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816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一期:(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2015-10-31 22:08:5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刊转载】--入选作品
感谢风光老师选编,赋予“侠客”之称!祝福诗歌东北风!
-------入选---写给拐杖,消息,家乡的中秋节------

[转载]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一期:(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本期侠客: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栏目主持:光风 http://blog.sina.com.cn/xiaohewoaiwojia

 

“侠客”张凡修,19586月生,河北玉田人,中国作协会员。诗歌发表于《花城》等多种刊物,入选《中国诗歌年选》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地气》等三部。2010年,被《诗刊》《星星》联合评为“中国十大农民诗人”。 读张凡修的诗,仿佛真的看见一个“行色沧桑的旅人”,精神世界却无比富有,他生活在广袤的大地花园中,不用嗅觉,就直接抵达了花香中的人群,高大、唯美!

[转载]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一期:(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叶 脉》

 

一种冷峻的清晰 

主脉、侧脉和细脉 

而叉状脉,网状脉,平行脉 

这些骨肉深处的沧桑

不具备可见性

我便是那个行色沧桑的旅人 

交叉的传承,仓促而悠长 

请允许我,拥有选择岔道的 

念想。细数经年纹理的痕迹

我的亲人,把太多的水分和养料 

输到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而我所需不多 

时间无端,我只是还打理着一点儿 

光合作用的小土壤 

那复杂的经络,我还够得着

 

《八  月》(外二首)   

 

而偏偏就有那么,六七亩大小的一块地

恰好闲着。闲着的这么一块地

有一股从湿草,马,懒惰

夏日的天空

和无尽的生命中散发出的味道

潦草地撩拨着荒芜

空地自有空地的胶着,它黏牢八月

短暂的空寂。却裸露出

活泼的耐心

空地是湿的,父亲走过来,哥哥走过来

匆匆离去。但他们似乎有一个约定

都在第二天悄然聚拢

经常有一个人是把脸贴到

清晨的阴影里的——抠、嗅、捻

墒情、颗粒、沙性,有机酸、微生物、腐殖质

一年两熟,这是决定性的换茬

歇一季,日子将翻新

在一个独自勘察的下午,父亲

果断刹住溜坡的马车

吸取,捆紧的湿草,上一次散开的教训

 

《柽柳林》

 

那年我六岁,爷爷积攒了足够新鲜的柽柳枝条  

纤长、柔韧、通直  

成捆地切成洋葱状的截面  

在荒原,扦插、密植、栽培、繁衍……  

一个人,为着一群人  

爷爷在路边、沟沿、草坡,细密的阴影里钻进钻出  

神秘、虚妄而又如此模糊——  

一变二,二变三,三变四  

密密匝匝,柽柳林在黄河口岸边、湿地摇曳开来  

凝重、苍劲、向上  

悲壮地簇拥鸥雁起舞,狐兔出没,群鸟栖息  

它的叶子像鳞片,枝条上,一年开三次淡红的小花  

割一茬,长一茬……  

——我是黄河口唯一的孩子  

与爷爷一起,感受着生命的阴冷与倔强  

却插哪哪活——  

耐寒、抵瘠、防旱、固沙、抗盐碱……  

越密集,越放纵,繁衍力越强大  

那个欢实劲儿,就像碌碡滚泥  

越骨碌越粗。越骨碌越粗的阴影压迫着我  

一层层漫过来  

直到我看不见远处的大海,直到我奢望  

把自己,疏散开来  

——现在,我孙子也六岁  

身后一闪  

钻进,柽柳林里

 

《五 月》

 

树木打着饱嗝。香气四溅时

会不吝啬

自身的体味飘得很远

而我,饿着

 

我紧紧跟在一群人的后面

仿佛这些人也饿着

拿着筐,拿着竹杆,竹杆上绑着钩子

还有人搬来梯子

窃窃私语

还有口水,叭叽

 

——槐花笼罩

我看见这些人跑向天空时

才觉得,我更饿了

我不用嗅觉

也能抵达,花香中的人群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zhangfanxiu

 

 

