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燎原
燎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2,99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广西平果大广场

(2006-04-23 11:48:17)
广西平果县建大广场占用数百亩耕地
11月12日,上午11时许。广西平果广场。《还想再活五百年》的高亢乐曲在两座低矮的小山间激昂地回荡着,伴随着高亢的乐曲,广场中心的喷泉富有节奏地喷涌而出,在众多喷泉的群拥下,一条雪白的水注强劲地直冲云霄而去!未等记者反应过来,“叭啦啦”的水声倾天而降,溅起水花无数,并形成强大的雨雾。该县一位官员看后,颇为自豪地说:“感觉就像人在画中游,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也不过如此而已了,等工程全面竣工后将更为壮观!”。
而在这里做工的平果县马头镇城龙村12队的村民李素芳却含着泪告诉记者:“喷泉喷洒出来的不是水,而是数千村民的辛酸泪水。”
村民告诉记者,这占地400多亩的广场是在今年年初才开始建的,之前这里是城龙12队(200多亩)、7队(70多亩)、排往屯(76亩)和巴赖屯(100多亩)的耕地。
早在1997年平果县人民政府就征走了城龙12队等村屯的不少土地,仅城龙村12队的就占了110多亩耕地,但征而不用时间长达6年。此次征地,政府当时曾承诺“在规划红线内,安排12队在20米街道建住宅用地110间,每间占地80平方米”,但承诺成空。
对此,记者了解到,县政府曾鼓励村民到“那凹”(地名)安排住宅基地,并提出在此处落户的,将给予办证优惠和相应的补助。但村民却告知记者:首先,政府不守信用,不兑现当初“在规划红线内,安排12队在20米街道建住宅用地110间,每间占地80平方米”,的承诺;另外,县政府所鼓励村民到“那凹” 安排住宅基地,这是个经常发生水淹而又十分偏僻的地方。
“现在我们没有了田地,政府又把我们安排到危险(指常发生水淹——记者注)和偏僻的地方,我们靠什么生存?”村民对此忧心重重。
由于1997年的承诺成空,村民对政府失去了信心。因此,当政府在2003年要求进行第二次征地时,就遭到村民的强烈反对。
但政府最终还是在没有和村民具体协商并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就一纸公文于2003年8月26日,单方强行把12队村民仅剩的100多亩的耕地给征走了。
“不是我们不理解、不支持政府搞形象工程,但土地作为我们的生命线,我们农民没有知识、缺乏技术,年轻的还可以出去打打工混饭吃,我们年老的该怎么活?现在连吃玉米粥的钱都没有了。”说着,现年67岁的韩数月吃力地揭开笨重的锅生铁锅锅盖,一脸愁容。
村民告诉记者,被征走的土地主要用于建设这个400多亩的广场、万冠商场以及搞房地产开发。
该县马头镇雷感社区驮层屯、永安屯村民则是因为县里规划要修建一条宽80米的铝城大道,而将两村共108户村民的房子强行拆迁。“108户中只有有‘特殊关系’的两户外来户得到补偿外,其他的都没有任何的补偿,只有一点少得可怜的补助。”村民对此特别反感。
缺乏补偿的村民由于生活没有着落,不得不住进了昔日的危房里,牛棚内。在永安屯,记者见到该屯的寡妇陆美荣正在她那低矮的石棉瓦房内哭泣。村民告诉记者:“陆美荣的女儿在外读书,儿子去当兵保卫祖国,而陆美荣要出去找零工混饭吃,由于房子又破旧,没有人在家看管,连她的锅头、碗筷都已经被偷过好几次了。儿子去保卫了祖国却保卫不了自己的小家,什么世道呀?荒唐!”
记者了解到,这里的村民此前曾为了平果铝的发展,服从政府的征地,几乎95%的土地已被征走。“我们为平果县经济的发展做出很大的牺牲,现在政府却非要把我们推到居无定所的困难处境上来,到底还要不要我们活?”永安屯村民代表梁宏不无忧虑地质问。
科学的发展观拷问:是适度超前发展,还是大搞形象工程?
