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忠
王小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368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木楼记

(2018-11-09 10:00:08)
标签:

原创

分类: 散文

原载2018.9《四川文学》

 木楼记

1 

——土匪,还是强盗?

尖利刺耳的呵斥声是从楼下院子里传上来的。闫教授吓了一大跳,他慌忙收起照相机,躲在我背后。

——谁让你们上来的?让你们进屋了吗?罚款!掏钱!

说话的是一个十分精瘦的女子我没有看清她是怎么上来的,当我看清的时候她已站在我们面前了。我连忙解释,说我是本地人,带个外地朋友来扎尕那,到了扎尕那自然要来洛克故居转转,见门开着,这不就进来了嘛。解释了半天,她的怒火似乎还没有完全消散。她指着我的鼻子,说,看在本地人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们,小屋里的照片是随便照的吗?照相是要掏钱的。我笑着说,今晚我们就住你家,交个朋友,下次还会来的。这下她的气彻底散了,双手下意识在衣襟上擦了擦,露出了笑容。

那夜我们放弃了选择更好的休息地方,住在了她家。一来不至于说话不算数,再说了,我也真有了解她家与洛克的关系的想法。而至于朋友,也只好委屈了。

约瑟夫·洛克是美籍奥地利裔植物学家、人类学家,这个外国人上世纪二十年代来到中国西部,在汉藏边缘地带生活了二十多年,采集了上万的珍稀动植物标本,拍摄了几十万张照片,写下了几百万文字,在当年轰动了西方。洛克曾在卓尼土司的护送下,数次到达迭部地区考察。在迭部,洛克收集了大量的植物种子,还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购买了全套的卓尼版大藏经。一个世纪的时间距离中,这个外国人和迭部有了不解之缘,他在这片土地上的所作所为也似乎成了传说。

………………………… 

2

 闫教授起得很早,在他的催促下我们几乎是摸黑出门的。沿途要经过东哇、业日、达日、代坝等村,可惜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它们的面容。走到代坝村的时候天才慢慢亮开,而身前身后却被一团一团奔跑的浓雾包裹着。我来过好几次,摸黑上山还是第一次。到了山顶,全身早被臭汗浸透。闫教授突然就发出感慨,说,世外桃源就在这里。是的,他怎么会想到山顶的最高处是牧场呢!雾太大,当然看不清更为遥远处光盖大山的壮阔和雄伟,看到的只有眼前郁郁葱葱的树木和悠闲吃草的马匹。不见牧人,也不见炊烟,一切都很寂静。可闫教授的感慨也只是瞬时的,接而他就抱紧膀子,缩躲在一块大石头背后不住咒骂什么狗屁非著名山峰之类的。

到世外桃源了,反而躲藏起来。虽然是盛夏,而山顶上依然很冷,加之上山出汗,又遭寒风侵蚀,那种寒冷真有点难以抵挡。我心里也有点不愉快,于是便大声对闫教授说。

闫教授装作没听见,没有从大石头背后站出来,也没有停止喃喃自语。

扎尕那俗称石城,就是以奇特的山形与巨石而著名。然而此时此刻,由于迷雾笼罩,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十分朦胧。我在山顶不住跺脚搓手,等待太阳出来。太阳初出,尤为寒冷。不过还好,半小时的奇寒考验与我而言还能抵挡。而闫教授就不行了,他似乎承受不住,甚至鼻涕都掉了下来。我看着,也是束手无策。因为出门前,我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

就那样,我们在山顶坚持着,忍受着。半小时之后,太阳完全冒出了山顶,整个山顶一下子亮堂起来了。

浓雾从山顶开始慢慢向山腰下滑、缭绕,尖利的山峰缓缓露出来。先是一个,渐渐变成了一排,最后成了环绕起来的巨大屏障。浓雾停留在山腰处,山底的村寨却渐渐露出了面容。闫教授又开始感慨了,说,这绝对不是人间。我说,这是神的后花园。他摇了摇头,说,太俗了。神就在这里,这里就是天堂。我没搭理他,因为此前他的不断咒骂和此时的赞誉令人心生鄙视。

