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翔的蜗牛-曲晶
飞翔的蜗牛-曲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230
  • 关注人气:2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游记——杭州篇——猝不及防的离别

(2010-10-24 16:51:42)
标签:

梦游记

杭州篇

猝不及防的离别

今宵多珍重

阿牛翻唱

杂谈

分类: 心走无疆

翻回头说,我们在王润兴酒楼吃饭时,阿牛并没来,他一个人躲在宾馆的被窝里!

 

冒雨游西湖归来,牛的衣服淋湿了。知他没带换洗的衣物,我回屋上完卫生间,找了件自己的运动服打算送过去——运动服偏中性,希望他临时将就下。结果,我遭遇了闭门羹。

 

过了阵,当冲完澡的张叔叔打开门,我见可怜的牛躲在床上——他的裤子也湿了,同样没得换。张叔叔告诉我,原想只出来几天,轻装简行,没带多余的衣服,不料刚来杭州便淋湿了。他自己更狼狈,不仅挨了雨淋,后来单手推轮椅透支体力出大汗,里面的衬衣也湿透了。洗完澡,他只好空心穿上毛衣!

 

我正想他们是否在附近商场买一两件衣服,却听张叔叔接着说:“我们明天上午就要回上海了。衣服湿了,没的换,而且今天走半天,我推得腰酸背痛,吃不消了,吃不消了。刚打了电话,他妈妈也叫我们早些回去……”

 

我一时楞住。阿牛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我们本想着在杭州玩三天,明天再去看西湖其他景区看看。哪成想才玩了半天,他们就要回去了!牛望着我,没多说,眼神中有许多无奈。这雨打湿的不仅是衣服了……唉,他为何不是头水牛呢?

 

牛的晚餐是我们在饭店提前盛出些打包,由张叔叔带回的。后来,张叔叔随表哥去买第二天返上海的火车票,我在牛的床边坐了一会儿。

 

面对知心的朋友,离别在即,我有些难过和不舍,却不知说些什么。他的话也不多。咫尺与天涯,转变实在太快!令人猝不及防。

 

离开上海时,我们走错了火车站,为追车,那么狼狈的“逃窜”;如今他又要当逃兵,提前逃离杭州。与他的相见和别离都这么出乎意料。他幽幽地说,自己的相机还留了较大的容量,并带着备用电池,却用不上了……

 

不久,张叔叔回来了,车票是第二天11点多的;而我和爸妈打算次日一早坐车去灵隐寺。明天恐怕碰不到一起了。今后还能再见吗?我们都没有把握。我的眼睛有些潮湿,忍住泪水,再次与他握握手。就这样,提前与阿牛告别了。

 

我俩短暂的相聚,终究没能赛一场轮椅!

 

多年前,阿牛翻唱过一首陈百强的粤语歌《今宵多珍重》,有句歌词“忆花底初度逢”我初听时误认为“一发呆臭豆腐”,便笑。里面还一句歌词“相分不必相送。”没想到我们相见如此匆匆!今宵无月,默默祝愿对方珍重和幸福,却真的相分不能相送。

 

“愁看残红乱舞

忆花底初度逢

放下愁绪

今宵请你多珍重

哪日重见

只恐相见亦匆匆…”

 

第二天一早,我和爸妈准备出发时,牛刚从卫生间出来,我俩隔门互望一眼,无言而别。

 

(后记:分别后,牛继续关注着我接下来的行程,常发短信问询,一直追踪到我回家。我写的游记,他百忙中抽出时间认真读,说借着我文字和照片,让眼睛跟着去游历了。

 

因为相见时我们较量手劲他输了,被我握痛,回家后这几月,牛没事时就玩两铁球“练功”,妄图有朝一日若能重逢,一雪前耻。)

 

附:牛昔日翻唱的《今宵多珍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