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槐花老屋
槐花老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803
  • 关注人气:7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山东摩崖刻石考察日记系列

(2016-07-17 19:50:07)
标签:

曾翔

葛山

铁山

岗山

分类: 浓墨

8日   多云   青州博物馆

 

 

几周之前,刘彭兄说将有木木堂山东文化考察之旅。从昨天开始兴奋。夜里失眠。早早醒来。一路上夏云奇峰,树木葱翠。宋·郭熙《林泉高致·山水训》云:“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夏日的齐鲁大地阡阡陌陌一派生机盎然。

 

 

中午提前到了青州,与老汪、云翔兄会合,等待大部队到来。

 

 

青州在远古时为东夷之地。大禹治水后按山川河流走向划分九州,青州为其一。《周礼》中记载:盖以土居少阳,其色为青,故得名。七月的青州天朗气清,好风如水。“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是宋词里的句子——宋人不虚我。宋人当然有李清照和赵明诚。青州——他俩人生最美好的17年光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几年前曾过客他们的故居,可惜此次匆匆,不然又会生出怎样的感慨!惦念易安居士的海棠依旧否?

 

 

3点。曾师一行如约到来。寒暄。亲切依旧。又见到诸友。用潘天老的话就是“晤言倍觉欢”。青州博物馆。龙兴寺造像闻名遐迩自不必说,那些造像或庄严肃穆或憨态可鞠,有的像胡人有的像村姑,平和欢喜如同尘世中人。在一尊佛像前,弟子们围绕跟前听老师讲法,那弥勒圆圆鼓鼓的肚皮像极了曾点(曾师爱女)文章里描写的“猪爸爸”。

 

 

在碑碣展厅,石羊,石虎,石狮,石人,造型萌萌的,老庄所谓大朴不雕,大象无形——原来古人比我们都擅长呆萌搞笑。在明代万历年间一个地劵刻石前,许多人欢呼雀跃——木木堂,曲堂的斋号签名竟然从这里可以找到出处。

 

 

晚上的酒肯定是必须滴——曾门的酒风热情豪爽如书风——“没有能喝不能喝,只有敢喝不敢喝”!性情,真诚,最是艺术本质内核!老板娘场面风趣,很符合心目中梁山好汉酒店的感觉。她竭力推荐一道招牌菜——“风味牛肉”。治锐问神马风的风味?大家为了这“风味”又干了恩多酒!后来我猜想这风味大约用cctv“舌尖上的中国”的口气就是:这风里有阳光的味道,情感的味道,这味道悠悠会心只可与知者道也!

 

 

9日   多云   驼山&莱州湾

 

 

上午,太阳似火。大家统一换上木木堂工作室专门定制的“高兴万岁”体恤衫,精神焕发,蔚然路上一道风景。

 

 

直赴驼山观石窟造像。出青州城西南约10里,群山绵延。云门山巍峨屹立,对面即是驼山。满山皆柏树,苍劲古朴,最大者愈千年,屈曲如虬龙。东南望群山似卧佛,清晰可辨。驼山上共有五窟造像和一处摩崖。从北周到中唐年代不一。最可数者是第一窟的观音菩萨,面容圆润、神态端庄被誉为“东方维纳斯”。在下山的途中有“大定七年题名”,线条浑朴内涵,字态摇曳,妙趣横生。刘睿说很像曾老师的书法。

 

 

黄昏时分,抵达莱州湾。夕阳醉人的酒红闪耀在宽阔的海面上,云水苍苍,远处渔船点点,晚风拂面,心境为之大开。大家不顾旅途劳顿,跟随曾师急急冲向细软的金沙滩。志录、豪杰、剑锋诸兄更是扔掉衣衫,到海中击水,做弄潮儿。晚餐别出心裁,沙滩烧烤新鲜又浪漫。大家把酒临风,畅叙幽怀,自是欧阳公所谓喜洋洋者!近午夜时,忽见夜空上有游客燃放烟花,绽放于仲夏的海滨,霓虹、烟花、烧烤的炭火交相辉映,恍兮惚兮,不知今夕何夕。

 

 

 

10日   晴   云峰山刻石

 

 

是日天蓝如洗。用小学生的“病句”就是:万里无云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

 

 

