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山伊澜
燕山伊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609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命的女人(四)

(2006-06-06 19:29:24)

苦命的女人(四)

今天,我静静地坐在这儿写下这些文字,其实我心里面并不平静,我怕的东西太多,当有种咸咸的东西从我脸上淌下来时,我知道那一定是自己的眼泪。我非常爱我的爸爸妈妈,我爸爸走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想起来依然是那种钻心的疼痛。可是,不可否认,他们没有给我一个快乐的童年……

从奶妈家里回来,我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了一起,还有我的哥哥姐姐们——爸爸的已故前妻留下的孩子。由于那些孩子是没有亲妈妈的“可怜人”,我一回来,母亲便给我讲“孔融让梨”的典故,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是大的、好的都要先记着哥哥姐姐们。而他们不会象奶妈那边的孩子事事都让着我,他们不会带我满世界疯跑,如果在他们玩去的时候,我非要追着他们走,那他们会和其他小朋友一起嘲笑我:“土包子、哭巴精(泛指爱哭的不听话的小孩儿)”直到把我弄哭,他们便笑着重复给我编的那句顺口溜:“哭巴精,挨屁轰,一轰轰到北大坑……”他们有时候趁我蹲在地上不注意时,用一只腿从我的头顶上跨过去,说这是“迈毛毛长”,据说被迈过“毛毛长”的孩子是永远也不会再长个子了,我被下了这样的诅咒,吓得哭着去找妈妈。可是妈妈总是笑着说那是骗人的,还要我好好和哥哥姐姐们相处。她也有生气的时候,但她从不说哥哥姐姐的不是,气当然是撒在了爸爸身上,于是爸爸就把我们几个孩子聚集在一起开个“家庭会议”。说是家庭会议,其实一点都不民主,整个是一个数落我的会议:姐姐控诉我在她的作业本上画小人儿、趁她不注意偷她的花发卡、哥哥说我吃东西从来不洗手、还用脏手摸脏他的白衬衫、在他们做功课时总给他们捣乱等等罪名。还有家里大小东西的损坏,不用问,那无疑是我弄的(不管是不是我弄坏的,也往我身上扣)。可气得是,我糊涂的爸妈居然深信不疑,在给其他叔叔阿姨介绍我的时候,总是说我顽皮,说哥哥姐姐们懂事。甚至爸爸的单位组织旅游,只准许带一个孩子时,他也只是带哥哥去,不带我。那时我不知道怎么表达对家人的抗议,我妈妈刚给我洗完头发,我便在头上洒土沫儿。她喜欢我留辫子,我就用剪刀狠狠将自己的头发剪下来,挂在醒目的地方“示众”,妈妈看到了,伤心地拾起我的头发,气得双手发抖数落我:“你怎么这样不懂事?妈妈有多难做,你知道吗?你大姐至今都不肯叫我一声‘妈’,现在连你也跟着气妈妈。你现在简直像个没有规矩的野丫头……”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落下来。

吵架?你以为我爸妈不会吵架?文化人的吵架更加出语伤人。当然他们从来不会骂人,是互相“损”的那种吵法儿,我爸爸后来回忆说,我妈妈柔声细语说出来的“损”话,会让一个七尺男儿颜面扫地,从而找个地逢就想钻下去。他们后来的感情是很牢固的,但在我小的时候,他们大多数是因为孩子吵架。

每每这个时候,我的哥哥姐姐们全部都站在了爸爸那一边,对我妈妈怒目圆睁,我便拿个小板凳,谁的一边也不站,坐在角落里用自己的眼泪和稀泥(眼泪落在土地上,可以将土变成泥)。这时,我总会想起我的奶妈,可是她却不要我了,于是就越想越伤心。妈妈激动的时候,会拉我去外婆家,但爸爸通常会从妈妈的手里夺过我,要她一个人走,我就抱着妈妈的腿不要她走,但妈妈是个要颜面的人,爸爸的话一出口,她便甩开我一个人去外婆那,几天不回家。

有一次,妈妈走了好多天了,我和哥哥姐姐们上顿下顿煮挂面。爸爸总也接不回来火气大的妈妈,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哥哥姐姐们便偷偷开起了“小会议”,姐姐问我:“他们肯定会离婚的,你是跟着爸爸还是跟着妈妈过?反正我们全部都跟着爸爸,你要是跟着妈妈过,我们就分开了,跟着爸爸,大家还在一起……”尽管当时我对“离婚”的概念还很模糊,但感觉到那一定是家庭解体的结果。第二天,爸爸送我去了幼儿园,趁下课的时候我就偷偷的溜了出来,我当时想:反正爸爸妈妈也不在一起了,我谁也不跟谁过。干脆去找我奶妈算了。在那里比在这儿高兴多了。于是,我背着个小书包和小水壶,朝着我认为的奶妈家的方向出发了……

后来的事情,我是听妈妈说的,她听到我丢失的消息,急得休克了过去。爸爸报了案,姐姐第一次挨了爸爸的打,还要哥姐们集体在家里“闭门思过”了一整天。教我的那个阿姨老师也差点被学校除了名。早知道这样,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走了。我沿着马路怎么也走不到记忆中的奶妈家,天黑了,我就跑到一个小桥洞里睡着了,正好被当地一个修路的老乡看见,平安把我给送了回来,总算没有遇到坏人,让我妈妈现在想起来都十分后悔当初和爸爸吵架不回家。

经过了这场风波,我的奶妈和奶爸专程来看我了。奶妈的婆婆刚刚去世,她和奶爸胳膊上还带着孝。他们消瘦了好多(奶奶去世前把他们熬得很狼狈),奶妈的眼圈是红红的,明显刚哭过。我飞奔着跑过去搂住奶妈的脖子,她也激动得抱着我,用自己滚烫的脸贴在我的脸上,我仿佛受了好多委屈一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我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一股脑倾诉着,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奶爸从兜里掏出他给我做的木偶哄着我别哭,并给我擦眼泪,在场的人无不动容。直到奶妈走到我爸妈身边,脸上还挂着泪珠儿:“在孩子放寒暑假的时候,让她去我那儿过段日子吧,我们虽然条件不济,但保证会让孩子快乐,不会让她遭罪,我们也想孩子啊……”一句话说得我爸妈,当场给我道歉。打那以后,我的爸妈再也没有当着孩子们的面儿吵过架。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落泪的千纸鹤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落泪的千纸鹤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