2003年广西平果县窜至广西经济十佳县,在全国西部百强县中也处于领先地位,今年该县又喜讯频传:1—10月份财政收入达6.1亿元。“平果县财大,广场亦大。宽马路、大广场,真不知道还要害死多少老百姓呀?”已有20多年党龄的驮层屯村民代表甘永文说这话时,双唇频频启合,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样子。
记者就采访过程中村民所提到的问题和发出的疑问,采访了平果县党政主要领导。平果县县长曹凌、副书记陆大模和分管土地的副县长黄加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提到“广场”二字时,曹县长当即指出记者的“错误”,说那叫“平果文化公园,不是叫广场,不信你可以到现场看看”。
然而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无论是城里人,还是附近的村民大都“口误”为平果广场,而非“平果文化公园”。记者踏上三轮车说要到“平果文化公园”时,车主大都楞了楞又反问记者道:“什么平果文化公园?你说的是平果广场吧?”。是不是因为名称换了就不叫广场呢?村民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几乎谁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公开秘密:以前都叫广场,只是在2004年2月国家建设部等四部委联合发了《关于清理和控制城市建设中脱离实际的宽马路、大广场建设的通知》后,县里才改名为公园。对此,县领导一直予以否认,并坚称是“平果文化公园”。然而记者看到,在该文化公园进行种植包干的村民出示给记者的结算单上写着的明明又是“平果县广场工程结算单”。落款日期为2004年11月8日。
“这明摆着是,换了个名就与国家四部委联合下发的文件对着干嘛。记者同志,你们去问问到底是谁在与中央政策赛跑?”村民气急败坏之余冷笑道,“公园是人们休闲的去处,更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甚至有些亲密行为的好去处,怎么就把严肃的国旗也放在公园里这样的环境里呢?你们看到有哪个公园升国旗的吗?”
……
广场附近是平果中学,该中学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广场面积400多亩,投资近4个亿人民币。村民告诉记者广场里的榕树大都是从县里的各个村、屯花钱移植过来的,便宜的也要几千块钱一棵,贵的高达几万块钱一棵。记者花了半个小时的才将宽阔的广场走完一圈,广场里部分民工正进行一些扫尾工作。
记者随后来到“平果文化公园管理办公室”,可能是工程还没有全面竣工的原因,办公室里没有人在,值班室里4个年轻人在打扑克“锄大地”,旁边有四个在围观着。
见了记者,一个姑娘便停下了手中的牌,出了门问道:“你们找谁,我们领导不在!”,当记者提到广场的面积时,旁边的一位姑娘随即冲了出来,对着这位张口欲说的姑娘的耳朵耳语了一下,这位姑娘这才颇为警惕地告诉记者:只有100多亩而已,你们不会是记者吧。说罢,各自忙去了。
曹县长在谈到“公园”时,颇有些底气十足地告诉记者,平果县这几年发展很快,县财政有这个实力,建这个“公园”没有克扣谁的工资。上级领导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征地的程序合法,补偿到位,阳光操作。同时,曹县长还特别给记者透露这样的信息:2003年,平果县是广西经济十佳县;西部百强县中排名第22位;在全国的排名是第241位。所以,平果县的城镇化建设也要适度超前。
然而,记者就一个农民工仅仅几千块钱的修路工程款就被县里拖欠了6年,而打电话给该县公路管理所了解情况时,该所的一位副所长却万分无奈地告诉记者:“几千块钱算什么,实话告诉你,县里修路这块就欠了农民工好几百万元的工钱,情况很复杂的,但县里不拨款下来,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帮农民天天催我要钱,苦呀!”。
“有上万元去买一棵榕树来装饰广场,却没有工钱发给农民工?这是重视民生吗?这不是搞形象工程吗?”农民工显然气愤了。

阳光操作拷问:征地、拆迁是否合法?补偿、安置是否到位?
曹县长谈到,该县征地的程序合法,补偿到位,阳光操作。然而记者两上平果,提出要看看征地的相关证件和审批手续时,最终没能如愿。记者从村民处却听到一致的说词:政府是在没有和村民具体协商并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一纸公文并于2003年8月26日,滥用警力强行把我们12队村民仅剩的100多亩的耕地征走的。
征地前,在估量征用土地前三年平均年产值时也没有一个群众代表在场,没有体现征地过程中应有的公开、公平和公正原则,甚至连土地面积的丈量也都是政府单方进行的。
“种了一辈子的地,现在却突然变成了自己到底有多少土地都不清楚了。”村民苦笑着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在2003年8月26日的这次征地中,被征地单位同为“城龙12队”,平果县人民政府的在公告中提到征用的水田面积为106.161亩,落款日期是2003年7月13日;而在平果县国土资源局的“征地补偿安置公告”中却发现,征地水田面积却锐减为81.072亩,落款日期为2003年8月5日。
同样一片水田,为何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经过两个部门的核查后就锐减了20多亩呢?记者不得而知。
此外,在计划修建80米宽的铝城大道(实际修建60米宽)时,动用警力强行拆掉了该县马头镇雷感社区驮层屯和永安屯108户的民房。说到强行拆迁村民更是气不打一处地来:2002年12月6日中午10时许,县委副书记陆大模、县政府副县长黄加祥等领导亲自带队张贴落款日期为2002年11月29日的通告,通告称:凡在铝城大道雷感段跨道路红线范围内的房屋及其附属物一律在12月10日前拆完。逾期不拆的,县人民政府将责成有关部门强制执行。凡被强行拆除的,一律不给予补偿和安置。.
