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山伊澜
燕山伊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913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命的女人(六)

(2006-06-13 13:24:31)

 

苦命的女人(六)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这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词。然而,我实在不愿意将这首词映为奶妈的写照。如今,奶爸爸已经过早的凋零。她的子女也早已成家另立门户。她和奶爸辛苦了一辈子为大哥哥和小哥哥成家盖了两层瓦房,自己则依然住在我小时侯住的那间最原始的破房子里。奶妈经常一个人牵着牛、背着拾柴禾的破筐走在山间小路上,她不怎么爱说话了,原本高大的身躯也有些抽缩了,宽厚的背也有些驼了。闲下来的时候,她会望着夕阳发会儿呆,有时嘴里还会和旁人絮叨着对不起我的奶爸,她说,要不是因为她,奶爸不是大夫就是个评剧演员,要么就是个退役军人了。当初有好多个参加工作的机会,她说都是她拖累的,她没有文化,没有照顾好奶爸,要他这么早就走了。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劝慰她几句,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不再有人喜欢听她的絮叨。我的奶爸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劳碌了一辈子,穷了一辈子。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是他走的年龄,要是工作的话,还未到退休的时候。这一段一直是我不愿意写的,有时候回忆痛苦的心路历程不亚于将痛楚往事重现……

自我去外地求学到后来参加工作,我去看奶妈的次数就少了,时间和精力都是不允许的。但是这中间发生了几件事情让我终生难忘。那年,我在潍坊管乐团实习,每天都要排练到凌晨,被演出追得根本顾及不到其他事情。一天,我的奶爸突然风尘仆仆的赶来看我,当时时值盛夏,他穿着粗布裤衫和胶皮底的球鞋,豆大的汗珠儿从他脸上不停的滚落着,衣服已被汗水打湿了一大片。奶爸手里提着足有二十多斤重的酸梨干和南瓜籽,装在一个旧旧的尼龙袋子里面。因我很少在山东看见有卖酸梨的,在电话里和他们提起过。没想到的是,奶爸居然没通知我一声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了,我当时惊喜得跳了起来,问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奶爸说,他是来看三姑的(他一个姐姐在山东)所以就顺便过来看我,他还说:“你喜欢的酸梨,邮局不给邮寄。水果这东西是怕坏的,带起来也不方便,所以就晒成梨干给你带来了。你奶妈很想你,还总是看你给寄过去的照片呢。她还叫我捎话儿给你,你一个人在外地要照顾好自己,缺什么打个电话,我们给你邮寄……”我要带奶爸去吃饭,他没有去,说还要急着赶回去。天气热,我给他买了些水果,他还嫌我乱花钱,只带走了一部分,剩下一半留给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心里很酸,我哪里知道,他根本不是去看什么三姑,而是和我在一个城市里当民工!他怕他来找我,让我的同学们也看不起我,还怕给我添麻烦,所以一直没来找我。奶爸回家的时候,奶妈总询问我的情况,那一次是他来潍坊一年以来第一次看我。

后来,我回天津了,总带同事去奶妈那里玩,(因为那里靠近著名的清东陵和八仙山风景区)。每次去的时候,奶妈和奶爸总要迎接出去老远,倾其所有的招待我们。奶妈还会充当向导带我们去深山采摘野果,晚上将火炕烧得热热的,让我们聚集在一起品尝着她做的小点心、自家产的苹果和喷香的南瓜籽……在我同事们的眼里,奶妈热情而朴实,是个非常善良的农村大婶,爱我如同亲生。记得去年那次看他们,我走的时候,奶爸送出我很远,我要他回去,他突然抹起了眼泪。说能多看我一眼是一眼了,这一别又不知道何时才能见。我当时很不高兴,埋怨他竟说出这么丧气的话。我又哪里知道,他已经查出绝症了呢?他不让奶妈告诉我,怕我受不了。想不到那一别,就真成了永别……

当我哭肿了双眼,再次跑到那个我成长起来的小山村时,看到的是雪白的孝服、鲜红的棺木和满地的纸钱、挽联、花圈。我挤进人群非要看遗容。大哥哥抱着我不让我靠近,我发疯似的推开他跑过去,揭起棺材盖子,看到了骨灰,那个小时候经常带我去玩,给我做小玩具、送我回家的大男孩奶爸的骨灰。为什么?我冲大哥哥他们嚷,为什么不让我看遗容?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恨你们!眼看着奶妈妈哭得撕心裂肺,我除了难过和心疼,不知道怎么熬过去的那段日子。我后来才知道奶爸的病是纯属耽误的,不然不会这么快去世,他明明知道自己患病,却一直隐瞒。自己舍不得拖累子女,凭自己当过大夫就自己随便扎针输液,而且在去世当天还出去干了半天活,他太不负责任了,居然隐瞒了我那么久。而他的子女更是内疚,奶妈更是痛苦,难道贫穷的人就意味着生病不能治吗?我搂着哭成泪人的奶妈,她嘴上哭喊着对不起奶爸,要跟着他去,我哭着对她说:“记得小时侯,您背着我吗?您问我说,等您老了我会不会背您,还记得我怎么说的吗?我说我就背你一个人,您生气了,您要我先背自己的亲爸妈再背您。可是,奶爸和我亲爸爸都已经走了,我只有背妈妈和您了。您再走了,我还去背谁……”奶妈于是就不再哭喊了,她老了,我长大了……

本来还想继续写下去的,这些文字实在让我难受,还是就此收笔吧。不是笔者对读者不负责任。回忆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现在奶妈一个人过,有轻微的神经衰弱。子女要求她一起过,她拒绝,依然守着老房子。我经常去看看她。她很期盼。我妈妈自爸爸去世后,也一个人过得很孤独,有时候写写文章。她们刚刚步入晚年,就过上了孤灯月下的日子。我愿这两位老人,身体健康,尽我所能让她们快乐……即使命运是天注定的,可是我仍然相信真正能掌控命运的人还是自己。苦命的女人就此暂时封笔。写得肤浅,敬请原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雅格艺韵
后一篇:难道你不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雅格艺韵
    后一篇 >难道你不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