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憨老农
憨老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8,560
  • 关注人气:58,7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云 横 秋 谷 家 何 在

(2019-03-09 18:47:03)
标签:

转载



云 横 秋 谷 家 何 在

                         ——元代国公李孟祖籍考并简介

   太行云瑞抱天迥,沁水钟灵,漳河毓秀,璀灿无数英雄。在上党这块古老的热土上,历史上产生过很多杰出人物。屈指而数,位极人臣者却寥若晨星——唐代壶关人苗晋卿,清朝康熙年间沁县的吴琠,阳城的陈庭敬,尽管后两位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宰相,但却家喻户晓。据史料记载还有一个“真宰相”就是鲜有人知的元朝两代帝王之师、两定内难、三入中书、三封国公于时大名鼎鼎的人物:李孟。

   长治市城区沿山七村中西邻东外环路的“北、中、南、小”四个山头村,座落在雄伟磅礴的太行山的支脉秋谷山下。秋谷山主峰海拔1100多米,南连五龙山,北接塔岭山。自古流水潺湲,秀色宜人,柏翠松参。为一方游目骋怀、登高作赋的盛地。山下的庙堂殿阁,亭台楼榭,随处可见,但大多于上世纪“破四旧”时拆毁。由于历代战事、火患,特别是日本侵略军侵入长治城后为构筑工事乱砍滥伐与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态保护意识的缺失,和传统“靠山吃山”观念作祟,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200210多年来的私挖滥采石灰岩,对林木、山体损坏极大。她的灵韵与风采只有在清代长治县进士阎必卓(字立仲,顺治辛丑科进士,出宰平阴,力学好古,长于诗赋,著有《秋谷制艺》二卷、《秋谷文集》、诗集各三卷)的《游秋谷山诗》中观赏到:

    秋谷乘春入,风柔气若薰。参差松貌古,斑驳石皴文。

    塔影浑摩汉,钟声半落云。琳宫开磴道,攀处翠微分。

    忽怪轻寒逼,峰阴雪尚余。风吟摇鹤梦,云宿到僧居。

    望远增怀古,凌巅欲步虚。从来饶野兴,兹拟结衡庐。

   我们上小学时,便是“靠山玩山”,每年的“六一”节,在老师带领下,数十人列了队,兴高采烈地“风卷红旗过大山”。你翻个跟头,我讲个笑话,他唱首歌,小小的心儿得到了慰籍,笑满了一个红字。

   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她的大名叫“秋谷山”,一直到了高中,我抄录了民国六年(1917)间的《重修秋谷山龙洞庙碑记》,才知道了她得名的缘由:

   环潞郡皆山也,其东南秋谷(《潞安府志》载,秋谷山在县东南八里,高百二十五丈,周三里,南连五龙山三十里)则发源于太行,来龙数百里,至山头而结穴上龙宫……

   秋谷之名,何自始乎?始于元中叶,李道复先生本蜀人,卜居此山,□□封秦公,改封韩公,元仁宗亲书秋谷二字赐之,后此山遂名秋谷”(《潞志拾遗》载:秋谷山郡东五里,元仁宗大书秋谷二字,以赐李孟秋谷者,潞东山李道复之别号也) ……

   由于当时学识所限与史料的缺乏,我只以为是一个被元仁宗封为“秦公”、“韩公”的老先生在秋谷山上隐居过。并不认为李孟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辅重臣。

   此后我从破烂堆里捡了一本《长治自古多英豪》的乡土读物,才浅略地对李孟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知道了他是我们长治人。南山头村东秋谷山半山腰上的御赐所书摩崖石刻“秋谷”二个大字,我十几岁在山上玩耍时便抚摸过它。那时新植的侧柏还是幼苗,由于我还小,便看见二个字是很大的,在夏日炎阳的朗照下熠熠生辉。

   山以人名,人因山著。碑文中的“李道复先生本蜀人”与陕西汉中为三国时期的蜀国辖地,李孟生长于汉中的史实相符。“卜居”讲的便是李孟回乡葬亲之后,曾隐居于秋谷山。构筑有“还山亭”,有同时代的张养浩所著《李平章还山亭记》可证;还筑有“还山堂”,可从他的遗作中看到。李孟从元大都(今北京)扶榇南归故乡上党,直至返回京师,前后有十个月时间。除去办理葬事用的四五十天,根据当时交通状况,减却往返耗时,他在家乡隐居了有六七个月之久,象屈原一样,占卜自己究竟该怎么样立身处世,治国兴邦。

