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2009-07-08 15:15:33)
标签:

截拳道训练小组

汤米·克鲁瑟斯

截拳道行者

史旭光

体育

分类: 发表的文章

李小龙原传截拳道体系进入中国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文/ 史旭光

                    

    应笔者之邀,李小龙再传弟子、国际著名截拳道教练汤米·克鲁瑟斯(Tommy Carruthers)师傅于2009年1月8日专程抵京,针对笔者的截拳道训练小组进行为期两天的强化特训。正是此行,使笔者与其结下师徒之缘。

 

    众所周知,李小龙日后所创的新型武学体系虽源自中国传统武术,但因历史、地域等多方面原因,成年后的李小龙一直未能踏足大陆土地。且自李小龙去世后,李小龙所教授的弟子们多在美国传艺,使得国内广大截拳道爱好者们难以窥见李小龙武学体系原貌。

 

    为此,经过多次真诚沟通,终于促成汤米·克鲁瑟斯师傅的此次大陆之行,并将李小龙最原始的教学方法及最终的武学体系带入中国!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有着超过30多年的格斗训练经验,在经过柔道、巴西柔术、摔跤、空手道、拳击、詠春以及非传统功夫等多种不同风格的格斗体系训练后,最终选择李小龙截拳道作为自己的主要研习方向。

 

    在格拉斯哥东区名胜欠佳的街头长大的他,因那里的特殊环境造成了他对截拳道的推崇(注:该地区失业率奇高,暴力犯罪居高不下,而截拳道的技战术目的恰恰就是“纯粹以实战为目的”)。由于那里没有截拳道训练馆,因此,最初克鲁瑟斯师傅只得独自训练,并通过阅读资料以及完全沉浸在与截拳道相关的各种事物中不断把自我推向极限。这种严酷的训练足以令大多数专业运动员自叹弗如。正是通过这种不懈的努力,他开始逐渐引起李小龙嫡传弟子们的注意。在与李小龙不同时期弟子训练过后,克鲁瑟斯师傅拜入李小龙入室弟子黄锦铭师傅门下,接收最原本的截拳道教导。在一次超过200人参加的振藩截拳道核心(注:现改为李小龙教育基金会)会议上,他被黄锦铭师傅正式介绍出来,并获截拳道教练等级证书。

 

    时至今日,克鲁瑟斯师傅仍在坚持训练,并与李小龙当年的弟子们以及世界各地杰出的截拳道修习者们保持联络,而且被美国李小龙教育基金会授权于全球发展推广李小龙截拳道。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本文作者史旭光与汤米·克鲁瑟斯合影

 

缘起

 

    最初得知这个名字是在3年前,无意间在互联网上看到他的视频,那个视频至今仍清晰地存在记忆中,也正是该视频让笔者对于截拳道技战术风格有了重新认识。于是,开始留意有关他的一切消息和报道。

 

    08年6月,笔者的一部截拳道书稿完成,为避免错误,曾节选主要章节发给国外的几位截拳道导师,征求意见。当然也包括克鲁瑟斯师傅在内。在给予的回复中,大多是赞赏、鼓励之词,唯有他的回复较为中肯,并给出了详细的调整建议和训练方案。藉此,与其非正式技术探讨交流拉开序幕。

 

    在之后频繁的邮件交流中,有感图片和文字不能体现截拳道技战术在动态运用过程中的变化和细节,于是开始通过拍摄训练视频的形式来就特定技术在不同情况下的运用进行交流探讨。未曾想,正是这些视频促成了他的到来。

 

    当他指出视频中所需注意的问题后,笔者曾请教详细的完善方法,对此他的答复是可以来华当面交流,于是笔者开始筹备此事。

 

会面

 

    09年1月8日中午12点,克鲁瑟斯师傅的身影出现在北京国际机场——个头不高,与以往视频上所看到的形象有些出入(注:后来得知,之前在德国的教学视频拍摄于十多年前拍摄),但颇为精神,与其他旅客不同,他放弃行礼推车,肩背一包,手拎一包,信步而行,有些负重训练的感觉。

 

    之前等候时预想了各种不同种类的招呼形式,但当他出现在视线内时,却仅以一句简单的“Hi, Tommy”代替,紧接着对视而笑,握手,一起迈步走向出口。

 

