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草
一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6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惜福

(2012-12-20 17:13:40)
标签:

杂谈

分类: 涂鸦

    作为典型的“留守家庭主妇”,在大多数老毕不在的日子里,在那些日子里的某个时间,我的内心世界,其实更接近一名“怨妇”。

    比如邻居家遇盗,在我家的露台找到窃贼脚印的那个早晨;再比如楼下的饭店失火,睡梦中被浓烟熏醒的那个凌晨;又比如孩子发烧,手忙脚乱的那个正午。

    在这种时间里,我的心,一般是从委屈到怨念到悲愤到无奈到倔强到面对到平静到忘记,每次一样的心路历程。

    在所有的等孩子下课的人群里,我身边有大批的妈妈和少数的爸爸,每当聊天话题引入独立持家没有依靠,常有感慨和夸赞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在这种时候,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我甚至,有些微的,小小的,不易察觉的,自豪。

 

    直到昨晚,和她深聊。

    她是温婉朴素文雅的妈妈,每次也是独自带孩子匆匆来去,她儿子比小毕只大五天,两个孩子性格相近,又常坐同桌,我倆便有天然的亲切,常常躲在人群角落交谈,话题无非孩子的学习等等。

    昨天她照例提着保温桶拉着孩子手进入教室,孩子下学晚,来不及晚饭就要来上六点的课,她就提前做些饭,带到教室给他吃。

    孩子嬉笑着坐在旁边吃,保温桶里是一点土豆丝,一点粥,还有一个被菜汤和粥泡的有点膨胀的馒头。

    外边冷,母子的脸都红红的,我问她:脸冻的那么红,怎么赶过来的?

    她答,走过来的。

    我有点诧异,因为她孩子的学校挺远,走到这里,怎么也得,半小时吧?

    她有点羞涩,说,我不太会骑车,打车也不太方便。

    后来,孩子上课了,我们躲在旁边的教室,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她慢慢的开始讲自己的生活。

    她说,孩子出生的那天婆婆下葬,孩子五岁的时候她和老公离婚,一直以来,她独自抚养孩子,学孟母三迁,为了孩子的教育搬到附近,自己面对所有的一切。

    我问,那经济上呢,怎么办,她说,省着点呗,有时候想吃一碗六块钱的麻辣烫,再一想,不吃又怎样,便不吃了,然后笑。

    我问,没想着再找一个?她顿了顿,只说了一句,不想凑合。

    后来,她手机响了,她笑着,用软糯的方言讲电话。

    挂了电话,她说,是其他城市的父母打来的,问她有没有钱过年,然后又笑。

    我说,那么你过年要带着孩子回父母家吧,她说,不回去,我们那里迷信,说嫁出去的女儿过年是不能在娘家的,否则对家里人不好。

    然后笑着说,我和儿子过二人世界。

    八点半,下课了,她嘴里叫着“宝贝”,过去搂她孩子的肩膀,那孩子,快到她耳朵那么高了。

 

    冬夜真冷,坐在车上都有点发抖,小毕说,冻死了。

    路边的灯火忽闪,我扭过头看后座上的他,心里温软亲切。

    二十分钟开回家,我们只聊了一个话题,是关于“惜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父母选择题
后一篇:春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父母选择题
    后一篇 >春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