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浒传》中的食人魔

(2018-03-11 09:10:15)
标签:

水浒

人物

吃人事件

分类: 闲言碎语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是鲁迅先生在《狂人日记》中最著名的一句话,鲁迅借此猛烈批判封建主义,说它是打着“仁义道德”的幌子,干着“吃人”的勾当。

其实鲁迅一点都没说错,翻开中国历史几乎每个朝代都有人吃人的记录。

因为遭遇大饥荒或者战争时期粮食严重短缺,树皮草根吃尽后,就会出现“人相食”、“易子而食”这种惨绝人寰的现象。安史之乱时,张巡守睢阳,城中无粮,只得以人肉为食,张巡甚至杀了自己的爱妾,熬成肉汤慰劳士兵,鼓舞军心。

除了果腹,还有因为仇恨而吃人。王莽被杀死后,他的舌头被人割下分食。太监刘瑾在被凌迟时,他的肉被老百姓一块一块买了吃掉。

最残忍的是因为变态而吃人肉,而且上了瘾。北宋王继勋生性残暴,嗜吃人肉,经常强买民间少女为仆,稍不如意就把她们杀死,烹食其肉,后案发供认杀食婢女百余人。

如果说鲁迅先生从历史书中看到的“吃人”是虚指或者是一个譬喻,那么《水浒传》中多处吃人场景的描写则是赤祼祼的,也是触目惊心的。可以说,从《水浒传》中,我们也看到了两个字:吃人。

水浒第27回,标题赫然是“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说的就是孙二娘卖人肉包子的故事。孙二娘在十字坡卖酒为生,实是只等客商过往,有那入眼的,便把些蒙汗药与他吃了便死。将大块好肉切做黄牛肉卖;零碎小肉做馅子包馒头。孙二娘在长期实践中,又总结出另一条经验:肥胖的人好做黄牛肉卖,长得瘦的人好做水牛肉卖。打虎英雄武松路过十字坡,差点就成了她制作黄牛肉的上好食材。

水浒传中卖人肉的除了孙二娘,还有朱贵和李立。

朱贵在梁山泊南边大路上以开酒店为名,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有财帛者便去山寨里报知。但是孤单客人到此,无财帛的放他过去;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则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子,肥肉煎油点灯。

李立见到客人身上包裹沉重,有些油水,便要用蒙汗药谋财害命。宋江和押送他的两个公人就被麻翻了,被拖进山岩边人肉作坊里,放在剥人凳上。要不是李俊及时赶到,宋江也就成了一盘好菜。

同样是杀人卖肉,朱贵、孙二娘的做法很不相同。

朱贵是将精肉片为“子”, 子是指经过加工的肉干,很可能类似于人们过年吃的腊肉。肥肉则熬成油用来点灯。

孙二娘的人肉主打产品是做成“黄牛肉”、“ 水牛肉”和人肉包子,那还有副产品吗?有!武松曾到孙二娘人肉作坊里,“见壁上绷着几张人皮,梁上吊着五七条人腿”,人腿应该是制作黄牛肉、水牛肉的食材,而人皮留着干什么用呢?书里没有明说,估计应该是制作皮衣、皮手套、皮帽子的原料。这样一比较,孙二娘的人肉产品要比朱贵丰富得多,这个女人真是不一般。

 

《水浒传》中的食人魔

孙二娘、朱贵和李立,都是卖人肉的,书中并没有描写他们吃人肉的场景,似乎他们还算不上食人魔,但是人肉产品是他们加工的,要把人肉做得有如黄牛肉、水牛肉和动物肉干一般的味道,不亲自尝尝又如何做得地道?既然有胆量杀人卖肉,吃人肉对他们也是小菜一碟,所以将他们列为食人魔并不为过。

同样是食人魔,清风山上的三个头领燕顺、王英和郑天寿,最喜欢吃的是用人的心肝做成的醒酒酸辣汤。

水浒第32回:

当下三个头领坐下,王矮虎便道:“孩儿们,正好做醒酒汤。快动手,取下这牛子心肝来,造三分醒酒酸辣汤来。”只见一个小喽罗掇一大铜盆水来,放在宋江面前;又一个小喽罗卷起袖子,手中明晃晃拿着一把剜心尖刀。那个掇水的小喽罗,便把双手泼起水来,浇那宋江心窝里。原来但凡人心,都是热血裹着,把这冷水泼散了热血,取出心肝来时,便脆了好吃。那小喽罗把水直泼到宋江脸上,宋江叹口气道:“可惜宋江死在这里!”

