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大为
尹大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97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戆大(傻瓜)”陈丹青

(2006-05-12 20:54:30)

“戆大(傻瓜)”陈丹青

    (普通话版)

 

据说,李宇春的歌迷叫“玉米”。我先生陈丹青现在开博客,招来一帮“粉丝”,自称“青丝”。

这些“青丝”看到陈丹青在央视做节目,说一句,底下“轰”笑一句。他们在留言里写:“我太喜欢你了!”

这个纪录片我也看过,好像是在大学里,他讲的是北方话,下面坐着的学生,个个伸长头颈,“High”得要命。他在北京读大学,后来和一帮北方艺术家混在一起,这么多年下来,不仅北方话一点没问题,就是特别的俗语、切口也熟得一塌糊涂。尤其当众演讲,抑扬顿挫,灵得一塌糊涂。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北方人。

    陈丹青来故乡上海出差,我们《三人麻辣烫》节目怎么能错过呢?其实,我和陈老师平常打电话、聊天,都说上海话。他说上海话是另外一种味道,放松,用词鲜龙活跳,比他说普通话还灵。不过,我心里没底,不知道他上电视讲上海话,出不出彩?“青丝”们会不会讲:“吾吃死脱侬了”?

话题是:小时候早恋的故事。灯光一开,摄像机一转。主持人林栋甫问他:“你多大开始谈朋友?”

陈丹青讲:“我谈朋友很晚,要进大学以后。”

林栋甫追问:“那么,小时候呢?”

 “小时候么……”陈丹青很认真地想了想,“我是——戆大(傻瓜)一只!”

“轰”一下,坐在对面的小宝、林栋甫都忍不住笑出来了。他也跟着笑。现场的摄像、化妆都笑死了。气氛马上松下来。

录完一期,再录一期谈胡戈(当时凯歌叔叔刚要告他)。

不晓得陈丹青会怎么说?

林栋甫讲好开场白,陈丹青突然来了一句:“我就是胡戈!”

我吓了一跳。陈丹青不慌不忙讲下去:“十几年来,我做的事跟胡戈一样,我基本上都是用人家的文本,就是世界美术史重要的画,全部拿他一模一样画出来。然后拿他重新剪接,拼贴。我到现在还在做这个事……”原来是这样。

陈丹青话锋一转:“我现在的学生都是这样的,所以我最后发觉他们都是我老师。就是他们在教会我。

真不敢想,这个人的画已经卖到四百多万……

林栋甫接下去讲:“有一次人家问导演张建亚:‘你是第五代导演,对第六代导演有什么寄语?’他说:‘让我讲他们你应该怎么?他们带我玩就蛮好了!’”

    陈丹青马上跟进:“就像我们小时候在弄堂里玩,‘侬阿吾伐(你带我玩吗)?’侬勿阿吾——哭煞!(你不带我——哭死!)”

    全场又笑翻。

    几年前,我的好朋友写过一篇《难以消化的陈丹青》。又是几年过去了,陈丹青还是消化不了。
 
 
上海话版本:
 

“戆大”陈丹青

 

据讲,李宇春个歌迷叫做“玉米”。吾先生陈丹青现在开博客,招来一帮“粉丝”,自称“青丝”。

迭眼“青丝”看到陈丹青来了央视做节目,讲一句,底下头“轰”笑一句。伊拉来了留言里厢写:“我太喜欢你了!”

迭个纪录片吾也看过,好像是来了大学里,伊讲个是北方闲话,下头坐勒嗨个学生子,个个伸长头颈,“High”得要命。伊来了北京读大学,后来搞一帮北方艺术家混勒一淘,加许多日脚下来,不仅北方闲话一眼没问题,就是特别个俗语、切口也熟得一塌糊涂。尤其当众演讲,抑扬顿挫,灵得一塌糊涂。交关人当知伊是北方人。

陈丹青来故乡上海出差,阿拉《三人麻辣烫》那能好错过呢?其实,吾搞陈老师平常打电话、轧山湖,赞讲上海闲话。伊讲上海闲话是另外一种秘道,侠气放松,用词鲜龙活跳,比伊讲普通话还赞。八过,吾心里么底,不晓得伊上电视讲上海闲话,出勿出彩?“青丝”们会不会讲:“吾吃死脱侬了”?

话题是:小辰光谈朋友个事体。灯光一开,摄像机一转。林栋甫问伊:“侬多少大开始谈朋友?”

陈丹青讲:“我谈朋友老晚个,要到进大学以后来。”

林栋甫追问:“各么,小辰光呢?”

 “小辰光么……”陈丹青老认真个想了想,“我是——戆大一只!”

“轰”一记,坐勒对面个小宝、林栋甫赞摒不牢,笑出来了。伊也跟勒笑。现场个摄像、化妆赞笑死脱了。气氛马上松下来了。

录完一只,再录一期谈胡戈(当时凯歌爷叔刚刚要告伊)。

勿晓得陈丹青会哪能讲?

林栋甫讲好开场白,陈丹青勒么生头来了一句:“我就是胡戈!”

吾吓了一跳。陈丹青勿慌勿忙讲下去:“十几年来,吾做个事体搞胡戈一样个,吾基本上赞是用人家个文本,就是世界美术史重要个画,全部拿伊一式一样画出来。然后拿伊重新剪接,拼贴。吾到现在还来勒做迭个事情……”原来是迭那。

陈丹青话锋一转:“吾现在个学生赞是迭那个,所以吾最后发觉伊拉赞是吾个老师。就是伊拉来勒教会吾。

真勿敢想,迭个人个画已经卖到四百多万……

林栋甫接下去讲:“有一趟人家问导演张建亚:‘你是第五代导演,对第六代导演有什么寄语?’伊讲:‘让我讲他们你应该怎么?他们带我玩就蛮好了!’”

陈丹青马上跟进:“就像阿拉小辰光弄堂里白相,‘侬阿吾伐(你带我玩吗)?’侬勿阿吾——哭煞!”

全场又笑翻。

几年前,吾好朋友写过一篇《难以消化的陈丹青》。又是几年过去了,陈丹青还是消化勿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王摩诘诗一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王摩诘诗一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