    因接机后正值中午,在去往宾馆的路上就近找了家餐馆解决午餐。

 

    落座后,克鲁瑟斯师傅开门见山,示意笔者可以针对截拳道进行各种提问,现在回想起当时情形,竟有些坦白接受审问的意思。鉴于其刚从飞机上下来,有些劳累,不忍心因此破坏午餐的进行,遂只是夹菜闭口不提截拳道。但他却不以为然,开始主动询问起笔者对于截拳道的理解来,一来二去,全然投入当中,“李小龙后期的功夫是以击剑或拳击为基础的,詠春的痕迹不再明显,除了理论之外。”克鲁瑟斯师傅一边说一边演示,论到极致处,两人以筷作剑,探讨西洋击剑对于截拳道的影响,侧身、步法、角度、战术,一一演示,两根筷子在桌子上往返交错。若非身职司机一职的学生提醒,已然忘了吃饭,回顾四周时,发现邻桌食客以及餐馆服务人员皆在朝我们行“注目礼”。二人哑然失笑,低头拔饭。

 

    依稀记得在结帐时,克鲁瑟斯师傅碗里的饭并未下去多少。

 

教学

   

    此次特训时间安排在1月10日和11日,于笔者之前曾实习过的国际关系学院举行。

 

    按照当年振藩国术馆的程序,笔者首先带领参训人员与克鲁瑟斯师傅互行振藩礼。紧接,正式训练开始。与其他师傅不同,克鲁瑟斯师傅喜欢先从截拳道的定义以及构成要素讲起(注:围绕“什么是截拳道”以及“什么不是截拳道”来进行探讨),以此来了解学员对截拳道认知能力,并通过这种互动探讨促使学员对截拳道有一正确而清晰的理解。

 

    一旦学员弄清楚了截拳道是什么而不是什么之后,立即开始构建摆桩(注:基于刚才所探讨得出的结果进行截拳道技战术体系的构建,摆桩即截拳道中基本的格斗姿势)。克鲁瑟斯师傅习惯通过提问的形式来逐渐引导学生自己发现动作要领。这些要领往往直接来源于日常生活行动,也正式这些体现着物理、几何、杠杆和其他细微科学原理的动作使得截拳道变得更加科学化。

 

    构建完基本的格斗姿势后,便开始进行步法移动练习。要知道“移动的艺术是格斗术的精华”(李小龙语)。通过师生的互动探讨得出移动的几种方式之后,马上着手实践,并结合杠杆以及重力原理去进行。一切进展都很好,每个人都掌握得非常快。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李小龙手臂感应训练

 

    “我们明白了身体移动要应用的物理知识,和杠杠原理最大效用的发挥。现在我们可以教授拳法和腿法了。步法基础打好了,练什么都会很快。”克鲁瑟斯师傅说完后,马上开始继续与大家探讨拳法。

 

    首先研究的是直冲捶,“直冲捶是截拳道的核心”(李小龙语)。其技术关键在于身体如何移动、如何获取力量,力量又从产生,以及如何使身体形成一条稳定的支撑线。在解决了这些问题后,紧接投入李小龙截拳道体系中最重要的拳法技巧练习当中,即配合前推步的直冲捶击打练习。写起来容易,真正做起来却难上加难。与寻常的先上步再出拳不同,它要求拳先于脚动(Hand Before Foot),与击剑中的进步前刺类似。即在前脚移动之前打出前手直冲,在前脚完全落实地面时,出击拳已经收回。其目的是为了隐蔽自身移动,以迅雷之势击中对手,同时将身体势能充分地转换至出击拳上。为实现此目的,克鲁瑟斯师傅带领大家通过观察三点(注:摆桩时右侧拳、膝、足)的位置移动、后腿蹬地的爆发用力、在各种轻微的身体晃动躲闪中突然出击等多种方式来进行练习,并力求放松更多的肌肉来参与动作的实施。这确实花费了不少时间(注:李小龙生前曾多次于公开场合表演此技,唯以标指来代替冲捶)。“这简单一拳包含许多东西,但要记住:简单却并不容易,就像黄锦铭师傅告诉我的一样,他说得很对,简单看起来没问题,但做出来却并不简单。可能过一些年后,你可能会感觉好一点,但直到现在,我还没遇到一个能很快掌握这个技巧的人。”克鲁瑟斯师傅见大家面露难色时解释道。

