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迎兵
李迎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153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2016-10-11 20:35:49)
标签:

三晋都市报

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

李迎兵-高桦报道

上海-青年报

作家网

分类: 读书会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高桦 文 图 10月11日

首届张爱玲文学奖揭晓山西籍作家李迎兵获奖   高桦 10月8日

10月8日上海《青年报》图片新闻: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

作家网-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演讲      吉林作家网-李迎兵获奖    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专访

 网易新闻-李迎兵专访  作家网-首届张爱玲文学奖专访 @山西日报-头条文章 

中华网-生活晨报-李迎兵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  山西文学院公众号-李迎兵获奖演说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名家档案-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 

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名家特写-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专访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按语:10月3日,首届张爱玲文学奖颁奖典礼在镁都举行,从候选作家和候选作品14人(部)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担任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普及部辅导教师、文联专业作家李迎兵胜出,夺得该奖桂冠,《雨中的奔跑》成为唯一的获奖作品,李迎兵也成为唯一的获奖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平先生发来贺信:“文学发展到今天,依然能够有这样执着的坚守者,让我感到十分欣慰。李迎兵能够写出《雨中的奔跑》《狼密码》等颇有影响的长篇小说作品,并能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足以体现了他的创作实力。真诚地祝贺他!”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著名剧作家、文艺理论家曲润海发来贺信:“文学不仅仅需要写作者的基本功底,更需要坚韧不拔的毅力。祝贺荣获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的李迎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炭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得主老九发来贺信:“李迎兵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所展现的主人公命运,是一代人象征和缩影。小说探索的开放文体,有着极具冲击力的标帜作用。”
 
  头条-搜狐新闻:李迎兵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  

   《三晋都市报》与上海《青年报》率先2016年10月8日新闻报道,《三晋都市报》并于11日做长篇专访《只要活着,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山西晚报》《西安商报》以及网易、搜狐、作家网、@山西日报-头条文章、山西新闻网、黄河新闻网、今日山西、华龙网、吉林作家网、河北采风网、中外网、三晋生活网、山西经济网、辽宁大学生在线联盟-名家档案、千思文化、山西文学院公众号等全国百家纸媒和新媒体报道,形成一个巨大的新闻事件。
   据悉,首届张爱玲文学奖是由张爱玲国际文学研究会和亚太晴朗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共同主办的国际性汉语文学奖,是在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张爱玲逝世20周年纪念日发起的,旨在褒奖优秀汉语文学作家作品。首届颁奖典礼由辽宁中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经过初评投票,从389部海内外参评作品中遴选出14部作品被提名为重要候选篇目,李迎
兵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胜出并成为唯一获奖者,并在颁奖典礼上作了题为《奔跑在文学的路上》精彩演讲。


只要活着
写作就是最大的价值

 

           《三晋都市报》记者    高桦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国庆小长假的第三天,喜报传来,作家李迎兵的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在14部入围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的唯一获奖作品(其他奖项因参评作品未达预期数量而空缺),李迎兵本人也成为该奖项唯一的获奖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平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著名剧作家、文艺理论建曲润海,中国煤炭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得主老九等文艺界人士发贺电,祝贺李迎兵获此殊荣。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山西籍作家,李迎兵曾在本报连载过多部中篇小说,并发表过多篇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作品,其独特的写作风格和个性化的语言感觉,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0月3日下午,记者第一时间连线李迎兵,对其进行了专访。

 

诗意化的背后有着狼狈不堪的痕迹

 

三晋都市报:我们都知道您是土生土长的山西吕梁人,但后来您去了北京,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就是您在北京创作的。请谈一下《雨中的奔跑》的构思过程。

李迎兵:其实,我对吕梁的印象,更多来自童年的生活经验。童年关于吕梁的记忆很破碎,也很温馨,那些旧的街道,旧的小学,都充满了回忆的影子。现在的吕梁发展得很快,但它在追求现代文明的同时,也毁掉了一些旧的文化气息和文化符号。这种变化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陌生感和距离感,甚至有一点隔阂,感觉我无法再融进这片土地。当然,我眼中的吕梁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与主观性,这可能与我所处的成长阶段有关。

