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601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庄周文艺.诗周刊》<诗星空>第78期

(2015-12-08 12:14:57)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刊转载】--入选作品
感谢一径秋色老师选编,辛苦了!祝福庄周
---------我是村庄永生的孩子----------

[转载]《庄周文艺.诗周刊》<诗星空>第78期

 期诗人:雾里    巴山一民    兰兰 谷 冰   麦克诗人  
                  王建元  沪上敦腾   华夏云客  村邻   冰 雪 



我是村庄永生的孩子  
雾里琴 
 
离别村庄时,门前  
那条小河,一路小跑的远送  
还有守候在河畔的那棵  
驼了背的老榆树,在  
一次次目送中,凋零 
 
小河在岁月中,疼痛的枯竭  
而我体内川流不息的  
分明和家乡的小河一样清澈  
老榆树一再泛青  
挥之不去的是那童年的歌谣 

时常想你 
想成了一阵风  
想成了一座山  
想成了你的模样
我知道,我是您的孩子  
我将在你生命里永生 


竹排的日子
 巴山一民  
 
我想做一尾鱼
潜入水底藏于水藻
看你水上之笑
听你水下之声
再感受你经历的脉动
 
水下的半截
在没有空气的缝隙
昼伏夜出的煎熬
 
水上的半截
在空气中钙化生锈
来一贴砂纸
打磨 清洗 镀光
让水上的日子不在漂泊
 
偷偷和你接近一次
呼吸和脉动在
歪斜的竹排上
慢慢摆正


大雪
*兰兰   

百花盛开的灿烂
已成过往
邙山沉默
黄河不言
冥思体会冬日的苍凉漫长
大雪按部就班
已经铺排又一场白皑皑的盛宴
黄昏凌厉的风,卷着你的信息
送到我的屋檐
一股暖流潮涌房间
思念挂满窗帘


冬望帖 之一
谷 冰   
 
如果回忆与瞻望有些近似
我怕键盘抄袭了笔墨,虚拟抹杀了现实
如借秋风试水,朔风一定会哂笑
这个逊色三分的前辈
锦绣万花谷已经禅位,空旷与凛冽
在北方做大,苦霜临摹的飞雪
还在灵隐寺诵经
我沿着寒食帖的幽径寻找梅香
铁马当道,寒烟偷袭,诸州陷于冷寂
我钟情的文字,也被铁流劫持
梅花尚未赴约,煮酒还需火候
我在筹谋的一场大雪里望尽天涯
时刻等待你
叩门的讯息


持灯的孩子
麦克诗人

初春的夜晚冰雪消融
一个持灯的孩子走在旷野上
 
一列过往的列车像一首歌
带给人们时光里温暖的回忆
 
那些睁开眼的旅客揉着惺忪的眸子
仿佛冻土之下苏醒的一粒种子
 
而持灯的孩子还没有长大
只有温暖的光照亮这初春的夜


无题
王建元 
 
在越来越多的人
都拜佛祖,都信上帝的时候
它们恰恰在睡觉,或刚刚过了更年期
 
从我做起的人
既是无私的,又是自私的
林子太大了
 
一定有人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的人
往往是圣徒
相对于圣徒,信徒似乎低了许多的层次
 
为喜欢做事的人
永远不会讨得真正的喜欢
比如汉奸,比如叛徒
比如一个心思围着自己旋转的人
 
等待解读亦或是一种幸福
不等待或根本不需要解读的人则是一种智慧
 
莫大的
像“易经”


观海
沪上敦腾   
    
水手要尽量年轻,青涩,
呈现大海的硬度。(而海伦呢,主要凸现大海的圆滑。)
 
海盗,闺房少女的梦中情人,
是铁锚,钢盾,影子武士,游刃唇间的斗鱼。
 
低于海平面的,皆会游泳或潜水,
在垂钓者体内,倒立着至少二个向度的暮年。


十分怀念
华夏云客   
 
我十分怀念
那个在很深的寒夜
给炉子添炭的人
他拥有唯一一张
被火光照亮的脸
我们都隐在黑暗之中
生活在他的对立面


等待 
村邻   

雪,停下了飘舞的脚步
幽谷,回荡着迎亲的锣鼓
寂静之中,我知道
你在等待着福音的跳动

等待,是在漫长的星夜
星夜中无眠的苦盼
我知道,数着星星彻夜的寒
那是你迷失中的痛

雪地留下的足迹
歪歪斜斜地印记着
你成长中的每一次的求与误
尽管那雪依然纯白

雪是无意的,包裹的杂尘
只是途中的染,也是降落的心核
但却无心伪装成无暇的样子
因为,纯净与洁白
始终都是世人强加与雪的赋予
从天空到飘落大地
这一路的艰辛一路的熏染
依旧保持着洁白的身心
足以令我赞叹

又到隆冬,雪覆盖的大地
给予世人又一次的写意
流年之中,谁裹杂尘陨落成囚
谁裹着杂尘如雪
我期待,静静地等待着
你春意地来,不为春暖花开
只想看见,情归故里
一切自由自在


打开冬天的门扉
冰雪

打开冬天的门扉,
冷风在心中
肆无忌惮的吹。

吹走躯体里
仅剩的一丝温暖,
严寒在心坎里徘徊。

雪上加霜,
霾染浊灰,
冷冷深心不懊悔?

风吹鹅毛大雪,
心中温情巍巍。
虽然冰冷的身子,
反觉得很美。

堆一个雪人,
无限俊美。

吟一首冬诗,
婉转百回。

吐一口白气,
大声赞美。

“啊!
银装素裹的世界,
冰山玉垂。
······”

令无数的文人墨客,
手挟心中的笔。
笔走龙蛇,
而就一挥。

拍一下书桌,
酌酒一杯。

细细品饮,
感觉甚美。

然而,
无限的思绪,
在冰天雪地之间
不停的飞。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