   今年夏天我与报社记者王潞军在我舅爷的介绍下采访了南山头李孟后裔之一:原任南山头村书记李财顺。据他听家中老人们传说,“李孟的父亲叫李唐,通‘靼语’,也就是蒙古语,长期在军队中做翻译官,先后迁居于四川与陕西汉中,李孟是在汉中出生并长大的,回家合葬父母时,到了家乡,光办理丧事就用了差不多50天。1952年被惠丰厂圈入的位于南山头与中山头村西田地里曾有一座李家的老坟,当地人都叫“石柱子”坟,据老人们追忆,墓前左右有对一米六、七高的石人;一对石马,高将近一米,约一米五、六长;还有一对石象,是当地很气派风光的一座老坟,也有人叫做“翰林坟”。按人们所讲的形制,我想那肯定就是《潞安府志》上所记载的李孟的父亲——李唐的坟墓【《潞安府志》载,元韩公李唐墓在城东南八里,平章孟之父翁仲犹存,孟后葬宛平县(宛平县原北京市属县,1952年撤销县的建置,今北京西城区、宣武区、丰台区、石景山区、海淀区、门头沟区之全部或大部都曾为原宛平县辖)】。这与李孟后为“承旨翰林”的史实相符合,至于叫“翰林坟”也就是翰林家的坟的意思。

    听老人们传说,在北山头旧村西边也有一座南山头李家的老坟。果如其言,今年夏天,我在北山头村一村民院门外发现了一块刻有《明故处士李公室人苏氏合葬墓志铭》的墓志碑,碑文中载,“按状,公讳天相,字吉之,姓李氏,系元魏公秋谷之裔,曾大父瑁,大父朴,咸种德,父岐,宗人府仪宾……”文中称,李氏数世为上党名医。如按25年出一代人计算,碑文中的(李)瑁为李孟六世孙。八世()岐为“宗人府仪宾”,其妻是沈简王朱模的曾孙女。

 李孟的父亲迁居于陕西汉中,后李孟入大都定居,人们会发出一个疑问:他的后代怎么又回到了南山头呢?

   据《中国史纲要》记载,“到了至正初,小规模起义已遍及全国,即京南一带的起义即达三百余起。”尤其是红巾大起义对蒙元政权的沉重打击和颠覆,覆巢之下无完卵,残留的蒙古贵族,王公勋戚及其子孙有的被农民军压服,有的为躲避被烧杀劫掠的厄运也四散逃逸。史载“往年大姓家,存者无八九。”

   李孟后裔中一支为他的孙子或曾孙时,大约于元末已返居于潞安府城内。

 

   明末李自成心腹爱将刘芳亮对潞安府城进行了一场洗劫,携末代沈王朱迵洪而去;顺治六年(1649)大同总兵姜部将胡国鼎攻陷潞安府,随后清庭加兵上党,城内黎民百姓,官商之家多投亲靠友避兵乱于东山一带,现有“中山头贾氏家谱”与“北山头阎氏墓志铭”为证。通过以上分析即可说明:李孟后裔因逃难而复定居于南山头村。

   “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为中国人之传统观念;御书“秋谷”摩崖石刻位于南山头村东半山腰上,我推想这并不是偶然的,因为沿山裸露于地表的巨石并不少,都可以用做刊刻,但这恰恰证明了古人“立身扬名,光宗耀祖”的思想;南山头旧村东南边上现存宋、金时期的老院一座,村中现存重建于清朝末年民国初期的李氏祠堂,说明了南山头李氏在秋谷山下是一个大的家族。可惜由于战乱、灾患,或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破四旧”运动而导致族谱与祖先重要的遗物毁灭无存。

   综上所述,一代国公李孟的祖籍是城区南山头村。

 行文至此,读者会问究竟李孟为何许人也?他有何德何能?下面便是根据《元史*李孟传》与《中国通史》及其它史料对他的一个大概的介绍。

 

少年心事当拿云

 

