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忠
王小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885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路与你同行

(2014-01-22 16:20:2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

原载2014.1《芳草》


一路与你同行

                                 

1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一直枕着白龙江入睡,淙淙江水也没能叫醒我。后半夜,狗的叫声渐渐清晰起来它闻出了陌生人的气味,因而发出决绝的反抗。努力睁开眼睛,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昏黄的月亮将朦胧的光线斜斜送进房间,这里显得愈加寂静而孤单

躺在床上,我慢慢想了起来那几天一直在南边的草原上行走。为寻找住在心灵里那匹小红马,这几年我几乎跑遍了整个草地。然而所行之处带给我灵魂的安慰却一直是空空荡荡的。不知道为什么总要走那么长的路在一程又一程的追寻中依然没有找到可以安稳下来的理由。活在纷乱芜杂的尘世上,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匹看不见的小红马,大家都在寻找,可是途中的疲乏和意想不到的错失往往让我们忽略了寻找的意义,而多出了不应有的索求和怨恨。谁能将生命意义发挥到完美极致呢!尽管如此,我还是一程又一程地追寻着,从来没有放弃过。

南边草原辽广无边,深秋时节更是深邃无垠。这样的苍茫和辽阔,细细想来除了孤独真没有其他了。孤独是灵魂最好的伴侣,因为它的不容侵犯,因为它广阔无边的想象空间,更因为它带来自由的伟大和神圣。

认识拉姆是因为她手工纺织的围巾。拉姆是贵州人,她在郎木寺用勤劳精巧的双手开起了这家店铺。围巾随处可买,郎木寺不同。郎木寺堪称为流浪者的温柔之乡,当酒吧、咖啡屋、茶楼里不断传出不同声音的时候,他们便开始思念亲人的温暖和记忆的感伤一条手工编织的围巾,围在脖子上,不管身在何处就会有种回归故里的感觉事实上,这都是心情使然人总是喜欢想法设法找理由去说服自己对某种行为的付出,拉姆编织的围巾给红尘中的男男女女带来温暖的同时,自然也捎去了诸多记忆和怀念。

来到拉姆的围巾店已经下午了。我知道,过一个时辰就难找到出行的车辆。拉姆和前几年一样,洋溢着可人的笑脸。我给她说了情况,目的是想让她帮我找辆熟悉点的车。她说,贡巴打电话,让他送你吧。一会儿贡巴开车过来了。贡巴看上去不到四十,个头高大,脸蛋黝黑,两只胳膊像露在屋檐外面的木头椽子。看着贡巴如此协调而结实的身段,我暗自羡慕不已。拉姆笑着对贡巴说,是他,我的朋友。要去松潘古城,价钱你们商量。贡巴笑了笑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把钱挂在边就显得生分了。

 

2

 

时值深秋,草原已卸去了昔日的浓妆艳抹远远看去,全是一片花花白白辽远空明,少了妩媚而多了苍茫。快到若尔盖了从郎木寺到若尔盖只要了两个多小时。十年前这条路坎坷崎岖,沿途不见车辆,现在好多了贡巴不大说话,只是专注地开车。我一次又一次沉浸在十年前那次远行记忆里,因为十年前印在我心底的那种空旷和苍茫始终没有改变。

那次我和索南昂杰一道去若尔盖索南昂杰是地方小有名气的诗人。他的性格乖张,常把文学挂在嘴边,像个小学生一样喜欢卖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在心底总是暗暗笑他。一路上他滔滔不绝的给我说巴西会议,说若尔盖草原在共和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我将头转向窗外,望着苍茫草原,没有接他话茬。因为我知道,一旦和他说起历史就很难停止下来了。他见我无意和他搭讪,便又说,这里有成千上万匹狼白天在荒山野岭中睡觉,晚上便成群结伙出来觅食,着荧荧绿光的眼睛围着废弃的牧场嚎叫。还可能有狈,它与狼纠缠一起,成草原上的六脚怪兽,在草原上来回扫荡我听着就出了一身冷汗。十年后,当我经历了种种草原生活之后才明白,草原在现代文明潮流的冲撞下已经变得十分沉寂,早已到狼或狈的影子了。纵然有,那也只是某种情景下思想作怪罢了。一个人往往喜欢与自己的想象作战,名符其实地“狼狈为奸”。这样的情形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地浸入我们大脑,而我们又无能为力。多么可悲!

