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里住满永生之水

(2018-02-13 13:46:45)
《一棵树,一群树……》
 
当我知道它们为什么愿意在原地生根,腐烂
我就知道我为什么作为叶子
愿意飞奔
 
《现在……》
 
现在我可以长久地凝望一棵树,风中
痛苦的形状
现在我可以成为这种形状,现在
我可以成为这种形状
不问缘由
现在我可以不问缘由
 
我不能不问缘由——
 
现在,一棵树
朝你越走越近:它越过了你。
 
 
《格桑花和鹅》
 
格桑花和鹅,一个被風吹
一个被風追赶
鹅经过格桑花的时候
你正好经过自己
 
远远望去:你追着風
你追着風的时候
格桑花和鹅
 
風在吹呵,風在追赶。
 
《买菜记》
 
长发及腰的女子,带着我递过的钱币转身
背影里
山色依稀,瀑布流淌,旧时光
若隐若现
她在我挑的排骨上,目光停留
一刀下去
她唱:“咋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雨一直下
铁皮屋顶下
灯光昏黄
又一刀下去,她唱:
“今日乱我心,多烦忧……”
 
再见她,雨还在下
雨在唱
她不唱
 
——她撑伞,蹲着:肉骨头喂流浪狗。

 
《河里住满永生之水》
 
大河宽广,浪花修行
货轮上装满沙子,每一粒
皆有去处
 
蚯蚓一分为二,两个身子
向前方扭动
松鼠一日之中,三次往返高压电线
 
——每一次,饥饿的人
再度陷入饥饿
 
是的
因为此,因为此……
 
——河里住满永生之水。


《鞠躬》

登山望海,波浪在鞠躬。
推窗迎梅,花香在鞠躬。

炭火向灰烬鞠躬。风翻过书页
词语向远去的鸟鸣鞠躬

我为什么蜷缩
旧毛毯裹着旧身体,仿佛
星辰之下
所有黯淡之物,都在向光鞠躬

是的,是这样
包括路灯之下,蚂蚁背着粮食
翻过树叶

雪落下来——
是的,是这样
你和我
各在一方

因为那无穷的,我们所不知
但愿望着
不被描述,但一直在的事物——
我们,向着天地之间,那茫茫
那白茫茫呵
……鞠躬。


《一月》

一月,大雪封山,鸟兽不见。
一月,湖水结冰,我给你写的信
在九点之后,太阳照耀的冰层之上

一月,消息在风中流转
到了江南
有一枚叶子,执意不离枝头
后来凝固成叶子的形状

一月,铁匠连夜打铁
乌鸦忙着出入葬礼
月亮一心一意照耀人世

江水有涡流。人世有深喉。
一月,我在写信

二月就要到了,是呵
多么好

二月就要到了,我在给你写信——
“信”:是”相信”的“信”。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在山脚
后一篇:你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