莱州,古称掖县,光州。虽然昨夜的“光州啤酒”宿醉未醒。我却还是喜欢掖县这个掖字。掖县鼎鼎文物最,文峰山上道昭碑——这是赵朴初先生来此地留下的诗句。文峰山即云峰山,道昭碑当然就是郑道昭的诗碑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云峰山不高然“此山上有九仙之名”。这九仙题名就是北魏光州刺史郑道昭所书。其中“四仙题名”在山下馆内保存。其余则分别散落在山顶各处。



进得山门一片豁然开朗,右边置芭蕉数株,绿色可人,左边一水池内白莲正好。一条竹径弯弯曲曲,行不久一圆亭内即是著名的《郑文公下碑》。幸有熟人关照,得以开门靠近,该碑系一天然巨石,剖面并不平整,所有的字是因石赋形,碑面左边有石线斜穿,不宜刻字的地方就避开,因此整个章法也是错错落落一任天然。这也正暗合魏晋文人精神。曾老师对郑道昭诸碑用意良深,多有取法会意。他说曾刻苦写了四载,多年前来拜谒过一次,今日重来仍有很多新感受。老师尚且如此用功,怎不叫我们这些后学汗颜?

 

 

继续沿山路上行,但见老槐林立,阴翳蔽日,时有花香袭人,花是淡紫色的紫荆,烂漫山涧。

 

 

约百米处就是《论经书诗刻石》和《观海童诗刻石》了。郑道昭尝在公务之余携道俗悠游山水,寄情烟云。此诗极具浪漫主义色彩,读来亦教人有出尘之想。刻石多取斜势,大约也是根据原石之形和石质。又或是限于彼时人力有限,斜势易为。虽经千年,碑上字口依旧清晰,许是后人摩拓损坏同时也铸就了保护的包浆吧!清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说郑文公碑篆势、分韵、草情毕具,真文苑奇珍!今日一睹真容果不其然!

 

 

待到爬上山顶,极目四望,则海岱一色,渺无际涯,白云朵朵伸手可触,偶有鸿燕展翅掠过长空,真如郑道昭诗里所言:万象自云云,焉用挂情忆。乐桓竟何为,云峰聊可息。

 

 

中午有本地友人做东,大家喝得欢畅。下午乘酒兴去大基山。此山被司马迁称为八大名山之一。据说元丰八年时任登州知府的苏东坡曾来访莱州知府好友马渊。山上有郑道昭《置仙坛诗》,保存尚好,惜有木门阻隔,只能隔窗观望。大家意犹未尽,四处找寻其他碑刻未果,只听有人吟咏:绝顶一声长啸罢,海天空阔望无涯!原来是长春子丘处机的石壁题诗。字在西南峭壁上,旁边即先天观和白云庵。下山途中路遇一白衣道人向我微笑,称自崂山而来,束发,清瘦,长须,飘然若神仙中人。

 


 

11日  晴  天柱山刻石&平度博物馆

 

 

上游天柱,下息云峰——此郑道昭天柱山山顶题记。当年他在光州任内先游天柱,后息云峰,而今我们是根据行程反其道而行之,这样也好,就像书法里的逆锋用笔,欲上先下,往往别是一番滋味。

 

 

莱州到平度的路程约两个小时,后来车导航把我们误领到一个石材厂,迷路了。当地朋友崔传富、隋守训两位先生闻讯赶来解围。峰回路转。田野里油油的庄稼泛着明晃晃的光,绿意欲上衣。车窗外一山拔地而起孤峰秀峙如柱擎天,此即天柱山。这里不雨而润,青日生烟,历来被认为是神窟仙宅。据说秦皇汉武曾来此求神拜仙留下佳话——传富先生走在路的前面,边走边说。山不算高,200米左右的样子,待到近观则怪石突兀,云岩凌空,鸾峰直上,气质不凡。

 

 

山半腰就是著名的《郑文公上碑》。形制似碑,面南而向,因此日晒雨淋风化严重,这也是为何刻制上碑后又选择云峰山背阴处更好的石头刻制下碑的原因之一。此碑是郑道昭为粉饰其父郑羲劣迹并为家族歌功颂德而建,其父谥号原有一“灵”字,成为他一直的心病。不在家乡树碑立传而在此山选一摩崖也算处心积虑了却一结。碑的左下角曾有郑道昭儿子郑述祖隶书题记,遗憾的是如今石皮大都脱落光了。

 

 

