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勇达
黄勇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68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逝去的流星---流星的眼泪

(2006-04-11 14:56:53)
分类: 往事如风
   轻轻的流星在一瞬间划过了寂静的夜空,我仰望着天空,默默的许个愿。但是却没想过会实现。
    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晚自习的时候习惯去图书馆看书.每次我都是坐在离窗很近的地方.夏日里开着窗,一阵风吹过,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我不禁抬起头晃一下,舒解一下疲劳。这时我感觉有一双大眼睛在看着我,在对视的一瞬间,她的眼神游走了。我依然看着我的书。可是每次我去图书馆的时候都开始注意我右前排的对座,她每次来都是坐在那.我仔细的看了看她,白晰的皮肤,一双大眼睛看着总像是在笑,不是十分的漂亮,但是有一种莲花般的清新,一种小女生的感觉。我总感觉她在偷着瞅我,我看书的心思自然就少了许多。也不知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想法,晚上不再想去图书馆了.不知是怕发生什么事情,还是害怕发生不了事情。
    每天的上课下课,除此之外可能就是同学间的嬉闹了。但是我在这个不小的校园里总能看到她的影子,也不知是我开始有心留意她了,还是她有意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渐渐的习惯了,有的时候在只我们会面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的微笑一下,也不知是以示认识还是友好呢?
    有一天,上大课,快要晚了.我急匆匆的往教学楼里跑,也不知怎么那样不小心,上楼梯的时候差点摔了,书和纸扬了一地.我忙低头去捡.这时感觉一个人也在捡我的东西,我不禁抬了一下头,在那一瞬,她已捡起了我散落在地上的纸“给!”我接了过来“啊!谢谢”我点了一下头,我的动作有些木讷,像做了什么坏事,怯怯的跑了。我感觉我倒像是个女孩子似的。就这样我们算是正式的认识了,见面也开始打招呼了,我知道她叫萍,是我下一界的学妹。
    我这个人骨子里是十分传统的,我一般都是和男同学在一起,也不知是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太深,还是根本就是一个晚熟型.要是男女大家在一起还行,单独的时候总之是能避免和女孩子接触就尽量避免。可是和她在一起似乎不同,有的时候似乎都没感觉她是个女孩子。但是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很怕别人知道或是说什么,在别人面前我总是说她是我的妹妹,尤其在同学面前我总是对她带答不理的,有的时候让她挺尴尬的。可是我却养成了每天去图书馆的习惯了.也不知是出于对知识的渴求,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感觉那里能让我的心静,要是不去总感觉心里会有什么事没做似的。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至于聊的什么也记不太清,但是我现在的感觉她总是那样的恬静,用手托着腮,笑咪咪的听着,有的时候也不失时机的插上几句,让你感觉到说话的乐趣。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是那样的轻松安逸。但是人总是很怪,平平淡淡的倒没什么,只要有一有人对你好,也不知是出于一种戒心还是耍酷的心理,总是有意无意的去刺激她.明知有的时候会让人很下不来台的事,还去做,明知道很伤人的话,还要去说。就这样过去了一年,我快毕业了,几个月的实习后,回到学校修改论文准备答辩。我们已经有挺长时候没见了,其实在这一段的日子里我也挺想她的,见面的第一句她就笑着问:“有没有想我呀,这一段怎么连个电话也没打。”我只是含糊的说了句:“这一段多忙呀,又是论文又是实习的。”“不会忙的连几分钟时间都没有吧,哈哈太不够意思了吧。”她笑着说。其实我心里也感觉自己挺不对的,但是为了‘尊严’我斜着眼瞅了她一下。她也感觉自己好象是失口了,笑着给我讲这一段学校发生的事。这时我感觉 我像个小孩子在被一个大姐姐哄。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它好象是在捉弄着世上的人们,当你想它快点过的时候,它总绕在你的身边不肯离去,看着你焦急不安的辗转反侧。