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迎兵
李迎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330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片冰心在玉壶(三)

(2008-10-03 02:38:16)
标签:

冰清玉洁

诗歌

评论

文化

 一片冰心在玉壶(三)
        李迎兵/文

  
  冰清玉洁在诗歌文本里的生命意识,可以说时时处处体现在一种自然生成的青春意象里了。所以,要找到开启她诗歌之门的钥匙,就要注意内容与形式、情感与理性、整体与局部的细微变化。许多探索和实验,也可能是有意识的追求,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浑然天成。青春的气味、女性的特质和诗人的敏感,在她特有的诗行里随处能够感同身受。约•布罗茨基的《哀泣的缪斯》认为:“爱情诗首先是诗。”“爱情的语言显然是一种纯真的语言。它从其他语言中汲取词汇,它的声音能满足一个材料,至少可以使材料充满生气。而且,材料一旦为这声音所道出,就获得了一个非凡的、几乎是神圣的命名,让人想到我们在观察热恋对象时的表现和圣经上关于什么是上帝的叙述。爱情实际上就是无穷对有穷的态度。无穷和有穷关系的颠倒,则构成信仰和诗歌。”在冰清玉洁的诗歌中,爱情本身就是一种语言,一种反复咏唱而又不断变化的流动的语言。“一种记录时间信息或传达那些信息的密码”,因为正是这种“有穷对无穷的眷念”,才会导致爱情主题在她一系列诗歌文本中成为常态。


  诗歌强调含义和肌质的复杂性。在运用暗喻中,一物与另一物形似,本体的多方面性质也相似

 

  “我是荷,注定在你的相思河舞蹈,/即便体无完肤,仅剩爱的核,为你沉下,/沉入浊泥,亿万年的牵挂,魂牵梦萦,/亲爱,我点亮寒流,为爱浮起,重生,”(冰清玉洁《亲爱的,我点亮寒流,为你浮起,重生》)

 

  这首诗,运用了象征手法,写的精细感人。比如,在这里暗喻追求爱情理想的“”与现实世界的“寒流”就有一种比照。这种忠贞、执着和痴情,通过潮水般的起伏涨落,象征人生的沧桑变迁,“一河千年的爱情佳酿,幸福的原汁原味,/芬芳,在你空旷的心灵上,袅袅飞扬”,地老天荒的爱情,有了恒久的标帜意义。爱情不是厨师掩饰自己拙劣手艺的一种作料,而是作为一种普适性的元素,“它们由个人生命承担但又超越于个人”,所以,她才能对爱言说的同时,也在对世界的言说。诗人的心灵对爱的无限世界开启了一条永恒的通道。

 

  冰清玉洁的反复咏唱,乃至象征和被象征之间有了物我共生的爱情的理想世界。虚无缥缈的不是爱情,而是残酷的现实;这里的“”与“寒流”暗示爱情的不测风云。这种对应的暗示,体现两者之间某种矛盾的关系。在冰清玉洁近200首的爱情诗篇里,《爱就是这样,就要这样》、《就爱,就爱,让我的味道,熏醉四季》、《亲爱的,就请你饱蘸新月的泪,画圆,画圆》、《亲亲,月乳里,我依然美丽如霞》等都属此类。在冰清玉洁这里更多的是率真的感性抒情,而所谓理性抒情,又称潜沉抒情,则是将抒情隐藏在哲思之后。爱不是爱本身,引出白马非马的二律背反的推导,表达出对爱更深层次的理解。从抽象、归纳、分析、综合的这些特点,无法鉴定冰清玉洁无所不在的感性化表达。爱的终极目标就是在于让爱抵达爱本身的感性沸点。在这个时候,冰清玉洁的情感意蕴总是非常的饱满和非常的昂扬

 

    人们所说的零度抒情和逻辑抒情,在冰清玉洁这里更体现在诗歌的文本之中,而在火热滚烫的词句中反倒有了一种情感的释放和张扬。

 