  李孟(1255—1321),字道复,号“秋谷”,人称“秋谷山人”,元代中叶著名政治家。后唐皇室沙陀贵族后裔。先世居潞州上党(今山西长治)。曾祖执(皇赠济美功臣,光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国,追封韩国公,谥康惠),金末举进士(一说,举进士不第,以行义见称于时,当属实),祖父昌祚,任金潞州税务同监,归降蒙古,授潞州招抚使,佩银符(皇任潞州招抚使、赠保顺守正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司徒、上柱国、追封韩国公、谥文靖)。父李唐(1226—1306,皇任征事郎、略阳县尹致仕,赠推诚保德佐运功臣、太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谥忠献),通蒙古语,从军于秦、陇,1248年,以才能被兴元行省夹谷龙古带辟为掾,自此,长期在汉中担任幕僚职务,遂迁居汉中,至元八年(1271)退职家居。孟母王氏,追赠韩国夫人。原配刘氏,前公二十一年卒,纳哈塔氏,昭献元圣皇后所赐,前公一月卒,并封秦国夫人,改韩国夫人,继室何氏,封韩国夫人。有弟一,曰槃。

 李孟自幼力学,七岁能文(一说,十岁能属文),博闻强记,通贯经史,常纵论古今治乱兴衰之故,有志用世。郭彦通名能知人,尝语唐曰:此儿骨相异常,宰辅之器也。当时科举尚未恢复,读书人谋求官职的主要途径是担任吏员,李孟不愿由吏途出仕,于是在家开馆教授生徒,来学者甚多,声名益著,前辈名士大夫如商挺、王博文、刘宣、魏初过汉中,皆与交往。至元十九年(1282),随父居四川(时李唐当就任四川行省幕职),行省拟辟为掾,辟为晋原县主簿,皆辞不就。时值权臣阿合马被杀,主张行汉法的皇太子真金得以真正参决朝政,支持新任中书右丞相和礼霍孙改革阿合马专权时的弊政,起用儒臣;二十年(1283),刑部尚书崔彧又奏陈时政十八事,中有广开言路,多选正人,以及博访耆儒硕望,以重翰林之选等条,被世祖采纳,诏命中书省、御史台商议施行。朝政出现了革新气象。李孟以为施展其学识才能的时机已到,乃赴京师,受到行中书右丞杨吉丁器重,推荐给真金,召见于东宫,至元二十二年(1285)未及擢用而真金死,杨吉丁延请为家塾师。翰林诸名公尝识其才,呈请中书省授以馆阁之职,但铨曹却拟为梓潼县主簿,不受。二十三年(1286),李唐出任夔府路(治今四川奉节)总管府经历,孟离京赴夔府省亲。二十八年(1291),随父还居汉中。

   三十一年(1294),李孟在父亲敦促下再次北上求仕,路过关中,时元成宗即位,诏命各省采访世祖朝政事以备修史,陕西行省留孟参与讨论编次,送京进呈。皇太后阔阔真(真金妃)为孙子海山爱育黎拔力八达(已故真金次子答剌麻八剌之子)选聘名儒为师,李孟被推荐当选。大德三年(1299),海山出镇漠北。爱育黎拔力八达留京中,孟日侍讲读,甚得亲信和敬重,召画工为之画象,命集贤大学士王颙书其号秋谷二大字,亲自刻匾并署名其上,旁注大德三年四月吉日为山人李道复制。成宗闻孟名,诏授官职,执政者以孟未尝登门拜谒,沮格不行。成宗晚年疾病缠身,朝政多决于皇后卜鲁罕及执政大臣。大德九年(1305)六月,立卜鲁罕所生皇子德寿为皇太子。十月,出于卜鲁罕之谋,遣爱育黎拔力八达与其母答己出居怀州(今河南沁阳)。李孟仍随侍爱育黎拔力八达,忠勤如故,为他讲论古先帝王得失成败之理及治天下之法,并引荐人才为其用。于是,更加受到信任,成为心腹谋士。出谋画策,两定内难,功彪青史。

 

沧海两扶新日月

 