 

    紧接着,克鲁瑟斯师傅又在推步直冲捶的基础上与大家探讨直冲如何配合腿法进行下一步攻击,即当对手处于三种距离或者左右侧闪时,如何使用不同的腿法去有效地踢击对方。与电影中李小龙所演示的高踢不同,真实的截拳道的腿法更多是低位或中位踢击,击打目标也主要侧重于裆部或膝关节,但基于不同时刻和情形胫骨和踝部也可视为击打的主要部位。

 

    看大家的技术掌握得越来越好,克鲁瑟斯师傅便让全部参训人员戴上拳套,开始进行模拟技术应用练习。一方进攻,一方防御躲闪,于对练中寻找对于时机的把握、节奏的变化以及提供拳腿技术在进行多角度击打时的控制和应用能力。

 

    基础的踢打攻击练习结束后,克鲁瑟斯师傅开始讲授当遭遇对手封阻或格挡你所发起的攻击后继续进攻的各种可能,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大量手臂触觉的练习,强化手臂的感知能力,提高技术运用能力。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克鲁瑟斯师傅讲解手法

 

    在第一天课程临近结束时,克鲁瑟斯师傅向大家演示了踢打技术在结合步法进行攻击时的各种变化,以此诠释截拳道如水渗透一般的风格打法。

 

    克鲁瑟斯师傅在日后的回忆文章中对第一天的训练有如下描述:“第一天的最后时刻比较轻松,因为大家都渐渐掌握了我所教授的内容,并对截拳道有了深刻的理解……第一天进展很顺利,他们都学得很快,并对知识如饥似渴,他们做笔记,也提问题,这通常是好兆头。”

 

    第二天,克鲁瑟斯师傅先带大家复习第一天所教授的基础内容,并在步法的基础练习上开始加入了大量组合移动、节奏变换、身体躲闪等内容。然后,所有参训人员两两一组,由步控距离练习开始,逐渐将上述内容导入其中,向实战进行过渡。此外,又把第一天大家较难理解的技术重新解释演示。

 

    接下来,克鲁瑟斯师傅开始带领大家使用手靶来磨炼拳腿的攻击威力,由简单的直冲、前踢开始,配合步法,不断加入后手直冲、挂捶、钩捶、铲捶、钩踢、侧踢、逆钩踢等技术,进行多角度击打以及攻防转换练习。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克鲁瑟斯师傅给小组成员持靶

 

    当大家对于各种击打技术逐渐得心应手后,克鲁瑟斯师傅开始让大家进行360°踢击练习,即一人站于圆心,向四周八个方位进行踢击。稍微熟悉后,进入模拟实战阶段。首先于八个方位上分别站上陪练,随机听号向圈中人发起攻击,圈中人立即对其作出相应的反击或迎击。紧接在此基础上增加难度,进入第二种模拟实战练习。两名学员站在中间,其余人围绕在他们周围开始跑动,伺机进行攻击。圈内人必须时刻保持警惕,防护好自己,并反击来袭者。“这个练习的目的是要求练习者学会在乱境中冷静处之保存体力,一旦攻击者来犯,尽可能快速做出反击动作,它也会让你在复杂环境中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一旦在此练习上突破自我,你便犹如再生。”克鲁瑟斯师傅如此说。

 

    最后一个模拟实战练习,所有人分两排,面对面以自然姿势站立,听到口令后,一方迅速发起攻击,尽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向对方作出最有效攻击。发起一轮攻击后,两排逆时针滚动换人,变更对手,再次发动新一轮的攻击,如此往返。此练习主要培养练习者的适应性以及突然启动攻击的能力。要知道“我们站立就应像在真实的街道上一样,尽可能自然,正常人是不会摆出一个功夫姿势告诉对手他要准备进攻的。这往往是最难学会的一点,毫不准备就进行攻击。掌握那种感觉需要花很长时间,一旦你多尝试和训练,它会变得容易的。”克鲁瑟斯师傅以此结束了为期两天的特训课程。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克鲁瑟斯师傅讲解模拟实战训练

