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忠
王小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584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个批评

(2011-09-04 18:31:36)
标签:

文学/原创

转载

文化

分类: 评论

9月2日,临潭县委宣传部在冶力关举办了一次文学笔会,我见到了好久都没有碰面的众多老朋友。晚上,张存学、人邻、阿信及我的甘南的老朋友们在我蜗居里喝酒三杯,畅所欲言。但由于个中原因,我未能参加这次会议,第二天就奉命出门。张存学老师带来《甘肃文艺》,看见有关我的两个批评文章,很高兴,也很感谢未曾谋面姚康康和葛欣先生。至今我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遥想有那么一天,他们来我的小镇,我定当敬酒三碗。

以下文章载2011.4《甘肃文艺》

 

经验,一种资源抑或成为表述的焦虑:甘南青年作家王小忠论

 

       姚康康

 

法国作家莫里亚克说过,如果我很好的写了我的村子,那么我就写到了世界上所有的村子。文学的价值,往往并不在于描写了什么重大的题材,并不在于写到了什么别人未曾涉足的世外桃源,恰恰相反,我们相信,一部好作品应当是始终关注着我们当下的生活、我们的生存境遇和我们生活中无法避免也没有必要避免的家常里短婆婆妈妈,关键在于作品达到了什么样的艺术高度,在于作品在何种程度上让人感动。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对于甘南作家群的形成及他们的作品,我们充满着期待,而在这众多的著名作家和新锐作家之中,有一个人,有一些作品,因为某种曾为人师,也曾在乡村小镇生活过的共同教育经历使之然,使我不禁怦然心动,我为他这种长期生活在小城镇,执着地书写小城镇而吸引。他,就是毕业于合作民族师专,长期生活和工作在甘南临潭县一个风景秀丽小镇上的教育工作者兼作家,王小忠,一个执着于日常生活的歌者和书写者。王小忠的创作是以诗歌创作著称的,并逐渐涉及各种文体。从最初的《甘南草原》系列,到《小镇上》的写作,再到刊发于《大家》2010年第4期小说《再前进一步》、《西藏文学》2011年第2期的小说《遥远的雪花》和《甘肃文苑》2010年第4期小说《暖流》,王小忠的文学创作开始逐渐由诗歌创作到各种文体并存,他文中书写的主题也渐渐由对甘南草原美丽的景色和风土人情描写转向生活在小镇上的芸芸众生和自我生存境遇的开掘和对都市题材的尝试。他在《小镇上》这部诗集的《结语》中说道:“很多时候我觉得生命的本质是孤独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敞开心胸,豁达地去看这个世界。因此,平静而淡然让我对生活充满更深沉的爱。”《小镇上》这部诗集,相对于早些年的诗集《甘南草原》,它的绚烂的颜色确实在一点点褪去,那充满着“异域”风情的描写也不再占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地位,还有奔放的感情也因小镇生活而趋于平静,难得的是《小镇上》所表现出来的平静、寂寞和温馨,这固然有岁月流逝,人生渐长的原因使之然,也有人在小镇,熟悉小镇的灵魂每一个角落的缘故。
    在近现代社会中,小镇(或者小镇加小城),是处在乡村和都市的中间物,说它先进,因为小镇上的许多事物已经在按照都市的模式在发展,但它毕竟不是都市,然而它又异于乡村,小镇上生活的人们可能已不再从事农事劳动,小镇上生活的知识人,已经处于现代化进程中的某一个环节之中。王小忠的诗集《小镇上》就是立足于小镇,反映现代化进程中的生活,无论是写自己还是他人,在概念的界定上,我们都可以将它置于小城镇文学的框架上来审视。
    相对于身处都市之中,写乡土文学的作家,那么生活在小城镇上的作家如何能够获得表述和书写的机会。我们通过对七零后、八零后甘南作家的教育经历调查发现,接受高等教育几乎是他们从事文学创作的起点,无论是合作民族师专(现在的甘肃民族师院),还是西北师范大学,我们都可以将它们视为甘南作家的摇篮。