山顶有“此天柱之山”五字题名,舒展放逸如云鹤游天,沿小路转至东北峭壁绝崖处便是被刘海粟老先生称赞的《东堪石室铭》。因地势险要,自赵明诚《金石录》后鲜有人知直至清代碑学中兴。此碑错落有致上下皆不齐,第三行、第十行长短留白各异,第四行中线斜至第三行中,活泼生动,将整个章法激活。

 

 

西北两山之间有“秋千口”,风自北来,阴凉惬意。料想当年老郑“当门石坐”,白云悠悠,遂生千载之想欣然题记:荥阳郑道昭上游天柱,下息云峰。此13字神完气足,方笔刀口清晰如新。余窃以为郑书中,此为第一。当代书坛曾翔、刘彦湖两位先生俱善学者,于此多用意,曾书参篆隶,追古拙,刘书掺行意,骨清秀。流连摩挲,不忍离去——我和丙建等四兄弟终于错过了去看中平三年刻石,因赶时间只好怏怏下山追随大部队而去。

 

 

错过了看原碑,但在接下来的平度博物馆还是看到了拓片,以及《王舍人碑》。馆内迎门有汉唐两棵老银杏,高数丈,粗数围,满树果子压弯枝头。树下有两头石羊,沉默静穆。羊者,祥也!其中一个上有永寿年字样,界格似秦权,曾师大赞极少见,眼福!

 

 

 

12日   多云转雨   银雀山博物馆&临沂博物馆&九龙山岩墓群刻石

 

 

 

临沂旧称古琅琊,可谓书法重镇。这方水土竟然养育了王羲之、颜真卿两位书法圣人。

 

 

上午8时,考察团一行前往王羲之故居朝圣。清人伊秉绶有联:翰墨因缘旧,烟云供养宜。有幸此生结缘翰墨应该学会感恩。来此拜谒书圣当然祈祝妙笔生花。可惜两位圣人没给临沂留下一点墨痕,于是就去银雀山。

 

 

1972年4月发生在这里的考古发掘震动海内外。出土了《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为主要内容的先秦竹简古籍,不仅澄清了许多历史疑点,也给书法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银雀山的竹简书写形式大致有四种,神采飞扬的图式很值得我们借鉴,为什么一定要整体划一呢?曾师边看边讲,我们太傻啦!

 

 

曾师说的傻很有深意,自然不是真“傻”,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好的艺术往往都是些朴拙的东西。这次考察,特别看了许多汉代的东西,更加印证了这心得体会。难怪曾老师一直在喊傻一点,再傻一点!还不够傻!

 

 

临沂博物馆正赶上一个汉代画像石展。解说词说这是个“视死如生”的年代。《兰亭序》写:生死亦大矣!杂技、歌舞、出行、美食——那些画像石上的物象就是主人的前生来世,那烟火的人间亲切又陌生。还有那瑰丽的想象力,天马行空,简直浪漫得一塌糊涂!

 

 

抵达九龙山时天上飘起了小雨。山在曲阜城南,是国内最大的山崖墓群,其中已开掘四座。九龙者即历任鲁王的九座陵墓,文物局赵所长知晓我们来特意当向导。打开铁门,只见墓道自山顶垂直而下,凿痕历历,墓门外散落着巨大的石条。上面偶尔有三俩隶字,皆单刀爽利,造型生拙性情毕露。西汉书法稀缺,成篇的鲜少可见。同行的永军兄带了自制的拓本,一一与原石比对给我们看。有胆大者径直进入墓道,室内阴森潮湿,洞顶偶有水滴不时落于观者脖颈,凉气逼人,不可久呆,乃记之而去。

 

 

下山途中,雨更大了。道旁的枸树枝头挂着橙色的果实。书山兄说这东西大补。吃了功力能进三成。我摘了三颗,味道甜甜的。路遇一老者立在田中,头带斗笠,手持木杖,神色安然,一群白羊围绕周身。待到车队疾驰而去,暮色渐渐四合,翻出手机里的照片慢慢回想,忽然觉得那老者那羊群就是汉画像里走出来的。

 

 

 

13日    雨转多云     邹城博物馆&葛山刻石&邹鲁美术馆

 

 

邹城是孟子故里,雨后的邹鲁大地到处弥漫的仿佛也都是文化气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邹城博物馆我们结识了著名学者李樯先生。

 

 

