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翔的蜗牛-曲晶
飞翔的蜗牛-曲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644
  • 关注人气:2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太阳•树(发于《秦皇岛晚报》)

(2011-12-10 14:48:56)
标签:

冬&bull

太阳&bull

文/曲晶

e梦飞扬

分类: 我爱我家

又一个寒冬来了,气温已降至冰点以下。

我怕过冬天,因为无法站起来活动,血液循环差,十五六度的室温对我来说已经很凉了。村里白天不怎么供暖,我坐在电脑前写游记,腿冰冰的,只好打开父亲为我装好的电暖气。

父亲明年就70岁了,别看黑黑瘦瘦的,却从不怕冷。即便是数九天外面北风呼啸、残雪未消,他照常骑车出去,并且只在羊毛衫外穿件普通的外套。我和老妈提醒他穿上大衣或戴个帽子,老爷子总嫌我们啰嗦,“冷吗?我一点也不冷!”

 关于冬天,我有过太多难忘的记忆。而父亲,就像我生命中的太阳,始终给予温暖的呵护。

小时候在内蒙,那里的冬季非常漫长,滴水成冰,下场雪半个月都化不了。我双脚生了严重的冻疮,破溃后肉都烂掉一块。父亲常用体温帮我捂手脚,那双大手好温暖。

有一次我发起烧,偏赶上雪大路滑。那年头还没出租车,父亲只好用自行车推我赶往医院。狂风恶狼般地吼叫着,裹胁着漫天飞雪,刮得眼睛都难以睁开。父亲将我的围巾扎得更紧些,努力用身体为我遮挡强风。“丫头,冷吗?”他问。我上下牙直打架,但笑着摇摇头:“我体温比你高哩!”雪地上,车辙和父亲深深浅浅的脚印很长很长。那个风雪中的背影令我终生难忘……

 1988年初冬,我家到了秦皇岛。那一年,我拄上了拐杖。残酷的病魔一点点地吞噬着我四肢的力量,摔倒了便难爬起。

五年后的冬天,听说石家庄某医院治疗肌肉疾病有重大突破,父亲请了假,满怀希望地带着我又一次踏上求医之路。

住院期间,我每天喝下昂贵又令人作呕的中药,父亲一月的工资也维持不了几天的药钱,而我两个弟弟还在上学。他尽力照顾好我,为减少开销,自己借住在几里外一个亲戚家。晚上安顿我躺下后,他冒着严寒和风雪走回去,第二天一大早,又赶回病床前。

我们带的钱很快花掉了大半,病却不见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离开那天上火车前,父亲将两个装了行李的大编织袋用毛巾捆好搭在肩头,左手拎着些杂物,右手搀扶着我,走走停停……

 他瘦弱的双肩是如何承受的,我不知道,他没叫过苦。然而,我眼看着父亲从年轻英俊的壮年走到了老年。他的腰身不再挺拔,青丝变成了白发,脸上现出黑斑,小腿的血管蚯蚓状地突起……

因为我的病,他必须努力支撑着这个家,还要以消瘦的身躯撑起我的体重,隔些天会背我下楼晒晒太阳。我伏在老爸背上,感觉到他的脚步和喘息都在日渐沉重。

这几年,老爸变了不少:曾明亮的眼睛混浊了,常迎风流泪;刚经历过的事就想不起来了,学会了把要办的事一一写在纸条上,完成一项划一道。老爷子的情绪变得容易激动,有时看影视剧会掉泪,生气了会发脾气,手不稳经常打碎碗碟……

父亲以前从不畏寒,前年冬天,他悄悄买了顶皮帽子戴上。我从网上给他买了件带绒毛的皮马甲,他之前不肯穿,去年嫌冷也加上了。

立冬前还没供暖的日子最难熬。有天晚饭后,老爸到厅里看电视,吓了我一跳——他呆在家里,竟然裹上了又厚又长的军用棉大衣!

“这衣服原来给你两弟弟,都不要。不要拉倒,我自己穿!嘿嘿,这回不冷喽……”老爸讪笑着,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神情,像做了错事的小学生。

看着父亲有些躲闪的表情,我的心被刺痛了。

原以为,父亲是我生命中的太阳,会永远温暖,有他在身边,我就不怕寒冬;现在我知道了,他只是棵遮风挡雨的大树,而树总有老的时候……

岁月的风霜长年累月地侵蚀,父亲的活力在一点点衰减,如今已迈进了人生的冬天。他的样子,有些枯干,也像一棵沧桑的老树了。

父亲老了,可我有春晖回报给他么?

久久的听着《父亲》那首歌,泪水渐渐满溢。

如果有来生,我将好好回报父母,让他们的生活少些苦涩,多些甘甜。

2010年冬写了这篇《冬•太阳•树》,这次改写了下,发表于《秦皇岛晚报》2011.12.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