   大德九年十二月,皇太子德寿死。十一年正月初八,成宗病故,一场争夺皇位的斗争随即爆发。自世祖依汉制册立皇储,就赋与了皇太子真金一系继承皇位的正统地位。成宗别无其他嫡嗣,真金长子甘麻剌一支已出封漠北,具有盟书,愿守藩服不谋异心,不图位次,因而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只有答剌麻八剌嫡子海山和爱育黎拔力八达。成宗皇后卜鲁罕操纵朝政多年,曾谋贬爱育黎拔力八达母子,为了免遭报复并继续掌权,不愿皇位落入海山兄弟手中,遂与其党左丞相阿忽台、平章八都马辛、中政使怯列等策划,先实行皇后临朝称制,以安西王难答(世祖第三子忙哥剌之子)为辅,掌握主动权,然后拥立阿难答为帝。阿难答与诸王明里铁木儿已于成宗死前三日至大都,参与谋划。朝中反对立安西王的一派以右丞相哈剌哈孙为首,他秘密遣使分赴漠北和怀州,向海山、爱育黎拔力八达报告,请他们速回京城。爱育黎拔力八达犹豫未决,李孟进言,先指出安西王图谋皇位违背了支子不嗣的世祖典训,继而说以利害,谓形势危急,而海山远在万里,一旦安西王得逞,下诏来召,势将难以自保。经他启发,爱育黎拔力八达母子决计回京,二月十六日至大都。哈剌哈孙守宿东掖门,称病卧床以抵制皇后内旨,爱育黎拔力八达遣李孟前往与他计议,适逢皇后接连派人来探病,孟假装医者,从容上前为哈剌哈孙诊脉,瞒过了皇后使者耳目。据《元史·李孟传》记载,孟从哈剌哈孙处得知安西王即位日期已定,即还报,主张先发制人,尽快采取行动。同列意见不一,有人认为,皇后掌有玉玺,可以调动四卫之士(怯薛),安西王侍卫亦多,而殿下(爱育黎拔力八达)侍卫才数十人,恐难成功,不如等兄海山到来再行动。李孟分析说,皇后之党违弃祖训,欲立庶子,人心必然疑惑不附,殿下进入内庭,晓以大义(指对宿卫之士),凡明白事理者都将舍彼而听命于殿下,成功必有把握;如果失去了时机,让安西王抢先即了位,即使海山来到,他岂肯拱手让位,必将发生内战。爱育黎拔力八达命以占卜决之,卜者按照李孟的事先嘱咐只言大吉,于是决计举事。据《武宗纪》、《仁宗纪》及《哈剌哈孙传》,哈剌哈孙于三月一日夜遣人密报皇后已定于三日临朝称制的消息,并提出不能等海山到来,当先事而发的主张。应该说,后一种记载更具权威性,哈剌哈孙以右丞相兼掌一部分宿卫并守宿宫内,他的主意无疑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根据同时代人对李孟定难功勋的赞颂,孟运筹定策,不避艰险与嫌疑,在这次政变中确是起了重大作用。传记所载事实是可信的,很可能是在他与哈剌哈孙的秘密联络中商议了计策,故敢于力主先期举事。三月二日,爱育黎拔力八达率李孟等侍从、卫士由延春门入宫,哈剌哈孙来迎,立即控制了宫廷,召捕阿忽台等诛之,囚阿难答、明里帖木儿(后送上都由武宗下令赐死),贬卜鲁罕皇后出居东安州。

 政变一举成功,爱育黎拔力八达监国,李孟被任为中书参知政事。孟久在民间,备知民情,其处理政务兴利除害,悉皆得当;因抑绝侥幸之风引起群小人不满,仍毫不退缩。然而,随着政变成功而来的海山兄弟之间的皇位风波,却使他陷入因窘恐惧。海山居长,又因统军漠北,手握重兵,论名分和实力,皇位自当优先属他。但在他还没有南还之前,爱育黎拔力八达便在朝中诸王、大臣和宿卫军支持下扑灭政敌,先掌握了皇权,当下就有诸王阔阔出、牙忽都等请爱育黎拔力八达早登帝位,据《元史·仁宗纪》载,他当即推辞,表示无意觊望神器,皇位应属其兄海山。但令人疑惑的是,其母答己却请阴阳家推算两子星命以问所宜立推算结果兄凶弟吉,即遣内侍以此传谕海山,意在要他主动退让而拥立其弟。可是海山野心勃勃,一闻成宗死讯,其部下大将就提出以武力为后盾来取皇位;三月至和林,迫不及待地召集诸王勋戚大会商议推戴,并向他们颁发赏赐。对母亲的劝谕,他极为恼怒,竟指责为近日任事之臣的奸谋,并表示皇位志在必得,随即亲率大军南下。在这种情况下,答己只得慌忙遣使迎请海山南来即位。李孟在这场皇位风波中的态度不明,只是他作为爱育黎拔力八达的心腹谋士参与策划政变,事成后又立即被任命为执政大臣,不能不招致嫌疑。海山对任事之臣的指责充满杀机,无疑使他深感震惧,于是就在海山南来之际提出辞职说:执政大臣宜出于嗣天子亲擢,今銮舆在道,臣未见颜色,诚不敢冒当重寄。爱育黎拔力八达不准,他竟不告而别,逃到许昌陉山中隐居。五月,海山(武宗)即位,果然就有人告发说:内难之初定也,李孟尝劝皇弟以自取。武宗察其诬,不予追究,爱育黎拔力八达也不敢再推荐李孟。避难隐居中,他作有《寄东宫二首》诗(东宫指爱育黎拔力八达,武宗即位后立为皇太子,兄弟达成妥协),表达了对朝廷政争险恶的认识:

  艰危勤扈从,俯仰尽周旋。小试屠龙技,翻成抱虎眠。

  脱钩鱼纵壑,漏网鸟冲天。万事众今始,灰心未死前。

  十年陪顾问,一旦决安危。自合成功去,应惭识事迟。

  长城何自坏,孤注莫相疑,辟谷求仙者,高明百世师。

 时隔两年多,爱育黎拔力八达才在一次内宴上向武宗提起李孟定难之功,遂命寻访之,遣使召至京,至大三年(1310)正月入见,特授平章政事、集贤大学士、同知徽政院事,只是虚衔清职。

就在这一年,发生了企图废储另立的风波。武宗滥行赏赐,奢侈无度,以致库藏空竭,宠信脱虎脱、三宝奴、乐实等敛财之臣,立尚书省,任为宰执,授以重权,通过发行至大银钞、增加税课等手段进行搜括。尚书左丞相三宝奴等恃宠专权,惧皇太子爱育黎拔力八达,通过宦官李邦宁劝武宗另立皇子为皇太子,并以建储议急,亟召右丞相康里脱脱来议,因脱脱反对而作罢。三宝奴所说:今日兄已授弟,后日叔当授侄,能保之乎?可能就是武宗本人的忧虑,此事背后必有武宗与其弟皇太子爱育黎拔力八达之间复杂、微妙的权力斗争和政治路线斗争。至大四年正月,武宗死,爱育黎拔力八达立刻罢尚书省,并以变乱旧章,流毒百姓的罪名将丞相脱虎脱、三宝奴、平章乐实等处死,随即任命李孟和太子詹事完泽为中书平章政事以掌政务;三月,以储君身份,无须通过忽里台推举形式直接宣布即位(是为仁宗)。在这段虽隐秘却十分激烈的斗争期间,李孟一直居于京中,与爱育黎拔力八达当有接触,可是关于他的活动竟毫无记载。唯同时人姚燧(武宗时任太子宾客、翰林承旨)称颂他说,当成宗死后和武宗末年,洪济于艰,嘉猷是赖,两扶青天之红日张养浩(武宗时任太子文学、中台监察御史)也明白说他两定内难。看来,他在保储和仁宗即位过程中,也曾出谋画策,起了很大作用。

 

三入中书鼎新政

 

 李孟当政后,针对当时的弊政之尤甚者进行改革,主要有四项:一、节赏赐,办法是复其旧,即按原行定例颁给,削其额外增赐和停止滥赐。二、重名爵。大德以来,名爵大滥,封授三公者无数;又僧、道皆另署官府管理,扰乱政事。孟奏请削夺滥冒名爵,罢僧道官。三、核太官之滥费。宣徽院掌宫廷饮膳、宴飨及宿卫廪给等事,太府监领左、右藏等内库,掌其钱物出纳,这些内廷机构收支不受政府核查,欺冒、滥支情况十分严重。李孟提出应予核查。至大四年(1311)三月仁宗令太府监:自今虽一缯之微,不言于朕,毋辄与人。(《元史·仁宗纪一》)当是施行新政的一环。四、汰宿卫之冗员。元代四宿卫(怯薛)人数累朝增加,同时,由于充当宿卫士(怯薛歹)是做官的捷径,诸色非蒙古人冒入者甚多,成为财政的沉重负担。仁宗诏命分汰宿卫士,汉人、高丽、南人冒入者还其原籍,当出于李孟之议。这四项改革都触犯到贵族、近臣的利益,虽蒙古大臣亦不敢议及,李孟乃能挺身任之,明知将有危险而不顾。他还奉命兼领国子监学,亲诣国子学课督诸生,整饬学政。建议:四方儒士成才者,请擢任国学、翰林、秘书、太常或儒学提举等职,俾学者有所激劝。仁宗采纳其议,诏自今勿限资级,果才而贤,虽白身亦用之(《元史·仁宗纪一》)。并命李孟博选南北才学之士任职翰林。仁宗即位一年就颇多善政,如选用儒臣,重视教育(增国子生额及其廪膳等),整顿机构(至元三十年后新设、升级诸衙门及冗员分别裁、并、降、罢),撙节经费等等。这和李孟多年教学的影响和当政后的辅佐有很大关系。他曾说:道复以道德相朕,致天下蒙泽。