可是当你想它在你身边多留一会时,它却嗖的一下,去的无影无踪。马上就要答辩了,实习回来后改论文就一直也没去图书馆。白天时她问我晚上去不去,我说到时候再说吧。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去了。在里面看了会书,她说感觉屋里挺闷的,到外面走走吧,我们走了出来,漫步在校园里,只是默默的走着,谁也没说什么,不知不觉中我们走出了学校。我们的学校离外环不远,过了外环那边是一片菜地,再走就到浑河边了。在不知不觉中我们走过了菜地,在河边有一个采沙的地方,我们坐在了沙堆边。那个夜是那样的宁静,这里听不到城市里的喧杂,只是隐隐的几声狗叫,还有一片的水声和蛙鸣。我们静静的坐了一会,她问我:“你答完辩就毕业了吧。”我说:“答完就可以回家了。”她瞅着我,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假装没看到,瞅着水面上泛起的波纹,许久都没有说话。我转过脸来瞅了一下她,说:“怎么了,看什么呢?”她笑了一下转过头去说:“没什么,看看你。”“我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外星人。”“哈哈你比外星人还珍贵。”“怎么说。”“外星人没你傻。”我笑了,学着《十兄弟》中傻大哥的口气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傻。”她笑了。正说着,她忽然抓着我的手说:“你看,你看。”我吓了一跳。顺着她的另一只手指的方向看去,啊!是流星.只是听人家说或是电视中才看到,今天是真的看到了,虽没有人们说的那么美丽,但是那一瞬的牵住眼神的时光也够回味一生了。我说许个愿吧!她啊的一声被我提醒了,她两手抱到一起,但是她没有松开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到了她两只手的中间。我愣愣的瞅着她,我想抽回我的手,但是她握的是那样的紧。我看着她紧闭着双眼,默默的用手顶着她的头,我的手好象这一瞬间不属于我了,可能它本来就是萍身上的一部分,是流星让我感觉到了,一年多了,我们在一起还从来没牵过手,想一想自己都觉得好笑。可能是因为我的手本来就是她的,自己的手何必把自己攥得那么紧。这一刻我仰起头,看着夜空 ,多么美的夜空呀!星星也分外的亮,这是在城市里看不到的,因为人造的灯光和漫天的废气已遮住了人的眼,看到的只是灰暗。就像烛光最近的地方反到是黑的。这时我的手有感觉了,是萍又把它给了我吗?我感觉到了一丝的湿润与温暖。我看着萍,她把我手握得更紧了,我感觉是那汪清泉中渗出的微波。我用手摸着她的头说:“怎么了,哎!怎么了。”,她轻轻的松开我的手,用自己的手在眼睛上向两边揉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说:“没什么。”我说:“没什么,这……”她往天上看了一眼说:“我刚才给了他点东西,他也给了我点东西。”“谁”她指了指刚才流星划过的夜空。这时我的手似乎不知该放到什么地方,也用手搓了一下头,还是放在自己的手上吧。可自己的手反到不自然了,因为它感觉到了不属于自己的体温,轻轻的两只手握到了一起。我们今天似乎没有更多的话,静静的坐了一会。她说:“我有点冷了。”夏夜的风,可能只有在水边才会感觉到一些冷吧。“我们回去吧。”她歪着头看着我,我这时已站了起来.她笑了,那个笑似乎就是一篇长诗,耐人寻味。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她问我,以后还会见面吗,我说可能吧?要是可以的话,你可以去我们那玩。她问我,以后会想她吗,我说会。她问我,在我的心中有她吗,我说有。她问我,对她是什么感觉,我说挺好的。她问我,我们算什么关系呢,我说算我妹妹吧。她问我……一路上她问了我许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几天后就答辩了,在这个期间我很想去图书馆,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去.因为我怕,我感觉那里是鸦片,我怕习惯了会上瘾,其实鸦片并不可怕,主要是里面的成份。成瘾后再想戒是痛苦的,我不想去享受吸食中的快乐,是因为我知道越是快乐以后戒的时候越苦。一片云对风说我喜欢你,但是风却说:“去,你离我远点。”这时天上下雨了,这是云的泪。风抚摸着雨,雨不见了,可是风的眼睛却湿润了,因为他知道,假如他去抚摸云,云也会不见的。
 
逝去的流星---流星的眼泪
逝去的流星---流星的眼泪
 
逝去的流星---流星的眼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