单说吕梁这片土地,这种文化概念其实很抽象,它实际上更多的来自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或是某个让人感动的画面,或是某个突然走过的身影,这些都是构成文化的必不可少的因素。就拿我奶奶来说,她身上那种朴素的人生态度对我影响很大,我在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里就提到了这些。创作《雨中的奔跑》那段时间,我在北京的生活状态一直是不确定的,动荡不安的,始终有在三环路上奔跑的感觉。但即便人在远方,心却还时时刻刻牵挂着童年的故乡,那里的人,那里的事。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切入方式,想完完全全写那里的一切,但总是一种静态画面的感觉。传统写作方面切入的高手,有赵树理、沈从文等。直到有一天,我把北京的生活和吕梁的生活放在一起,主人公内心始终有一种撕裂感,我才找到了某种叙述的独特方式。

三晋都市报: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是2009年4月出版的,到现在已经7年多了。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给予《雨中的奔跑》的颁奖词里,评价您的作品是一代人的象征与缩影。您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李迎兵:对大多数人来说,文学可能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它会把你的精神耗尽,把你耽误。即使是文学天才,也不一定会有光辉灿烂的结局。但我还是认为文学是人类灵魂的灯塔,它会为你指明方向。只要你能坚守,文学就一定会对你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雨中的奔跑》可能是经受了好多年的时间淘洗,越来越被一些有一定高等教育背景的读者甚或专家学者喜欢。雨中的奔跑有望再版。我不敢说这部小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但是它确实是被拂去时间尘埃之后渐渐绽放出其文学光辉的一面。小说直接节选自我本人的个人生活场景,但又有所位移,诗意化的背后依然有着奔跑时狼狈不堪的痕迹。从情节上看,有些东西是虚构的,有些却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我在北京北太平庄血站卖过血,也去建国门附近一家餐馆打过工;我住在亚运村洼里南口七八平米的小平房里,没有暖气,甚至连一个月70元的房租也交不起,把褥子和被子卖了5元钱买包子充饥;我在公交车上逃票去安定门北师大同学柳红文那儿(他开房地产中介公司)蹭饭吃,去借下个月的生活费,等等。最难忘的一次,卖血回来,怀里摧着一百多元钱,我不敢花,也舍不得坐公交车,步行差不多二十站路回家,半路头晕,就到一个小餐馆要面汤喝,餐馆一位大姐给我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没有要我一分钱。至今,我还记得那位大姐慈祥的面容,她让我想起我的奶奶。这些情节构成我心灵自传的一部分,因为我还活着,还在成长,还在写作中不断超越。《雨中的奔跑》初稿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写完之后,我热泪交流。

 

文学就是要穿透现实看灵魂的真相

 

三晋都市报:很多传统意义上的作家,在其笔下的小说中,都刻意回避让自己进入文本,你则是奋不顾身地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剖析的标本,如《雨中的奔跑》里的“我”也叫李迎兵。可以谈一下您这样做的用意吗?

李迎兵:其实,我骨子里是很传统的,很多东西放不下,由此才会有故乡与他乡之间的撕裂感,始终纠缠不清,剪不断理还乱。《雨中的奔跑》里的“我”名字叫李迎兵,但也不完全是我自己。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看一些红色经典文本,如《吕梁英雄传》《烈火金刚》《红岩》等。在今天看来,这些作品的文学价值可能不是很高,但它们却激发了我对文学的热爱,促成了我最初的文学准备阶段。对我的创作起决定性影响的还是卡夫卡的《变形记》、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乔伊斯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这些作品,《雨中的奔跑》也有受到这些作品的影响,总体上主人公是生活在一种交叉的时空里,而且在奔跑中无法停下来。主人公那些在奔跑中更为不堪的狼狈画面,是一种真实而又壮烈的命运投影。

三晋都市报:您的很多作品都反映了社会现实,如在本报连载过的《抱得美人归》里的“屈木瓜”包养小三和落魄作家李土豆的京漂生活。请问李土豆的故事是您本人的故事吗?

