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荷兰剑雨普天同降

(2010-07-07 14:13:14)
分类: 大仙足球评论
荷兰剑雨普天同降

    鲜橙花怒放,荷兰人飞翔,剑雨飘香,普天同降。继1974年克鲁伊夫、1978年伦森布林克——32年之后,无冕之王的王中王斯内德登场,荷兰人心碎的历史在乌拉圭球门的死角中闪亮。这一刻,荷兰剑雨普天同降,气度悠扬,斯内德的右脚轻弹时光,处于1/4越位身段的范佩西脚下一让,穆斯莱拉横身扑救的身姿罩上一层寒霜。这一刻,被命运压低的荷兰人回来了,向着他们世界杯的第三个决赛日飘然进发,古道西风拦不住一骑绝尘的瘦马,小桥流水找到了大江东去的天涯。
    于天涯深处喊一声——天哪欧买尬!便有大片落花,在橙衣人的身侧落下。来吧,荷兰人走进决赛的夜晚,不喝酒还等啥?满城的橙汁伏特加,在夜色阑珊中激荡。鲜橙花怒放,内心扬起一道橙色锋芒,这是闷骚飘香的鸡尾酒——鲜橙花之一::金、味美思、香橙利口加冰摇匀,一腔幽情在叹息中暗涌;这是明骚狂放的鸡尾酒——鲜橙花之二:金与鲜橙汁以及碎冰的碰撞,推出一道夺目的放纵。
    不要离开今晚的橙色,橙色洋溢着鲜明的足球本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看到橙衣荷兰在1974年世界杯决赛鏖战联邦德国的录影带,从此就喜欢上目空一切的克鲁伊夫与荷兰队,一直到飞翔的巴斯滕在1988年欧锦赛上完成了对达萨耶夫的“零角度”射门,橙色比血色还耀眼!我在世界各地无数个酒吧畅饮橙汁窝嘎,把一颗诚实的心,窝在灵魂中,是为“橙窝”!每喝橙汁窝嘎,就感觉橙衣荷兰对我灵魂附体。
    35岁的范布隆克霍斯特35码远射,荡平了荷兰人进入南非世界杯决赛的一切障碍;斯内德拷打灵魂的死角,追问命运的转折。1974年轰炸机穆勒回身折射的一脚破门,让橙衣荷兰在漫长的岁月中曲折,所以罗本不再纠结,一槌定音,此球可问天——罗本定的是不是无冕之王今朝加冕的绿茵强音?
    一条耀眼的橙色大道铺向约翰内斯堡,不论荷兰人决战的对手是德意志还是西班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荷兰人再次成为世界杯决赛的尊贵嘉宾,是橙衣剑客第三次冲击冠军奖杯的宏大底蕴。不动声色的范马尔维克像一位幽静的刺客,潜伏在鲜橙花的庭院,等待剑雨飘香花满楼的时刻。荷兰剑侠再一次嗅到了世界冠军的气息,他们前进的姿态已激动得震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