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汉语成语--经验的真实与文化的虚拟

(2009-03-23 21:37:45)
标签:

汉语成语

经验的真实

文化的虚拟

文化

分类: 北窗闲文

汉语成语--经验的真实与文化的虚拟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们小时读了几年的书后,就开始使用一些成语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比如,和小朋友不和,听到别人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就会以为别人说的或指的一定是自己,往往可能就会很怄气,要去理论理论,可是却苦于找不到有力的证据。这个时候,我们就会使用影射或含沙射影,或者空穴来风这样的成语来描绘或体会这样的情景。这个现象引发以下几点思考:在一个民族的语言里,成语是真实的历史吗?也就是说,在语言发展过程中,成语背后的故事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情还是人们虚构的事情以便获得一个简洁的成语来丰富我们的语言宝库呢?成语的发展是人类语言发展的需要使然么?以前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认为只有历史的经验才能进入成语,如果没有发生的虚拟的经验则不成立或不能成为有效的成语。可是,问题没有这么简单。事实上,在整个的人类语言宝库中,有些成语是有真实的历史背景的,而有些却没有。而且,成语的使用在某种意义上讲是我们人类语言发展的必须,也是我们语言简化的必须。为了表达的方便,我们需要成语。我们不能想象在描述与含沙射影相类似的事情的时候还要去将这种事实从头到尾地思想一遍或叙述一遍!正因为这样,成语的简洁性、生动性就具有了不可替代的功能,成语的加入,使人类的语言表达更为精致,更为传神,更为有力,也更为简洁。同时,随着人类思想的丰富和人类思考的深入,特别是抽象思维的发展,我们的语言也必须随之同步增长,或者甚至应该超前增长。不然,我们的语言的意义何在?语言用以表达思想的基本功能何在?所以,我们有理由说,成语的使用是语言简洁化发展的需要,也是人类思想抽象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人类有没有过吃木头的经历?我们当然不能臆测先民是否吃过,但可以肯定,在现代的中国人显然没有这类的体验。问题是,当人们吃鸡肉,吃牛肉时,如果发现肉老了(也就是过熟),北京人就会说肉有点“柴”,就是说肉吃起来有点像吃柴(木头)一样的。湖北人则说肉有点“木头木脑”,就是很木的意思,换句话说,有吃木头榍子的感觉。在一南一北航空距离超过一千公里地方的人竟然对于肉老了这一事实不仅有相同的感觉,而且有相似表达,而且所选的词汇和比喻几无二致。我们的问题是:难道中国人真的吃过木头吗?如果没有吃过木头何以有如此感觉?如果没有吃过木头怎么会有这种比喻?甚至何以两地有相同的感觉和表达?难道这是通感的功效?即视觉的“木”转化成了味觉的“木”了么?木头榍子是视觉的效果,而肉柴了,实际上说像吃的木头榍子一样。舌觉神经吃出了视觉感受,实在是很奇妙、很精准、很难以言传的感觉啊!

与此相类似,另一个成语“味同嚼蜡”也遭遇到相同的问题。人们吃过蜡没有?当然没有啊。为何有这样全无人类经验作为基础的比喻呢?而且流传千古?难道人类创造的成语不一定有经验作为支持而只是凭空的想象么?那么这种虚拟的感觉何以让他人得到共鸣的呢?尤其是当我们在使用古人创造的这个成语的时候居然也对味同嚼蜡也感同身受般深切!难道一点都不值得怀疑么?难道因为先人(假设先人尝过)认为蜡是无味的直接经验,我们后人就一定要将这种间接经验传承下去么?另外,引申一点,何以这样的描述还能转化为对人、对事的相处的无味呢?这种引申转义的基础难道全在人的心理感受而不在于人的味觉感受么?

古人说:“三天不读书,则言语无味,面目可憎。”请问,那言语的味是个甚味?是味觉的效果还是听觉的效果还是嗅觉的效果呢?言语的味道与读书的关系何在?看来,通感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由此,我们可以暂时安全地做出以下三个推论:第一,通感之妙用于语言必定与一个民族的共同的文化背景和集体意识高度相关。第二,人们可以在没有类似的体验或经验的基础上仅凭自己的想象去伪造或伪托从而来认定或规定某种事物的应然性,即某物应该是某个样子的假定性公理。第三,人类的语言可以使用日常感觉来代替精准测量的科学概念。这大约说明,人类语言的模糊性正是语言表达精准性的前设。没有模糊性就没有精确性,或者说模糊是更高境界的精确。

还有一些成语直接提到某些动物,而这些动物一般人是看不见的,比如老虎,即使在老虎还没有成为濒危动物的古时候,人们也应该不常见或几乎未见。但是关于老虎的成语异常丰富:如虎添翼,生龙活虎,虎虎生风,虎视眈眈,这些与虎相关的成语不说现今的人们是没有类似的经验,我们哪里看见过什么真的猛虎?而且真的猛虎都躺在动物园里享受濒危动物的待遇了,还需要人类的保护呢!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一拨人群的体验可以通过思想的媒介----语言----扩展成为全体人群的共同体验。甚至,人类先民的某一次体验可以成为人类后天的永远的记忆而得以保留而流传。而当这种记忆留存并渗透入人类的历史惯性和文化共性的时候,人们对原初的直接经验已不再去追究或无法追究了,而只对业已获得的间接经验加以库存或发展。接下来的追问是:难道人们没有经验只凭想象就可以得出比喻么?这样的比喻的生命力何在?这样的比喻能让人感觉到贴近生活的真实么?这样的比喻其语言的表达能达到生动自然的境界么?

而尤其当根本不存在的动物却有众多的成语发生时就更加令人费解了。比如生龙活虎。说到虎,还有人见过,可能是一部分人的记忆,也可能是一代人的记忆。而龙在哪里?“生龙”又在何处?整个先民都没有类似的体验。更有甚者,一个成语里面出现两种“未生物”----龙和凤---时就更让人有些惊诧莫名了。成语中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龙飞凤舞”!您见过龙么?您见过凤么?这个成语您一生之中用过何止千万遍!可是您想过没有:这两玩意儿在哪里?我们的困惑是:文化的虚拟支持可以成为想象的语言和语言的想象的工具么?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的是,不仅成语要重新思考,甚至谚语和箴言也需要重新的掂量。有句话您听说过没有?“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有看到过猪走路?!”我们关于这句谚语的共识是:事物之间存在着关联性和延展性。后事没有发生,不代表前事没有发生。可是对于现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而言,真实的情况是:只吃过猪肉,倒反而没有看到过猪走路!要看,估计就是在电影电视中了。所以,那个问题现时代倒可以这样反问了:“吃过猪肉,难道就非得要看过猪走路么?!”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