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华芳
李华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8,971
  • 关注人气:18,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要命的经济学:一组讨论

(2008-08-12 09:33:51)
标签:

看不见的手

奥运

运动员

体育

奥运会

杂谈

分类: 看不见的手

不要命的经济学:一组讨论

1就《奥委会是指环王》一文与华芳兄探讨

by 里斯本
  午间读了《思想库报告》最新一期首篇文章:华芳兄撰写的《奥委会是指环王,奥运会它不正常 》。我常年关注体育,喜欢看大型赛事,对竞技体育诸多问题也 尝试作过很多思考。北京奥运会是个好机会,让爱好体育的人们积累更多的素材,共同讨论感兴趣的问题。看到华芳兄此文,有些我的观点想提出来。
  
  该文分上下两阙,第一部分《奥委会的问题》观点我赞同,不作赘述。第二部分《体育运动的本质》中,有部分观点我想谈谈我的看法。为了得出文末 的“提醒”,即“奥运会观众的快乐是建筑在运动员的苦痛之上的”这个观点,华芳兄对竞技体育和奥运会商业诉求的关系作了讲述。此间我认为有重要的因素被略 过,以至于得出“看比赛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这种观点。
  
  我想除非是新体育迷,否则没有人会否认,现代体育精神是由竞技体育和商业利益的妥协来支撑的。但是除了追求职业生涯的商业、名誉利益和国家政 治形象,运动员个人对竞技胜利的追求,窃以为是体育比赛得以延续的根本。简言之,上场时没人不想赢,如果对何智丽出走日本案熟悉,就能发现运动员内心对政 治向体育伸手有本能的抵触。
  
  我认为体育本身与赛场之外的力量一直在激烈交锋,但竞技魅力本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落到下风。当然很多特例不能忽视,比如曲云霞等“马家军 ”旧将们就完全不愿回忆其被扭曲的运动生涯。胜利带来的荣誉会蛊惑很多赛场外的因素,比如暗箱操作、黑哨假球、政治干预、恐吓运动员等等,即便是国际足坛 最精彩的联赛之一——意甲,被黑手党裹挟已然路人皆知。不过,如果比赛胜利不能刺激运动员为之拼搏,那么黑恶实力也没有动力去干预比赛。
  
  竞技体育使运动员的负担加重了,这存在有违背人性的一面,但不要忘了,与群众体育相比,竞技体育终究是少数人的事。地球上生活着这么多人,不 可能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拿奥运金牌。虽然因为竞技体育会给国家带来更多荣誉而强化之、因为群众体育没有利益可实现而冷漠之是不少国家体育管理的习惯性对策, 但这与观众并无直接关系。我们看奥运会,只是为了见证同类们挑战人体极限的比拼,不是看他们比谁更能出丑。
  
  在奥运会的早期,业余体育运动员的竞赛的确使比赛的性质更纯洁。不过,由此判断目前的奥运会不恰当地鼓励运动员过多从事竞技体育训练而损害健 康,似乎面临逻辑上的“不恰当”。用钱卖健康而投入竞技体育,旁观之似有不理性,然而最终的胜利根本无法用钱买到,除了训练和比赛没有其他实现方式,运动 员选择这条不归路,也就有了他自己的道理。反过来看,如果他们决定保护身体健康,那就要退出竞技体育的行列,就是“退役”,看似健康免遭损害的同时,也就 不再有获得竞技胜利的机会了。
  
  我不成熟的论证只是为了说明,不能因为运动会体制的问题而推导出运动员参与竞技体育是不理性的,因为比赛的胜负结局对运动员更重要。这也许是 一个体育迷才有、反体育人士惯常反对的立场。但是,如果真的曾经在赛场上倾注过热情,非体育迷的立场可能会猛然改变。因为体育魅力的一大部分来自非理性的 感受。

2我的几点回应:
1,首先,我假定体育的本质是强身健体。如果在这一前提上有分歧,那么后续的讨论就会出现偏差。
2,其次,职业竞技运动员存在一个金钱与健康的折算,每一个竞技体育运动员的折算公式不一样,这不仅取决于他们的折算率而且取决于其折算模式。
3,职业运动员追求的胜利目标与强身健体的目标并不一致,已经背离了强身健体的目标,也就是说竞技体育实际上已经背离了体育的本质。
4,挑战人类极限的方式必然是以损害健康或者承担更大的健康风险为代价的,至于其采用专项竞技体育比赛还是奥运会等大规模综合性比赛的形式,是无关紧要的。
5,尤其是当竞技体育是用国有化的方式来组织之后,人力资源配置的效率就被扭曲的更加厉害了。

