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翔的蜗牛-曲晶
飞翔的蜗牛-曲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679
  • 关注人气:2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我生命中站成一棵树的男人(发表于《辽宁青年》)

(2016-11-30 15:35:42)
标签:

飞翔的蜗牛曲晶

在我生命中站成一棵树

老爸

辽宁青年

分类: 我爱我家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或搜索微信公众号【飞翔的蜗牛曲晶】

在我生命中站成一棵树的男人(发表于《辽宁青年》)


原以为父亲是我命中的太阳,有他在身边,我就不怕寒冬;现在我知道了,他只是棵遮风挡雨的大树,而树,,总有老的时候……

                                                                                                                                ——题记


 

1


彪悍的西北风裹胁着雪粒在天地间冲撞,气温逼近零下二十度。患上“渐冻人”症的我,全身肌肉无力,血液循环差,每到冬天都更加难熬。家里暖气不够热,久坐在电脑前,腿脚冰冰的,手指也愈发僵硬。

70岁的父亲为我打开电暖,出门去了。他说回来包饺子,可都快十二点了,还不见个人影。望着窗外的风雪,我的心不由莫名凌乱。

电话铃响,是父亲的声音。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摔倒了,腿有些疼,不便走路,让我老妈推上自行车去接他。

回到家的父亲跛着腿,却安慰我们不要紧,称自己摔得不重,可能扭了下筋。午饭后,他躺在床上休息。傍晚时,见他痛到难以迈步,我赶紧打电话叫弟弟回来。

去医院检查,报告显示他右腿髋关节骨折,且有错位!医生惊奇,老爷子怎么能如此忍痛,竟然耽误了好几个小时。

四天后,父亲做了大手术。坐轮椅的我去医院看望,只见他蜷在床上,身躯显得那么瘦小干枯,沟壑纵横的脸上遍布老年斑,岁月的雪落满了头顶。我的心被刺得生疼,自己却无法在床边照顾他,哪怕一天!

弟弟和老妈轮流陪床,弟妹亦做了营养餐送到医院。大半辈子为一家人操劳的父亲不习惯被人照料,生怕成为家人的拖累。“爸,您安心休养,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啊!”弟妹柔声劝慰。父亲用粗树皮般的手,抹去两行混浊的老泪……

 

2



1965年,来自北京和沈阳的两个年轻人,大中专毕业后,志愿支援边疆,到了艰苦的内蒙。几年后相识、结婚,就是我的父母。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我出生不久就体弱多病,随着年龄增长,残疾也不断加重。关于冬天,有着太多刻骨的记忆。而父亲,就像永不落山的太阳,把最多的爱和暖,给了我这个最弱的孩子。

内蒙的冬季漫长且霸气,滴水成冰,下场雪半个月都化不了。我双脚生了严重的冻疮,破溃后肉都烂掉一块。父亲常把我冰凉、红肿的手脚捂在怀里,眼里满是疼惜。

有一次,我发烧不退,由父亲用自行车推着,向医院赶。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狂风恶狼般地吼叫着,刮得脸生疼,眼睛都难以睁开。父亲将我的围巾扎得更紧些,努力用身体为我遮挡强风。“丫头,冷吗?”我上下牙直打架,但笑着摇摇头:“我体温比你高哩!”他刮了下我的鼻子,继续前行。雪地上,车辙与父亲深深浅浅的脚印很长很长。那个风雪中的背影,令我终生难忘……

1988年冬,我家搬到了秦皇岛。读初三的我,拄着拐杖艰难求学,成绩优秀。残酷的病魔一点点地吞噬着我四肢的力量,摔倒了便难爬起。

五年后的冬天,听说石家庄某医院治疗肌肉疾病有重大突破!父亲请了假,满怀希望地带着我,又一次踏上求医之路。

住院期间,我每天喝下昂贵又令人作呕的中药,父母一个月的工资仅够维持几天的药钱。家中,我两个弟弟还在上学。为减少开销,父亲效仿其他患者家属,买来小锅、大米和菜,悄悄用小电炉在病房做饭。他总抢着把肉或蛋夹到我碗里,自己吃青菜。每晚十元的加床费他舍不得,便借住在几里外一个亲戚家。晚上安顿我躺下后,兀自冒着严寒和风雪走回去。第二天一大早,又赶回病床前。

