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忠
王小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584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小忠:歌唱白云的想象

(2008-12-03 21:29:39)
标签:

转贴

分类: 评论

蒋登科老师的一个评论,真诚感谢。

      蒋登科

 

几年前,我和诗人王小忠在一次会议上有过一些接触,后来他就经常和我联系,谈诗谈生活,谈大草原的苍茫与开阔。现在,每每听到这个名字,读到他的诗,我就会去揣想茫茫的甘南草原,草原上的花香和羊群,还有头顶上飘过的悠悠白云。

在我的印象中,小忠是一个内敛的人,说话不多,有一双充满忧郁的眼睛。他总是在观察什么,又总是在思考什么。我没有去过甘南草原,但从小忠的诗中,我似乎感受到了草原的博大与细腻,也体会到草原的明亮与忧郁。这些年来,整个诗坛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有些无所适从,大量粗糙的写作使许多人对记忆中的诗的精致、诗的超然、诗的崇高产生了怀疑,同时也产生了某种怀念。虽然王小忠生活在远离现代文明的草原,生活在被自然呵护的环境里,但他是我遇到的比较纯粹、注重心灵化、追求诗意营造的年轻诗人之一。他的诗好像没有被文明的尘世污染,没有钢筋水泥的僵硬,没有复杂的人世纠葛,保持着草原特有的开阔、纯净、透明,有一点点忧郁,一点点感伤,也有迷人的令人回味的梦想。

小忠既写抒情诗,也写散文诗。诗人应该按照自己对诗的理解来选择合适的诗体,也根据表达的需要来确定适合自己的诗体。装帧淡雅的《甘南草原》是小忠的第一部诗集,收录了他主要的抒情诗和散文诗作品,数量并不算多,但我们已经可以见出他在诗艺探索上的一些特点。

杨远宏在诗集《甘南草原》的序言中说过这样的话:“王小忠的风格苍凉、忧伤、内敛、节制而平静。这是年轻诗人对甘南大草原倾心、痴迷、守望的谦卑、敬畏、感恩中,摆在大草原灵台上的诗意供果和祭品。”应该说,这一评价是很到位的,说出了小忠诗歌的内在品质。

我喜欢王小忠诗中的忧郁情调。诗善忧愁。忧愁的情绪是向内的,通往心灵的,也容易成为诗的情绪。小忠诗中的忧郁不是强说愁,而是如血液一般渗透在作品的深处,既体现生命的沉重,也揭示生命的丰富。他的忧郁来自草原悠久的历史,来自草原的开阔与封闭,来自对于美好的期待与向往,来自心灵深处对纯净与安宁的坚守。小忠是一个敏感的诗人,对草原、对爱情、对人生有着深沉而单纯的体悟,投入了全部的心灵,当他品味这些体验,或者当纯净的体验稍微有了一些别的滋味,或者当他离开了草原和爱情,他就会在内心泛起点点忧郁的波澜,抒写纯洁而忧郁的诗篇。“夜晚安稳住它的身形/我用温柔的声音传递夜歌/而一些忧伤正停泊在内心/今夜我将它握紧/那是松石样碧绿的爱情”(《夜歌》),这是一个人静静地品味爱情的时候泛起的幽怨;“所有的年龄都是美好的/我的苍老是否有点快/草原上传唱的情歌多么悠远。/而我却不能像往昔那样去聆听/我现在走出草原/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端起一杯开水/内心是沉重的怀念和泪水”(《怀念一个人》),这是离开草原之后对草原的怀念;“秋风过后的寒意中/我也不敢保证/纤细的茎杆/能否支起尘世的明亮灯盏”(《秋风》),这是诗人对人生的思索。这些诗行之中的忧愁或是因为梦想,或是因为别离,或是因为感悟,它们带给我们的一种发自内心的美好,和绝望无关。

小忠的忧郁没有愤怒的成分,他总是以善良之心来打量自己所处的文化和环境,打量他人,并一点点透露内心的情绪,怀揣梦想。我喜欢他的一首短诗:

平静坦然地接纳苦难和幸福吧

我不愿被高处的光环笼罩

也不会追逐虚无锦冠

 

就像我窗台上的那些花

我肯定它们是世界上最小最淳朴的花

每天的阳光多么灿烂

        ——《最小的花》

小忠总是以低视角在看待这个世界,以平凡人的眼光在打量生活,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凌驾于自然、社会之上,没有以高蹈的姿态来宣讲自己的理念。贯穿在其作品中的是爱,一种对自己和所有生命的爱,这种爱是那么淳朴,有爱心的人都能够体会,又是那样的细腻、独特,是那些感受不够细腻、敏感的人所难以发现的。因为爱,他显得充实;也因为爱,他显得有些脆弱,甚至有些迷茫。一只受伤的小鸟可以让诗人因为爱而发现一些生命的启迪,其中的感伤令人吃惊。下面是他的《远行》:

一只鸟被匆忙赶行的雨击落。我目睹着它被击落的全部过程,所以我说一只鸟的坠落,让生命得到一次沉重的顿悟;一只鸟的受伤,让一个在暗角中哭泣的人,看见千万双瞳仁中散射出的绝望和悲悯。

时间之上,远处积雪惨白。风的剪刀剪断我的视线,而视线中许多身影如同纸屑。一切开始便是结束。

此刻,我想起那只鸟,那是一只受伤的鸟,一只在风中斜飞,而无法收羽的鸟……

时间之后,远处积雪已化。山顶空荡。那只远行的鸟,隐忍着伤痛击碎猛烈的风。而我屹立于风中,无法看清风的方向,亦无法在风中舞蹈。

由鸟及人,由受伤的鸟想到人生的迷茫与艰难,其中有关爱,也有困惑。不过,这也许就是人生的真实滋味:快乐与痛苦同行,追求与迷茫伴生,关爱与伤害偕行……写出了人生真滋味,诗就因此而丰富。

我主观猜测,小忠诗歌的情调也许和他生活的草原有着血肉关联。“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虽然不是写甘南草原的,但草原一定有其相通之处:开阔、苍凉,诗人投身其中,对其充满敬畏。草原是白云的世界,雄鹰的天堂,是自由而无拘束的所在,而人,显得非常渺小。在这种氛围中思考人生,我们可能心情舒畅,也可能感受到生命的渺小甚至无常,于是,诗中的忧郁就在所难免。

但是,草原的开阔所带来的启示最终还是会带给诗人人生的方向,带给他们开阔的视野,带给他们超越忧郁、迷茫的精神力量,也带给他们白云般的诗意发现,白云般的艺术想象。“草原的灵魂与蓝天有关/而我的歌唱是对白云的想象/伸开手掌/我不知道那些紊乱的线条/是否和天堂的通道有关”(《草原诗篇》),透明的思索、满怀敬意的歌唱,使我们触摸到草原的脉搏,感受到生命的滋长。

因此,虽然有痛苦,有迷茫,有无奈,但小忠的忧郁中仍然充满梦想,充满期待,这使他的诗最终有了方向。他曾说“和以前一样,我坚持自己的方向”(《和以前一样》),“我想让太阳照在我身上/让我看着蓝天和白云/想唱就唱自己的歌”(《想唱就唱自己的歌》)。这样的自在心态,如果是用来谈论诗歌探索的方向,也是适合王小忠的。我相信,沐浴在草原的宽广与苍茫,他定然会写出更多优秀的诗篇。

                                        2008年11月26日,重庆之北

 

蒋登科,四川巴中人,生于1965年8月。文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代诗学研究,兼事诗歌翻译及散文、散文诗创作。出版有新诗理论及评论著作《寻找辉煌》、《新诗审美人格论》、《诗美的创造》、《迷人的阿红》、《文化转型与中国新诗》(合著)、《散文诗文体论》、《九叶诗派的合璧艺术》、《20世纪重庆新诗发展史》(合著)、《九叶诗人论稿》,散文诗集《爱与非爱的空间》,散文集《静夜的叙说》等,主编诗丛、论文选等多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