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迎兵
李迎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257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李迎兵《狼狐郡》:历史时空、艺术想象和人性情感的多向度呈现

(2018-07-07 14:46:1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读书会
按语:作家李迎兵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之后的新近长篇小说《狼狐郡》,以战国名将吴起为主人公,展现其伐秦、写兵书、变法,在西河郡建立冷兵器时代第一支特种部队魏武卒,大战七十六,全胜六十四,其余打个平手,小说想象力诡异,情节曲折,揭示主人公杀妻求将的撕裂的内心世界。该评论由著名评论家、原鲁院普及部主任、鲁院培训部主任、鲁院图书馆馆长井瑞老师撰写。并在封底又有多位名家撰写推荐语,其中有著名作家、中国文联副主席、茅奖得主张平,著名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茅奖和鲁奖评委胡平,著名作家、鲁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著名作家、中国煤炭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获得者老九等撰写推荐语。全书即将由北京某出版社出版上市。欢迎大家随时关注动态!谢谢!感恩!

 


 

这些年来,陆陆续续看到李迎兵一直在坚持写作,一本接一本地出书,颇有收获。除了中短篇小说作品以外,比如以《温柔地带》和《美人归》这两个集子为主,他还又出了好几部长篇小说,其中最早的一部长篇小说,是反映校园生活的题材,他应一个书商创作的《校园情报快递》,二十四万字,二十多天在鲁院写完的。这部小说在二渠道累计发了有十万册,但他没能赚到多少钱,稿酬差不多拿到了三千。后来,又有获过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的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随后几年,李迎兵长篇历史小说《狼密码》和这部刚刚创作完成的《狼狐郡》,就突出了历史文化地域概念了。据说市场发行不错的《狼密码》,小说主人公是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匈奴贵族刘渊,其在离石建都,并成为建立第一个匈汉帝国的皇帝,而《狼狐郡》的主人公则是两千多年前的吴起,大名鼎鼎的魏国名将,伐秦,写兵书,变法,后来当了楚国的令尹(相当于丞相)。吴起也曾是在今天的离石吴城一带屯过兵,建立冷兵器时代第一支特种部队魏武卒。

历史小说的抒写需要研读相关的历史典籍,于浩如烟海之中,寻寻觅觅,但有时又让写作者觉得捉襟见肘,付诸阙如。而作者长篇小说《狼狐郡》则是以离石邑城这个地域性符号为主要标志,然后从这一地理坐标的狼狐岭上人狼搏杀写起。记得他的《狼密码》第一章里也写到一场千年山的狩猎,人狼之间的博弈。不过,《狼狐郡》里的吴起这一人物则是更具有了张力。这是因为特有的地域性特征和神秘紧张的气氛,在《狼狐郡》引子里就传达了出来。更主要的一点是,吴起那矛盾撕裂的人格特征有了充分的体现,小说直面了其杀妻求将的诸多外因和内因等等真相。李迎兵在小说一开头的引子就为整部小说定下了叙述的整体基调。

 

李迎兵长篇小说《狼狐郡》开头的引子有三四千字,以吴起置身狼群之中获得险胜,很能吸引住读者。随后,小说的第一章就写到离石邑城,吴起如何面对与赵国守将蔺天成联手伐秦的问题,以及与妻妹田秋月(蔺天成夫人)和妻弟田园的关系,加之他的五岁儿子吴期也正在田秋月家中,但父子如何相认,这对吴起都是一个考验。在小说的引子和十五章共八十九个小节里,物理时空的铺展中,又有心理时间结构的人物闪回,突显了历史的吊诡、地域的特色和命运的起落。

这种多向度的呈现,体现在作者抒写主人公吴起时不断地投射着其心灵隐秘的部分,繁复的闪回,反而强化了人物的命运感和历史时空的无常感。这是一部复杂而又简单、明朗而又曲折、真切而又暧昧的长篇历史小说。笔者随着作者一起进入到了吴起的年代,甚或一起进入到了吴起的内心。

小说的历史时空,通过真实的历史人物,在具体的人物关系铺展和场景设置上,就有了作家自己的取舍和独有的想象空间。比如蔺天成夫妇以及其他衍生的相关人物,就是在真实历史的基础上大胆的合理想象。前三章剑拔弩张的矛盾冲突,源于三年前吴起杀妻求将所引发的诸多事端,既有齐鲁两国追赶到魏国安邑来暗杀吴起的两路人马,也有老丈人田大夫的复仇计划,在一个叫红豆峡谷的地方展开了一场搏杀。这场搏杀,与引子中写的人狼大战和离石邑城由紧张对峙到交手再到相逢一笑泯恩仇,都是在这种错乱的游走之中,让吴起转危为安。

作者在第一章第六节里写道:

 

远远地看到了城门口走出来一个怒火中烧的小女子,宛若一个活生生的田小璇重生。再一细看,才发现是蔺天成的夫人田秋月。天呀!他一下子瞠目结舌,竟然这么快就看到田小璇的妹妹了?这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了?吴起知道蔺天成娶了田小璇的妹妹田秋月,但一旦真的在这个时候突然遇在一起,让他还是觉得难以面对。