  有人说,在诗歌表达中,一个词的意义也许在上文是一个意义,而下文又是另一个意义了。雪莱的“大地”“更新敝旧的丧服”,则有了不同的含义。冰清玉洁也往往在旧的用词里融入新的别一种意思。比如她的《吻》、《爱的人啊,我的泪,也赴前世之约,倾泻春潮》、《我们的家,芬芳的国度,开满万顷阳光》、《亲爱的,生命会为你,为你而重生》《亲爱的,请拉紧我的手,春光向你透漏》与之有很相似之处。“春潮”在这里并不完全原本意义上的那个含义,而是有了特定情感指向。雨果曾说,“诗人应该选择有‘特征’的的东西。”也只有这种有“特征”的东西,才能给人们以深刻、鲜明的印记,激起大家更多的想象和遥远的记忆。古诗《邶风静女》以客观的角度向我们展示了美好爱情的动人魅力,而另一首古诗《迢迢牵牛星》对相思之情有比较出色的描写。关于牵牛和织女的民间故事,《诗经》里已经提到。后来,曹植的《九咏》:“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把那种焦虑的等待和难耐的爱焰,有着真切、自然的体现。

 

  “在婆娑的花影里,明月蓄满一汪春水,/守望,期盼,姿媚,在清风里承受,承载,/幸福的折磨,注定要生生世世,至死不渝。”

 

  青春的忧郁成为了“幸福的折磨”,而“粘在月的花瓣上,升腾,攀援,溶化,/花瓣雨,花瓣雨,花瓣雨,/在你的天空,淅淅沥沥的洒落,飘落”。流逝的时间,爱情的再生,以及彼此之间的感应,都在“花瓣雨”的“洒落,飘落”里有所体现。也许再无缘此生,也许在“洒落,飘落”里标志着新的开始。整首诗歌因情绪的起伏构成了既内敛又伸展的共生关系,这样所体现的张力还有腾挪的空间。

 

  法国诗人马拉美曾感叹法语不如英语语法关系松弛。因为,法语诗也许不得不被束缚于“单解”之中。而汉语言关系语法复义在中国诗歌写作中比比皆是。冰清玉洁在增加语言弹性方面,并不是十分自觉的,不过,呈现的多意性,也能表明她有很好的诗歌悟性。《爱过,就不要回头,我会从头到尾,聆听》、《亲爱的,骨朵为你妩媚,美丽倾城》、《亲爱的,请闭上眼,在彼此的怀抱里蒸发》都是如此。比如冰清玉洁的《亲爱,我是你的旗帜,飘扬纯真的誓言》,第一节她就从爱情的“电击”写起,然后第二节又是一种感性的视点,把甜美的爱情推向极致;第三节依然是这样的一种渲染,把赤裸裸的爱情做了痛快淋漓的抒写。当年的北岛有一首诗歌《生活》,仅一个字——“”。不过,北岛那个冷冰冰的“”,在冰清玉洁笔下则有了“情网”的甜蜜含义了。

 

  一个语言单位的多重意义、多重价值与上下文所规定的意义、乃至原本的意义恰好相反。这样的繁复表达,正是为了求新求变的个性化所求。冰清玉洁的诗歌文本,也许没有太多的繁复意义,读起来是那样简单、透明、唯美,但她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所以,她的诗歌一如她本人一样真实。《千古纯美,等候你含泪阅读》、《我的纯情,只为你坚守》、《亲亲,来吧,在洒满星星的花瓣路》、《好想靠近你》等都是这类倾向。

 

  “兀自守候,执著那一湾风月,/黎明,你的笑容新鲜的绽开,/你的影子,我最美的时装,/那气息那味道那咄咄逼人的气势,/淹没我温暖我升华我。”(冰清玉洁《阅读你的影子》)

 

  对一个诗人的解读始终都是非常有限的,总不大可能就此推断成一个终极的盖棺论定。我在这里能做到的,就是从诗歌本体入手,为解读冰清玉洁的诗歌提供几种可能的“交叉花园路径”。诗歌从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她首先写“兀自守候,执著那一湾风月”,在她的内心情感世界中,“你的影子,我最美的时装”,依然是那种痴情的表达和呼唤,所以才有“芳草地,铺满星的语言”,也才有“为你青翠的倒影,承诺千金”,把爱情的誓言作了更为精细的描绘,与“生生死死的轮回,九曲十八弯激流淙淙”,有对照又有联系。最后她以点题之笔结尾,诗歌手法上的对衬、对照、对比、对偶以及内部逻辑关系上构成的一系列相关的悖论,更能增加人们的阅读兴趣。

