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227288785
用户122728878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5,537
  • 关注人气:5,3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读者》杂志原创版选诗(附点评)

(2011-02-08 15:4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读

说明:

从去年开始,应邀给《读者》杂志原创版主持一个诗歌栏目。每期一首。附简评。

因刊物风格原因,地域性的,节令性(时效性)不选。

如有得意之作,请直接粘贴并(最好不用附件)发到dawei1968@126.com

您给我的大作,最多三首,每首不要超过20行。

由于本人太忙,来稿一律不查不退。大作到我信箱会有自动回复。

每期只发一首,过稿率非常非常非常低,不次于买彩票,请投稿者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我惟一可以做到的是,只要是好诗,且符合杂志社要求,我一定不会放过。

如果诗歌过了三审,杂志社会及时寄发样刊和稿费。

这份杂志发行量50多万份。各地书报亭可见《读者原创版》杂志。

全彩,铜板纸,大十六开。

所以来稿务必附上通信地址,邮编,联系电话(或QQ、MSN)等联系方式。

 

 

以下为2010年所选发部份诗作(如作者没收到稿费与样刊请与我联系)

作品来源绝大部分是诸位方家的博客。

哦,忘了说,平时我逛大家博客,如遇到好的诗,一般会当场拿下。

不过,选诗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有些诗非常好,

但因为地域性、季节性或篇幅超长等原因不能选上,不胜唏嘘。

 

 

 

 

  15勒克斯

  

  谢君

  

  

  吴季兄问我: 15勒克斯何谓?

  我说是照度的单位,勒克斯或称米烛光

  许多年前,一个唐朝的诗人

  在约3000勒克斯的窗户光前

  低头思念故乡。但是,如果把照度

  降低到15勒克斯,我说,兄弟

  它就不再是光亮,它已经不是单位

  只是一种感觉,孤独的感觉

  在我10年前,在农场的红磨坊酒吧

 

大卫选评

  好的诗歌总能给人耳目一新之感,同样写月光,谢君写出了新意,这种写法,甚至是对中国诗歌的贡献,至少,除了李白,苏东坡之外,谢君又提供了一种新的写法,以光的计量单位“勒克斯”入手,前五行波澜不惊,甚至是平铺直叙,但在结尾,却突然发力,仿佛黄河,到了壶口被倏地收紧、一时间,五彩斑斓,迸珠溅玉,你不得不吃惊于那突然爆发的美——美得不可思议,美得有些暴力。这是一首写孤独、寂寞,感伤的诗,与青春有关,这种感觉惟有用10年前的月光——且是15勒克斯——才可能淋漓尽致地体现。

 

谢君博客http://blog.sina.com.cn/hzxsxj

 

 

 

 

 

红桦树

 

李志勇

 

 

  大部分人感到,红桦树的树皮就是它的花朵

  少部分人感到

  蓝天上高高飞翔的几只鸟,是它的花朵

  溪水在山上,在没有山风

  树木非常安静时,能听到它流淌的声音

  红桦树,树干火红,绿色的叶子

  就像长在火焰上

  早上,整座山,像刚升上来的样子

  一身的水,然后慢慢地被阳光晒干

  大部分人感到,红桦树的大门和窗户都朝山下敞开着

  里面非常地凉爽

  住着一个女子

  少部分的人感到,尽管里面

  是有一个清凉的女子,但红桦树

  还是一座

  已经开始燃烧了的、但还等待着神的庙宇

 

大卫选评
  有一种写作是神性的,这种神性写作,不是故弄玄虚,恰恰相反,是把普通的物体写到极致,用最朴实的文字,挖掘日常事物的美。《红桦树》用比喻,象征,甚至素描等手法,把红桦树写得晶莹剔透。“树木非常安静时,能听到它流淌的声音”——这诗也是这样,仿佛是一条河,从心上流过,那么安谧,那么美——美得让人屏住呼吸。
  这诗还有哲学意味,红桦树仿佛一面镜子,在它面前,人群分两种,一种是“大部份人”,一种是“少部份人”。特别是在诗的最后七行,前者只看到“一个清凉的女子”(俗世的象征?),而后者既看到了“清凉的女子”,也看到了神圣——“已经开始燃烧了的、但还等待着神的庙宇”。同是一棵树,人的审美观,如此不同,那么,世间万物的看法,就更加的因人而异了。面对这棵红桦树,你是“大部份人”,还是“少部份人”? 

