽火期间,即望重一时,好评如潮。

       汤用彤通晓梵语、巴利语等多种语言,熟悉中国哲学、印度哲学、西方哲学,毕生致力于中国佛教史、魏晋玄学和印度哲学的研究。除了上面提到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外,他还有《隋唐佛教史稿》,系统地阐述了佛教从印度传入到唐朝时期的历史发展过程及其特点、佛学思想与中国传统思想的相互关系,详细地考察了中国佛教各个学派、宗派的兴起和衰落过程及其原委。他对中国佛教史料中关于佛教传入汉族地区的时间、重大的佛教历史事件、佛经的传译、重要的论著、著名僧人的生平、宗派与学派的关系、佛教与政治的关系等等都作了谨严的考证和解释。他在《印度哲学史略》中采录了中国所保存的不少重要史料,并作了考证和评价,获得中外有关学者的一致好评。

       朱希祖先生在141年前出生于浙江海盐的书香门第,他一家族祖父辈是清代道光年间一状元,其夫人是张元济的堂妹。朱希祖后赴日本早稻田大学读书。曾与鲁迅、黄侃等师从章太炎先生。朱希祖先生归国后曾在北京大学担任过中文系、历史系主任,还与茅盾、郑振铎、叶圣陶等一起组织文学研究会。他尝游历陕西、晋北、金陵、广州以及名山大川,访求遗文旧事,并旁通目录、版本、校雠金石、考古等学。·一八事变后,朱希祖先生激愤于民族败类在东北、华北、南京组织伪政权,又愤于日寇沿袭金人封建张邦昌刘豫故技,因而勾稽两宋史料,撰《伪楚录辑补》六卷、《伪齐录校补》四卷、《伪齐国志长编》十六卷,揭发敌人奸谋,揭汉奸秽迹,以昭告国人,以明学以致用之旨。

      朱希祖先生是当时的藏书名家。他开始藏书大致始于日本求学时代,到北京执教后,更是南北奔走,东西驱驰,节衣缩食,以求善本。他的郦亭藏书在学界,享有盛名。伦哲如在《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朱希祖》中云:“书坊谁不颂朱胡(因当时朱希祖留有大胡子),轶简孤编出毁余。勿吝千金名马至,从知求士例求书。诗注云:海盐朱逖先希祖,购书力最豪,当意者不吝值,尝岁晚携巨金周历书店,左右采掇,悉付以现。又尝愿以值付书店,俟取偿于书。故君所得多佳本,自大图书馆以至私家,无能与君争者。数年积累,郦亭藏书全盛时达二十五万册,百余万卷,其中不乏善本,如《山书》《鸭江行部志》、宋版《周礼》、明钞宋本水经注》等,均为海内孤本。其中明钞宋本《水经注》曾被王国维誉为“郦书旧版第一”,章太炎、王国维等先后为此书作跋,许寿裳汪东二先生为此书题签,后来胡适之先生也为此书写了考证文章。也正因此书,朱希祖替自己的藏书室取名郦亭,并请章太炎书匾。郦亭藏书以南明史料和地方志为主,以史书、文集、奏议、乃至古本、稿本为主要收藏目标。

      作为章太炎的学生,朱希祖既能够继承章氏治史精华,又能对西洋史学理论宽容地吸收;既重视历史史实的考据,又强调历史哲学的重要,并认识到史学以指挥人事为归宿。朱希祖在中国史学史方面的成就集中体现在他的《中国史学通论》。该著本是1919年夏在北京大学史学系为学生讲授本国史学概论的讲义,原为三篇:中国史学之起源;中国史学之派别;历史哲学。以后在其它大学讲授此讲义时,删除了第三篇。1942年,朱希祖应女婿罗香林之请,决定出版该讲义,附录论文两篇:太史公汉十二世著纪考。该著虽是讲义之作,却是作者潜心研究的心得,与陈陈相因之作有别。作者在自序中说:近世治史学有不免钞胥陋习者,或从中国名著颠倒抄袭,或从外国人著作中片段抄译,干没其名,据为己有,而对自己的讲义则颇为自信,认为讲义之作,虽不足以言著述,但也皆自由心裁,不染抄胥陋习