这位杞芳草堂主人虽地道北人却说话绵软温文尔雅,是刘墨先生所言“贵人”形象。听说曾老师带弟子访碑就专程跑来作讲解。在《峄山刻石》、《莱子侯刻石》前他如数家珍,将那些碑刻前尘往事娓娓道来,我们也跟着穿越了一把。作诗必此诗,定知非诗人。作书亦然。因为作诗与作书的功夫恰恰都在诗书之外。临行前李樯先生签名赠书,《杞芳堂读碑记》既有严谨的考据思辨又见性见笔,难怪他的书画也是古雅清新。

 

 

驱车去葛山。摩崖刻石位于葛庐山西麓花岗岩石坪上。地势东高西低呈簸箕状,面积173平米。刻经内容为《维摩诘所说经》,第十行有“大象两年”字样,是邹城北朝刻石中最晚的一处。字体介于隶楷之间,雄浑开张,气象颇大。抵近观察隐约虽有界格,但字的大小并不均匀,经文排列行距字距疏密也不尽相同,因为一切要根据石面实际情况而定。去岁友人赠“观佛”大字朱拓即出自这里,现场找到倍感亲切。

 

 

中午的农家乐酒店名字唤作“辣椒炒肉”,听起来很有食欲,房间四周皆时令乡野蔬菜隔窗可摘食,上菜的农家妇女小合唱《沂蒙山小调》地气十足。

 

 

饭后,安文说去一个全国最大的碑刻拓片馆,车子七拐八拐竟进了建材城。顶楼——邹鲁美术馆。六大展厅。七百余件不同年代珍贵版本原拓。路上“发哥”一直对“辣椒炒肉”赞不绝口,哪里知道这里的精神大餐简直让每个人都成了饕餮。绘有莲花的“他方佛”巨拓让整个屋子亮堂起来,“大开通”和“东海界石”在一起气局一点也不“大”反而小得很。“石门颂”就写这五个字!写好你就成了!曾师一一点评,许多观点发平常所未发,不小心把秘诀都抖擞出来了。

 

 

14日    多云     岗山刻石&铁山刻石&曲阜汉魏碑刻陈列馆

 

 

岗山离居住地约二十分钟路程,早晨6点大家决定徒步前往。看门的老头儿劝我们走东面的小道,说宁走十步远不走一步喘,后来才知道这样走不但不喘而且看到许多更好的风景,也许这就是民间智慧吧。

 

 

小路曲折,青草没膝,晨露未晞,行数里便是兰花谷。兰花谷没有兰花却是山势嶙峋,巨石相叠,松槐掩映。远远的听见“政委”大喊发现带字的石头了。第一块石头上的字就是“楞伽”,此行若无本地的永军兄做向导怕是很难寻到。继续攀爬,越是艰难,应该说根本无路可走,然一步一景也值得驻足。大家折树枝以取道,不时传来惊喜,原来著名的“鸡嘴石”就在旁边。岗山摩崖就是以此石为中心,散刻在30余块天然花岗岩石壁上。这些原石,或大或小,大者如屋,如台,如虎豹蹲踞山巅,似牛马渴饮于涧谷,而刻字则因石而作,或疏或密或纵或横,天趣流淌。

 

 

“炎如百千日照曜金山” 字体楷隶相间,奇谲瑰丽,气势阔大。描绘了佛国净土的景况,并赞颂了岗山的雄壮优美。曾师说这词好啊,“照”和“赵”谐音,意境也好,适合你。后来下山路过一书画店再次见到这个拓片,毫不犹豫收入囊中。

 

 

铁山与岗山一涧相隔。摩崖刻石就在山阳一倾斜45度的巨大花岗岩石坪上,形势开敞如瀑,面积大于葛山。为方便游者观赏,三面凿有石阶,众人一个一个围绕一圈俨然朝拜僧侣。铁山摩崖在诸刻石中风化最严重,让人扼腕。在岩石的中部隐约见到了经典的“如龙蟠雾,似凤腾霄”,心绪稍稍好转。

 

 

下午赶往孔子故里——圣城曲阜,大部队略作休整后直赴汉魏碑刻陈列馆。曲阜现存历代碑刻约万块,著名的《礼器》、《乙瑛》、《史晨》、《张猛龙》虽近在咫尺,我却对《五凤刻石》、《新富里刻石》、《王陵塞石》更感冒。与我同样趣味的是何国门和柳青凯兄,他们较我们晚来访碑,路线不同,没想到在此遇见也是缘分,国门说这叫“意与古会”,于是在院子里一棵硕果累累的海棠前合影留念。

 

 