李迎兵:实际上,在我身边,我小说中的这些故事都真实地发生过。现在社会上有些人的拜金主义很严重,除了钱,啥都不信。当然,钱很重要,维持生存必不可少,但我们不能为了钱而放弃所有底线。在现代化过程中,有很多东西是对人性的异化。沈从文笔下单纯质朴的“翠翠”不见了,她们都被现代化了。当然,我说的可能比较夸张,时代的主旋律还是以健康为主的,但是理想和现实之间还是有矛盾,文学要做的就是穿透这些现实,看到灵魂的全部真相。写作的时候不能去坏留好,有时候作品中人物的名字具有符号性,像“李土豆”,他就具有土豆的特性,落魄,但却坚实地存在着。但有时候人物名字的设定比较随意,略带幽默,是为了让读者印象深刻,如在贵报连载过的《剩女洪苹果》中,“洪苹果”这个名字就和人物的脸部特征有关,她的脸又红又圆,像苹果一样。

 

作家张扬个性的同时也在继承传统

 

三晋都市报:您在获奖感言里说,文学所抒写形象化的生命历史,也许因为某种文字符号的记载,才得以有了某种程度的延续,乃至流传,展现其明亮倔强的光辉。那么,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与现代小说之间有什么联系?您对山药蛋派这类的乡土小说是怎么看的?您的获奖作品《雨中的奔跑》有没有受到这些影响?

李迎兵:山药蛋派是山西的一个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文学流派,对山西文学影响深远。一个作家与他出生的的那块土地以及那里的生活习惯,甚至饮食,都会有无法隔断的联系,在长期的耳濡目染的过程中,这些东西会留在你的血液里,不是主观上能改变的,文学也是。但是我认为文学流派容易忽略作家的创作个性,毕竟每个作家都是独特的个体,具有独特的个性。作家在张扬个性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继承那些传统的东西。时代的烙印,就是某个时代的作家无论如何写,都会有意无意地留下这个时代特有的宿命胎记。一个作家的成长是内心需要敞开的一种修炼和学习,传统与现代的泾渭分明,或许只是停留在学理上,而具体到作家自己身上,则是互相交融,矛盾中的复杂统一体。

写作要全身心地投入,拿《雨中的奔跑》来说,作者要与自己创作的人物融为一体,感受人物的情绪情感,这样才能创作出一个好的作品。一个作家,在成名之前总要经历一段时间的沉淀,在这期间,他可能面临很多困境,但只要其放平心态与这个世界对话,努力投入,总会创造奇迹的。不能说是一写个什么就希望大家都关注你,而且马上获奖,这是不可能的。对待文学,我们既要接受它对我们的陶冶滋养,也要接受它带来的磨难缺陷。不能一遇到挫折,就把文学贬得一无是处。我说过,文学所抒写形象化的生命历史,也许因为某种文字符号的记载,才得以有了某种程度的延续,乃至流传,展现其明亮倔强的光辉。文学的价值也许正在于此。

不管你经历什么,只要你还活着,你还在写作,那就是最大的价值。千万不能放弃,文学的力量就在这里:即便身体被世界伤害,灵魂也会永远高尚。

 

李迎兵简介:

    李迎兵,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担任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普及部辅导教师。现为文联专业作家。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读于北师大作家班。已发表文学作品三百多万字,主要著作有中短篇小说集《温柔地带》《美人归》,长篇小说《狼密码》《雨中的奔跑》《校园情报快递》,长篇评论《浅谈小说创作》等多部。曾在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师大、中国传媒大学、辽大、东北大学、太原师院、吕梁学院等高校作过百场文学演讲。《温柔地带》在《滇池》与《小说月报》合办的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推出,多家文学刊物转载;《雨中的奔跑》获得《火花》北京版核心栏目中国文学六十人。长篇小说《狼密码》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上市,参加首届山西省文博会书展,并在北京召开新书发布会,入选晋版优秀图书、年度好书推荐等排行榜,在《文艺报》《神州》《河北日报》等主流文化传媒发表相关评论。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