 

    这便是截拳道,李小龙原传的截拳道,简单、直接、有效!由西雅图的振藩功夫到奥克兰的振藩拳道直至李小龙后期的截拳道,克鲁瑟斯师傅在两天的时间内,简要概括地带大家重温了这个过程。

 

    回想整个教学过程,克鲁瑟斯师傅的敏捷身手着实令人钦佩羡慕,但还有一件事情更让笔者敬重。在教授技术时,他屡次向大家解释这些技术各自的出处以及师承关系:黐手和封打手法学自李小龙第一位弟子杰西·格洛弗(Jesse Glover);360°踢击以及三种状态的出击来自李小龙奥克兰时期和严镜海共同的学生霍华德·威廉士(Howard Williams);步法的移动以及所有踢打技术源自李小龙入室弟子黄锦铭(Ted Wong)的单独教导,并且自谦仅是代授,老师如何教他,他便如何教导我们,不做丝毫改动,力求保持李小龙原传武术体系的纯正性。“我所教授的内容就是如何揭露搏击的本质,使其简单再简单。”在他的官方网站上,他曾这样写道:“如果我曾把偏离李小龙传授的自卫技术教授给任何一个人,我将尽一切努力向学生解释清楚这些技术的来源。”

 

    这正是笔者邀请克鲁瑟斯师傅来华的首要原因。在互联网流行的今天,李小龙的武学思想得到了广泛流传,但随之即来是出现了这样一批人,他们一边背诵李小龙语录一边教授与语录完全相悖的技术内容,且自称截拳道。这种现象在大陆尤盛。克鲁瑟斯师傅在国际截拳道界以教学严谨著称,一直致力于李小龙原传武学体系的传播,且被多位李小龙不同时期的弟子所认可。请其来华,正是希望以正本清源,将截拳道在中国的发展带入一个新的纪元。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克鲁瑟斯师傅的单独指导

 

指导

 

    克鲁瑟斯师傅此次来华,笔者全程陪同,每日忙碌之余有缘接受单独指导。这些指导多是随机发生,但往往也是这些随机发生的指导使得笔者以管窥豹,对于李小龙动态发展的武学体系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知。

 

    9日上午,克鲁瑟斯师傅在笔者家中商讨此次针对训练小组集训内容。虽说是商讨,却可称得上是针对笔者个人的专门指导。从摆桩要点到中近距离不同的演变以及具体应用、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的移动到细微角度的变化以及节奏控制、从典型踢打动作的发力模式到与步法的配合运用以及截拳道技术原理的讲解,全部灌输,详细教导,并以运动力学原理一一分析。据他介绍,这些内容全部源自李小龙入室弟子黄锦铭师傅(注:黄锦铭师傅随李小龙习艺达六年之久,1967年 4月被李小龙选入家中,作为截拳道试点陪练。由于他是李小龙截拳道最后期主要的入室弟子,时常一同训练及研究截拳道的发展,因此被认为是李小龙最后期截拳道技战术及其训练体系的主要继承者)。

 

    克鲁瑟斯师傅虽年近五十,但依旧喜欢多动,常在空暇时挥拳出腿。第一日特训结束后,笔者和几位学生陪同克鲁瑟斯师傅共进晚餐。点菜等餐期间,他坐在座位上,表情肃穆,进行一种类似连环直冲的拳法练习,唯连环直冲是拳拳见直,而他的出拳却常夹杂挂捶,见笔者注视,遂解释这种出拳的用意,这种击打方法源自奥克兰截拳道,主要是模仿手臂相接时便于从内侧或外侧打入。见此,笔者想起自己平日在木人桩上常进行的连环直冲练习,遂拿出昔日拍摄的视频请教此法正确与否,克鲁瑟斯师傅点头称赞。事后在一次无意间聊天时才得知他此次来华便是因为通过观看该视频对我产生兴趣才决定此次中国之行。席间,还向大家介绍几种不同的纸靶训练方法:除常规的单个纸靶练习外,还可用两张纸上下交叉做成纸靶,进行多角度的组合击打。

 