从这里可以看到,小喽罗们取人心肝之前的动作非常熟练,说明干这种事应该是很多次了,他们还总结出了如何取人心肝才能做得好吃的秘诀,吃人都吃出经验来了。而从之前小喽罗的口中还可知道,他们杀了人后,心肝归三位头领享用,多余的人肉是就由众多小喽罗分食。由此看来,清风山上从山大王到小喽罗都是食人族,细思极恐!

喜欢吃人心肝的还有二龙山的首任大头领邓龙,只不过他不是用来做醒酒汤,而是用作下酒菜。

水浒第17回,当曹正等人佯装绑着鲁智深上山时,邓龙听了大喜,叫:“解上山来,且取这厮的心肝来做下酒,消我这点冤仇之恨!”可惜他等来的不是喷香的炒心肝,而是鲁智深的禅杖。

最令人恐怖的食人魔是黑旋风李逵,他吃人肉的风格简单实用,那便是烤着吃,类似现在的烤肉串。

水浒中有两处描写李逵吃人肉的场景。

其一,宋江打败无为军、活捉黄文炳后,问道:哪个兄弟替我下手报仇雪恨?李逵跳起来说:“我与哥哥动手割这厮。我看他肥胖了,倒好烧吃。”于是李逵拿起尖刀,先从黄文炳腿上割起,拣好肉在炭火上炙来下酒。割一块炙一块,无片时割了黄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肝,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

这场面够血腥的,也够凶残的,黄文炳眼睁睁看着李逵把自己的好肉吃了个干净。值得一提的是,李逵吃饱了,还取出心肝,与众头领做醒酒汤。看来清风山的燕顺等三位头领上了梁山后,把吃醒酒汤的传统发扬光大了。

其二,李逵杀死了李鬼后,见李鬼老婆煮的三升米饭早熟了,只没菜蔬下饭。李逵盛饭来吃了一回,看到李鬼的尸体,笑道:这不有现成的好肉么?拔出腰刀便去李鬼腿上割下两块肉来,洗干净了,就着炭火来便烧。一面烧一面吃。直到吃得饱饱的。

不得不说,李逵的内心实在太强大,吃人肉吃得如此轻松惬意,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梁山上还有一位比李逵更厉害的食人魔,他就是邓飞。请看邓飞出场时的一段介绍:原是襄阳闲扑汉,江湖飘荡不思归。多餐人肉双睛赤,火眼狻猊是邓飞。

据说人肉吃多了,眼睛会患上疾病,变得赤红,邓飞就是这样的人。虽然书中没有直接描写邓飞吃人的场景,但从他的外号“火眼狻猊”来看,他吃人的数量一定很可观。

眼睛发红的不只邓飞,还有前面提到的催命判官李立,他的出场描写是“赤色虬须乱撒,红丝虎眼睁圆”。可能是吃人数量没有邓飞多,所以眼睛里只是有很多红丝,还没变成邓飞那样的火眼金睛。

水浒传中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吃人事件?梁山好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沦为食人魔?

一是北宋时期社会现状的真实反映。古语说“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虽然北宋的社会文明已有相当高度,但北宋末年皇帝昏庸、奸臣当道,致使贪腐横行、民不聊生,乱世之中老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出现因饥饿或者仇恨或者人格变态而吃人的现象也就不足为怪。即便北宋以后的各个朝代,每逢大灾或战乱之年,“人相食”、“易子而食”,也是难以避免的。

二是对人性复杂的曲折表达。梁山好汉们出身不同,性格各异,有的嫉恶如仇,有的侠肝义胆,有的足智多谋,有的英勇善战,他们有着诸多可贵的品质,但他们也有阴暗、残酷的一面,杀人卖肉,无所顾忌;吃人心肝,无所畏惧。在他们眼里,杀人与杀动物没有区别,吃人肉与吃动物的肉也没有不同,从这个角度讲,梁山好汉们的残忍野蛮也是令人恐怖的。总之,施耐庵笔下的梁山好汉,没有一个是高大上的完人,他们有着人性与兽性的交织,英雄基因与魔鬼血液的交融。承认人性的种种复杂,直面人性的种种丑恶,梁山好汉的形象才更加立体,更加血肉丰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