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下岗者
下岗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23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地下赌场内幕

(2015-03-12 13:58:1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地下赌场内幕作者:潘京

 [转载]地下赌场内幕

         开地下赌场的,俗称开场子,其组织者,基本上都是职业赌徒,或是深谙赌博获利之道的人。对他们而言,只要能给场子里拉来人,发财机会就有。即使前一两次来了又不下注玩的人,只要照样好好招待,最终总会下注。

         虽然组织者会提供免费抽烟喝饮料甚至餐食,但他们从赌场中获得的利益,要更为巨大。如一些小赌场,每晚老板仅从牌桌上抽的“水”就极为可观。每打一场,只要下注满900元,老板就能从中抽100元,而从每晚八点多开始一直玩到第二天天亮,下注总额再少也在十万元以上,多则五六十万元到七八十万元,仅抽水一项,组织者便获利颇丰。

         目前,农村小赌场主要的赌法为“推对子”和“飘三叶”,推对子就是万、饼、条赌大小,从1饼到9饼,再加两张红中,一共38张牌,抓起来看谁大。据称,这种赌法类似以前的推牌九,最初赌注只有一元两元,后来就发展到了5元、10元,现在只要一开,都已在三五十元以上了,高的则在一百多元,极高的甚至能达到三百元左右。

          赌场除组织者抽水,高利贷放帐是赌场盈利链条的重要环节。很多农村赌场的参与者都集中在20岁到55岁之间,且基本上都是男性。由于一般家庭都由女方管钱,因此参赌时很少携带大笔现金,要么下注、要么下苗子(也叫“钓鱼”),一旦没钱,只有借场子的高利贷,别无他法。

        “一般来玩的,都会借,少则三五千,多则上万,有专门的人放帐”。常去赌场玩的刘青红说,放帐的人跟赌场老板表面上不是一回事,但背地里肯定是绑在一起的,通常借钱后当月按月息一毛三分算账,过后,每月利息就成25%了。等形成了“利滚利”,欠债人所背负的债务压力就会无形增大。

           农村赌场的放帐者多与组织者有某种联系,但在渭南一些城乡结合部的赌场,放帐者则多是一些当地担保公司。这些公司会跟赌场建立联系,一面放帐,一面收帐,这样,赌场少了要账的麻烦,还有强大的公司资金吸引赌客。临渭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公司负责人告诉笔者,他们放帐前都会对赌场有一个把握,对放帐对象也多喜欢找中人作保或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小赌场主要是‘扒皮子’,如一万元起步,每天扒500元的‘皮子’,五天还本金,也有借时就把‘皮子’扒完的。”

           在“扒皮子”的五天里,担保公司会派一人一天24小时跟着,陪吃陪玩,晚上还会跟其回家睡觉,由于借款人所有情况担保公司已经了解,故而“扒皮子”的业务较为火爆。

             对于三五万以上的借款,担保公司必须要有赌场的中人担保,并写欠条,才给借款。一般月息三五毛钱左右,很多赌客为了尽快还赌场的高利贷,只有以收西瓜、收桑椹或者经营其他农业项目还向当地基金会贷款,贷款的利息在二分五上下,因此只要能贷出,通常较能救急。

                相比于农村小型赌场,城乡结合部的赌场则更趋向城内的宾馆和山庄,或是小区的家属楼。尤其为了躲避警方查处,这些赌场也正以极其隐蔽的方式,四处蔓延。

                   12月初的一天深夜,通过一位知情人介绍,笔者来到其朋友开设的赌场。该赌场位于小区某楼的30层,约120平方米左右,三室一厅,由于是熟人介绍,记者很顺利进入了房中,房内内乌烟瘴气,只有四张桌子,却围了不少人,其中不仅有男子,也有不少穿戴时尚的年轻女人。每个桌上都没有放钱,均为筹码,只要赌客筹码不足,旁边就会有人提醒其借筹码。

                房间内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但在进门处的一张茶几上,放着很多饮料和矿泉水,芙蓉王、好猫等也放着好几条。如果不是知情人指点,根本不知道谁是这里的老板,看着牌桌旁的人们喧嚷下注,不断的将筹码推来送去,感觉进入了一间小型俱乐部。鉴于身边不断有看场子的人过来攀谈,为安全起见笔者一行很快离开了。据带路的知情人介绍,打牌的房间,只是老板租用的一处赌博室,在同一个小区,还有另外一间出租房,是财务室。来赌的客人,会由老板通知在下午六七点钟,在财务室集合,集体换筹码,“基本上每个筹码为50元或100元。散场后,大家再回到出租屋算账,将筹码换成现金”。这位知情人介绍,赌场只认熟客,一般生人来,赌场并不接待,只有熟人带生人来,赌场才开门,并可以根据熟人的情况,向生人放帐。对于熟客拉生人来,俗称“拉腿子”,下场赌的会给熟客1000元奖励,不赌的只给200元。