    11日凌晨,笔者去接他前往国际关系学院上课。敲开房门后,发现刚泡上方便面。于屋内静候时,他提出让笔者演示一下所有截拳道的腿法动作,笔者一一来过,点头之后,他站起来开始演示三种状态下360°踢击以及在特定情形(远中近距离时、在前进后退左右移动时)下四种腿法的变通应用。演示完毕,他坐在沙发上端着泡面边吃边看笔者练习,时不时站起来针对细节再次演示一下,见此景,笔者当时脑中竟然闪过中国古代拳师授徒时坐着喝茶的情形。由宾馆出来后,克鲁瑟斯师傅在笔者的记录本上写下“BECAUSE OF FOOTWORK, THERE IS MANY KICKS AND PUNCHES. WITHOUT FOOTWORK, THIESE IS LESS KICKS AND PUNCHES”(因为步法的存在,便可衍生多种踢法和拳法。但若没有步法,腿法和拳法便会较少),并告知笔者这些技术源自奥克兰截拳道(注:即构建初期的截拳道体系,亦称之为振藩拳道)。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克鲁瑟斯师傅给笔者的训练手稿

 

    11日晚,在送克鲁瑟斯师傅会宾馆的途中,坐在轿车后排,再次聊起拳法问题。主要介绍钩捶的运用,包括打击的角度以及与挂捶的配合,之前在他于德国研讨会上的视频中曾见此打法,但总有些不太明了,当面一讲其原理,恍然大悟。至此,方对他之前于笔者家中所讲的话方完全相信:当时在笔者家中,见书桌上皆是有关截拳道的书籍,遂自嘲昔日他也同我走一样的路,即在启蒙老师的指点下再加上通过书籍自修便以为可学得真知,事后方知相去甚远。随后以切身经验建议我今后应少看这些书籍,如有问题可随时与他沟通,老师针对性教导的效果远胜那些呆板的书本。当然,并非通过书籍自修不可为,但毕竟天才如李小龙者少之又少。事后调侃,笔者对他说:“你我走过一样的路,你遇到了你的老师,我也遇到了你。而且比你当时还年轻一些,假以时日我会超过你!”“Walk on注:努力、继续之意,李小龙生前常以此句自)!”他答复到。

 

    12日,陪同他去爬长城。可惜因为天冷鞋滑等原因未能蹬顶,约定下次再爬过。在长城脚下等车时,因天气较冷,便一边调侃天气一边相互笔划,此次讲授内容依旧来自奥克兰截拳道——人桩练习与连消带打(注:在一篇国外截拳道教练的采访中曾提及奥克兰截拳道是颇具实力的一个分支)。人桩练习,笔者之前曾以为只有单纯的伸直双手,通过封闭中线或打开中线可以练习躲闪和多角度攻击,却未想原来奥克兰截拳道中有如此多的人桩练习方法,简单举例:陪练屈肘90°平抬于体前,上下间隔两拳距离,练习者以连环直冲上下穿梭击打,练习如水渗透的攻击能力。至于连消带打,与洛杉矶时期振藩国术馆所教的连消带打相比,奥克兰技术要小巧一些,且较为严谨,绝对的不动肘理论,上下左右手掌移动完全遵守上不过眉、下不过裆、左右不过肩的四方形。

 

    13日,去往机场路上,克鲁瑟斯师傅与我坐着后座,谈及国外截拳道发展情况时提到杰西·格洛弗(注:杰西·格洛弗,李小龙西雅图时期主要弟子,深得李小龙器重,并得李小龙单独指导,曾多次随同早年的李小龙在高校表演功夫),克鲁瑟斯师傅与其相交十多年,在黐手与近身封打方面受其指导颇多。回忆当年往事之余,克鲁瑟斯师傅侧过身子,与我一同演示杰西·格洛弗所教授给他的黐手技术,据他介绍,李小龙当年在西雅图所教授的黐手与目前在网上所流传的一般詠春黐手稍有不同,即在要求手肘下坠自然守中,保持肘底力的同时,须有向前向左向右的自然张力,而且有关击打手法也仅是保留了基本的五种击打方式,反复练习,精益求精。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认证

 