        朱希祖认为,历史之法,必为治历明时者所创。他引《汉书·百官志》,说太史令的职掌是负责天时星历,制定和颁布历法。西周以前,没有编年之史,西周以后,才有《春秋》。《春秋》之作必起于太史。因为太史有时间观念,能够发现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但写作历史,不过是太史的私人事情,不一定是太史的专职。汉之太史,到后汉时还专掌星历,奏时节禁,记瑞历灾异。著作历史,反而在兰台东观。兰台东观,本是藏书之所,即使到了东汉,仍旧没有历史官专职。至魏太和中,始置著作郎,隶中书。晋元康初,改隶秘书,专掌史任。南朝梁、陈时,又设置史学士,至此,才出现专职的历史官。由此,他断言:西周以前,无成家之历史,魏晋以前,无历史之专官。至于《史通·史官篇》说的史官之作,肇自黄帝,备于周室,朱希祖认为,这是把书记官误以为历史官了。《汉书·艺文志》云:道家者流,出于史官,历纪成败存亡祸福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朱希祖辨析道:道家伊尹太公管仲皆非史官,惟老子为柱下史,或云为守藏室史。柱下为藏书之地,老子实犹今图书馆长或图书馆书记耳,未尝作历史官也。他提出书记官与历史官之区别,破除了千余年来历史官起于黄帝之旧说,不失为一种新见解。在论及未有文字以前的记载时,他说,此等记载,不出追记,便出伪托,且伪托之书,多为神话,不足以当信史

        朱希祖还对史学和史料进行了区分,他说:小史外史所掌,皆系谱牒政令之属,可称史材,未成历史,断非鲁春秋等所可比拟也春秋以前,年代不明。虽历人亦多争执异同,此谱系之所以不能称为历史也。史学要有明确的时间、空间要素,没有这些要素,史学不足以成立。如《尚书·尧典》篇,所载史实前后延续一百五十年,实为本纪之权舆,但与司马迁的本纪相比较,《尧典》的不足在于年代不明。《尚书·皋陶谟》,纯为记叙之体,实为列传之权舆,但与《史记》中的列传相比,《皋陶谟》不书皋陶为何地人,这是史学上空间的观念尚未发达之故。《尧典》《皋陶谟》继英雄诗而起,是史学还处于幼稚时期的作品,而司马迁的《史记》,则是在年代记(即编年体)发生之后,史学已达进步之时的作品。朱希祖通过史学要素的有无显晦,以说明史学的萌芽、产生,较为清晰地展示了史学发展的脉络。

      朱希祖在《中国史学通论》的中国史学之派别中认为,史学有两大派别,一是记述主义,一是推理主义。孔子修《春秋》后,出现《春秋》三传。记述主义表现为《左氏春秋传》,推理主义则为《公羊春秋传》《谷梁春秋传》。记述与推理两主义,其发展之难易,各不相同。中国记述主义,得以长足发展,而推理主义,自汉以后,渐次衰微。推理主义的发展,除凭借记述主义的发展外,还必须有哲学、社会学为基础,于物心两界及宇宙全体,透澈悖悟。而我国既无系统之哲学,又无求实证之社会学,所以推理主义不能发达。他把中国史书分为七类:编年史、国别史、传记、政治史、文化史、正史、纪事本末等,并对各类史书的源流、得失等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论述。他还纠正了《史通》中的一些观点。如刘知几对司马迁立《秦本纪》《项羽本纪》提出批评:霸王者即当时诸侯,诸侯而称本纪,求名责实,再三乖谬。朱希祖评论说:子玄以成败论人,实非公论。刘知几批评司马迁列传杂乱,说:寻子长之列传也,其所编著,唯人而已矣;至于龟策异物,不类肖形,而辄与黔首同科,俱谓之传,不其怪乎?朱说:子玄以为传以记人,志以记事,自是唐代俗见,昧于传记之原。不悟子长列传,原有以人为纲以事为统两类,以事为统,后世谓之丛传,又称汇传,盖书志之记事,重在政治,汇传之记事,重在社会,例如平准书与货殖传,皆记财货之事,而其注意实有不同者也。对刘知几轻视史表、重正统偏霸之分等等,朱也提出了批评。关于中国史书体裁的变化,朱希祖这样论述道:此六类之史,皆由简单而趋于复杂,又由混合而趋于分析,如先有春秋(以时间分)、国语(以地方分)、纪传(如禹本纪、伯夷叔齐传,皆先《史记》,以人分)、书(如《洪范》、《吕刑》亦开《史记》八书之体,以事分),而后有《史记》、《汉书》,此由简单而趋于复杂者也。先有《史记》《汉书》之书志汇传,而后有各种分析之政治史及文化史,此由混合而趋于分析者也。这个认识符合中国史学发展的实际,也揭示了史学发展的一般规律。此外,他还论述了现当代史的重要性,他说:史学要义,以最近者宜最详,良以当代各事,皆由最近历史递嬗而来,其关系尤为密切,吾国史家,颇明斯义。他以《史记》《汉书》及历代正史的修撰、私家修史的风尚为例,进一步说明重视现当代史是我国史学的优良传统。虽然还很简略,但筚路蓝缕之功不可没。朱希祖先生于1944年病逝在重庆,得年65岁。