 

李志勇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nsulizhiyong 

 

 

 

 

山水连绵

刘希全

 

  山水连绵,中间没有间隙

  但世间的一条血脉,却生生地

  被切断了:父亲睡在土中

  已经三年,夜色多冷啊

  甚至连空气都冻结在一起,像是

  悬空的土地

  山水连绵,但父亲撇下了母亲

  撇下她的孤单、缓慢、疾病和胆怯

  山水连绵,它们的上面

  气流在翻涌,天空在狂奔

  巨大的声响之后,是缓慢

  是平静下来的安静和空旷

  山水连绵,我只能

  空望着它单薄的一角

  常常一无所思,更多的时候

  彻夜不眠,心生悲凉……

  山水连绵,在许多时刻

  我感到父母离我更近了

  他们一个在远处,一个在近处

  一个在暗处,一个在明处

  都眼巴巴地望着我

  都装作不焦急,装作没什么事

  这一刻,他们不像父母

  而像是我的两个孩子

  有些天真,有些木讷

  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怜……

 

 

 大卫选评
  看这首诗的时候,正在我的故乡徐州,这一次,我也要回到老家,看望躺在土里的父亲和母亲。这个早晨,太阳正在一点点地升起,故乡把我抱在怀里。一遍一遍读希全的这首诗,泪水流出来了,诗人刘希全身在都市,但他的内心装着土地——故乡的土地,土地上的那些亲人。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返乡,但返乡的诗人,只能无奈地哭泣,因为父亲的去世,“世间的一条血脉,却生生地/被切断了。”这种疼惜与悲伤,潜在文字后面,仿佛种子,可以生根发芽抽枝。有人说,只有埋藏亲人的地方,才叫故乡。诗人刘希全2010年9月21晨,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8岁。天妒其才,这么好的人,连上帝也需要。“山水连绵,在许多时刻/ 我感到父母离我更近了” 大地赤子刘希全,他来自于大地,现在又回归了大地,他像一个孩子,现在又躺在了父亲的身边。

 

 

 

 

 

 

  晴空下

  

  韩文戈 

  

  

  植物们都在奔跑

  如果我妈妈还活着

  她一定扛着锄头

  走在奔跑的庄稼中间,

  她要把渠水领回家。

  

  在晴天,我想拥有三个、六个、九个爱我的女人。

  她们健康、识字、爬山、一头乌发,

  一副好身膀。

  她们会生下一地小孩

  我领着孩子们在旷野奔跑,

  而如果都能永久地活下去,

  锁头、冬生、云、友和小荣。

  我们会地起跑进岩村的月光,重复童年。

  我们像植物一样,

  从小到大,再长一遍。

  

 

大卫选评

  没有经历过沧桑的人,不知道陶渊明的好,没有经历过困厄的人,读这首诗大约也读不出什么味道。有没有来世,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我们能做的是过好今生。诗人在这儿构想了一个来生:有爱他的女人也有他爱的孩子,在晴空下,在旷野里奔跑。甚至是“像植物一样/从小到大,再长一遍。”对来生最简单的渴望,恰恰折射了诗人今生的无奈——他的想法,非常伟大也非常简单,人生之困苦、迷惑、挣扎都在结尾这句话里体现了。让我吃惊的不是诗人那颗辽阔的心,而是他的卑微、无助(甚至绝望)。正所谓:我欲将心照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韩文戈博客http://blog.sina.com.cn/yandou

 

 

 

 

  听说闪电来过
  梅道收


 

  听说闪电来过
  听说青草在微风里走着走着
  就开花了
  听说恋人已老
  脸上布满荒凉的快活
  听说湖水深蓝睡姿如同亡魂
  堤岸辽阔
  听说幸福可耻
  它不会放过你我

 

大卫选评
  当闪电掠过并照亮青草之时,闪电就是青草的一次灵魂出窍。九行诗,竟有五行以“听说”起句,一句比一句紧。紧得你要一口气读完,语言干净、简洁、冷静、透明、陡峭。仿佛一辆升空前的飞机,速度中夹带摩擦的力量并在摩擦中扶摇直上、在云霄之上飞翔。此诗也仿佛一道闪电,咔嚓一下就把青草一般的肉身和湖水一样的灵魂照亮,把“恋人”脸上的“荒凉的快活”(用“荒凉”修饰“快活,”妙!)照亮。仅仅用66个字,就把山雨欲来、人世沧桑的感觉写得跌宕生姿。前七句“写景,”后两句“抒情”——“听说幸福可耻/ 它不会放过你我”——仿佛相声中的包袱,哗地一下子抖开,这是什么样的幸福?竟“可耻”到了不放过你我的地步,哦,正话反说,幸福一定会来的,他死皮赖脸、软磨硬缠——想不幸福都不行。

 

梅道收博客http://blog.sina.com.cn/mdshlj

 

 

 

 

       镜头:蚂蚁

    付显武

 

更多的时候是一粒米饭在搬动光阴

在熟悉的黄昏

一粒米饭顶着暮色慢慢回家

 

蚂蚁只是安装在米饭上的轮子

蚂蚁只是推了幸福一把

 

 

大卫选评
  你肯定见过一粒米饭在前进,因为她有一只蚂蚁作轮子;你肯定见过山道上背着柴禾艰难行进的母亲,因为她有慈爱做轮子;你肯定见过天空在飘动,因为太阳和月亮是他两个不同规格的轮子;你肯定在生活面前,流下过卑微的泪水,你肯定咬着牙,前进,因为你的心,是永不生锈的轮子;好好过日子吧,在上帝眼里,谁人不是一只蚂蚁,我们要做就是把生活这粒米饭,向前推进,哪怕只有一寸——那也是幸福的一寸。

 

付显武博客http://blog.sina.com.cn/fuxianwu88

 

 

 

 

  

 

 

我要沉浸在他无限的依恋里

 

荣荣

 

  我要沉浸在他无限的依恋里

  五年  十年  或更长?

