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或者药

(2018-07-01 12:32:29)
《燕山下》
 
野枣在枝头
守住内心的红。杏林用青涩
说出酸楚
是五月的一部分。燕山之下,大花蓟
在黄蜂争夺之中
开得无比娇艳
我想看见的事物,永远和它的
反面一样多——
一只蚂蚁下山,粮食滚落,遇上
车祸的亲戚
有时我真的觉得,我就是其中的任何一个
而道路和我想的不一样
它把自己送出去:一条通向清晨
一条,通向黄昏。

  
《饮茶》
 
海水此去三千里,月亮一路跟随
翻腾的,明暗的事物
都不及你
 
三千里,波涛原路返回
杯中,那些途经的地名,人名
沸水中
辗转的茶叶
 
……都静了,茶叶静坐
杯底:
 
一杯水,有了它的定力。
 
 
《病,或者药》
 
病入睡了,药醒着。
药里也有
苦汁大海,也有往返的小溪
黑衣人出入树林
刀斧留下的疤痕,眼睛一样睁着
 
——月亮是另一只眼睛。
因为它们的凝望
 
梦中:我比平时更快,又翻过一座山。
 
 
《另一只羊》
  
所有的羊都在吃草。所有的青草
都在等待被啃食。
牧羊人在远处,手中没有鞭子
 
風中,所有的風都经过風
所有的风吹过,都是抚慰
青草只管绿,羊群只顾吃草
牧羊人只等
羊群肥美
 
我在意那些
从不可能改变命运的事物,在意
从不曾
将我在意的事物:
单独的
另一只羊
 
——我们因为彼此看见,而深深的原谅。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你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