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大为
尹大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0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冬心梅花诗

(2006-08-23 18:50:06)
金冬心梅花诗

去朵云轩春拍预展荡了一圈。奇怪,世界高头竟然生产出加许多平庸个艺术品。脚骨酸煞,脑子一片空白,吃力啊。转到门口,突然瞄到台子上一溜摊开十二张清代金冬心《梅花冷香册》。简简单单几剪梅,超尘高迈,灵啊!看了一遍,熬不牢再看一遍。来了三十九度的高温天看,尤其彻骨清凉。其中一张边上题了四句诗好白相:

冒寒画得一枝梅,

恰好邻僧送米来。

寄与山中应笑我,

我如饥鹤立苍苔。

绝句最难写,因为伊简单,极容易落入俗套。但老金有本事句句出乎意料。一、三句讲的是画梅、寄梅,二四句写的是送米、饥饿,交织穿插来了一淘,完全是电影里厢的“平行蒙太奇”。如果两条线顺叙,重新编排成迭那:“冒寒画得一枝梅/寄与山中应笑我/恰好邻僧送米来/我如饥鹤立苍苔”就“括三”了!

“饥鹤”这一“形象种子”尤其“十三”,拿“鹤”来比喻“扬州八怪”的孤高并勿稀奇,加上个“饥”字马上弹眼落睛。清乾隆年间,风行的是刻板的“四王”画风,“扬州八怪”们卖画只能混混日脚,换米糊口还不够。据传,老金最后穷困潦倒,是病死在破庙里厢个。既“鹤”又“饥”,清高却贫寒。鹤虽然饥,却依然要“立苍苔”,“痴”煞了。诗虽是随手涂抹,老金可爱的“痴态”,几百年过去,依然鲜龙活跳。

老早是“秀才人情纸半张”,老金画梅寄人,还怕人家笑话;换如今,如果老金寄我,我也会笑,但是,是“笑不动”——朵云轩这趟金冬心《梅花冷香册》拍了187万。残过啊!

这两天翻翻凡高写给阿弟提奥的信。苦啊。每封信都来了算钞票:

“我的口袋里只有两个法国金币了。”“我算了一下,每天至少要用五个法郎。”“他们不肯把床租给我,甚至连每月分期付款卖给我都不行。我只能在画室地上铺一条毯子,好在天还热……”“你去比较一下,那种颜料最便宜?纸也要最廉价的那种……”

如果有机会,我要拍个纪念凡高的纪录片,全部由一张张凡高名画的镜头拼成,背景不用音乐,光是旁白——把这些信中算钱的句子拼起来,叠加在名画上。满眼是价值连城的名画,满耳是斤斤计较过不下去的每天。啥感觉?天晓得!

当时,来了绝大多数白白胖胖的周围人眼中,伊不过只是个永远考不中进士的老戆大,和割脱自家耳朵的神经病。

 

 
备注:查《扬州八怪诗文集·金农诗文集》(江苏美术版)并未收此诗。家中《金农画集》(上海人美版)有一册页亦题了此诗,但所画不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