15日    雨     任城王墓黄肠刻石&济宁博物馆

 


早上的雨越来越大一点也没有要停的意思。车子行至城郊肖王庄附近时一片汪洋泽国。路上有不少轿车都浸泡在水中抛锚了。幸好我们的车子高,“蓝翔”毕业的司机师傅水平果然也牛叉。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到达任城王陵时正赶上闭馆维修施工。看门的小姑娘面容姣好,动之以情说明来意才得以放行进入。汉墓座北朝南,题凑石在回廊外侧,曲折呈凸字形。整个墓室外以题凑石墙作墓框,内以砖墙分隔各室,据考主人是东汉任城国始封王——孝王刘尚。
 

 
墓室所用石材计4500余块,其中暴露在外可观睹的题记782块4000余字。根据修复石墙顶情況估计埋压在内的約为可見者的5倍左右,题凑石块边长近1米,厚25厘米左右,大都在侧面直接刻就,少有先书后刻或朱书者,内容大多为石工和送石者地名、人名,少有数字、尺寸等。这些黄肠石均來自不同地方,50余位书刻匠之手,整体风格是朴实、简捷、通俗,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字组,三俩字或六七字,率意可爱,打死今人怕也难以梦见。
 

去岁深秋曾于河北美院讲学之余与诸友寻访定县北庄汉墓黄肠石題刻。有意思的是两墓相距千里,某些題刻地名人名完全相同,如“魯柏仲”、“魯田仲文”——简直神奇的巧合。可以想见当年鲁国的三位工匠曾先后辗转各地为两国君效力,也许他们无论如何不会意识到到数年之后竟会显名于世。
 

墓室内寒气阵阵,不宜久留,众人旋即驱车赶往济宁博物馆参观。“天下汉碑半济宁”——全国现存汉碑约60余块,其中济宁各地约38块,博物馆藏11石,除《景君碑》外其余不足观。
 
 
出门,雨依然在下,院东南是明代声远楼,旁边有北宋铁塔一座,造型奇特,昂然耸立在风雨里,更觉通身的岁月沧桑。


15日    晴     泰山经石峪摩崖刻石&岱庙历代碑刻陈列馆



6:30。早早吃饭奔赴泰安。


车至鲁中平原,群山绵亘不绝,巍然雄峙者便是天下第一山——五岳之尊泰山了。大约十年前我曾爬过一次,今日重来恍若隔世。自古以来,国人就对泰山推崇不已,历代帝王更喜前来封禅祭祀,文人墨客每每歌颂并题字勒石。目前山上有2200余处碑碣题记,最有名者莫过于北齐经石峪金刚经刻石。


自红门拾级而上,游客接踵摩肩,名山胜景果然人气火爆异于他处。行不远一石牌坊上书“孔子登临处”。遥想夫子当年“登泰山而小天下”又是何等的慨叹!适逢盛夏,满山茂林,合围高木不知多少。时有蝉噪鸟鸣,也为大山平添几分清幽。斗母宫后有小径斜插密林深处,老远就能听见水声泠泠。明代李道甫尝“镇日独来倚树听”,恨无知者。今日我们来此正是“万山青翠“,不知能否“解得此意”。


经漱玉桥,穿过婆娑的树荫,就是李道甫镇日独来的地方——经石峪。据张宗子《岱志》记载,相传唐僧曾在此晒经,故又称曝经石,只见开阔的石面上布满大字,周围群山环抱,水帘泉从东北方向悬壁流下,缓缓漫过经文,有“枕流漱石”之意境。然如此美景实在教人喜忧参半。忧的是这样风吹日晒骤冷骤热,风化剥蚀日趋严重,最初满满的3000多字现仅剩三分之一了。经石峪金刚经的书体在楷隶之间却篆意弥满,历来为书家推崇,包世臣、刘墉、杨守敬、康有为分别说了很多好话,我特别挑出“渊穆、安详、朴茂、容与”写在这里——多么好的八个字啊!


下山。鸿业说是“最后的午餐”,于是推杯换盏喝了不少。饭后去岱庙。因是最后一站,大家心底难免有丝丝离别之情,然皆无形于色。还有什么比“高兴万岁”更重要呢?况且这些日子师生朝夕相处,起居行走一起,彼此产生了深厚情谊。他日回首,当是难忘的旅程。观李斯《泰山刻石》、《张迁》诸碑后,大家互道珍重纷纷踏上返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