 

  诗歌表达的繁复意义,虽然能够反映诗人的思想综合状态,但我还是更喜欢冰清玉洁这种直觉力、感受力很强的表达,以她充满爱情童话的世界来和种种现实功利进行无望的、也是不屈的抗争。这类诗歌在冰清玉洁的世界里已经形成一个整体,比如《收藏你的眸子》、《咀嚼你的话》、《爱到要流泪的时候》、《荷是水之树》等,冰清玉洁向来是以表情达意见长的。她对诗意的把握,体现在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自然交接和顺利转换上了。冰清玉洁《回家吟》,从陈述方面来看,洗练,平和,自然。

 

  “泉一样的透明/山一样的高度/草一样的执著/我的母亲啊/原谅了我千百次/千百次地激发我。”

  

  极为感性的描述中,包含了冰清玉洁把握母亲情感的瞬间顿悟的直觉启悟力,并确认了母亲生命中的精神价值指向。这是对母亲的赞美, “原谅了我千百次”和“千百次地激发我”,在这里得到了一种的提升和整合。从情感的指向,到终极价值的寻求,诗人的情愫潜沉在内心的深处,在透视和回望中达到一种冷热两极的效果。

 

  “这一条条故乡的小路/像母亲手中的掌纹/无论我走到哪里一点也不陌生/崎岖,不平/但很有精神。”

 

  这里的“母亲手中的掌纹”,所显示的基本含义应该说是冰清玉洁以一个女儿的角色扑捉到的。她对整个女性精神命运的理解的结果,也体现在这一点上了。这里的“很有精神”包含着双重性的表达,使得冰清玉洁的诗歌世界既是她个人的,同时又是全体母亲的,作为“人类的一半”所担当的生命责任在这里更加明确了。

 

  “美丽了一万年/化作清风/也要斑斓的色彩/植入到大漠的根/所有神经的枝杈上/飞起花的魂”(冰清玉洁《月.蝶》)

 

  女性诗人的真正力量,也许就在于对抗自身的暴戾命运的那种柔韧和坚持,让人们震撼。而冰清玉洁又从来都服从自己的感觉,听从内心的召唤,并能在丛生的荆棘中建立起自己的单一而又多维度的情感世界。从某一个角度上看,这首诗本身就是花与蝶的海洋,花与蝶的气息,花与蝶的芳香,花与蝶的明丽,花的立体形态飞舞的“”与美好的“”合二为一,并由此突出唯美质地。花开花落是自然现象,也是悲欢离合的人间象征。“飞起花的魂”既是一种灵性的表达,也是内心感受的外延。“植入到大漠的根”含义颇丰,点明了爱的伟大,也揭示了深层的意韵。凭月抒怀,诗人在这里同样也是望断天涯,神驰象外,所喻的人生、年华、爱情等,给人以晏殊《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感。“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诗人写自己的相思之苦,总能由己及人,设身处地,在两心相印中,求证爱之弥坚。也正因如此,人各两地,心笼深愁,情梦更浓,以至于“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有了这种凄绝的感受。

 

  冰清玉洁是单向度的,而且是义无返顾的。她总是以巨大的激情,尝试着在属于自己的诗歌疆域里驰骋。这是融青春和激情、梦想与现实为一体的诗歌文本实验。也许,对冰清玉洁的了解更多地来自她的诗歌,由此看到她如花的笑颜,感悟到她青春的心跳,乃至内在的个性和高洁的气质。冰清玉洁需要一种宏观上的开阔和微观的纤细,这种爱的皈依,体现在诗歌里就有了一种完全脱俗的理想姿态。从思想情感到艺术表达上,爱的诗歌都有了新的发挥。全诗构架了“”与“”的象征,并且有了一种比照和对应,时而华兹华斯的田园式浪漫笔法,时而又如同热烈汹涌的摇滚歌曲,将她爱情的童话写得芬芳、轻盈、纯洁。在满园的春色里,透过神奇的舞台幕布,便会看到冰清玉洁,正在演唱着爱情歌谣,将一脉脉如水的柔情、如冰的清澈和如玉的晶莹,弹奏成明亮绚烂的金色彩带。一首爱情诗歌的艺术性的高低,取决于情感的真挚度,也取决于词句的精确“打击”的力度,尤其语言的意象化程度也很重要。

