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迎兵
李迎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257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的纪念日

(2006-07-18 15:22:50)
  一直静不下心来,对自己过往的十年作一番总结。早就听说中国少年作家班要进行有关的十年庆典活动。尤其在一次例行的编务会上,领导就向大家做过交代了。风风雨雨的十年,也许对于一个人来说意味着成熟和长大,更何况是这样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集体,能够一路进击一路歌地走过来,着实不容易啊!
  作为大家中的一员,与这个叫作“中国少年作家班”的集体大概缘起于1998年的2月,我是在鲁迅文学院见到中国少年作家班孟翔勇和张天芒二位老师的。当时,我刚刚从北师大校园如约赶过来,对未来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和信心。记得第一次北京面授,有姐妹俩对我的工作最为认可,临分手时强给我手里塞500块钱。我很感动,但这个钱我不能要。
  作为一个编辑的磨合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我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这并不说明我个人有多么的聪明,而是在大量来稿中我发现了一个异彩纷呈的美丽清纯的世界。这样一个世界,一下子吸引了我,也决定了我内心的一些最初嬗变。就在这年《中国少年作家》的第2期,我的名字出现在刊物上面。这一切不仅仅是一种荣耀,也为肩上增添了更多的责任。紧接着,孟主任还让我写了一篇关于鲁迅作品的鉴赏文章。尽管,文章不长,但对我也是一个鼓舞和信任。至此,我获得了一个与全国各地文学青少年交流的平台,并开始收到大量的学员来信。在我的案头,总是堆满了稿件。可以说,这些年来,我能见证无数个丑小鸭变成美丽的白天鹅,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和快乐。一批批稿件从全国各地寄了过来,而一批批稿件看好后又寄了出去。我的心里有些类似安徒生的、不合时宜的伤感,但真的又为所有取得进步的学生骄傲。我不是一个点石成金的人,可我明白手头的这份工作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爱与担当。原来这个世界在衡量人的价值上还有另外的标准,即:不仅仅是金钱和物质财富,不仅仅是挥金如土的财团大亨与私企老板,还有这样一种追求精神财富和内心宁静致远的人。尽管这种人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实在是有些落伍了,但我觉得仍然有他们存在的必要理由和核心价值所在。
  不久,一些学员把电话直接打到通联部找我,有几次就是张天芒老师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到我看稿的办公室叫我。那时,1997届的学员还是少年作家班的主力军。一个北京某学员的家长来电话和我讨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少年保尔和冬尼娅是否早恋的问题。上海的楼屹还在上小学,当时她用铅笔抄写的来稿《炒股》就是被我偶然发现的。包括四川的黄凯、湖南的赵西和重庆的姚於等,以及当年的小说十佳、散文十佳、诗歌十佳和童话十佳,许多的学员从此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文学梦想。他们有的上了北大、清华,有的上了复旦大学,还有的如杨勇来作家班之后又去了南京大学作家班深造,更有如张雨萌(从日本寄来她上大学的照片)、廖文慧(照片上在英国用左手顽皮地敬礼的她确已长大了许多)等人已在海外多年仍然经常写信和寄稿,让我禁不住一阵感动。少年作家班顾问巴金老人倡导的说真话、冰心老人那“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话,无疑对全国所有文学青少年的心灵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当时,雷抒雁、白描两位老师作为鲁院的领导也给予了少年班许多关怀。
  记得有一些日子,来稿很多,我一月的看稿量都能达到300篇。暑假与学员面对面的交流,也是编辑大练兵的机会。从接站到送站,然后晚上辅导,有时编辑还要讲课。在鲁院大教室面对二、三百的学生和家长,我有些紧张,甚至怯场。后来,我慢慢有一些提高了。在南方的活动中,比如上海、南京、武汉和杭州,以及鲁迅的故乡,我都得到了学习和锻炼的机会。我与学员们进行了零距离的接触,有了许多感性的认识和理性的思考。一些生命的历史记忆不可能都被遗忘和屏蔽掉的。记得鲁院小平房宿舍住的时候,有很多便利的条件与来面授的学员进行沟通和交流。一次,凌晨两三点还要提早起来,为了赶上观看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我还在屋子里就能听到学员们已经很早开始自发地整队,有序地上车。那种如同出征的战士般的、整齐划一的咚咚脚步声,铿锵有力,可以说不断敲击在我的心上,也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富有持久的感染力。
