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933
  • 关注人气: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庄周文艺.诗周刊》<诗星空>第76期

(2015-11-24 10:12:0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刊转载】--入选作品
谢谢一径秋色老师选编,辛苦了,祝福庄周文艺
-----------诗心-------------
[转载]《庄周文艺.诗周刊》<诗星空>第76期


本期诗从:雅格诗韵   雾里琴   兰兰   墨尚江南   程曦   桑根
                沙里途    梅山子   江一苇    东海潮   路延军




那一片绿叶是我
雅格诗韵   

那一片绿叶便是我
嫩绿色芳菲  嫩绿色性格
和橄榄枝一同夹入和平的教科书
又被大自然的讲师编织成册

那一片绿叶便是我
撰写秋实的故事也发表春韵的演说
掬颗颗露水点缀夏日清爽的主题
牵缕缕光泽注解太阳明晰的脉络
 
那一片绿叶便是我
和秋天签下永久的许诺
为了丰腴那颗走向成熟的红果
宁愿选择那个悲壮的时辰
飘落
也要将毕生精血
融入金秋土地的方格
http://blog.sina.com.cn/u/3243205177
 

诗心 
雾里琴   

常常借助文字 
传递内心流年的心语 
风一再将日子刷新 
我将最真实感受,给了 
一个叫“诗”的知己
 
今天小雪,雪还在 
北方以北的呼兰河畔 
聆听呼兰河传 
11,22这对孪生姐妹 
在时光书上,写下 
康乃馨的春天
 
此刻,我把诗心赋予琴弦
你在与不在
来与不来,都会为你
把快乐弹到了极致
 http://blog.sina.com.cn/wxyjfyh


听雪
*兰兰   

你听过雪吗
雪不知道自己坠落的声音
但是,天地知道
雪的声音
有悲喜,有苦乐
有风花雪月,花事相约,红尘离别
那声音令大漠黄沙,金戈铁马
最后都归于沉寂
大地安静纯洁

今夜
打开窗户 
十指相扣
静静地聆听落地的飘雪
仿佛与雪融化一体
不染一丝尘屑
翩翩起舞在空寂辽阔的世界
从前世跳到今生
曼妙跳出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绝
雪就是我,我就是一湖雪
http://blog.sina.com.cn/lanlan456789


冬的初衷
墨尚江南   

接下秋的烂摊子
冬便有自己独特的情思
和掌控的欲望
生命似乎沿着一条抛物线
的另一端
一低再低
 
遗忘 抑或丢弃
直至消磨掉水银柱上的几个负数
 
当这种状况抵达一种极限
瘦成日光中的
一个柔弱的盲点
某一种契机 便带着梵音 濒临城池
托起生命的力度
 
这个时候 你方明白
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改变、抵达
你仿佛找回了前朝记忆
抑或游离于另一个平行空间
http://blog.sina.com.cn/u/2976723724


冬日,只有风在演奏
程曦   

僵硬的风,冷冷地吹,
无数爪子,叙写空芜。

我咽下钢筋混凝土中的汽笛,
一片叶子牵动我的视线,
才发现,大地上还有一片片葱郁,

那是一个个背影,像标点符号,
散落在原野,像麻雀,
在四季的屋檐;在空旷的雪地……

他们觅到了种植过的金子,银子,碧玉……
在寒风中奔忙,在刀片上行走……
它们上了高速公路,去认领游子的家门。

扒开苍匆,恩施冬日,
很多欲望跳进深渊,火锅在讲述人间。
它们像新鲜的呼吸,温暖血管,
驱散人体里的浊气……

哎呦,一只猫跳上了黑白键,
人间像挤挤一堂的大草原,
起舞弄倩影,筷子在拨动江河,
我听到了父亲的脚步,
走在二胡弦上……我沉默地拾起过去岁月,
一滴滴诗行。
 http://blog.sina.com.cn/chengherong


秋远 
桑根

霜降无霜

霜降无霜
高科技从城市蔓延农村
茄子与冬瓜的对决
由领地的争夺上升到时间的僵持
果实自枝头跌落
山岗黯然神伤
不知该如何解释自身的贫富

裸捐不是某一个物种的义务

太阳当顶的时候
孤树终于没能忍住老泪纵横
虽然枯藤还在脚边

风啸叫着宣扬:
裸捐不是某一个物种的义务
但这次他没能带走一片叶子

一粒草籽飞翔
忙着去衔接
一个季节与另一个季节的梦想
 http://blog.sina.com.cn/736499089h


有一首歌
沙里途  

据说凭借这首歌
一些陌生人可以成为好朋友
而另一些则胆战心惊

它来自巨大的深渊
是水压出来的
掠过汹涌,飞向蔚蓝和高远

整个乐队都坐在海底
那么多灵巧的手
透明的水母的触须一般在演奏

高压使音乐舒缓地上升
点燃了一坑深水
点燃了草木,原野,还有岩石

大多陌生人化作时代的灯捻
光明,少数人才有
黑暗重新吞没了歌手与乐队
 http://blog.sina.com.cn/dlcamel


狭长古巷
 梅山子   

幽深而晦暗,看不到尽头
吞嗯着一代又一代人
吞噬了数不清的岁月光阴
但是,却一直吞不下一辆车和一根打横的扁担
http://blog.sina.com.cn/meishanzi


《二姨夫》
江一苇   

中秋放假,回了趟老家
顺便去看了看
我的​二姨夫。他一生孤苦
老伴早逝,儿子死于车祸
儿媳带着三岁的孙儿
改嫁他人。七十九了
还在种地喂猪。一口吃的
还要自己亲自下厨。见到他时
他的听力和视力
明显更差了。我叫了半天
他只愣愣地看我
直到我趴在他耳朵旁
大喊二姨夫​,他才有所反应
但他还是没有认出我
直到最后我要走了
他还拉着我的手​
说请乡长放心
以往拖欠的土地税
他一定会交清
他压根就不知道
现在早不交农业税了
更不知道
全村的农民
都在领粮食直补这件事情
 http://blog.sina.com.cn/ljk13919696681


记住一段流水
 东海潮  
 
渐行渐近,渐行渐近
生命的真相愈来愈接近
虚无。我相信某一天
在时光深处,记忆的回廊
会不停地敲击暮鼓
在房间里,在公园长椅上
在蝴蝶缤纷的花圃旁
我守住人生的最后一点
自尊,回味值得回味的
青春的容颜,值得聊以自慰的
寻梦之旅。一个人的那次远行
绿皮火车,三等船舱,破旧的
大巴车,最令我心潮起伏的
黄河岸边的远眺。泰山顶上
辉煌的日出。渤海港湾
飞翔的鸥鸟。长城内外
连天的碧草。如今
萧萧落叶已归于厚土
我彳亍在现实中
接受无情岁月的归宿
 http://blog.sina.com.cn/fengyuzheshuo


告白
路延军

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
我的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
幸运的是我还在
相依为命地继续东方的旅行
沉默的故事

在那些层次分明的沉积里
我能看见自己地跳跃,转向和离开
不过我始终与自己同行
沿着一条河流的漫长的堤岸
去寻找大海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
看看街上那些风雪中的汽车
我倍感幸福和平静
你说呢,你说——
http://blog.sina.com.cn/luyj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