    鲁迅先生说过:“因为文字的难,学校的少,我们的作家里面,恐怕未必有村姑变成的才女,牧童化成的文豪……凡有弄弄笔墨的人们,他先前总有一点凭借”,这种“凭借”,在我们当下的文学创作中,就应该理解为学习,接受教育。因为教育不仅是一个获得知识和创作技能的过程,更为重要的是,它为走出乡村的文学创作者提供了一个观察故乡的视角。文学审美,总需要一定的距离,离生活本身太近了,或者说自己本身就是土著生活的一部分,没有获得从另一文化视角切入的对比,那么,故乡的生活就难以进入文学书写的范围之中,对于自己熟悉的生活,人们往往会熟视无睹。只有到了高校所在的都市,在置身于另一文化氛围之中,作家才能更深切地感受到故乡文化的美抑或其特点,这就是大学教育对于我们作家塑造的契机,也许知识习得的本身并不是最重要,关键在于它将作者和故乡来开了一段距离,给作家提供了两种文化视角,这,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身体“离乡”,文章“还乡”的创作经验。相对于甘南作家许多人的精神还乡,比如索木东、阿信、严英秀等等,王小忠不仅精神“还乡”,而且他重返乡村,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小镇上,这一方面有作家不得不留下的原因,但另一方面,它同时为作者的创作提供了别人无法具有的观察故乡的机会。
    立足小镇,走出小镇,方才会有小城镇杰出优秀的人才产生。当然对于一位作家来说,它还要加上一条——“回归小城镇”,恰如吴福辉在《沙汀传》中所分析的:“如果沙汀不是生长在这块土地上,或者不幸却是永远滞留在这块土地上,他能成为沙汀吗?假如他走出这里,东出夔门,而忘记重返这块土地,那么,他能够成为今日之沙汀吗?”当然,沙汀是实实在在的返回四川老家,并在那里“奇迹般地写下了他的大部分代表作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单不说甘南草原上的大大小小的县城和小镇,整个甘南草原,就是王小忠的“小城镇”,也就是书写的资源。
    当然,应该看到,小城镇既是一个产生文学的摇篮,也是一个地理障碍。它对于作家仍然是一种隔离机制。小城镇的生活,对于作家而言,既可视为一种资源,也可成为一种障碍,尤其当一个作家试图表现都市生活的时候,如果他的生活经验仍然是站在小城镇的立场,那么无疑是不容易深入到都市生活的骨髓之中,比如沈从文当我们称他为文学大师的时候,是因为他有《边城》、《长河》这些乡土作品,但他表现都市生活的一些作品并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这其实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前面说过,王小忠的创作从《甘南草原》,到《小镇上》,再到近作《在前进一步》等三篇小说,体现了他创作主题逐渐回归日常叙事,但是当他将题材从草原、小镇转移到都市之中时,这种转型是否会一帆风顺呢?《暖流》这篇洋溢着乡土气息的小说是成功的,无论故事本身还是传递的情感都可以证明王小忠小说尝试的成功;《再前进一步》是他的处女作,写了成长的残酷和美好人生的失落,看似和社会进程联系很紧,其实并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遥远的雪花》是第二篇小说,这篇小说,还不是太成功。《遥远的雪花》单就题材而言,它与六六的小说《蜗居》有一定的相似性,它讲述的都是贫贱夫妻在花花绿绿的物欲化的都市难以白头偕老的故事,从文中我们感到作品所浸染的那种普通人无权无势百事哀的辛酸之情是真真切切来自于作者长期的生活体验,正如他在《远行》这首诗中所说的那样:“我们都是很清贫的人,我的恩师说,劳动的人,哪个不冰清玉洁!你看,蓝天之外,我们清贫的时候,笑声才如此悠扬。”可惜进了城,清贫竟会成为一种罪过。但是《遥远的雪花》故事本身却存在着“一厢情愿想象都市”的成分,并不是令人满意的。一篇好小说,除了情绪真切外,故事本身也要成熟。这篇小说是王小忠都市创作的一种尝试,相对于他所熟知的乡村生活经验,如何深入到都市生活本身之中,仍然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问题,当然,这种创作本身同时体现了王小忠试图超越已然的自己,扩大题材范围的努力。因为,草原经验和小镇生活在作为一种文学资源被源源不断地开掘出来之时,那么,细心的作家会不断地追问自己:“这就是一切吗/?这种资源会不会有用尽,模式化的一天?”所以说,我们理解一个在靠已有经验获得成功之时由于过度表述而体现出来的焦虑,当然一个好作家,总是会在创作道路上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的,但愿,他最终会成熟起来,不断写出优秀的作品来。

