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色刺梨
金色刺梨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9,278
  • 关注人气:51,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2009-10-23 08:19:13)
标签:

汽车

自驾游

鸣沙山

分类: 众友共博

 

                                           图片摄影/池原    文字编辑/卢新勤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天地奇响,自然妙音——鸣沙山,位于甘肃敦煌市南郊6公里的鸣沙山北麓。“传道神沙异,暄寒也自呜,势疑天鼓动,殷似地雷惊,风削棱还峻,人脐刃不平”,这首生动的咏景诗,是唐代诗人对敦煌鸣沙山奇观的描述。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从岭南水乡走来的小女子,浩瀚的戈壁大漠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召唤着她走向大漠的深处,去聆听那天簌般的回响。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这是沙漠里的一座山,是在无边无际浅黄色的蜿蜒波痕中矗立的一座山。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鸣沙山又名神沙山。鸣沙山虽为流沙堆积而成,但它是“山”,而不是“丘”。鸣沙山最神奇之处,首先在于它的鸣响,每当大风刮过或众人结伴下滑,都会听到或幽婉如歌,或尖啸如哨的鸣响,故而被称之为“鸣沙山”。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相传,这里原本并无黄沙,是座绿树成荫、水草丰茂的青山。有位汉代将军,也有说是唐代女将樊梨花,率军西征,在这里安营扎寨,一夜遭敌军偷袭,众将士只得赤手空拳与敌兵撕杀,直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积尸上万。正当两军厮杀难解难分之际,霎时黑风骤起,刮起铺天盖地的黄沙,像暴雨一样倾泄下来,顷刻之间,把两军人马和尸体全都埋入沙中,形成了累累沙阜,从此就有了鸣沙山。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鸣沙山的山脊上,留下一串串游人的足迹,从山脊上往下滑,会带走无数流沙下滑。据说,一夜过去,不知是什么神力,让那沙山修复如初,那山脊又完完全全恢复了原状——是自古以来的原状!头天那千千万万的足印,一夜之间消失了。沙山依然平滑柔美,被游人下滑而流淌下去的沙儿也全都复了位!仿佛这里不曾有过人迹,不曾有谁来过。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游人带着欢笑,从山顶滑到山下;民工喘着粗气,从山下累到山上。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这不是沙漠中的骆驼,那是肩负着责任的一条汉子。游人扔下钞票换来刺激和快乐,他们为了钞票而艰辛劳作。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他身上背负的,是生活的一座山。这座山鸣唱的,是一支艰难苦涩的生存之歌。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被浩瀚沙漠包围的那如月儿般的一湾泉水,便是著名的“月牙泉”。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岭南水乡女子眼中的鸣沙山

   “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有美丽的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的乐园。从那年我月牙泉边走过,从此以后魂儿绕梦牵。也许你们不懂得这种爱恋。除非也去那里看看。看那,看那,月牙泉。想那,念那,月牙泉。每当太阳落向,西边的山,天边映出月牙泉。每当驼铃声声,掠过耳边,彷佛又回月牙泉。我的心里藏著忧郁无限,月牙泉是否依然。如今每个地方都在改变,她是否也换了容颜。”

    来过月牙泉,更喜欢田震的这首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