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枪北钓
南枪北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60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修辞与解构的游戏

(2018-03-12 21:39:4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修辞与解构的游戏作者:101现代诗
修辞与解构的游戏 
谭善明

耶鲁学派对修辞情有独钟,他们的文本理论是建立在修辞学基础上的,所有的文本都被看成是隐喻、换喻、提喻或寓言等转义的汇集地,这就导致了文本结构的不稳定性和意义的多元性。修辞性最终导致了文本的自我解构,他们由此将“文学性”定位于“修辞性”。

一、文本中修辞的原生性

在形而上学体系中,修辞一直是一种装饰、附加、补充,作为外来者服务于理性的中心。如此一来,语言形式与内容的对立便设定下来,修辞学在语言形式层面所制造的偏离始终威胁着对本质和真理的认识。修辞学渐渐被赋予了道德败坏者或女性化的形象,女性对权力意志的干扰,正如修辞对真理的偏离一样,成为了一个外在的他者。

耶鲁学派强调文本的修辞性,并不是将修辞作为文本得以增色添彩的工具,而是要确立文本中修辞的原生性。卡勒在《论解构》一书中,指出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将女性看成是补充和寄生之物,但最终却走向了自我解构,卡勒的论述是极具启发性的。首先,人们很容易在精神分析中看到一种“阳物逻各斯中心主义”,女性被认为是阉割的,是一个不完全的男人,其性别界定是建立在对她最初之男性压抑基础之上的。但是从另一角度来说,女性是被阉割的就是意味着曾经具有男性的特征,也就是说女性是“原生的”双性人,所以,女性以其男女两种模式的综合,成了性的总体模式。

肯定被压抑项的原生性,以此消解形而上学中的二元对立,是耶鲁学派的基本策略。如同女性的原生性一样,修辞也应当如此。就文学文本而言,既被视为美化又被看成偏离的比喻性语言是其基本构成,追求中心的企图一直存在,同时修辞对抵达中心的阻碍也从未消失,这就表明修辞作为补充之物乃是中心所必需的,中心从来都是以被补充的状态出现的,所以补充即是本质,修辞之替补正是一种原始性替补,即修辞是原生性的。耶鲁学派最为关注的是文本的修辞问题,其原生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文本语言的修辞原生性。即非修辞的语言是根本不存在的,语言本身就是纯粹的修辞,转义是语言真实的本质。第二,文学性即修辞性。勿庸置疑,文学文本是由修辞性的语言编织而成的,文学艺术在修辞性语言中进行着虚构,但同时又宣布自己在欺骗,它把表象当作表象,把谎言看成谎言,这与真理对修辞本性的遗忘形成鲜明对照。德曼认为“文学断言了自己的欺骗性质。”文学的这种断言成了对自身毁灭的“无休无止的反思”,文学也因此无法摆脱修辞的桎梏,在这种意义上,文学性就是修辞性。第三,哲学文本的修辞性。哲学以求真为目的,被认为是超越了文本的修辞结构,但德里达指出哲学本身也是一门深深根植于修辞的科学,如果将修辞清除出去,哲学文本将空无一物。如此一来,哲学文本与文学文本都成了修辞经营的园地,修辞性也就成了一切文本的真正的“本质”。将修辞性引入哲学,并不是想让文学凌架于哲学之上,它们都是修辞多元化、生成性的产物,二者相互交织,哲学有着文学性,而文学也有着哲学性。

从语言中的修辞原生性到文学中的修辞原生性,再到哲学中的修辞原生性,解构主义将修辞认识论贯穿始终,所有的文本都被看成是隐喻、换喻、提喻或寓言等转义的汇集地,这就导致了文本结构的不稳定性和意义的多元性,文本在生成的洪流中不断地凝聚又逸散、稳固又破碎、建构又解构。

二、文本解构的游戏

当我们深入剖析Deconstruction这一词语,或者说进入解构修辞内部就会发现,解构与建构是同时发生的。“它非但不把文本再还原为支离破碎的片断,反而不可避免地将以另一种方式建构它所解构的东西。它在破坏的同时又在建造。”所以任何一种对文本的阐释,都是一次游戏过程,包括解构批评自身,都是在解构-建构的悖论中完成这一游戏。