带的钱很快就所剩无几,我的病却不见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离开那天,父亲将两个装了行李的大编织袋用毛巾捆好搭在肩头,左手拎着些杂物,右手搀扶着我,走走停停。

他瘦弱的双肩是如何承受的,我不知道,他没叫过苦。然而,我眼看着父亲从年轻英俊的壮年,走到了老年。他的腰身不再挺拔,背有些驼,青丝变成了白发。严重的静脉曲张令他小腿的血管蚯蚓状地拧在一起,并且不时破溃……

 

3


因为我的病,他不敢老,尽力支撑着这个家。当我无法站立行走,消瘦的父亲隔些日子就会背我下楼,去晒太阳。他蹲下背我已难站起,要先坐在凳子上,再扶墙撑起。我伏在他背上,感觉到他的脚步和喘息都在日渐沉重,心也揪着疼。

他与母亲一起,几十年来呵护着我。古稀之年依然鼓足勇气,带着寸步难行的我去远方旅行、圆梦,支持我投身公益。

2012年冬,我应邀参加走革命老区的活动。那天出了火车站,见路面满是冰雪,很难走,我便蹙眉。父亲笑呵呵地说:别担心,有我呢!他用力将轮椅的前轮翘起,一步步小心但坚定地前行,雪白的头发任风吹乱。

活动期间,他一次次地抱我上、下车,能不麻烦别人时,总是亲力亲为。有些义工赞叹老人家身体真棒,他便很得意。父亲从不当面表扬我,却爱向周边的人说起我出书、热心助人及取得的一些荣誉。我在高校演讲时,母亲含笑聆听,父亲的嘴唇抖动着,老泪纵横……

 图片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在我印象中,名中有个“松”字的父亲,真如松柏一般不畏严寒。到秦皇岛后,哪怕数九天,老爷子也常无视我们的劝阻,只在毛衣外穿件夹克就跑出去。前年冬天,他悄悄买了顶皮帽子戴上,去年,开始穿棉袄、棉裤。有天晚饭后,我到客厅取东西,吓了一跳——父亲待在家里,竟然裹上了又厚又长的军用棉大衣!

“这衣服原来给你两弟弟,都不要。不要拉倒,我自己穿!嘿嘿,这回不冷喽……”他讪笑着,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像做了错事的小学生,眼神有些躲闪。

父亲常自诩身体好,号“老顽童”,其实他也逃不开衰老:牙齿接连掉落,手不稳隔三差五打碎碗碟。曾明亮的眼睛混浊了,爱迎风流泪。刚经历过的事就想不起来了,学会了把要办的事一一写在纸条上,完成一项划一道。易激动,有时会因一点小事冲母亲发脾气,看影视剧每每掉泪。晚饭后卧在沙发上看电视,有时《新闻联播》还没播完就迷糊着了……

在这次骨折前,他体检已查出重度骨质疏松,却没当回事。结果并不严重的一跤,竟至骨折。恢复后他落下了一些残疾,无法再负重,甚至连蹲下都成了被禁止的动作。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原以为,父亲是我生命中的太阳,会永远温暖,有他在身边,“渐冻”的我就不怕寒冬;现在我知道了,他只是棵遮风挡雨的大树,而树,随着年轮的增加,总有老的时候……

岁月的风霜长年累月地侵蚀,父亲的活力在一点点衰减,如今已迈进了人生的冬天。他的样子,有些枯干,也像一棵沧桑的老树了。

父母老了,可我有春晖回报么?

久久地听着《父亲》这首歌,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今生,女儿欠你们太多太多。我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以微笑面对命运的铁幕。时光时光慢些吧,请让父母慢些老去。我会努力成长,让你们些许心安,让相守多一些幸福。


 本文发表于《辽宁青年》2016年第6期

约吗约吧,渐冻人曲晶的暖故事

“曲晶,渐冻人作家,中国文化义工。以病残之躯投身公益事业十几年,被誉为“港城张海迪”,荣获感动秦皇岛及感动河北的年度人物。

上帝让我全身肌肉日渐无力,甚至无法拥有微笑的表情。但小蜗牛依然乐呵呵地出发,走在路上。

写走心的字,交真心的人。写下上百万字,著有《飞翔的蜗牛——渐冻人的生命笔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