那几日索南昂杰走遍了若尔盖的巷巷道道,或者坐在距离黄河最近的地方,一直高原亮滑过中天。他给我说起在牧区教书的日子和高原上徒步穿行的岁月,以及冻醒在齐哈玛冬牧场种种生活的时候,我就想起一个人在高原上行走的样子,他是那样的傲然独立,那样的坚韧不拔。和都市人截然相反,他们节衣游历,为求得精神的愉悦。行走在高原上的人们总是将灵魂皈依于神圣的信仰之中。也许是民族和出生地所带来的局限,也真是因为这样的局限,大多时候我们才对命运有所认同。当我看见他们高原上跋涉的时候,看见的恰恰不是苦,而是他们内心的虔敬。那种虔敬可以使你忘记苦难,那种虔敬会给予你好好活下去的无穷力量,那种虔敬足以令你释怀尘世的一切荣华富贵……

记忆总是喜欢偷偷改变一个人的心情,一路上我的心怀的确盛满了无法言语的柔软。赶到若尔盖的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远处的云朵慢慢朝我们头顶聚拢而来。贡巴说,草原上就这样,潮气重,云彩自然重。贡巴又说,草原天气的变是无法料及的,在天黑前赶到松潘古城是没啥问题的我说,要不住下来吧,万一下雨会很麻烦的。贡巴笑了笑说,我们走近路,你去的地方是松潘,又不是若尔盖。住一晚要花多钱,没那个必要

 

3

 

第一次沿草地走,真有点儿担心,好在贡巴对这里的路况十分熟悉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就赶到草原的边缘了。雨没有落下来,天边的云朵渐渐扩散开来,亮出了晴天。黄昏下,草原的静谧令人震惊。三两处牧场上还有人影晃动。贡巴停下车,他说,吃了再走吧,这里有我的老朋友。

车子停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偶尔有牛羊过来蹭蹭头,却又走远了。帐篷是用牛毛织成的,看上去黑乎乎的很陈旧。牛织成的帐篷可以保暖,还可以防雨,这是牧人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经验。然而这样的帐篷在草原上却很少一来牛毛昂贵,大多被卖到遥远的都市去。二来织起麻烦,费时费力何况现在有很多现代化的保暖防雨帐篷,不论搭建或搬运都很便捷。一些手工作坊的东西在光阴里就这样慢慢退出了生活舞台,而先进工业的东西却不断彰显它的强大和无所不能。已经很难断定它们的幸与不幸

贡巴的朋友叫桑德加,他和媳妇在这片草原上住了好多年。贡巴和路上赶行时略有变化,他的话多了。介绍完我之后,便和桑德加攀谈起来。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已经有好几十年了。我失去了语言的表达,就连我的父亲现在也无法和他们畅通无阻的交流。当年因为祖上和寺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致使家族一夜之间失去了语言。后来,老人们相继离世,父亲成为公社里一名社员,对失去的语言仍有所警惕,自然也就不去刻意怀念到我这里顺理成章的消弭于无形也是情有可原。

桑德加媳妇给我们端来奶茶、酥油和糌粑,我们在帐篷里一同吃晚饭。其实他们的汉语表达是十分流畅的,我们从小时候说到现在,因为某些共同的经历,相互之间的心理隔阂慢慢消除了。吃完饭后,天已经黑透了,草原愈发静谧,凉风在帐篷外面窸窸窣窣地走动。桑德加夫妇执意不让我和贡巴赶夜路,贡巴看着我,我看了看黑乎乎的天,决定留下来。晚上,我们在帐篷里说的很高兴。他们我是个路人,是个把风景和好奇装在眼里而不容过夜的浪子。唯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去寻找心中的那匹小红马的。然而天涯茫茫,那匹小红马它会呆在同一个地方等待你的到来这些都不可怕,而可怕的是我们在更多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它与你与我有着怎样的关联。只是一种好奇,一种随风而逝的追逐,到头来却错失了许许多多灿烂美丽的光阴。就在那夜,我想到了生命的真实,想到了人心虚伪。胸有大志而却又虚掷时光,这是多么愚不可及的事呀!