 

千姿百态的“雪”

     ——走进王小忠的内心世界

     

  葛欣

 

[提要]:当代甘南诗人王小忠常以“雪”作其诗歌之意象。由于时空之变换、语境之不同、情感之迥异,他的“雪”可谓“千姿百态,不可胜数”。笔者试从梦想之雪、时空之雪、亲情之雪、爱情之雪四个方面对其诗歌坐简要分析,以期窥见王小忠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关键词]:王小忠  诗歌  

 

中国诗词常以雪寄语情思。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到“假如我是一片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飘洒”再到“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等,千年来诗人们或以雪比兴,或描摹雪形,或刻画雪态,或展示雪景,形式多样。当代甘南诗人王小忠也对雪有着特殊的感情,他有三十多首诗以“雪”作意象,由于时空之变换、语境之不同、情感之迥异,他的“雪”可谓“千姿百态,不可胜数”。笔者试从梦想之雪、时空之雪、亲情之雪、爱情之雪四个方面其诗歌作简要分析,从中窥见王小忠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一、梦想之雪:无奈与执着
    诗人王小忠的生活相对稳定,活动范围大都在甘南附近,他自称“教书匠,生活平静而淡然”,但是对于心中有梦的诗人来说,生活的环境虽然平静淡然,但他的内心并不会同样平静如水,因为追求梦想与无奈现实的矛盾会荡起生活的涟漪。他的诗歌常常以草原为背景,把追梦之情寄托在“雪”上,梦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曾使诗人迷茫、彷徨,但诗人更多的是执着的追求,努力的在现实与梦想之间寻求平衡,他平静的叙述中带着淡淡的哀愁,字里行间充溢着对梦想的渴望,对现实的无奈。

品读他的诗歌,会让人对人生的无常,命运的无奈有更切身的感悟,思考着人生的价值究竟何在。多年前草原上落满了雪/落满了我对生活的无限渴求/我对雪无法释怀/也不会忘记它留给的伤痛”(《静坐》)草原上的雪,承载着诗人对生活的渴求,对梦想的寻觅。在追寻梦想的过程中,会遇到挫折,会遭受苦难,苦苦寻觅或许依旧未果,为梦想成真也许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它会给我们带来伤痛。但是对于梦想的执着却可以让人体会到生命的价值,感悟到世界的美丽,人生也会因梦想而变得绚丽多姿。如“而草原上的一场雪更让我接近生活本真/一些完整的声音不断轻吻我的胸口/像轻柔风的脚步,像甜蜜雪的私语”(《 11月,草原上的一场雪》)。“打开房门,我就看见了一层白白的雪/它们飘着,欢快而自由。这些小小的精灵/断掩盖探出寒冷的鹅黄头角/我一一铭记,并且感恩/滋润我心灵的众多事物,它们不会知道/暂的介入,留给世界那么多美丽”。然而有时梦想在现实面前也会变的很无力,当梦想与亲情、爱情、友情、责任有了冲突时,诗人却不得不妥协,不得不暂时放弃梦想,而去承担起责任。虽然不舍,却也无可奈何。如“但我还是弯下了腰,为爱,为呵护,为牵挂/为一次远行和约会,我不得不彻底弯下坚韧的灵魂”(《11月,草原上的一场雪》)。

从诗人对梦想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对人生境遇的思考。人生存在着许多无奈,现实与梦想永远存在着差距,梦想的追求会让我们体会到生命价值,给我们带来欢乐,但爱与责任却会让我们放慢追求的脚步。他的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空泛的说教,但是真挚的情感却让我们对梦想与现实的关系有深刻的哲思。

二、时空之雪:孤独与忧郁

从古至今,感时伤怀一直是诗歌的重要主题之一,因为人都活在这个浩渺的时空中,相比于广阔的空间,人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时间依旧存在着,而人却在时间的流动中老去,直至生命的逝去。王小忠是一个敏感而又感伤的诗人,他生活在草原,草原的开阔、白雪的苍茫让他更深切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空间的广阔,人的孤独,这种情绪也会自然的流露到诗里。所以他的诗中常常透露出忧郁的气质。如《就这样流逝着》 