                   首届张爱玲文学奖评奖委员会

给李迎兵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的授奖辞

 

李迎兵的《雨中的奔跑》以一种历史和现实时空的交叉错乱感,从传统乡土到现代都市的巨大的跨越中,以生命个体的温度来深切注视着变化着的当代中国,以百年跨度三代人的时空轴线与现实碰撞的心灵史,交织着内心撕裂的渴望和青春梦幻的激情,在人生的起落与情感的悲欢之间,个体的性格和命运暗合和呼应中,甚或依然在宏大历史和现实中发出微弱的生命呼喊。宏大的价值指向使得人物命运更具有时代性和标本意义。这是一部极具个人化而又有巨大震撼力和情感冲击力的小说。李迎兵以自我的视角作为剖析和切入点,使得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章回小说结构得到某种程度的颠覆和碎片化。三代人的命运聚焦和虚化,构成了某种生命年轮的灵魂投影,在漂泊与守望,乃至生死爱恨中,展现大时代变迁下人的灵魂面貌,是如何被满怀痛切和悲悯地撕裂开来,以触目惊心的碎片化意绪加以呈现。内化的叙述,个性化的语感,整体却一如宇宙夜空的宏大结构中,充满了俯拾皆是的微观经验和世俗常态,为中国当代文学经验增加了意外的收获。这种开放式的叙述空间与别致的语感系统,形成一种不同的艺术经纬度,提供了更多通向未来世界的可能。

 

首届张爱玲文学奖评奖委员会

 

 奔跑在文学的路上

——在首届张爱玲文学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

李迎兵

 

    很多年前,我一个人从外省跑到北京的第一站是北师大。其次,鲁迅文学院就是我的第二站了。某种意义上讲,是她们庇护了那时不谙世事的我。我总是不合时宜地随着高亢激越的背景音乐起舞这个习惯来自童年记忆的馈赠。我小时候喜欢看那些打仗的老电影,尤其英雄人物在雄壮的背景音乐中英勇献身,让我热泪盈眶。我在北京回望童年来时的路就会觉得与文学之间总有某种冥冥之中命定的东西在牵扯着,使得我一个人一直跌跌撞撞地前行着,连续写了《温柔地带》《美人归》《狼密码,这都是现实奔跑中给予神奇力量。很多年后的今天,以《雨中的奔跑》获得张爱玲文学之前我其实在人生戏剧中的角色,依然不堪,但我不自卑,岁月多了沧桑,我在文学中没有收获了物质财富,却是意外地获得了更多的做人尊严

 

 我在《雨中的奔跑》后记里感谢了身边的很多人,总是像一个新的学徒一样诚惶诚恐,对每一个道行很深的师傅充满敬畏。一个作家说,人过了生命的某个年龄段就不愿过生日了尤其混来混去,在世俗的生活里屡屡败北,总觉得越来越不堪,有时容易斤斤计较,爱发火,难怪有个教授分析北漂时与狂躁症联系起来,太丢人,怎么还会是如此呢当我接到获奖通知的时刻真如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鲁迅在《狂人日记》里“狂人”的窘境,无法言说的阿Q不敢姓赵的感觉。漫漫的黑夜没有尽头,而文学就是照亮前路的灯盏。我们不能把自己所经历的种种不堪归咎于文学——而恰恰相反,文学很多时候救赎了我的灵魂。我自始至终感谢文学!

 

