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大为
尹大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891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残骸

(2007-07-06 01:09:10)
    天热得,空气都在出油。路过南京路,想到杏花楼就在左近。实在想念那碗小馄饨啊。皮薄,肉鲜,蛋皮细丝,骨头汤。这些我们小时候作为一只馄饨的基本素质,如今却成了“德艺双馨”的优点。在我的地图册上,自从浙江路大壶春被歼灭之后,杏花楼底层的小馄饨就是硕果仅存的了。
    欲望最终战胜了酷热。冲进店堂,发现原来刚装修一新,堂皇得像五星级宾馆,大理石地面都能照出人影。问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回说:小馄饨?不卖了。后半句潜台词没出口:这么高档的地方还卖小馄饨?笑话!我心中一凉:又被灭了一家。古风犹存的小馄饨,零星的残骸都无处寻觅,往后,大概只有在梦中回味了。
    另一类残骸,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却随处可见。每天跟着TAXI爬南浦大桥,周围一片熟悉而单调的景物。临近江面,总会闪出几栋孤零零的厂房。八十年代的刻板式样。十几层的连排车间,大玻璃窗长久地紧闭。看架势大概有十多年没人管了。不拆,也无用。每天,临江而立,寒伧,荒凉,不考虑生存的意义。
    还有更老的残骸。公司十八楼看下去,好大一片的红瓦的石库门,南京路往南,石门路往东,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现在,市中心要再找这样一大片石库门民居,大概很难了。房子造于1910至1920年间,结构比北京路那边的石库门要考究,比西边的张家花园要差一点。快一百年了,各色老百姓混杂其间,买汏烧,生老病死,一幕幕活的《乌鸦与麻雀》《万家灯火》就在这里上演,充满着鲜活的生命的气息。前几年,我们楼上做的某部纪录片拍过这片石库门,镜头俯拍,慢慢摇过去,鸽子点点盘旋其中,真美。
    前几天,发现石库门的东面造起了楼。靠西边的几家屋顶开始被拆,剩下空荡荡残缺的房梁。听说,下面的地块已经开始动迁。很快红瓦会成片消失,光秃秃的房梁还会有更多。直至,房梁也消失,变成一片瓦砾。蚕食,像蚕在吃着桑叶。慢慢把残骸也吞噬得干干净净,嗅不出任何生命存在过的讯息。像《红楼梦》里说那样:大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我们向来缺少残骸。宋代以前的任何木结构建筑,现在几乎都看不到了。抗战前梁思成在做田野调查时偶然发现一座唐构(五台山佛光寺),高兴了半天,几十年后身陷囹圄写文章介绍时还抑制不住地兴奋。汉代的阿房宫,《史记》说是“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究竟什么样?影子都见不到。唐代王维的辋川别业,“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历代文人的向往之地,只能从后人摹本《辋川图》上来依稀辨认。剩下的也只有更近的苏州的园林了,幸好她小,藏身于滚滚尘世中才得以幸免。不到园林,难以真正体会到宋词、元曲的好。那种细腻、委婉、满含体温的潜台词,只有亲炙,才能读懂。
    中华文化的活的残骸,只剩下我们这干躯体。黑眼睛,黄皮肤。也只是个空壳子,文,背不满十首唐诗,武,打不了一套太极。如果洋人问起什么是中国文化,我们连空壳子都说不清。易某于某摆活的净是常识,不过就是本“新华字典”,却被大众吹捧成“学术大师”。可见这时代的滑稽。
    一万年后,外星人恰巧降落到地球的这边,看到大片大片1980,1990年代的老工房(如果那时房子还健在),以为这就是地球人的文明,那真的只剩下两个字:荒凉。
 
残骸
唐人摹本《辋川图》(日本圣福寺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