3.IQ32 (上海)2008-08-11 20:20:29

我觉得一上来就讨论体育的本质是不大好的策略,这看起来像是要使问题明晰,其实却容易导致对体育本质的不尽的讨论,而且难以得到一个好的结论。
“体育只能为了提高人的生命的质量”,不错。可是“生命的质量”是多么空泛的说法啊,什么情况是“提高了”生命的质量呢?什么又不是呢?
我觉得现代体育的兴起必须考虑到spectator sports的兴起。没有观众,没有转播,竞技体育终究不会像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发展的。运动员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身体来竞技?除了对该项目的喜爱之外还 有什么原因?有钱啊。如果奥运会没奖金,竞技性就会大打折扣。钱从哪里来?通过层层中介,最终是从观众中来。所以竞技体育不可避免地要向观众“屈服”。体 育与观众捆绑在一起所导致的就是体育的商业化、娱乐化倾向;商业化、娱乐化通常可以刺激竞技体育的发展,但也会制约其发展(以NBA为例,80年代的商业 化推广促进了NBA,但是新世纪以来为了留住观众,NBA推出种种规定,这些规定客观上降低了NBA的竞技性——当然对这个问题尚有争议)。这实际上是一 种产业。
关于选择体育然后丧失其他机会的问题,每个地方的情况不同。一般地,中国运动员在选择进入体育这一领域时,来自家庭的意见是很重要的, 这已经避免了许多不理智的选择。最终的选择虽然由于信息上的缺乏(比如该运动员的天赋没有预期中的高),在我们掌握了完全的信息的事后诸葛亮看来,可能是 “不理性的”,但我们或许不能以此指责当事人。
关于健康的问题,这里确实有观念上的误区,运动员总认为运动能强身健体,会忽略其“适量”的问题。我觉得关键在于健康对生活的影响有多 大。以前有一项匿名调查,结果显示,大多数运动员(好像是田径类的运动员,记不清了)愿意以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几年内对该项目的统治。看奥运开幕式上,电视 画面给到Kobe Bryant(一个NBA球星)时全场欢声雷动,Bryant很有镜头感地在镜头前摆pose的场景,我想,有些人离开镜头是会活得很痛苦的,对于他们, 不危及正常生活的伤痛和对身体的损害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不过左思兄的建议很不错,古希腊奥运会终止的问题确实值得研究。但是就体育而言,观众体育的兴起或许更值得研究;即令我们把目光投向古代,那么中外的种种修身术的发展兴亡史,以及古罗马竞技场的历史也一样值得研究。


4.小李匪盗|【读品】 (上海)2008-08-12 08:36:27

  多谢各位进一步的逼问和辨析。IQ兄和慕容兄说的其实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IQ兄重在解释为什么竞技体育会成为一个行业,而慕容兄质疑为什么要用经济学解释这一切,你换一种思路不就得了?
  
  先回IQ兄,我赞同这中间有利可图是一个重要的考虑,不管是观众还是运动员,我也同意运动员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有可能会将健康和金钱进行折算,这自古皆然。到这一段,经济学还可以解释。
  
  但我前面已经提到,经济人决策时会倾向于高估已经得到的,尤其是看得见的东西,而倾向于低估潜在的风险,但这种风险可能是很高的。阿莱悖论和 禀赋效应的相关讨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不能回避的是,贝克尔讨论过的吸毒的问题,何以明知道对身体有害,还抑制不住吸毒。生理学的解释是毒品对脑神 经有刺激,使得脑误认为毒品带来效用,而不会带来风险,也就是说“上瘾性物品”麻痹了决策的脑神经,使得个体无法激活理性选择时的脑区。
  
  这就回到了慕容兄的问题,为什么要用经济学?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经济学在某些现实问题上缺乏解释力,那么是经济学出问题,所以应该修正或者补充。
  
  那么在登上的例子,可以冲击现代经济学的是什么呢?或者说人类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探求所谓的人类的极限呢?
  
  这里有很多解释,慕容兄提供了一种叫做精神效用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很早之前经济学家也讨论过。但这样一个方法出台之后,其他所有的行为,例 如吸毒、杀人、自杀等等都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搪塞了。当然得益于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发展,已经展开了对具体精神效用的分类,有些属于精神分裂,有些属于行为 抑制性,有些属于脑器质性损伤等。这一路其后的发展要看脑神经科学的进展。
  
  另外一种解释从演化视角入手,假定人类行为并不是以效用最大化为目标的,而是以遗传适应性为前提。那么人类探究自身的极限即便是损失这一代人 的健康甚至生命,其主要的目的在于为下一代的基因遗传适应最大化提供已知世界的说明,例如对于未开阔的土地,例如对于未知的生命体验,等等。但这一类解释 的问题也在于,尽管解释很强(自私的基因),但是仍旧容易陷入什么都能解释,因而丧失科学解释力的困境。
  
  除了IQ兄的经济解释,慕容兄的精神效用解释,以及我提出的两种脑科学和遗传适应性的解释外,你对“不要健康”的运动的解释是什么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