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大为
尹大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008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随喜

(2006-04-16 01:25:14)

几年前有一阵,狂迷爵士天后艾拉·菲茨吉拉德(ELLA FITZGERALD)。只要看到她的唱片必定买下,不管是早期,晚期的,还是鼎盛时期的,统统收进。每天早上一醒,眼睛还没睁开,手已经摸到CD机遥控器,一按,出来的一定就是艾拉的声音。

 

现在忙着搬家,倒有几个星期没听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自己:艾拉的歌,印象最深的是哪首?

 

最先跳出来的,竟不是什么名曲,而是她的一次“胡言乱语”。

 

 她有一张柏林演唱会实况的CD。其中有一支歌,唱着唱着,突然歌词忘了。怎么办?到底是老演员。只见她就着旋律,即兴把身旁伴奏的乐手名字编成歌词,随口唱来。竟然也成了一首歌!听众不仅没有发觉不对,还以为是刻意处理,拼命鼓掌。

 

 中国古代的和尚喜欢用生活化的口语写诗,朴素而有味,暗合“平常心是道”的禅理。艾拉无意中也达到了如此至高的境界。虽然是即兴之作,但是她天性中那种彻底的乐观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真是热爱生命。在她的歌声里听不到任何悲观、苦恼和委屈,她把生活中的所有不幸都消融到歌声里了。面对苦难,有人“金刚怒目”,她却“菩萨低眉”。陈词滥调说:展开手臂,拥抱生命。艾拉的歌声真是“展开手臂,拥抱生命”。别人用手,用嘴,她用心。

 

 一般说来,爵士好像比古典音乐更自由,更可以率性而为。古典音乐无法不按照既定的曲谱亦步亦趋,而大部分爵士因为本来就没曲谱,反而可以即兴发挥。这也成为很多人不喜欢古典音乐的理由。

 

 其实,最伟大的古典音乐演奏家,往往也喜欢“乱弹琴”。

 

 印象最深的是,1963年苏联钢琴顶级大师李赫特和德国指挥霸主卡拉杨合作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协奏曲最重要的是独奏家和乐队的配合,但两人那时都是巅峰时期,互不买帐。李赫特本来就是技术型钢琴家,以快著称,这次一出手就把琴弹得飞快,全然不顾乐队。卡拉杨见势不妙,指挥乐队奋力直追。你追,李赫特偏是越弹越快……这张著名的“即兴”录音听起来简直是一场声音的《生死时速》。你追我赶,互相“别苗头”、抢尽风头。也正因为“乱”,两位大师生命中的棱角毕露无遗。虽然我听的只是声音,但真切感受到的却是他们的性情。真是一张直见性命之作啊。

 

 我突然觉得,艺术的最高境界,无不是随手而为。

 

 你看,古往今来最著名的书法经典《兰亭序》不过是一篇随手记下的草稿;颜真卿的《祭侄稿》和《争座位》也是随手涂抹的书信草稿,却往往比他那些“正襟危坐”的碑文更耐看;齐白石喜欢作完画题上“白石老人一挥”的字句,好像他画画随手一挥就成了……

 

 别看齐白石说是说“一挥”,据他的入室弟子名画家李可染回忆,老人画起来才慢呢,简直精雕细刻,从来不像他写的那么潇洒。老头最好玩的是95岁以后的画,那时他已神志模糊,却还要画,那倒真是随手“一挥”了,画个螃蟹少条腿,连个“白石”的名字都缺了几划。但那些画真太好了。真正达到了他所说的“似与不似之间”的境界。

 

 随喜,是佛家用语,原意好像是指去庙宇布施。这两个字,细细品来很有意思,今取其字,换其意:

 

 随手涂抹,便生欢喜。

 

                                                                                           2002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看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看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