 

  冰清玉洁在《鹰之系列》里这样写道:“你是在风的前面/还是在风的后面”,这一对时空的陈述是简洁的,主要靠物象的表达来实现诗歌意象的目的。冰清玉洁这首诗歌捉住了一个中心意象“风”,时序的变幻都以“”为线索,又运用了诗歌的通感,使“”有了更多的能指,这个能指中又有了多重的含义:“前面”和“后面”,下一句里,把看不见的“风”从无形变成有形的具象体,由此可以看出冰清玉洁把握诗歌语言的能力。对亲情的眷恋(《回家吟》),以及从小受母亲的文学熏陶,还有大自然这本大书,“高空射来一道神光/你的头颅不会低垂”,突现了诗人有着不同的精神空间。

 

    生活方式及其呈现的文本,总是带有诗人自身当下生存状态的痕迹和印记。冰清玉洁由隐忍的“后台”跑到“前台”的纵情歌唱,与她的青春有关,与她内心的渴望有关。同时,也与她在处理和把握自我感受以及他人经验过程中,始终保持的角色意识有关。抒情手段的冷热结合,使她的诗歌张弛有度收缩自如。冷抒情是现代诗中的一种常用的抒情手段,相对于直接抒情的张扬、铺排、热情,就显得冷静、克制、隐忍。在寓动于静、寓情于理之中,有了自己的定位。有些诗人自称拒绝抒情,但事实上完全不抒情是不可能的,也过于冷凝,缺少生命的活力。冰清玉洁的热抒情相对于冷抒情,直抒胸臆,飞流直下,热烈奔放,与她内在性格中的诸多特点相对应的。

 

    回到女性自身,也是回到人自身,人类的童年皆因为与母性有关。父亲的角色更具有理性色彩。所以,基于诗人自己独特的生命体验所获到的人性深度而建立起全面的创造和创新意识,才有望使诗歌文本有一个全新的飞跃。柏拉图的《会饮篇》里有这样一种说法,男人与女人原来是一个整体,上帝惩罚人的原罪,就一分为二,这才有男有女。所谓人类的男女“爱情”,也就是已经割开变成两半的男女,总是要求结合为一体。这样就说明,爱情是基于人类本能的一种情感,并由之而提炼成一种更高尚的情感。冰清玉洁的爱情诗歌就具有这样本源之上的一种精神追求的特点。

 

    记得安徒生一生都在抒写自己的童话世界,而不愿意回到不堪入目的现实中来。而卡夫卡也一生都在同自己作战,他永远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孩子。所以,他说他只是一个孩子,在尔虞我诈的成人世界里流浪的孩子。卡夫卡1921年10月的一则日记里有这样一段话:“在生活中不能生机勃勃地对付生活的那种人需要用一只手把他的绝望稍稍阻挡在命运之上——这将是远远不够的,但他用另一只手可以将它在废墟下之所见记录下来,因为他所见异于并多于其他人。”这段话诠释冰清玉洁的诗歌似乎不合适,但最后“所见异于并多于其他人”则是千真万确。安徒生和卡夫卡这两个具有童话气质的作家应该说与冰清玉洁身上的气质有相同之处。


    作为一个年轻敏感的女性诗人,身体内部总是隐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与人类起源有关的某种特质和生命直感。正因此,冰清玉洁在开拓她的爱情童话世界时,既与那种人类初生的时刻相连,又对困难的现实和未来的危机有了一种内心警觉和宏观的体察。我要说,冰清玉洁的诗歌意义也许正在于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