贡巴也似乎没有睡实,半夜里我分明听见他来回翻身的响我们都在心灵里构想着自己的幸福,然而幸福从来就是很简单的事,可悲的是我们往往把最简单的事情想成了极为复杂的追求,为此而付出一,结果在尘世上迷失了方向,少了认识多了贪婪。贡巴、桑德加和我,我们都是牧民,我想倘若大家都把幸福看成是一种心态的时候,世界就不会有太多的分歧了。怎么可能呢?期待以欲望的满足代替幸福的年代,大家的心灵都有所蒙蔽,已经看不清痛苦和烦恼的根源。物质、权利、名誉使人产生的满足感,即使能叫做“幸福”,那也只是一种短暂的感受。这种感受和我多年苦苦寻求那匹小红马的心态又有什么区别呢

 

4

 

中午时分我和贡巴到了古城松潘,一路上贡巴给我说关于松潘和他家族的事儿原来贡巴祖籍就在松潘,由于种种原因而迁居郎木寺,其间千辛万苦难以著述。贡巴说不紧不慢,有条不紊。说到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说到和亲政策与大唐安定边疆的政治手段,也说到了今天成为旅游圣地的现代古城。贡巴说,从春天开始一直到大雪飘飞,这里都会云集着天南海北的人群,不知道来这里寻找什么?小地方声名远扬不是坏事,然而大家却在不经意其间学会了相互使坏。开个小店铺,买几两茶叶盘个小旅社,赚几个银子,都是好事情,可偏偏夹杂了那么多心机。话有说回来,一切都迎合了虚伪的人心,所以这里才客满为患,充斥着令人作呕的铜臭。总是寻找香巴拉,却不懂得、也不愿坚守内心的香巴拉!

贡巴说他没有读过几天书,但他却说出了满腹经纶之人难以说出的惊人之语,为此我又想起此行的意义来。借高尚之名而填虚伪之心是十分的荒唐,这样的荒唐已经有了好几年,它掩埋在我的心底,衍生出无尽的贪欲。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找到说服自我的合乎的理由?小红马在哪儿?这些年没有方向寻找和盲目追随,使那匹藏在我心灵深处的小红马总是难以驾驭,究其原因大概是欲求过多而丧失了心灵原有的本真和纯粹吧。又是多么的无知和可耻!

一位印度老人对小孩说,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两只狼,他们残酷地互相搏杀。一只狼代表愤怒、嫉妒、骄傲、害怕和耻辱;另一只代表温柔、善良、感恩、希望、微笑和爱。小孩着急地问,哪只狼更厉害?老人回答说,是你喂食的那一只。这样深刻而简单的比喻里,你怎能无动于衷?我决定放弃一度寻找的小红马并不是害怕旅途的坎坷,而是明白了,在没有彻底清洗灵魂的前提下刻意追求一切将会为虚劳。为什么我的记忆总是停留在许多年前?许多年前的记忆依然充满了甜美,因为那是少年的心怀!

 

5

 

没有贪恋沿途的景色,大概是因为贡巴的那些言语,在松潘逗留一日就匆匆返回了。当我赶到川主寺的时候毛毛雨就来了。几朵闲散的云彩不见了,慢慢的天空也变成了重重的黑。由于下雨,贡巴放弃了走近路,桑德加还在牧场等待着等待也是一种缘,缘生缘灭却不由我们来驱使。

午后到了若尔盖,这里好像没有落雨,只是天阴得重。实际上,我和贡巴走到距离若尔盖不到五十公里时雨就停了。按照贡巴的意思,最好在天黑前赶到郎木寺他出来已经三天时间了我也没有想着要停留,所以我们在若尔盖吃了点东西又继续赶路。下午五点就到了花湖。

花湖是若尔盖草原上的一个天然海子五六月份,湖中开满绚丽花朵,它们在雨水充沛的八月把纯蓝的湖水染成淡淡的藕色,时深时浅,十分妖艳从城市花湖,可以说是从地狱天堂。行程中但凡好色之人都这样评价。三十几年来扑入眼帘的了青山绿水,就是苍茫辽阔的草原和铺天盖地的野花,因而花湖的妖艳勾不起我的好奇和贪恋