 获奖真的很高兴,如同一针强心剂,让我一直晕晕乎乎,疯疯癫癫,陷入狂想;其次,却又有些觉得小偷般的理亏,为何会是我获奖?在此之前,我曾与各种大大小小的文学奖错肩而过,有时我会表现很愤青,但其实又能改变了什么呢?早些年老有人问我——现在人们好像也不问了,大家都各忙各的——这个问题就是:你写不出来,怎么还写呀?你和谁较劲呢?就只能说:我能和谁较劲?我又敢和谁较劲?我其实是啥也干不了,既不会当老板挣钱,也不会走仕途之路,如果不写作我还能干了啥呀很多年前,我倒是在建筑公司当过瓦工学徒,说是瓦工学徒,实际上啥也干不了,工队班组搞承包,我这学徒因没有技术,所以不能上墙砌砖,只能拉灰配料。我终究是瓦工没有出徒,没有巴尔扎克“粉碎了每一个障碍”的那种豪气,却是有了卡夫卡“每一个障碍粉碎了我”的更多的无力感。所以,从乔伊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到卡夫卡《审判》《变形记》《饥饿艺术家》《城堡》,找到了更多自我的映照。我由瓦工学徒,转换工种——成了钢筋工。我干过很多不同的工作,一个工地再转到另一个工地不断寻找着新的年轻自我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了北京,当我在鲁院小平房拿起笔来的时候,我都没觉得自己真的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别人说我是作家时,我总是会汗颜。

 我在北京鲁院一边做一份编辑校对的工作,一边读书写作好多年过去了,我其实写得很少。当夜深人静下来的时候,我总是会更加恐慌,甚至无地自容。如果我当年没有来北京即便还在写作,也会与老家的某一个懂人情世故的女人结婚了。那我现在也一定在过着与老家同龄人那样稳定的生活有了诸多人间烟火味儿,我会和当年的奶奶一样过得是为儿孙们操心的日子。可是,我选择了北京,甚至还死要面子活受罪,当年即便在亚运村洼里南口七八平米的租房里,冬天没有暖气,我依然坚持着不退缩,还去建国门一家餐馆打工。由此,在那个租房里写出了《温柔地带》。这篇小说刚开始几乎被所有投去的刊物退稿,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收到《滇池》张庆国老师给我写得用稿通知,在他们刊物与《小说月报》合办的“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头条推出,并获得高稿酬,很多家刊物转载。而《雨中的奔跑》写作,是在我与书商合作,从他手里拿了八百块钱订金,拼命写出我最早一部按照出版选题策划的校园畅销小说《校园情报快递》(最早我起了一个很文艺的书名《蝴蝶的深处》)之后,才觉得要写这样一本类似于《一个青年艺术家画像》的属于自己的小说。

 我要感谢约稿让我写第一部长篇小说的一个叫张永军的书商。这是我操持第一部长篇的演练,书出版后,当年在二渠道甜水园市场批发很火,市场很畅销,就连老家的很多小书店里到处都是。我要感谢那些颇有锐利眼光的出版家们。《狼密码》是我在进入文联作为专业作家写得又一部长篇,我要感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平老师的鼎力推荐(在得知我获奖的消息之后,张平老师又发来了贺信),也要感谢山西人民出版社姚军总编辑很热情,李广洁社长和责任编辑李鑫等老师,又一次把《狼密码》推向了主渠道的市场,在西单图书大厦、三联书店和王府井书店里竟然看到了自己写的书摆到书架上,甚至市场上全面铺开,真的是感慨万千。还有很多文学刊物的编辑老师也是有机会给予我支持,比如与祝大同老师的通信,等等。感谢支持过我的《滇池》和《小说月报》合办的“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栏目,感谢《雨花》《山西文学》《北岳风》《五台山》《南方文学》《文艺报》《河北日报》《神州》《今日中国论坛》《三晋都市报》等老师和朋友们的一路支持。