                   这样的赌场还只是小场子。据调查,稍大一些的赌场,目前已呈“公司化运作”,其人员除组织者,还有荷官、服务员、驾驶员、财务员,以及安保人员。而每场赌博开始,会以“开公司”的名头召集赌客,除了在召集时能见到钱,整个赌博环节不仅见不到钱,连筹码也看不到。

                石红是一位生意人,也是一位赌客,她向笔者介绍,目前的赌场,如没内部人举报,一般很难查获。如去某山庄或某大型KTV赌博,其前一天会通知参赌人员次日在某某茶秀或宾馆集合,去了之后,由老板派人清点各赌客带的钱,钱数清点结束,兑换筹码,其中1万元会多给100元筹码,一旦全部弄完,组织者便声称“公司要开张了”,然后由组织者派车将人带至赌博点。但拿钱、拿筹码的都不去。要是在山庄赌,进入山庄后,大门就关起来不再接客,“赌博开始前,会由工作人员将赌客的筹码全部输入电脑中,有多少筹码,组织者清楚,赌客也很清楚。这样,即使被人举报,现场也发现不了现金”。

               “一张环形大桌,发牌的荷官在一头,两边坐着赌客,每人跟前放一台电脑,通常是押龙、虎,或押庄、闲(俗称“百家乐”),4、5付牌合着一洗,然后切牌,每人就可以在电脑上下注了,一旦两边平了,就会响铃停止下注。”曾痴迷赌博多年的周建搏告诉笔者,荷官是赌场非常关键的人物,除了极少由年轻男子担任,基本上都是由外表漂亮,会说话,牌技娴熟的年轻女性担任,她们听老板的指示,甚至老板作弊,也要通过荷官来才行,因此极为重要。

                 “这些女荷官不仅识牌,还会通过暗语,与赌场组织者暗通牌情。”周建搏说,比如一到十,暗语分别是“柳、月、王、则、中、沈、平、张、爱、菊”,一旦话中有暗语,别人听不出来,但知道的就明白啥意思了。

                    近年来,不光女荷官较多,女赌徒也逐渐增多,一位常年参赌的赌客称,几乎每种赌场都会见到女客,一般三四十人的场子,女性会占到三分之一,大的赌场,有时能占到一半。

                人常说,十赌九输。之所以会输,除了赌博本身原因,还有组织者出老千、作弊的情形。很多赌的人,除非第三方主持,极少愿意跟陌生人打牌赌博,但实际上,无论推对子还是推牌九、砸金花,还是赌狗、赌球,即使看上去有多么公平、公开,其中也无不潜藏着各种“出千”的手法。

             “我吃这一行饭已经有快二十年了,现在总算是把里面的窍道弄明白了。”家住户县的贺青松曾经是一名赌徒,在2004年时,因赌债离家出走。后孩子小,他只得又回来,不仅把家里值钱的都卖了还债,还又借了很多钱,如今为了维持生活,一个人一天打三份工。在他看来,只要是赌,都是上当受骗的过程,只是个中骗术,不易为外人所知罢了。

               近年来,民间赌博活动暗流汹涌,涉赌人员不断增加。仅2012年,西安市公安局共查处聚众赌博案件599起,其中,城区340起,城郊和农村162起,其它52起;2013年,聚众赌博案件共查处了854起,抓获涉案人员达2272人,不仅城区发案率升高、城郊和农村也均有上升,仅赌博治安案件总体比2012年上升了32%。长期研究社会问题的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人文学院赵淑珍教授认为,文化娱乐活动场所缺乏、基层文化活动单调,是赌博滋生的土壤,一些嗜赌成瘾的人,贪恋赌场,不工作、不上学、不回家,既影响家庭,也败坏社会风气,极易滋生犯罪,必须全力打击赌博活动。

             2014年11月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特行处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赌博已由过去松散型转向团伙型,并形成策划周详、分工明确、联络有序的有组织犯罪,催生了赌博一条龙服务产业链。该报告指出,利益驱动是人们赌博行为的最大诱因,也是赌博违法犯罪人员迅速膨胀的直接原因。由于赌博活动流动性大,取证难,打击难,要全面禁赌,须在治安部门主抓的同时,由各宣传、文化、质检、公安警种各司其职,形成合力才行。(注:采访对象多用化名)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