 

这一段描写隐含了小说主人公吴起接下来所必然遭遇到的一场不打不相识的交手。他不卑不亢,又要在交手中适可而止,传达其内心中极为不平凡的一面。即便如此,吴起依然无法摆脱常人的儿女情长,并由父子无法相认所带来的悲凉。

作者在《狼狐郡》第二章第六节里是这样写的:

 

吴起以为两三年未见的儿子会一下子认出父亲,并向他怀抱里扑过来的。可是,没想到吴起张开臂膀时,小吴期却穿过他的身边,扑在了他身后蔺天成的怀抱里了。这让吴起的心很痛,眼里的热泪差点就要落下来了。可是,这个有能埋怨谁?还不是他这个始作俑者吗?一切是咎由自取。

 

小说把主人公强硬的外表撕裂开来,展现其不为人注意的另一面。人生的走向,命运的车辆,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便贵为魏国大将军的吴起,依然有着他自己的无奈。作者在前三章,既写了吴起的军事天才,甚或他的膂力过人,他的敏感睿智,但也写到他内心的隐痛,杀妻求将给他带来的人生阴影,突显了另一个不同寻常的吴起形象。

小说的叙述既有物理时间的顺序刻度,又有不断进入人物内心的闪回,通过倒叙和插叙来反映人物所在的年代和地域,使得人物在各自的命运轨道中发挥着作用。

长篇小说的推进需要一种持之以恒的定力和执念,并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付出辛劳。《狼狐郡》不同于《狼密码》的地方,正在于李迎兵既能够通过人物的感性视角来浸染到特定的地理场域和历史情境之中,并又能保持这种相对稳定的时空扩展力,使得人物命运的触角尽可能深入到生活和心灵的细微部分。其中离石邑城的布局,街貌特征,从蔺府到铁匠铺,然后十字街、染坊、铸币工场等等,以及狼狐郡大营,魏武卒训练、九华山白马仙洞等等,都是紧随了人物的视角来抒写,突出特有的年代氛围感。

其中,第十四章第六节里的一段是这样写的:

 

随即身后的白光瞬间变成了深红色,忽然间,雷鸣般的轰隆隆声滚过头顶的天空,甚至在车乘外的大地上颤动着,摇晃着,翻江倒海的雨水瓢泼而下。

 

颇具有深意的描写,暗含了主人公吴起接下来的命运。风雨飘摇之中的行走,“大地上颤动着,摇晃着。”吴起内心燃烈的团团火焰,正是为了实现他自己在母亲面前发的那个誓言。楚国令尹一职,就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卿相之位,但为何吴起仅仅一年多时间就惨遭厄运?不能不说这与他一开始的变法用力过猛不留后路有关,事实上他的一生都在豪赌,从与母亲作别的那一刻,他就踏上了不归路。

作者的笔触已经深入到了主人公吴起的内心深处,不断地用富有代入感的抒写来进行人物命运的场域和情境还原。从一系列环环相联的事件来解读,从相关其他人物与主人公对应的关系中来读取更多密码。荀康这个人物,代表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率真,独立,自由,形成与吴起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生路径。羸师隰(公子连)则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太子,却是父亲秦灵公死后,被秦简公接替了大位,而他遭到流放,最终逃到魏国,长达二三十年的隐忍,直到夺取大位,成为了秦敬公。

可以说,与吴起相对应的一组人物,比如鲁穆公,季孙氏、魏文侯,魏武侯,羸师隰(公子连即后来的秦敬公),楚悼王等等,虽各有特色,但羸师隰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这个人物与吴起在小说里属于平行的另一条线,作者不断地反复写到他,也暗含了深意。而吴起的儿子吴期去秦国寻找自己的老师荀康,则是与秦敬公有了另外一番对话。吴期则是走了不同于父亲吴起的人生之路。

另外,吴起身边的女人,除了第一个休妻的吴氏,就是被杀的田小璇。田小璇一开头就活在吴起的梦魇里,并且一直伴随了他的一生。而萧琼和戴芙蓉这两个吴越歌姬,则是以一种人质“交换”的方式,有了不同的命运。尤其,她们早年先后被俘获受辱,又分别在吴起身边待过。萧琼离开吴起,则是为了从秦军那儿换回被秦军俘获的吴起儿子吴期,结果是嫁给了秦军将领邢让。后来,邢让死后,她有嫁给了秦军新任将军孟翔,只是孟翔又战死了,她自杀未遂。最后,萧琼带着一双儿女回返吴越老家时,又为吴起挡住了致命的一箭。

这些不同的女性人物的命运,也映照着那个战国时期的纷纭变化,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无法把握自己,包括吴起,最终变法失败,落得个被万箭穿心的下场。小说的精彩之处正在于呈现了这种命运的起落,人生的无奈,历史的苍凉,当然,人物对话的描写,似乎还可以更加深入,于繁复之中发掘其个性特点,心理活动的内宇宙也可以达到一个艺术的极致,等等。

笔者在李迎兵长篇小说《狼狐郡》里读到了一种悲悯情怀,并能够体会到一段尘封的历史在小说的想象空间里满血复活。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