柔和的灯光流动在矮小方桌上

在这个宁静的夜晚我忆起二十年前,

父亲整天背着金色光茫的太阳做新社会的农民。

如今他在岁月的端口,多像昔日又黑又矮的公社土墙。

 

冬雪来了,窝子需要修补一下。

腊八到了,孩子需要添件衣服。

我想到美丽时光中妻子的脸蛋

她也在不曾留意期间光泽黯然。

 

岁月就这样流逝着,像白花花的银子

在真实与飘渺里就这样流逝着……

这些年我干了些什么?我深刻地思索着:

过了年就是春天,日子像清淡的风一样吹了过去
在宁静的夜晚,诗人想起了父亲在二十年前后的变化,从“新社会的农民”变成了“又黑又矮的公社土墙”;想到了妻子在忙碌的时间里“美丽时光中妻子的脸蛋”“也在不曾留意期间光泽黯然”,人随着岁月在流逝而老去,过去的时光因经历过而真实,又因流逝而变的飘渺,在真与幻之间,诗人想到了自己的这些年又是怎样过去的呢?冬雪的到来意味着又一年过去了,在感叹父亲、妻子的老去中,表达了诗人对生活在岁月悄无声息的流逝中走过的伤感之情。当诗人独自走在苍茫的雪地时,周围的静与时空的流逝使得诗人伤感之情充斥于其中。“我独自行走在草地上/听不到任何声音/…… 时间漫长的脚步不会停下来/我突然感到/这短暂的生命里/渐行渐远的事物已将我彻底遗忘”(《 雪地)) )“我依旧一个人静静地走着/山路坚硬/想着多年以前的心事/想着想着/天就黑了”(《积雪)白雪覆盖的苍茫的草原,一切都似乎静止不动,可是时间却在流逝,人的生命在这静止的事物中缓缓的流逝,草原的封闭、落后与古老在时光的流逝中也显露了出来,诗人是热爱草原的,草原的“不变”与时间的“变”中透露着诗人对草原未来的忧愁。
岁月的流逝让诗人伤感,而阔大空间与渺小个人的对峙使得诗人又平添了几丝孤独,忧郁的气质也更显凝重。如《 寂寞》 

草原之上,白云飘荡

草原之下,小草青青

我在中间

默默怀想一朵刚开的梅

我害怕铺天盖地的白… … 
“草原之上,白云飘荡”指的是天,“草原之下,小草青青”指的是地,而“我”一个人在中间,就像那朵在铺天盖地的白雪中的梅,寂寞孤独之情也跃然纸上。诗人给我们描绘了一个阔大的场景,颜色艳丽和谐,“白、绿、红”相映衬,诗虽然短小,但是却会让人陷入对人与时空关系的沉思。

诗人的孤独与忧郁来自对草原的爱,来自对生命的思考,草原的白雪更使诗人的情感细腻、敏锐,面对着草原的广阔,尤其在白雪覆盖大地的时候,草原的孤寂,封闭与古老让诗人觉得个人的渺小,能力的有限,而草原的未来又靠谁来主宰的忧思使得诗人的爱与痛、孤独与忧郁在草原上随着时空的流动而缠绵不绝。

三、亲情之雪:温暖与感恩

亲情是人生中不能缺少的感情,父母温暖的爱让诗人感恩、内疚,对孩子无私的爱让诗人鼓起面对生活的勇气。“雪”的寒冷反衬出亲情的温暖,人生的美好。《 父亲和煤》讲述的是在寒冷的雪天,父亲为了积蓄冬天的温暖而不顾严寒去拉煤,“这个冬天/雪还会继续飘/运回家的煤/是父亲积蓄在这个冬天的温暖”。雪的寒冷衬托出父爱的伟大,表达了诗人对父亲的感恩之情。“时间之上的白雪/落在心头无法释怀的白雪”(《杏花落了一地》)是对母亲的青春流逝的伤感,她的容颜在抚养我的生活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老去,但逝去的岁月里却有着母亲艰难却又甜蜜回忆,诗人感怀着母爱的温暖,带着感恩的心情,他希望“把春天的阳光栓到你身旁”让母亲“感怀一地杏花深处的温暖”。《 06年,我突然想好好的生活》写于诗人刚得子时,诗人由于对爱的绝望使得他对生命轻薄,对生活恐惧,“怎样的寒冬里/我望着树枝上的残雪/像仇恨自己那样/直到泪花莹莹”,但是孩子笑声让诗人感受到了爱的温暖,身为人父的责任,鼓起了珍视生活的勇气。“雪”虽然意味着严寒,但是在亲情的滋润下,却让我们觉得暖意融融。诗歌中洋溢着激情和温暖,诗人一向节制的情感在亲情的感召下变得恣意地漫延在字里行间。对于亲情,诗人有说不完的感激,讲不完的温暖。      

