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2014-11-13 20:46:15)
标签:

wise

世界教育创新峰会

教育公平

多哈

分类: 教育时评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wbr> <wbr>——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卡塔尔首都多哈一瞥

卡塔尔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2013年人均GDP98737美元,排名世界第三。卡塔尔首都多哈却出人意外的平凡素雅,低调而不奢华。与流光溢彩的迪拜完全不同,没有一点“土豪”味道。当然,“土”并非没有抱负,卡塔尔一直是国际舞台上活跃的角色。多哈以WTO的世贸谈判——多哈回合而闻名,举办过2006年亚运会,2011年的亚洲杯足球赛,又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

多哈的另一个名片,是著名的全球论坛“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简称WISE),它是在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殿下的倡议下,于2009年创办的,旨在促进全球合作、寻求创新方案,把先进的教育实践推广至全世界。WISE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最高端和最具影响力的教育论坛。创办这样的论坛,以及创办多哈大学城,体现的是卡塔尔王室这样的远见卓识:当地下的石油资源枯竭之后,教育和智慧将成为国家活力永不衰退的新的资源。

11月初,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多位嘉出席第6届世界教育创新峰会,我也是其中之一。中国代表包括资中筠、汤敏、王辉耀、卢志文、焦建利、沈东曙、邓飞、安猪、蔺兆星等教育和NGO人士,以及企业和媒体共40多人,是人数最多的一次。参会代表的构成包括教育人士、国际组织、NGO、政府官员、企业、教师和学生代表等,正是WISE对多元化教育主体的一种体认。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wbr> <wbr>——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多哈的国家会议中心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wbr> <wbr>——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左起:安猪、蔺兆星、邓飞、杨东平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wbr> <wbr>——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卡塔尔王妃向获得大奖的安·科顿颁奖

教育创新,还是教育公平 <wbr> <wbr>——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纪行之一
            大会会场。

本届峰会的主题为“想象-创造-学习:创造力作为教育的核心”。会议的十个主要议题包括激励学习者、教育评估、认知科学、低成本的私立教育、教师和创造性培养、早期教育、个性化学习、为幸福的教育、非学历教育、游戏,都是“教育创新”的规范概念。然而,实际参会的感受,无论是获奖项目还是核心议题,极大地冲击和打破了我关于“教育创新”的常规认知。

峰会设一个奖金为50万美元、有“教育诺贝尔奖”之称的大奖,The WISE Prize for Education。今年的获奖者英国人安·科顿(Ann Cotton),是“非洲女性教育慈善机构”(CAMFED)创始人,在过去的20多年中,她一直致力于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开展女童教育,为处于教育边缘地带的儿童增加受教育的机会,开创并发展了蜚声国际的女童教育模型。

6个年度教育项目奖是:

音乐小屋(澳大利亚):提供基础艺术教育设施和资源,以帮助乡村残障儿童实现自我发展,并更好地融入社区。

街头流浪儿童:教育救助(埃及):通过提供教育救助减少开罗街头的流浪儿童,并提高他们的生存能力。

我与我的城市(芬兰):带小学生走进企业和社会,实地体验并学习企业家精神和社会经济。

女童教育(印度):与社区合作,提高公立学校中女童的入学率,留校率和学业成绩。

我们爱阅读(约旦):通过高效的方法在草根阶层鼓励更多孩子快乐阅读

乡村发展替代教育项目(秘鲁): 促进农村地区就业和学习教学内容的整合和接轨,以改善学生的就业前景,提高学生就业能力。

一个大奖和6个项目奖,几乎全部关乎教育公平,支持和帮助弱势群体接受和改善教育。它似乎不应当是教育创新奖,而是教育公平奖?

第二天大会的议题为“2015之后:没有完成的教育议程”,讨论的是一个全新的问题:没有实现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20009月,189个国家签署《联合国千年宣言》,做出正式承诺:将全球贫困水平在2015年之前降低一半,其中的教育目标是确保所有儿童能完成初等教育。这一目标显然已经无法实现,2015年即将到来,全球仍然有5800万儿童失学。联合国官员认为原因是形成共识太晚,5年前才开始行动,2012年后遭遇战争冲突和埃博拉病毒而停滞。专家学者反思,认为政府的政治意愿最为关键,政府要接受“教育是优先领域”的观念,即“教育至上”(education above all)。有代表认为问题是全球军费开支过高,解决5800万儿童的教育需260亿美元,然而,这仅相当于全世界6天的军事开支!全球范围内,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文盲,7.5亿文盲,相当于整个欧洲的人口;而一顿快餐的钱就可以让一个贫困国家的孩子上一个月的学。许多辍学女孩早早成了母亲,每年有超过1400万起童婚发生,每天都有39000名女孩被剥夺童年。陷于埃博拉疫病的利比里亚前教育部长说:“被剥夺教育权利的儿童,一个也太多!”

卡塔尔王妃的发言令人肃然起敬,她的关注深入而且专业,完全不是礼节性的。她说:在紧急情况下实行的教育措施不能视为是临时性的,因为不知道这种教育要持续多少年。她关心如何建设难民营,为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提供必要的生活。与会者探讨下一个15年——2030年的教育目标,是否应提出接受中等教育的目标等等。一位代表疾呼:不能忘记5800万,我们必须要行动,我们还有机会,因为到2015年底还有420天!

这个讨论、这些数字,刺激着每个人的良心。说实话,虽然我们长期关注中国的教育公平,关注农村教育、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却从未关注过其他发展中国家、战争和冲突地区、难民营中的5800万失学儿童,这是我们的教育盲区。WISE帮助我补上重要的一课,弥补了作为世界公民的认知缺失,并且更新了我对于教育创新、教育公平的概念。WISE峰会使得创新成为教育的主旋律,然而,它并非是与公平的目标背离的。如同峰会主席阿勒萨尼所说:“对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教育创新仍是改善教育可及性,而且还要保证它不会因为天灾人祸而中断。”

其实,中国的教育问题和世界是完全相同的,教育创新面对的挑战是要连结这样两个不同的目标:帮助边缘群体获得必要的教育,提高青少年在未来社会的生存能力。即通过教育创新促进教育公平,通过教育创新培养创造力!教育创新与教育公平的理念就此有机地联接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