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大为
尹大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11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铃惊魂

(2007-08-16 11:05:14)
标签:

艺术赏析

电铃惊魂

 

    最烦看到的文章开头是:“最近……”。似乎没话找话,老调重弹。偶然翻到某报的专栏版,左边文章的起句是“最近,……”,立马懒得看下去。转眼去瞧右边那篇,竟然又是“最近”。咳,赶紧扔报大吉。

    最烦听到的电话铃声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打过去,永远是翻来覆去的不紧不慢,就像Massage时一双永远找不准穴位的手,钱已付,时间还剩许多,只能任由她漫无目的地揉来揉去,揉去揉来。梅特林克发明过一个词:“日常生活的悲剧性”,无望,无奈,没有切肤的痛,但也看不到边际。

    克莱德曼曾经也是70后的集体童年记忆。20年前,克莱德曼是钢琴的代名词。一听谁会弹琴,立马会叫他来一首克莱德曼。以此来判断他到底有没有说谎。现在回头看那时的我,就像我看我美国来的小侄子津津有味地吃着面前那盆蛋炒饭,他固执地以为,这就是人间至美。

    听惯了Richter,Arrau,Gould,耳朵也开始挑食。面对“钢琴王子”这场毫无逻辑重音的冗长报告,心生诧异,这也是“音乐”?但奇怪,一夜间,似乎所有身边人的手机铃声都被免费赠送成了克莱德曼。开始,我还边等边烦,后来,我就直接按免提,边随手做其他事,让无趣的琴声绝缘在身外的空气中,好像一下子就和自己没了干系。

    反正是送的,也懒得去改,持手机者的心态大抵如此。手机铃声千千万万,但心态无外几种,除了模棱两可的“懒惰”,常见的无非是“炫耀”。电话来了,响起一段评弹或几声京剧,以显示自己品味之高雅,就像那些终日穿着敲满印章的唐装的附庸风雅者,面上作张作致,底下却是掩饰不住的虚弱。很好奇,他们晚上睡觉是不是也穿着唐装,摇折扇?

    有时,也是“怀旧”。一听到飒爽铿锵的女声叫起:“为革命,预防近视,眼保健操开始……”魂魄马上时空调换,重回童年。

    有一次,在地铁车厢里,突然间飘起一阵妖娆歌声:“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邓丽君的老歌。顺着音乐寻去,一个老头正低头接手机。看不到他的脸,顶半秃,背微驼,腰间挂钥匙一串,脚下一双廉价凉鞋。他和对方高声谈笑着,明明应该是高兴的,但刚才天鹅绒般的歌声错位地叠加他的背影下,奇妙,荒诞,也可怜。应该是老人年轻时常听的歌,就像少年时的豪言壮语,壮年时的柔情蜜意,如今,落花流水春去也,只能设置在手机里,虚妄地时时追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露滴牡丹开
后一篇:巴黎夜灵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露滴牡丹开
    后一篇 >巴黎夜灵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