然而就在贴出通告的次日(12月7日)早上8时,领导就带领着警力、各局干部、民工共300多人,一声令下之后,顷刻间,勾铲机就将108间民房夷为平地。“和在电视、电影中看到当年国民党和日本的大扫荡的镜头,相差无几。”现在想来,不少村民仍心有余悸,“那时,村民犹如虎口夺食般拼命地抢夺自家的财物。但最终还是有不少财物被毁坏,被埋在废墟中,过后大家都哭成一团”。
当时,永安屯的80多岁的老妇人陆加兴正卧病在床,其亲属哀求等搭好棚盖,将病人抬出后再拆也不迟,可依然得不到同意。无奈,陆加兴的亲人只好含着泪水将她抬到露天外停放,由于受到刺激和过度的伤感,没几天,老人便带着不解人世之谜离开了人间,走时眼睛一直都舍不得闭上。永安屯村民说到这,便哽住了,没能再说下去。
拆房三天后,政府才派人将写有30元/平方米的补助协议书去强迫村民签字,不签字的,还要村民出“拆房费”。当初在拆房的前一天贴出的通告只字不提违章建筑,也提到按规定进行补偿,而在拆房之后就定为违章建筑,“补偿”也就成了“补助”了。
而2001年2月8日,平果县人民政府才刚刚发出《平果县人民政府关于鼓励平果铝周边被征地群众参与第三产业开发的决定》(下称《决定》),而一年时间后,就被强行拆掉。自2002年12月7日拆房起,政府直到2004年9月10日才下文答复村民称,被拆迁的为违章建筑,所以只能得到补助,而非补偿。
平果县县长曹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村民没有办理建房的相关手续,没有相应的证件,是违章建筑。然而,记者了解到,永安屯、驮层屯在此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属自然村屯。“自然村屯的村民在集体土地上建房,国家法律对此没有具体定位为违章建筑,在平果县人民政府就突然被定位为违章建筑了。”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由于历史的客观原因,几乎在全国,更多的地方自然村屯都没有对农村在集体土地上建房提出更多更严格的要求。广西建设厅村镇处一位姓刘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原则上农村建房确实需要相关的证件,但由于客观因素的影响,实际上不仅在广西而且在全国范围内,许多农村地区,在法律也没有进行严格的要求和定位的情况下,更多的时候,主要还是靠当地政府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尊重历史,尊重民意。
“就算是按原则全部严格要求自然村屯统统办证,但在2001年,政府你刚刚鼓励人家出来建房,农民的建个房子不容易,房子刚刚建好。2002年,政府你就把农民的房子给强拆了,你这不是明摆着缺乏理性、缺乏远见、缺乏前瞻性吗?这绝对不是我们温总理所要求的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明摆着是政府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学术气十足的广西民族学院陈教授在倾听记者的情况反映后,当即愤愤不平地指责道。
2004年2月12日国家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等四部委联合发了《关于清理和控制城市建设中脱离实际的宽马路、大广场建设的通知》,通知提到,各地建设城市游憩集会广场的规模,小城市和镇不得超过1公顷,中等城市不得超过2公顷,大城市不得超过3公顷,人口规模在2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不得超过5公顷。此前,已经批准的2公顷以上(含2公顷)的游憩集会广场项目,尚未竣工的,一律暂停建设;对已经办理规划、用地和开工批准手续,但尚未动工的,一律暂停开工;已经批准,但尚未办理用地和开工批准手续的,一律暂停办理用地和开工批准手续。
通知还提到,城市主要干道包括绿化带的红线宽度,小城市和镇不得超过40米,中等城市不得超过55米,大城市不得超过70米;城市人口在2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城市主要干道确需超过70米的,应当在城市总体规划中专项说明。
记者在实地走访中看到,无论是该县的广场还是铝城大道都是刚刚修建的,工程目前还处于的扫尾阶段。
据了解,平果县总人口45.65万人,全县总面积2473平方公里,其中耕地面积仅为30.76万亩人均耕地面积仅为0.67亩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