  在许多女人争夺他之前

  这个小小的男人是我的

  在许多女人争夺他之后

  我仍将在他心中

  当他望定我  纯粹  单一

  那些时刻  时间也假装静止了

  他许诺我一个世界的黄金

  这世俗的许诺

  成为苦难人生最大的救济

  泉水——

  这是我最想送他的比喻

  他嘴唇和心的柔软

  他灿若星辰的眼睛

  夏夜里光滑沁凉的肌肤和

  哗哗的笑声——

  呵  那是比泉水更洁净的!

  但爱终究是为了忍受分离

  就像泉水淌向远方

  趁未来还在百里开外

  趁那些女人仍在日夜兼程

  我要沉浸在他无限的依恋里

 

大卫选评  

     应该在美丽的清晨,在有雨的黄昏,在月亮升上树稍的时候,在大地上最后一粒灯火跳动如心脏的时候。应该以一颗水晶的心,柠檬的心,应该把满天的星星读成蝴蝶或者蜻蜓,哦,趁“那些女人仍在日夜兼程”,趁珍珠一样的童年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读“他灿若星辰的眼睛”。这是一首疼惜与爱的诗,这是钻石对钻石的期冀。诗人荣荣作为一位母亲,为儿子写了无数的诗,而这首,让我读出了内心深处的闪电与泉水。 

  

 荣荣博客http://blog.sina.com.cn/rongrong1964

 

 

 

 

 

 

枕木

林莉

 

 

  我的错误在于过于轻易地相信了远方的存在

  远方是一件痛苦的乐器,多少年后我如是说

  我的心一直在一段枕木上,被谁从背后推远

  当我再一次看到“枕木”这个词语

  多么羞愧,我还会忍不住要命地颤栗

  我又一次好了伤疤忘了痛,痛哭着以为

  在春天秘密的丛林里,唯有它替我死

  替我静默,等一头钢铁的野豹子送来

  复活的咔嚓声——

 

 

大卫选评
  肯定有过这种时候,某种事物引发了你的感慨。而在此诗中,枕木就是一根引线,仿佛一棵树,在诗里心里扎根,发芽,并带来远方——“远方是一件痛苦的乐器”,尤其是在春天,一根枕木会带来一列火车——“钢铁的野豹子。”这种诗的写法,是典型的发散型思维,由点,到面,诗人高明之处在在于,所有出发,都是为了回归,都是为了寻找并体验那“复活的咔嚓声。”这是火车的吼叫,也是我们的血脉的搏动。 

 

林莉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maiyatou430

 

 

 

 

 

 

 

 

  总会有一个人

       李南

 

  总会有一个人的气息

  在空气里传播,在晦暗的日子闪闪发亮

  我惊讶这颗心还有力量——

  能激动……还能呼吸……

  和那越冬的麦子一起跨过严寒

  飞奔到远方。

  总会有一个人

  手提马灯,穿过遗忘的街道

  把不被允许的爱重新找回。

  总会有一个人吧!

  在我失明前变成一束强光

  照彻伤口和泪痕、我经过的山山水水。

  冷杉投下庄严的影子

  灰椋鸟忧伤地在林中鸣叫

  仿佛考验我们的耐心,一遍又一遍。

 

 

  大卫选评
  如果你有过脆弱的时候,如果你正在经历脆弱,如果你此刻正没有力量,如果你对世界失望,如果你突然想起某一个人——比如妈妈——那你就读这首诗吧。谁给我们力量,谁就是这个人……

 

李南博客http://blog.sina.com.cn/666lll888nnn

 

 

  

 

 

 

 

 

黄 

大解

 

 

  太阳落尽以后,身影回到体内。远山重叠在一起,轻于一张剪纸。

  黄昏抹去了凌乱的事物,不必存在的,就让它消失。一次次消失。

  我就被选中过。我消失过无数次,又重现了无数次。我是剩下的。

  当暮年与暮色合并在一起,吹长号的使者赤脚从远方带来新消息,

  我将脱下衣服,在河水里洗浴,临行前用右手掩饰住内心的欣喜。

 

 

 

  大卫选评
  我惊讶于诗人抓住“瞬间”的能力。他不是神,但他比神还有力,把黄昏,像面团一样揉着并揉出他喜欢的模样。这儿的黄昏是两位一体的,仿佛一个双黄蛋,一个黄昏是自然界的景观,一个黄昏是内心深处的日落。诗人在两个黄昏间自由穿梭,他把黄昏骑成马,又把黄昏说成一个橡皮擦:“不必存在的,就让它消失。一次次消失。”(这首诗的形状,也仿佛一块长方形的橡皮擦)。黑暗在降临,暮年一样的暮色在缓缓降临:“黄昏抹去了凌乱的事物。”与其说诗人在写黄昏,不如说他感叹命运。

 

大解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xie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