 一位大师说过,我们一生中遇到的大部分人,都是从陌生到熟悉、再从熟悉到陌生的过程。这是人世间最无奈的聚散。我还要感谢一路奔跑中遇到的很多贵人,是他们无私的帮助,让我在困顿的时候总能捞到一份赖以活命的饭碗,使我得以一直安心读书写作,过着自己从小就梦想着的精神生活。记得老早以前,比如醉酒了,我竟然还喜欢与陌生人谈话,甚至于向他们信口开河谈到我那些即兴虚拟的诸多还有我的相夫教子的老婆——总之,我不想在太熟悉的那种刻意的目光中,甚至显微镜下的审视下,回答他们很多我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也许,一个人终老并非那么可怕,于是这个时候我会突然想起张爱玲。张爱玲与我奶奶都算是民国年代的人,奶奶出生于一个叫墕头的偏远小乡村,奶奶出生的一九一一年正是新旧交替的一个年份。那一年武昌发生了兵变,决定了中国未来的命运。而张爱玲出生在一九二一年的繁华大都市上海麦根路。爷爷则出生在一九O六年,一九六三年病逝。张爱玲于一九九五年美国洛杉矶离世,终年七十四岁;而奶奶两年后的一九九七年在老家村子去世,活了八十六岁。我陪着奶奶走完她人生最后一段断断续续的路。奶奶悄然离去之后,沉闷多半年的我竟然对着奶奶离去的空床忍不住泪如雨下。他们那一代人的出生和离去,父辈和我这一代人在内,三代人也就一百多年,不会超过两百年生理上的年轮极限,所以承载的生命记忆毕竟是有限度的。这个意义上看,文学所抒写形象化的生命历史,也许因为某种文字符号的记载,才得以有了某种程度的延续,乃至流传,展现其明亮倔强的光辉。文学的价值也许正在于此。

 张爱玲的决然和不合群,是一种自我的保护。张爱玲只有在写作中才是安稳自在的,快乐自由的。张爱玲选择她自己的方式,比如逃离,来应对现实世界强加给她的压迫。我不想拿逃离的张爱玲与当年留下来的老舍、沈从文们类比,人生没有可比性。张爱玲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够了。她的精神是自给自足的。她不需要过那种儿孙缠膝的生活也不需要看儿媳妇的眼色过日子。因此张爱玲在用写作来达到她所要达到的精神高度,她想要达到的彼岸世界。你的灵魂,包括你的生命意识活动(思想情感交流),通过文学的形式达到了永生不灭。因为,灵魂只是暂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百年生命长度里,所以追求中的信和诚至关重要,一种高尚的精神,也是一种本能的天性。当然,在伟大的人物身上这种天性发挥到了极致。大多数人可能无法理解。

 感谢上苍感谢命运,感谢文学让我获得了更多的可能。我的奶奶叫张国秀,从小生长在一个富裕中农甚或差点被划为地主的家庭,却是嫁给了一贫如洗的爷爷。爷爷的名字叫李信诚,而奶奶名字里的“国”,我想应该是谷子的“谷”。山沟子里钻了一辈子的奶奶,后来虽然随着爷爷到了县城,但依然注重谷子等农作物的收成。奶奶所熟悉的谷子与出生张爱玲的上海麦根路字面意义上有一定关联,但实际上风马牛不相及。爷爷是潜力股,后来抗战时参加过游击队,钻过“山圈窑窑”,与日本兵面对面在老家河滩打过交手仗,再后来当过老家柳林和碛口的市长,相当于现在的镇长,以及县里武装部的部长、组织部部长等。爷爷在一九六三年县委副书记的职位上病逝。听奶奶说,我是在爷爷去世很长时间之后才出生了,一个不足月的早产儿,我认为我从小就是残缺不全的。文学写作就是我修炼的一种方式,喜欢文学是因为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在文学里天马行空在写作中充满更多的感动和感悟生命中不能没有精神之恋父母的生物基因传承到我们血液里,但写作让我们变得更加舒展。写作里有宿命的成分选择决定了爱的方式,从而影响和改变命运。

 写作让我懂得了很多虽然,这已不是以梦为马、以笔为旗的时代了,但我一直在写作中提升自己,写作中有了更多的牵挂还有一些一开始并不认识的青年学子,也成为我极为难得的文学知己。曾有一个某高校女研究生,从各种渠道找来我的小说阅读,还纳入了课题论文来研究。人生恰如茫茫黑夜中漫游时突然发现的一线亮光,倏忽即逝,却终也难能忘怀。既然很早就作了选择,既然在雨中依然要奔跑那就一直前行,别管别人去说什么。正如里尔克所说:坚持,意味着一切。我就是西西弗神话里那个不停地推着巨石上山的人。

在美丽如画的渤海之滨大石桥市,我要说——文学就是我永远的梦想我的女神,我今生的幸运树!   