        关于汪辟疆先生,其侄孙女作家方方在其《我的南京爷爷汪辟疆》一文中写道:南京爷爷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时才四岁。那是1959年的夏天,已经在武汉定居的父亲和母亲利用暑假之便,带我和三个哥哥回南京探望爷爷和婆婆。那时爷爷一家还住在晒布场五号。我出生的那年父母和南京爷爷住在一起。后因家中人多房少,我们一家租住进爷爷隔壁的房子晒布场二号。那是著名诗人、哲学家宗白华先生家。南京爷爷与宗先生当时皆为南京大学的教授。方方笔下晒布场就是晒布厂。

      汪辟疆先生,本名汪国垣,1887年出生于江西彭泽县黄花坂老湾汪村。彭泽最著名的传说是陶渊明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而辞去彭泽县令之职。汪氏一脉是从安徽渡江迁到江西的,尔后人丁繁衍,有了彭泽汪家。汪辟疆五岁开始发蒙读书,因其秉性聪慧,过目不忘,深为塾师喜爱。二十世纪初,他的父亲际虞公赴河南做官,便带他与弟弟同往,他的弟弟就是方方的祖父汪国镇。汪辟疆在十七岁时考入河南客籍高等学堂,四年后毕业,次年被保送北京京师大学堂,他的弟弟汪国镇后来也到京师大学堂读书。汪辟疆毕业后曾一度在上海谋生,结识了不少文人朋友,如诗僧苏曼殊等。后因他的父亲去世,汪辟疆回家守制三年。三年后,他到南昌省立二中做国文教员,后又在熊育锡创办的江西心远大学做文科主任。1925年,汪辟疆再度进京,因章士钊推荐,在北京女子大学执教。之后的一段岁月,他又因第四中山大学之聘,而至南京,教授目录学、诗歌史等课。此后,他就一直留教书生活在南京,一直到他去世。在南京期间,汪辟疆经常与黄侃、汪东、王伯沆、胡小石等诸多教授一起,登高望远,饮酒赋诗。多人有文章提到,他们这群教授当年的文酒登临之乐。其中一回,有七位先生去鸡鸣寺集会,一时兴起,意欲作诗,却苦于没带笔墨,于是便找鸡鸣寺和尚讨得一支破笔,在两张毛边纸上挥笔写就,每人四句,联成一诗,为《豁蒙楼联句》,此诗至今仍被收藏。汪辟疆(18871967312日),字笠云,后改辟疆,别号展庵,因故乡近方湖,晚年自号方湖,近代目录学家、藏书家。1927年起在中央大学、南京大学任教授,与胡小石、陈中凡并称南京大学中文系三老。其间曾任监察院委员、国史馆纂修。他著有《光宣诗坛点将录》《近代诗人述评》《唐人小说》《方湖类稿》《目录学研究》《汉魏六朝目录考略》《汪辟疆文集》等。