随太阳的渐渐高升,山下的村寨愈来愈清晰了。四周是险峻柔美的山峰,整个扎尕那似乎飘在空中,有种旷世独立之感。难怪洛克当年亦有如此感叹——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山上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或驾车,或扛三脚架,或指指点点谈笑风生。我们开始从山顶向下走,弥漫了一个早晨的迷雾逐渐散去,一切神秘也随之而逝,天堂又成了人间。远处田地葱绿,眼前青稞正在抽穗,错落有致的踏板房和陈旧暗黑的木栅栏相得益彰,飘荡的炊烟与蓝天白云间忽隐忽现的山峰相映成趣。一切如此简单,如此简单的一切更加证实这里就是人间。可那种神似天堂的感觉依然存在,大概是因为我们对天堂的向往由来已久,渐而对人间的美景多了厌倦,甚至视而不见了

中午时分我们到了东哇村。东哇村路口建有一处旅游招待点,有停车场,有饭馆,还有旅游纪念品商店。我们要了两碗臊子面,价格自然要比县城贵,但碗很大,农家味道,确实不错。闫教授吃得过瘾,又续了一碗。

特能吃呀。我开玩笑说,瘦人吃一锅。

闫教授差点喷出来,说,嘴真贱。又说,好吃,回去就吃不到了。

………………………………

3 

旺姆措将身子斜靠在门框上,见我们蹒跚而来,老远我就听见了她咯咯地笑。

还以为你们让狼吃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扶闫教授。

饭都凉了,我以为你们住别人家了。你们住别人家,我就把你们的东西扔到河滩里。旺姆措一边说,一边在炉子上热饭菜。

菜是野菜,饭是蕨麻米饭,这是藏区招待上等客人的。闫教授搓着小腿,不住叫唤,哪有吃饭的心思。我扶他平平躺在炕上,让他早点歇息。

不吃呀?饿死我可不负责。旺姆措笑着说。

中午他吃了两碗臊子面,估计还没消化。我也笑着说。

旺姆措看了看躺在炕上的清瘦的闫教授,又发出了咯咯地笑声。

吃完饭,安顿好三个孩子,旺姆措又来到我们住的小屋。

闫教授早睡着了,但似乎睡得不安稳,时而转身,时而发出轻微地呻吟。

旺姆措坐在一张长条椅上,突然盯着我问,扎尕那怎么样?

好得很。我说。

哪儿好呢?她又问。

…………………………

4 

闫教授离开甘南之后,没有和我联系快一年了。这天我给他打电话过去,老头子说,他已经退休了。我们说起那次扎尕那之行,他笑得很开心,说那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远行。

十大非著名山峰……我还没有说完,他就阻止了,而且语气很严肃。其实我根本没有取笑他的意思,大概是因为他对自己当初的咒骂有所羞愧而已。如今他已赋闲于家,我不知道他对甘南草原还有没有当初哭着喊着要来的那种冲动。电话里,我再次邀请他,他却拒绝了,说他对甘南草原真是有感情,可是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挂了电话,他初来扎尕那在纳加石门口大声朗诵《桃花源记》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

我给司机打了电话,然后慢慢向县城方向走。繁华背后肯定是荒凉。我一边走,一边不住想象。那个叫洛克的人,当年会不会经常在冰凉刺骨的益哇河边洗澡?当年是不是也有一个善良的旺姆措在月光明亮的夜晚矗立在村口,等待着早已消逝在地球另一端的那个大胡子男人呢?想到这里,旺姆措的影子又出现在眼前——她漂亮、羞涩、疲惫,茫然,但对陌生人充满戒备,对贸然闯入她小楼的不速之客怒气冲冲,不停地大声呵斥:禁止拍照,罚款,掏钱……

很显然,地球另一端早已不存在的美国人洛克,已经在无形中成了她家的一个影子成员。她不认识他,她只认识照片上那个一百多年前的大胡子男人,但她一定希望着,他的影子一样的存在能给她家带来更多的收入。 

2017.6  通钦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事故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事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