    在克鲁瑟斯师傅来华之前,笔者曾与其沟通有关国内截拳道教练认证一事,并期望能够成为他的认可教师。对此,他的答复是:“目前中国内地还没有获得李小龙弟子授权的合格教练,而且我本身不会仅仅因为某人邀请我进行授课就授予某人证书,如想获得证书的话应该通过我的考核。我不会随便授予证书,也不会出售证书。我所教授的内容远比这些重要的多。如果将来我授予你证书,那说明你已经达到获得证书的标准,那么你应该为你自己而感到自豪,因为这是你努力的成果。”见答复如此,笔者失望之余却也为他的认真慎重而高兴。接下来,笔者逐渐淡忘此事,继续专心训练。

 

    12日,在去长城游玩的路上,他突然扭头问我想不想成为他的弟子,乍听此言,以为听错,待其重复此句后,连忙回答“当然想。”可是没下文,问完后又扭过头继续看车窗外的风景。

 

    13日上午十点的返程飞机,送他会机场的路上聊了很多,先是所讲的杰西·格洛弗教授黐手一节,后又问及我今后的发展计划等等,正在我介绍自己的想法时,他的一段话让我突然呆住:“我回英国后会写篇文章回忆此次中国之行,并且会把你们向国外截拳道界人士做一介绍。另外,你今后可以对任何人宣称你是我的徒弟。而且在推动截拳道发展过程中,可以以我的名义招生,在海报上写上Sifu Tommy Carruthers。如果他们不知道我,可以把我的网站放上去,我也会在我的网站上对此进行肯定。但是,既然你已经成为我的弟子,那么你就必须更加刻苦训练,认真教学,继续提升自己的水平。”

 

    高兴之余,前些天的一幕幕仿佛再现眼前:

 

    去长城的那天早上,他从宾馆出来,递给笔者一张A4纸,上面画满了各种技术图形,并配以英文注释。右下角写着“To Neil, From Sifu Tommy Carruthers”;

 

    由长城回来的路上,笔者累得坐着小睡了一会儿,他拿起我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翻开,在上面写下这样一段话:“

   

    尼尔:

   

    很荣幸能够来到中国教授你的训练小组,这里是李小龙启蒙技术詠春拳的故乡。

 

    我想如果你能按照我给你讲的方法以及在这里所教给你训练小组的内容去进行今后的教学,你的小组将会变得非常好,并且个个技艺精湛。李小龙也会为你在中国教授他的格斗艺术而感到自豪。

 

    我认为你可以将截拳道更好地传授下去,因为你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截拳道有着很深刻的理解。

     

                                                                            汤米•克鲁瑟斯”

   

    来华几天来,每日不间断的指导。原来,已然有先兆了,只是未曾发觉而已。

 

    正在回忆中,机场到了,取包打票托运,相关事情处理完后,离登机还有2个小时,便到离登机口不远的一个快餐店坐下,吃些东西,聊聊天。

 

    此次说是聊天,却还是在教导,不过并非技术,而是有关教学问题。由如何安排一堂课讲起,训练的内容、进度,班级的划分等等,全部提及,再到对于新生老生如何一起进行训练以及如何鼓励学生的事情,一一叮嘱。

 

    可时光总是短暂,登机时间转眼已到,依依不舍送至到登机口,与刚见面时一样,依旧是两人对视一笑,但握手却改为拥抱,并且同时道出那句:“Thank you very much!”背被轻微地拍了拍,有些鼓励的意味。

 

    五天的中国之旅结束了,相约十月份再聚!

 

汤米·克鲁瑟斯师傅北京讲学记

特训班合影

 

后记

 

    回国后,他发来邮件,对此次中国之行给予的招待再次表示感谢:“多谢你们对我的照顾,请向大家转达我的问候。这是一次难忘的经历,无论是人、地点,还是所有的事情都值得怀念。你们对于学习JKD充满热情,这让我很享受教授你们的过程。我坚信他们未来将不断精进,李小龙的哲艺也应有你们这样的人来推广。”

 

    同时,在另外一封邮件中提及已将一件截拳道教练服寄来,并告知笔者:“你是我在中国的第一位弟子,也是一位合格的截拳道教师。”

 

    多谢他的鼓励,希望在他的协助下能够推动国内截拳道的健康发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辈当努力!

 

   

    本文刊登于2009年第7期《中华武术》,图片拍摄杨诺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