四、爱情之雪:哀伤与留恋
    每一个人对于爱情都有不同的体悟,王小忠对爱情的感受是留恋与感伤的。《 雪与梅及其他》中“生生不息的草原上,只有雪静静飘/用什么方式深入梅的内心?雪的吟唱是对爱的决绝/这空荡的世界,只有雪为它的傲骨而歌”。诗人把雪与梅赋予人格化,雪“不能拒绝梅的暗香四溢”而对于梅来说“在这个空荡的世界/只有雪为它傲骨而歌”,它们都是对方的唯一,相知相恋。雪是梅的精神气质的象征,梅也是雪吟唱的知音。从中,我们可以触摸到作者对于爱情真挚是感情。在《雪里梅》 中“某年某月的初春里/我在那里种了几株梅树种了雪/也种了纯洁和念想/只希望在有一天茫茫大雪里/红梅落/白梅开……”诗人为我们勾勒出一幅雪中梅花图,红与白的映衬,花开与花落的对比,使得画面和谐美丽。他把雪和梅融为一体,代表着美好的爱情,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实现。在《再次写到梅》中,诗人赞叹南方的梅就如洁白的雪,“是怎样的梅啊,怎样洁白的雪”,这一朵南方的梅犹如一个幽雅纯洁的女子,火柴的光亮与梅花之白对应,广阔的草原与遥远的南方对应,时空在诗人的想象中不断拉近,自己因思念的心在草原的烘托下更显痴迷、昏暗,渴望纯洁的梅能走进那高贵温暖的心里的愿望变得浓烈而痴狂。“这场雪好漫长啊/逐渐深陷的脚印里/你思念我在雪地孤独站立的影子/我想象你在雪地苍茫远视的深情/我们的悲伤就会如期而至/年轻的爱像露出雪地的荒草/它内心的疼痛和坚持的高度/会不会是另一场雪的到来”(《一场雪》)诗的题目是雪,但主题却是爱情,由雪思人,引出年轻的爱产生刻骨铭心的痛,它如同漫长的雪,痛苦却坚持着。年轻的爱在雪的映照中,更显的凄凉、哀伤。
王小忠的爱情诗中洋溢着思念与哀伤,渴望与坚持,在相知中相守,他常把对爱情的感情寄托于雪或梅上,透过梅与雪的特点,表达着他对爱情的感悟。

在王小忠的诗歌中,“雪”意象频繁出现,在对它的解读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诗人平静的外表下的一颗炽热的心。他对人生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从对人生追求与现实无奈的矛盾纠结到对时光流逝的哀伤,从对亲情的讴歌到对爱情的追忆,从苍茫哀伤的感叹到自省后的执着追求,诗人把自己对人生中的爱与痛的思考都寄托在诗歌中,以雪的冷、雪的柔、雪的白、雪的千姿百态诉说心中难以抑制的情感。他的诗忧郁中透着哀伤,平淡中带着哲思。正如窦万儒所说“读他的诗,一如走进广裹的草原与每一棵草、每一朵花交语,与每一朵行云握手,阳光弥漫,野风浩浩中,山是神性的,宗教是庄严的,而精神是仁爱而隽永的。古旷与宁静,厚重与飘逸,沉永与激荡,苦难绵延不绝,命运的阴翳灌顶而来… … 而他深痛的热恋与孤独的思考常使我们扼腕嘘唏,感叹不已。”

 

参考文献:

[1]王小忠:甘南草原[M].沈阳:沈阳出版社.2008

[2]王小忠:小镇上[M].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

[3]窦万儒:《甘南诗人王小忠诗歌浅读》,王小忠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苦艾
后一篇:小镇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苦艾
    后一篇 >小镇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