       据方方回忆,她在1959年还与父母一起到南京看望过汪辟疆:爷爷在南京的房子当时有三层楼,爷爷住在一楼,他的房间和婆婆的房间门对门。爷爷总是坐在侧门口,每当我路过那里,他便抬起腿一伸,在门口架起一道栏,不让我进门。直到我急得意欲放声悲哭时,他才哈哈大笑着收回他的腿。爷爷管我叫小妹,他浓厚的江西口音使得这小妹二字变成了肖妹。汪辟疆晚年曾经中风,半身偏瘫,但他仍然坚持著书立说。右手不能写字,便用左手写。他用左手写出来的字同样潇洒漂亮。方方如是说道:大约是一九六二年,南京修路,晒布场的房子要拆了。国家拟另盖一栋房子给爷爷一家居住。汪辟疆对此非常理解,予以配合,他在写给方方父亲的信中,无一句怨言,倒是满纸的欢欣我近时已经移寓南大宿舍鼓楼四条巷二十六号,晒布场五号之屋因东海路开辟已经拆去,非但我屋即宗白华与王晓湘、熊纯如、汤用彤宅都已让出。将来此路为沪宁之第一条最新最美之大马路,当与北京媲美可断言也。汪辟疆在鼓楼四条巷过渡一段时间后,又迁往新居峨嵋路。汪辟疆对新居颇为满意:新宅已在峨嵋路正式动工,其地左玄武右鸡笼(即北极阁),前林后岗,风景极佳,适宜住家,较之珍珠河旧宅更为优胜。但汪辟疆在峨嵋路的房舍在他病故后三十年被拆除。汪辟疆病逝后,安葬于雨花台望江矶公墓。爷爷坟头的石碑被造反的南京大学的学生砸倒在路边1972年,方方曾到此祭扫,她如是说道。汪辟疆教授在书信中提到的东海路,就是如今自长江路到中山东路的太平北路。

      再简略说说宗白华先生。宗白华在1897年出生于安庆,曾用名宗之櫆,字白华、伯华,籍贯为江苏常熟虞山镇。他在安庆长至8岁后到南京上小学。19198月受聘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任编辑、主编。将哲学、美学和新文艺的新鲜血液注入《学灯》,使之成为五四时期著名四大副刊之一。就在此时,他发现和扶植了诗人郭沫若。宗白华于1920年赴德国留学,在法兰克福大学柏林大学学习哲学 、美学等课程。1923年创作《流云小诗》。1925年回国后在多所大学任教,新中国成立后,院系调整,他调到北大哲学系,1986年病逝,得年89岁。宗白华是我国现代美学的先行者和开拓者,被誉为融贯中西艺术理论的一代美学大师。他著有《宗白华全集》及美学论文集《美学散步》《艺境》等。1986122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宗白华先生曾有一五言诗:飚风天际来,绿压群峰暝。云罅漏夕晖,光泻一川冷。悠悠白鹭飞,淡淡孤霞迥。系缆月华生,万象浴清影。白鹭悠悠,孤霞淡淡,月华初生,万象澄澈。此诗,莫非构思写就于晒布厂?

       据朱希祖先生孙子朱元曙先生说,朱希祖先生是在1936930日迁入文昌巷晒布厂2号之2,这是一幢洋式楼房,上下14间。汪辟疆就住在对门。朱希祖先生在其1936107日日记中写道:"午后至对门汪辟疆家,未遇。又至宗白华处,观其北魏雕刻佛像头。朱希祖先生在晒布厂的住处是租用汤用彤先生的。再抄段朱希祖日记,仍旧与宗白华和晒布厂有关。此日记为1937年9月20日,时中大决定迁校重庆,教授开会,正碰上日机轰炸:“九时半至中央大学,见罗校长及同事十余人已先到。晤沈刚白,宗白华,胡小石(时小石家洋房三进已于十九日被炸)等。罗校长言拟将大学迁至四川重庆(离重庆二十余里重庆大学),极迟十一月一日必须开学,其他闲言甚多,不得要领。适警报又来,时已十时半,急与白华同至晒布厂本寓东南大树下避入地下室,约二小时半,至十二时四十分敌机始去……”朱希祖教授的哲嗣是朱偰先生,他自杀之地就在成贤街原来南京图书馆的院内,距离晒布厂并不太远。汤用彤先生的儿子汤一介,也是名教授,参与过梁效写作班子,已经在六年前去世了,汤一介的夫人乐黛云,也很知名,贵州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