将解构的过程看成是读者对文本随心所欲的阐释,是对耶鲁学派文本理论严重的误解。对此,德曼、米勒等人经常提醒人们,解构首先是文本自身差异的运动,文本自身的意义由于修辞的原生性而具有不确定性,但是读者在与文本接触的瞬间是有确定性的。将文本视为修辞的产物,那就意味着文本同时具有建构和解构的成分,强调文本的修辞原生性和自我拆解性,正是德曼等人所重视的“解构的游戏”。

首先要强调的是,文本中的虚无主义与形而上学对抗,导致文本的自我解构。解构主义解读是一种“寄生性”解读,它与单义性解读一同坐在文本这一食物旁分而食之。单义性解读总是包含着解构主义的解读,而解构主义解读也决不可能摆脱它试图对抗的形而上学解读。不过,米勒指出解构主义并不等于虚无主义,解构主义的任务就在于把文本中的寄生性关系揭示出来,即文本中的形而上学及其颠覆性对应物的盘根错节,纠缠不清,这就是认定文本是异质共生的并且是自我拆解性的。

抛开形而上学问题,文本自我解构的游戏乃是修辞的游戏,强调的是文本中不断重复的叙事线索,每一次都试图寻找起源、发掘意义的真相,即用线去探索迷宫,但每一次都是在制造起源、生成意义。文本何以如此?前述“语言的修辞原生性”已经指出,任何词语本质上都是一个纵综复杂的迷宫,它的产生是修辞转义的结果,因而不可能指涉本源,任何命名和描述都是以隐喻的方式“重新开始”,自身就是本源。

如此,解构的游戏总是在生成中得以完成的,以修辞冲破形而上学的困扰,以修辞破解修辞,成就了文本的短暂性和永恒性——文本无数短暂的修辞形象加入到解构-建构游戏的永恒轮回中,这既是文本之“生成”,也是其“生成之在”。

三、文本中差异的运动:重复与误读

耶鲁学派则致力于探讨文学中差异的运动,下面就以重复与误读为例。

重复是文学当中常见的一种现象,但是很少被人们重视。米勒认为主要有三种不同的重复形式:首先是言语成分的重复,包括词、修辞格、外形或内在情态的描绘,以及以隐喻方式出现的隐蔽的重复,第二种是文本中事件或场景的重复,最后是一部小说对其他小说中的动机、主题、人物或事件的重复。米勒所关注的重复主要指的是文本内部的一种修辞状况,他在《小说与重复》一书中所做的分析都是集中于语言细节上,这也是耶鲁学派的一贯立场:重视文本自身,即使社会历史因素必然只有通过文本得以体现。

也许有人要质疑,既然强调差异为何要提重复,只谈独特性不就足矣?其实差异和同一都是相对而言的,耶鲁学派的确强调生成和差异,但这离不开其寄生物“同一”,就像形而上学也离不开其寄生物虚无主义一样。文本中的重复就像一个个自我封闭的圆环,读者和批评家的阐释也只是在增添这样的圆环,不可能更“进一步”地了解文本。这样,差异才成为真正的差异,而不是从相似或同一中解析出来的差异,差异的运动也不会走向辩证的统一。

修辞性阅读是耶鲁学派文本理论的一大特色,这种阅读同样是强调差异的运动。按照德曼、布鲁姆等人的观点,文本根本上是不可读的,每一次阅读因而都是制造“谬误”,也就是在制造差异,任何“正读”都是“误读”。

布鲁姆的“误读”理论关注的是一个更为宏观的经典文本的历时性差异运动。经典文本存在的意义不是让那些想出人头地的作家们去继承,而是要同他们相竞争,以确立自己的文学地位,因此学会去超越前人,制造差异或陌生化是优秀作家走向成功的首要条件。那些最伟大的作家总是颠覆一切价值观,标新立异。文本审美价值的产生在于艺术家之间影响和竞争,他者以权威的形象策动作家呕心沥血、推陈出新,也就是说,陌生化或原创性首先是和他者影响的焦虑和自我内在性的追求紧密相连的,有了这样的竞争意识,艺术上的偏离才有了明确的目标。

正是由于差异的运动,文本的生命才得以生生不息,解构的修辞游戏通过对中心性和统一性的颠覆,使文本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从而赋予了文本“存在之真”。

0

后一篇:悼李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悼李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