“侠客”迪夫,汉族,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片瓦诗社社长,《诗网络》总编。先后在《诗刊》、《星星》诗刊、《青年文学》、《诗选刊》、《作品》、《福建文学》、《中国诗歌在线》等刊上发表作品。有作品收入《2011年中国诗歌年选》及《2010-2011年福建诗歌年选》。正如作者诗观“真诚地发声,用文字打开自己的胸腔。”迪夫的诗,洋溢着对生活深深的思考与热爱,传递着真、善、美及思辨的力量,令人动容。

[转载]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一期:(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盖棺论定》

 

母亲看着冰棺里的父亲说:

他是个好人,

一生做好事,

没有做过一件坏事

 

另一边的阳台上,校方的几个领导正为父亲的悼词

反复推敲。

 

《舍弃》

   

风景是抓不住的,尤其位于风景的中央。

某次风雨夜的旅行,打湿的唇。

 

儿时为盐米操心,按下柴火,那一行飞远的烟。

山体又向海洋靠近了,星星不会是昨天的。

 

遗失在河塘的一尾鱼,今天活得好吗?

我抓住蜻蜓的一只翅膀,它用另一只完成了滑翔式飞行。

 

这个让我费尽口舌的人,沉默不语。

树有风才喧哗,果实砸疼了谁的脑袋?

 

江山在纸上才会呈现出彩色,

我的血只够染红脚掌大的地方。

 

女人们在诗里是舞蹈的焰火,

谁用身体里的水浇灭了它?

 

沿着同一条溪流踱步沉思时,会引起风的关注吗?

必须让位于风,把一些辞藻、冲动、心思扔到水里。

 

累了,你直接用斧头来砍吧。

秋草的身子骨等待一根火柴。

 

好吧,世界在大风夜达成妥协。撕碎了的,该说的说了。

捂紧自己的伤,向苍茫游走,牙关闭合好就行。

 

《回忆》

 

这些天让秋日明亮的光渗入伤处

那跳动的焦虑仍活着

爬满病床的雾,从父亲的脸上散去

转机出现,远方的河流不再是昨日消息

凉气从傍午5点钟后侵入病房的每一个角落

我在日记本上记下那些天每一点温度的变化

即便是细微的,也要从晃动中找准刻度

去年的今天,才懂得什么叫冷暖

最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等奢侈品

就是想吃东西,并吃得下去

父亲看到我躺在水泥板上说话

提醒天凉了啊——幻觉再也没能远离他

他双手向上空摸索,仿佛在找太阳

或月亮做诗。多少年前的人和事

让父亲亢奋。他说真话,体现了悲悯和激愤

他回到童年,把喝下去的酸奶吐出后

哇哇直哭。我赶紧把秋风关在窗外

但秋天的光线还是一次次冲了进来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difushishe

 

 

“侠客” 雾里琴,原名常晓琴,现居陕西咸阳。自幼酷爱文学,诗歌,2008开始写博,近两年开始习诗,诗作被新锐诗刊、直白诗刊、岁月诗刊、诗网络、纯诗诗刊、向南文学选刊、网络诗选、贵州作家网等网刊刊发。现任《岁月诗刊》“岁月金花”栏目编辑。丰富的阅历,勤奋、执著的精神,打造了一位热爱生活、勤于思考的文坛女侠,她用诗,给读者内心带来无上的愉悦与安详。

[转载]诗歌东北风之侠客行第二十一期:(张凡修、迪夫、雾里琴)

《这一刻》

----写给拐杖

 

秋风挖空心思,在 
十月最后一个台阶上 
设宴,轮回的生命 
这一刻,叩谢母亲 
我想,攀枝花正在盛开 


你不言,我不语 
那些虚伪的言辞,不是我们的菜 
一场初雪,外加麻辣烫 
足已让整个心安详 

 

《消 息》

 

月亮蹲在树梢
等来了秋风。知了
比任何时候都悲伤

一辆车醉了
疾驰的风,唤醒蟋蟀的梦
醉夜中,吐露了真情 

 

《家乡的中秋节》
 

中秋之夜,拉下帷幕
是谁,又在吟咏
床前明月光
仰望的目光里
滚动一颗颗晶莹的。。。。。。
 
想起家乡,院落里
孩童们嬉闹着
嘴角流溢的甜
灌醉了,爷爷奶奶的心

侠客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wxyjfyh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