   当政才数月,李孟便请辞平章职,仁宗不允,谓朕在位,必卿在中书,朕与卿相与终始。至大四年闰七月,加封秦国公,命装潢其画像,填金刻匾,摹前赐号及亲署,令文臣作序、赞于其下。对一个布衣出身的汉族儒臣来说,可谓备极荣宠。李孟入见,必赐坐,语移时,称其字而不名,其见尊礼如此。帝尝语近臣曰:“道复以道德相朕,致天下蒙泽。”赐之钞十万贯,令将作为治第。孟辞曰:“臣布衣际遇,所望于陛下者,非富贵之谓也。”悉辞不受。皇庆元年(1312)正月,授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兼修国史,仍平章政事。然而,半年后,李孟即告假归葬其父母于上党,虽仁宗嘱其事毕速还,却延宕至十二月(三月葬事已毕)方回京,并坚请辞政务,终于获准解除平章政事实职,保留原职衔、爵位,留任翰林学士承旨。皇庆二年夏,又缴还秦国公印绶。为什么李孟正当君臣相得之际却一再请求辞去相职?时人张养浩说是公自以布衣致此,惧弗克任。实际上应有更深一层原因。对李孟的改革,贵戚近臣恶其不利于已,只是碍于有仁宗支持,不敢公然反对,但朝中还存在着以皇太后答己及其宠臣、中书右丞相铁木迭儿为首的另一强大守旧势力。他们处处掣肘新政,反其道而行之。至大四年(1311)十一月,李孟奏报了严重的财政状况:今每岁支钞六百余万锭,又土木营缮百余处,计用数百万锭,内降旨赏赐复用三百余万锭,北边军需又六七百万锭。今帑藏见贮止十一万锭,若此安能周给!自今不急浮费,宜悉停罢。指出营缮、赏赐仍为巨大支出。十二月,中书省臣奏:今官未及考,或无故更代,或躐等进阶,僭受国公、丞相等职,诸司已裁而复置者有之。今春以内降旨除官千余人,其中欺伪,岂能悉知!坏乱选法,莫此为甚。可见财政和官制方面的改革受到干扰(尤以内降旨为甚),并不顺利;反对新政的贵戚近臣有太后为之奥援,不能不使无根脚的汉人李孟深感处境艰危。这从他的《偶成》诗(疑作于归乡合葬父母亲期间)中可以看出:

  日午山中道,停骖进步难,硷侵苔径滑,风吹毳袍寒。

  匡国终无补,全身尚未安。一尊茅店酒,强饮不成欢。

 皇庆二年(1313)十月,仁宗命中书省集议实行科举,李孟亦预议。十一月,颁《行科举诏》,定于明年八月乡试,又明年二月会试。当时科举停办已久,恢复科举一事,从世祖初年以来屡次议而不行,直到仁宗时阻力仍然很大,大臣且笑且怒,下而素以士名,耻不出此,亦复腾鼓谤议。赞其成者数人耳。在这些赞成者中,李孟起了主要作用。他长期执教于潜邸,使仁宗深受中原文化的薰陶,形成修身治国,儒道为切(仁宗语)的思想和重用儒者的施政方针;在与仁宗论用人之道时,他提出了实行科举的主张:自古人才所出固非一途,而科目得人为盛。今欲取天下人才而用之,舍科目何以哉。然必先德行经术,而后文辞,乃可得其真才以为用。促使仁宗果断作出决策。延祐元年(1314)十二月,他被重新任命为中书平章政事;二年春,受命知贡举,主持了元建国以来的第一次科举考试,并担任廷试监试官。在《初科知贡举》诗中,他得意地写道:

百年场屋事初行,一夕文星聚帝京。

豹管敢窥天下士,鳌头谁占日边名。

宽容极口论时事,衣被终身荷圣情。

愿得真儒佐明主,白头应不负平生。

   七月,进阶金紫光禄大夫(正一品,原为从一品光禄大夫),勋上柱国,改封韩国公。

 

青山有幸埋忠骨

 

 然而,李孟第三次进入中书后,在政务上似未能有所作为。右丞相铁木迭儿专权,奏以孟分领钱帛、钱法、刑名。铁木迭儿怙势贪虐,孟不附权奸,但亦无力匡正。其《在朝思乡》诗有中书三入成何事,画里相看亦厚颜句,看来并非谦辞。延祐二年(1315)初,御史台因水旱上奏,议及宰臣燮理有所未至,孟即请辞职以避贤路。其后又屡次以衰病不能任事乞解政务。四年七月,仁宗允其请,免去平章政事,复授翰林承旨。孟退居闲职后,日以文史自娱。

   延祐七年(1320)正月,仁宗死,已被仁宗罢去相位的铁木迭儿立即又被太后答己任命为右丞相,重掌大权,大肆迫害曾弹劾过他的大臣;以李孟前在中书共事时不肯附己,乃谗构诬谤,夺其所受封爵,仆其先世墓碑,并降职为集贤侍讲学士,度其必不肯附就,即可借以中伤之。孟竟欣然就职,使权奸无从借口。从铁木迭儿一上台就把李孟作为迫害的对象来看,他对铁木迭儿专权也有过抗争,并非缄默容忍。

  至治元年(1321)春,疮发于股,医莫能疗,公(李孟)知不可复起,乃区别家事,手书付家人,使治葬地于燕。遂以夏四月三日,薨于大都和宁坊居第之正寝,享年六十有七。以其月十八日葬宛平县石井乡之某原,遵遗命也。公薨后,台丞累疏辨其诬,乃给还所收制命,而复其元官,令天子(元英宗)念旧图功,加赠旧学同德翊戴辅治功臣、太保、仪同三司、上柱国,追封魏国公,谥文忠。”

  元代许有壬《秋谷文集序》末云:元初因仍吏治,士气奄奄仅属。韩公侍仁宗潜邸,日夕启沃,谓儒可与守成。迨延祐当国,即议行贡举,其后如泰白野、余忠宣、李浔阳诸公,立节疆埸,垂名竹帛,皆出自左右两榜。元朝尊贤养士之报,于今为烈,揆厥由來,皆韩公主行科举之力也。

   时人蒲道原的挽诗中有事有难为可若何磊落勋庸无复纪,令人愤懑寄哀歌句,反映了他晚年的处境和对他遭受迫害的不平。

  李孟才气跌宕,落笔纵横,所作诗尤清壮丽逸,传播甚广,所进论议、奏章,常自毁其稿。有《秋谷文集》,今佚,唯《元诗选》存其诗若干首,《山右金石录》有其文一篇而已。  

   《元史》载:孟宇量闳廓,材略过人,三入中书,民间利害,知无不言,引古证今,务归至当。士无贵贱,苟贤矣,不进拔不已。游其门者,后皆知名。退居一室,萧然如布衣。为文有奇气,其论必主于理,其献纳谋议,常自毁其稿,家无几存。皇庆、延祐之世,每一政之缪,人必以为铁木迭儿所为;一令之善,必归之于孟焉。子献,御史中丞、同知经筵事。

   李孟是足可与北宋王安石,明朝张居正比肩齐名的一代名相,法家代表人物。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每朝每代,只要稍有一些有利江山社稷而民主进步的改革,都会遭到顽固守旧的封建势力所不忍,对力主变革者打击迫害,更有甚者,张居正险被“开棺鞭尸”。王安石变法推行约6年,他逝世后41年北宋覆亡,“万历新政”施行10年,张居正“复荫复官”后22年明亡;李孟改革4年,于逝世47年后元亡。大清国于发动“戊戌政变”,屠杀六君子后13年,被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一时的改革给腐朽没落的王朝注入了新的血液与生机,但因反对派的扼杀而成为末世的返照回光。

   《首钢日报》20068月刊载《元代著名历史人物李孟墓在西井村》一文,兹摘要如下:

   李孟,在元代可是个著名的历史人物,明初的大学者如刘伯温、宋濂等人对他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此重要的人物,安葬在今天的石景山地区,是我们想不到的事。
      ……但附近地区在解放前后,的确出土过不少的元代墓葬,证明了那里是元代人心目中的万年吉地。
      略知元代历史的,都知道李孟。他是帝王之师,两定内难,三入中书,全身而退的诸葛亮式的杰出政治家!
      李孟始终受到元仁宗的信任,曾加封他秦国公,“亲授印章,图其画像”,后改封韩国公,死后英宗追赠他为魏国公。在功臣的爵位里,“公”是第一等的,所以李孟的墓地规模不会小。
    他死后,为何葬在西井村呢?笔者推测:一是他生前来过这里,选定了墓址;二是应与墓地后面卢师山顶的大天源延寿寺即清凉寺有关。

   李孟墓可能早已被盗,也可能发大水后沉埋于地下,也许今后还有出土的希望。

   以我推断,用牛眠吉地之后的“清凉寺”对魂牵梦绕的故乡“秋谷山”,既平仄相间,又含蓄隽永,“清凉秋谷寒山寺”,正恰如其分地表明了李孟晚年孤寂落寞,但又坦然达观的复杂心情。

 

 

翰墨流芳天地间

 

沁园春*寿李秋谷平章十一月朔

                               *程文海

 河汉无云,淡月疏星,玉宇初澄。渐金仙掌上,露华高洁,西风阵里,霜气崚嶒。浪蕊浮花,狂茨怪蔓,此日纷纷一扫平。谁欤似,有天公锡号,秋谷山人。须知与物为春。向揪敛中间寓至仁。是绂麟盛旦,黄锺应候,一阳方动,万汇俱萌。亿兆苍生,钧陶系命,寿国端如寿此身。梅花远,倩新词描写,来侑芳尊。

寄李秋谷平章

                         *张养浩

   文武全才每许君,逢时谈笑建奇勋。世称李道是贤相,帝重严陵是故人。沧海两扶新日月,青天一扫旧烟云。盛名自古多难处,好及明时乞此身。

 

清平乐 *寿李平章

                                 *蒲道源  

   □年宫教。龙*随天造。定策两朝儒者效。勋业更谁能到。玉堂暂得余闲。归□燕坐知还。待满令公书考,却回丝竹东山。

李平章孟《秋谷集》遗诗

贈黃秋江處士

 君釣秋江月,我耕秋谷雲。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慚君。老我素多病,壯君高出群。何時各歸去?雲月總平分。

 按黃溍撰《黃一清墓志》云:一清,字清夫,休寧人。年逾四十,始游京師,無所知名,洎李韓公以舊學相仁宗,賢才彙進,乃復入京師謁孟。一清古貌長身,鬚髯如戟,寬衣高冠,容止簡率,又作吴語,左右多目笑之。孟望見大驚異,即下執其手,延之上座,自是名動京師。一清以秋江自號,而孟自號秋谷。遺一清詩,有:「君釣秋江月,我耕秋谷雲。逃名君笑我,伴食我慚君。」之句,朝野傳誦滿口,內翰趙孟顚懸詾閳D云。

金陵懷古

 西風聒耳過黃蘆,萬水東流草樹枯。蟾闕【一作窟。】一年秋色遠,【一作近。】鵲橋萬里客心孤。青山故國新豐市,【一作樹。】芳草王孫舊酒壚。壯志未磨天地闊,劍光耿耿【一作「夜夜」。】照江湖。

喜雨

 誰調元氣入淋漓,枯槁回生只片時。依舊野雲無著莫,高天闊地任風波。

舟中作

 石激灘聲纜釣船,夜寒人對白鷗眠。江風吹盡浮雲片,南北東西總是天。

在朝思鄉

 西望家山咫尺間,白頭多病不知還。中書三入成何事,畫裏相看亦厚顏。

遷葬畢還朝

 綠暗丘園已暮春,還山堂上會鄉鄰。明朝卻上燕南道,依舊征衫滿路塵。

 

 

 

图1:南山头“门对秋山”老宅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2:李氏祠木刻门匾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3:李氏祠仪门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4:李家遗留祖先神主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5:重修秋谷山龙王庙碑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6:元仁宗御书“秋谷”摩崖石刻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图7:李氏祠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北山头残留墓志碑: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转载]云 <wbr>横 <wbr>秋 <wbr>谷 <wbr>家 <wbr>何 <wbr>在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