 感谢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平,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著名剧作家、文艺理论家曲润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炭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得主老九等第一时间发来贺信!谢谢首届张爱玲文学奖评委们,谢谢主办方和承办方!谢谢大家!

 

 

获奖者简介:

 李迎兵,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担任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普及部辅导教师。现为文联专业作家。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就读北师大作家班。已发表文学作品三百多万字,主要著作有中短篇小说集《温柔地带》《美人归》,长篇小说《狼密码》《雨中的奔跑》《校园情报快递》,长篇评论《浅谈小说创作》等多部。曾在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师大、中国传媒大学、辽大、东北大学、太原师院、吕梁学院等高校作过百场文学演讲。《温柔地带》在《滇池》与《小说月报》合办的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推出,多家文学刊物转载;《雨中的奔跑》获得《火花》北京版核心栏目中国文学六十人。长篇小说《狼密码》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上市,参加首届山西省文博会书展,并在北京召开新书发布会,入选晋版优秀图书、年度好书推荐等排行榜,在《文艺报》《神州》《河北日报》等主流文化传媒发表相关评论。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

 

 

 

 

李迎兵主要出版著作目录

长篇小说《校园情报快递》,中国戏剧出版社,2000年3月出版上市

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4月,2016年获得首届张爱玲文学奖

长篇小说《狼密码》,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上市,获吕梁市五个一工程奖

小说集《温柔地带》,作家出版社,2004年8月

小说集《美人归》,北岳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

点评集《嫁给足球的女孩》,作家出版社,2000年3月

点评集《安琪儿的药丸》,作家出版社,2003年12月

专著《浅谈小说创作》,鲁迅文学院《少年作家》连载2000年到2001年

长篇散文《一个美丽的地方》,《逐日汤山》大众文艺出版社2008年12月

 

小说集《醉芙蓉》(即出)

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新版(即出)

 

李迎兵主要发表作品篇目遴选(据不完全统计)

    短篇小说《童话季节》,获得全国希望杯优秀奖,入选《“希望杯”短文大赛优秀散文、小说集萃》,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1月

小说《温柔地带》,《小说月报》和《滇池》合办“中国短篇小说精品展”栏目《滇池》1997年第2期头条,《山西文学》《五台山》等多家刊物转载

小说《雀儿》,《北岳风》1997年第8期

小说《硕果仅存》,《北岳风》1997年第8期

小说《滚雷》,《山西文学》1997年第十期“山西新生代作家专号”

小说《悬浮的影子》,《滇池》2000年第10期

小说《初恋》,《文学故事报》2000年11月

散文《你爱北京需要理由吗》,《山西文学》2001年第8期

小说《你为谁狂》,《雨花》2004年第4期

中篇小说《抱得美人归》,《三晋都市报》2006年6月26日到2006年7月7日连载

中篇小说《暗香》,《三晋都市报》2008年1月2日到2008年1月11日连载

中篇小说《花神》,《三晋都市报》2009年8月24日2009年9月11日

小说《恋空》,《火花》2010年第5期

中篇小说《剩女洪苹果》,《三晋都市报》2010年连载,《黄河》2010年特刊

中篇小说《接过爷爷的枪》,《青年作家》2013年第2期

中篇小说《夜未央》,《沂河》2013年第4期

中篇小说《飞越电影院》,《吕梁作家文丛-中篇小说卷》北岳文艺出版社2014年10月

中篇小说《我爱北京》,《当代作家》2015年第2期

中篇小说《复仇》,《南方文学》2015年第7、8期合刊,《当代作家》《中国文学》等转载

中篇小说《醉芙蓉》,《当代作家》2016年第2期

小说《永远的脚手架》,《五台山》2016年第4期

小说《秧歌队》,《五台山》2016年第4期

 

 