又堵车了,已经到了秋季的末尾,而云集在花湖四周的人群却如蜂团。贡巴熄火后就去路边的店铺打问情况我坐在车上,望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连下车跺脚的情绪都没有。贡巴回来了,他说这里下了一阵过雨,绕道走应该可以。

从一处剪开的铁丝栅栏里进去,眼前就没有公路了。一条刚好容车子经过的小路坑坑洼洼伸向若尔盖一望无垠的大草原。贡巴说,草原上不容许车行,只是前些年有人为了节省过路费就从这里开了条小路,尽管如此,走这条路的毕竟是少数。贡巴又说,这条路很近,不是为了早点回家,我是不会走的。我相信贡巴的话,因为我知道,生活在草地上的牧民们对草地的爱惜远远胜出对生命的呵护。大约走了十来分钟,雨又来了。雨落在草地上没有任何反应,噼噼啪啪打在车子的玻璃上,瞬间就汇成了条条河流。贡巴有些紧张了,他说,雨会越来越大,过雨之后往往是阴雨。雨果然越来越大,玻璃上的雨水铺成一片汪洋。我对贡巴说,停一会吧,等小些再走。贡巴说,不行,必须加大马力,这雨不会停,走不出草原麻烦的。

一切顺应了贡巴的话,车子陷进了泥坑,真的麻烦了。贡巴说,下雨时在草地上行车是很危险的,草一沾水就变得光滑起来,车子无法使力反而会深陷进去。天黑前出不来的话就更危险了,让狼群分而食之的事情屡见不鲜呀。也只有你下去推推试试了。

我用尽全力,从车的屁股上推搡。贡巴已经把油门踩到底了,车轮飞转,我的周身溅满了泥水。折腾了几分钟,贡巴也下来了,他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差点没笑出声。他说,我来,你去开。贡巴给我大概指点了几下,如此等等。一会儿,贡巴也成了泥娃娃,车子仍然原地未动。天边的阴云已经差不多和草地连在一起了,大地立刻暗了许多。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淋透了,凉风习习而来,四处不见人影,唯有渗入骨髓的寒冷肆意宰割着我们。贡巴常年开车,办法还是有的。迫于无奈,我们便把外衣脱下来铺在车轮下面,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一寸一寸从泥坑里了出来。

到公路上就放心了。我没说话,但却无法克制相互打架的牙齿。也是贡巴的意思,他说此时打开空调容易得风湿病,只能忍受。贡巴死死盯着前方,从他的神情中我窥见了他暗藏在心底的刚毅和坚强。只是可惜,半途中我就迷糊起来,再也没有关于贡巴如何将车开到郎木寺的任何印象

我病了,高烧不退。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见到贡巴是到郎木寺的第二天中午,他看着我,微微露出了笑容。说,曼巴(藏语,医生)看过了,受凉了,无大碍,休息几天就好。

几日之后,我离开了郎木寺,贡巴没有送我,他去忙他的事情了。我突然想起梁实秋《送行》里的那句: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这大概是诉于挚友之肺腑之言吧。艾明雅《做伴侣,不要做知己》一文里也这么说:不要以灵魂知己的名义,去等不该等的人,去蹉跎不该蹉跎的青春。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比爱情这种东西,更值得感动。而我有以灵魂知己的名义,蹉跎了多少年华?和贡巴之间算不算知己?这样的远行值不值得感动?我也无从得知了。

 

6

 

一年以后的某个深秋,我再次来到郎木寺。这里的山山水水依然鲜活,它没有因为尘世的微妙变化而随波逐流,也没有因为季节的更替而改变它的绿肥红瘦。拉姆依然坐在那间小屋子里编织她的围巾,编织着红尘世界里的温暖和记忆。或许,人生就是一段永不疲倦的旅途,一切要到终点才能结束。

其实我一直都明白,能和灵魂做伴的人,实际上是孤独的。一路与你同行的除了灵魂和孤独,还有什么!我没有去找贡巴,没有其他原因我只是觉得更多的时候我们都为表层的语言而怀念,谁能理解我们把暖暖的记忆融入苍茫尘世的那种心情。

共和国六十年秋,我欠贡巴一件衣服,对于这份情谊,我又拿什么去弥补呢!

 

 

2013.10 通钦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