  通过看稿,总能发现学员写作中存在的普遍问题,有时通过面授这样互动的交流能够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每次讲课,都能收到一大把提问的纸条。我的一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看稿、写点评信的工作之中去了。与此同时,我也得到命运的相应回报。比如,在孟主任和张主任的督促下,我就少年作家班学员小说创作情况写的《浅谈小说创作》在《中国少年作家》上连载,共六万字,引起了学员的关注。到1999年底,我以少年作家班学员为蓝本创作的长篇小说《校园情报快递》脱稿,近24万字,2000年3月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后,一时曾为当年二渠道的畅销书。另外,还有两部点评集。后来,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胡平老师和副院长王彬老师介绍我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尤其最近,我的一部中篇小说正在太原《三晋都市报》连载,引起很大反响。
  马丁.路德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使你倒下,如果自己的信念还站立的话。”十年磨一剑。某种意义上,我差不多见证了少年作家班最初发展到今天的全过程。无论初级班、中级班和跟踪班,还是高级班,来稿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个性和特点。这就要求编辑在看稿中最大限度地去猜摸和理解不同年龄段学员的写作情况,针对每篇具体的来稿去对症下药。关登瀛老师不顾年高仍然每次到会参与讨论。董胜、王慧勤两位编辑,以及于爱玲、吴海容、王岩、宋健强和孟子雄等老师,无不付出了自己的劳动。还有几位已离开少年班的老师,他们的名字值得在这里列出来:谷禾、练佩鸿、郭振武、崔雪芹、史迪可等人。正因此,十年来,由少年作家班编辑出版的学员作品已数以千万计,并选入漓江版年度作品集、作家社获奖作品集等多家出版社的畅销书,成为中国校园文学的风向标。
  一月一次的编辑业务学习,也是积思广益、整合思路的好机会。我想,也许正因为有了这种有容乃大、海纳百川的胸怀,才有了少年作家班的今天。中国少年作家杯大赛,也是中国少年作家班摸索出来的新路子。大赛搞了七届,已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记得去年在人民大会堂颁奖之后的劳动大厦文艺活动上,太原杨韵佳的现代舞蹈富有青春气息,可以说体现了少年作家的勃勃朝气。她的小说《青春之舞》获得了一等奖。还有颜歌(戴月行)的小说《封神》以及后来的更多获奖作品,以及水格的小说,在文坛都有一定的影响,可以说具有比较突出的的代表性。由蒋方舟、刘东阳为代表的一批少年作家,随着中国少年作家学会的成立可以说在文坛有了更多的号召力。中国少年作家班现已走入北大,将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而我作为编辑这样一个微小的零部件,自然是从一些十分感性的小事上来看整个少年作家班的。比如,以往对于浙江小学员曹颖睿的作品讨论会上的争议,人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这一基础上,曹颖睿的作品《等待新一》可以说不仅发在“中篇小说专号”上,还被漓江社年度作品选入。在陈安琪、戴幸玲的作品讨论中,都能体现这一包容的看稿特点。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去年暑假活动结束,安徽学员许燕车票失而复得的事情上,要感谢北京西站的警察。当然,送站工作人员的积极配合也从中体现了少年作家班这个集体的一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
  有一首歌《我们的纪念日》里唱道:“纪念我们开始对自己的诚实,纪念我们能彼此重新认识一次。”时间过得真快啊,王心田笔下原来我住的那间鲁院小平房宿舍也早已拆掉了,汪盛曾经写到我的那个特有专利的军挎包也退役了(不过作为个人文物和某种记忆的见证还放在我的书架上)。我是有些恋旧的人。在这十年庆典就要到来的时候里,我想真心祝福所有与这个日子有缘的人。我要说的是,我将永远会是你们的朋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