散文《走进刘胡兰》,《吕梁报》(《吕梁日报》)征文一等奖

散文《寻找爱的方式》,《五台山》2016年第4期

散文《爬山》,获得人民文学笔会二等奖,《吕梁报》1994年7月16日,《人民文学》副刊转载

散文《军港之夜》,《北京晚报》2004年

散文《高七强的书法人生》,《神州》2012年第8期中旬刊

散文《红豆峡谷之行》,《火花》2012年第7期

散文《小说就是一种猜度》,《神州》2012年第6期中旬刊

散文《黔西老街》,《神州》2012年第2期中旬刊

散文《我与莫言笔下的“红高粱”》,《三晋都市报》2014年11月

评论《眺望思想的星空》,《社会科学论坛》2000年第8期

评论《在飞舞中歌唱》,《文艺报》2001年1月1日

评论《学员小说创作中的缺失》,鲁迅文学院《新创作》2005年第3期

评论《为何看上去很美》,《成功营销》2000年第8期

评论《知青一代的挽歌》,《神州》2012年第3期

评论《并非闭门造车的幻象》,《中国图书商报》2011年8月12日

评论《关于<狼密码>》,《山西作家》2013年第1期

评论《老九的另一面》(李迎兵 吕谦诗),《文艺报》2014年7月4日

    评论《行走的风景——李心丽印象》,发表于《三晋都市报》2015年7月15日

评论《<星际穿越>的符号意义》,发表于《三晋都市报》2015年8月19日

评论《<续范亭>北京观摩记》,三晋出版社2016年5月

评论《倾听还乡者的足音》,发表于《三晋都市报》2015年5月9日,《赵树理研究》2015年第10期转载

评论《童年记忆,作家精神镜像的黑白底片》,《当代作家》2015年第3期

评论《行走的风景》,《五台山》2013年第8期;《晋-视野与想象》三晋出版社2016年1月

评论《低处生长的力量》,《中国风》2016年创刊号

评论《迷藏中的侧逆光》,《都市》2016年第8期

评论《张琼<潮女纪>序言》,中国文史出版社,2016年9月

 

诗歌《妈妈的手》,发表于《民间传奇故事》第6期上半月刊,《三晋都市报》2015年7月3日

诗歌《抗战老兵》,发表于《三晋都市报》2015年9月1日

诗歌《母亲之歌》,《三晋都市报》2016年5月6日

诗歌《太阳鸟》,《华商晨报》2015年5月2日

 

 网易新闻:三晋都市报访谈     网易获奖消息报道      今日山西        11月4日搜狐新闻报道      

 中外网报道       华龙网报道    256上网导航-李迎兵获奖新闻 

 黄河新闻网       山西新闻网报道       千思文化       狼密码公众号     三晋生活网-李迎兵获奖

  山西晚报-介绍获奖作品《雨中的奔跑》  河北采风网-报道首届张爱玲文学奖   山西经济网-李迎兵获奖新闻


 李迎兵荣获首届张爱玲文学奖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103日,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在中国镁都辽宁大石桥市揭晓,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担任鲁迅文学院普及部辅导教师、文联专业作家李迎兵夺得桂冠。据悉,首届张爱玲文学是由张爱玲国际文学研究会和亚太晴朗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共同主办的国际性汉语文学奖,是在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张爱玲逝世20周年纪念日发起的,旨在褒奖优秀汉语文学作家作品。首届颁奖典礼由辽宁中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经过初评投票,389部海内外参评作品中遴选14部作品被提名为候选作品李迎兵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获奖,并在颁奖典礼上作了题为《奔跑在文学的路上》精彩演讲。《雨中的奔跑》为首届张爱玲文学奖的唯一获奖作品(其他奖项因参评作品未达预期数量而空缺),李迎兵本人也成为该奖项唯一的获奖者。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平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著名剧作家、文艺理论家曲润海中国煤炭作家协会副主席、冰心奖得主老九等发来贺信,一致认为李迎兵长篇小说《雨中的奔跑》所展现的主人公命运,是一代人象征和缩影。小说探索的开放文体,有着极具冲击力的标帜作用。


记者高桦,山西三晋都市报》2016年10月8日,上海青年报》同日图片报道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三晋都市报》长篇专访首届张爱玲文学奖得主李迎兵全纪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