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忠
王小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368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堡子记(短篇小说)

(2018-07-25 16:16:48)
标签:

原创

分类: 小说

第七期目录

本期推荐
朱立新 河流比我更知道自己的走向(散文)
朱立新 为失却的故乡写作(创作谈)

才  旦 文学背景下的感情和友谊(作家印象) 

  钧 带着乡愁的瞻望与书写(评论) 

风吹昆仑

王文泸  一方水土一方人(散文) 

张进京  我的房前屋后史 (随笔) 

  甲  随笔五章 

虚构世象

曹建川 街灯 (短篇小说) 

王小忠 堡子记(短篇小说) 

史诗肖像 

补海金有一种情怀叫坚守 

视听世界

  强  牧笛悠悠 

文学现场

阿顿·华多太  完么措 当忧郁成为我的文学种子

高原画廊

   大板口工地的早晨(油画) 封二

   纳塄沟民居(油画) 封三


堡  子  


 

1

堡子记(短篇小说)

阳光一出来,大家就坐在明亮的土窝子里等矬墩子。其实都知道他离开堡子已好多年了,可大家一到土窝子里,依然能看见他的模样——破旧的羊皮袄,头发茬草一样东倒西歪,左手是羊腿骨做的烟锅,右手是铜叶子包着的火镰……

据说这里以前荒无人烟,同治年间有湖南胡姓人家起先落脚。因为前不见村,后不着店,土匪经常出没,于是他们就从火焰口深处的黑沟山搬过来。出了火焰口,依然是大山和茂密的森林,只是没有那么深的沟而已。

那是一个多么黑暗的夜晚……

那是一个怎样的夜晚呢?人们提起那个夜晚时,或摇头,或发出啊啧啧的惊叹。

——土匪来了。

——土匪来了!

一切悄无声息,白杨树尖上的老鸹蜷缩在窝里,风停止了吹刮,山梁上骚情的野狐哑了,月亮也躲进乌云缝里不肯露面。

大概过了子夜,先是一声——啊嘿嘿,然后是一片——啊嘿嘿,紧接着是牲口奔跑的蹄音,由远而近,由近而远。之后,便是沉寂的荒野。

整个村子被洗劫了。

矬墩子最善于描述当时的情景。他一边说一边“啊嘿嘿,啊嘿嘿喊着,大人们听得入神,小孩们藏在怀里。其实都知道,那时候的矬墩子也不过是吃奶的娃娃。

之后,三五年倒相安无事,再次搬迁的想法渐渐淡了下来。又过了三五年,村子里新来了衣衫褴褛的一帮人,说是来自遥远的江南。就在那年夏天,大家联合起来,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塬上夯起一座堡子来。

这个故事还是矬墩子描述得好。他描述这个故事已经不下五六十次了。

堡子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才夯成。女人们在附近耕田劳作,男人们冒汗打夯。


哎——力要出完,要杵烂,

哎力嘛要杵烂——啊呀——冒汗。

哎——力要出完,要杵烂,

哎力嘛要杵烂——啊呀——冒汗。


矬墩子讲到这儿的时候往往会丢下烟锅,站起身子,一边唱打夯歌,一边朝手心啐几口唾沫,做出提石杵的样子。这时候孩子们总是跟在他屁股后,像一群小鸡娃在老母鸡身后觅食一般。

搬进堡子,晚上把堡子门一闩,土匪就不会轻易来骚扰了,油灯下的事情却日益复杂起来了。


堡子记(短篇小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茫茫黑夜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茫茫黑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