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933
  • 关注人气: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261)

(2015-10-13 08:01:4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刊转载】--入选作品
感谢劳拉米西尔老师选编,辛苦了!祝福草籽大诗界!

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261)

编辑  劳拉·米西尔

草籽大诗界:组诗三人行(053)

作者作品链接:

寒露 /北国雪

锋芒 /云水如冰

命名 /严建国
笑脸 /陕西马新宝

把秋天背回家 /李晓春博客

雪原上的藏羚羊 /林旭埜

暮色时分 /小渠

那片爬墙虎的绿意 /光老2730

草籽大诗界:组诗三人行(053)

★寒露
北国雪
 

大叶杨忙了一夜
发送一张张彩色的传单
宣布一个节气的莅临
 

瘦下去的月亮
变成一枚夜明珠
挂在岁月的胸脯
 

隔壁的刘胖穿上小棉袄
红艳艳的温暖
照亮长青小区的晚秋
 

脱去外套的葡萄架
摘光紫色的纽扣
任麻雀荡起骨感的秋千
 

股市的钱塘江涨潮,一些
曾落水的船夫,又扬帆启航
赶赴山那边的黄金海岸
 

油城的格桑花开得火爆
簇拥彪悍的井架把一枚枚钻头
射进地宫,打捞远古失落的阳光


★锋芒
文/云水如冰


秋风占领了整条街道,每一个
重新走入街道的人,都是主角
他们试图把一朵云的影子,挂在自己的头顶


渐枯的树叶,越来越黄
她们低沉的祈祷封堵了泪腺的出口
整条街道都是秋风的食物
夕阳陈旧的碎片里,露出无数绣花针的尖角


羽翼还能翱翔,江山还未老旧
他们站在青春迟暮的红尘里,寻觅虚构的锋芒


★命名
严建国


父母指着天上的星星
说离月亮最近的一颗是我的
取我的大名。我当真
 

我一天天长大
那颗星还是一个小点子
我老了,它依然年轻
我想,等我离世
那颗星肯定还在天上
它会不会改名
 

朋友说我傻
它的真名永远叫星星
你最多是其中的一个笔名
头上的光圈再多,也不叫星星
 

天文学家说得很专业
最耀眼的那一颗是流星
那些或明或暗,闪烁不断的星星
始终坚守岗位。通称百姓
 

原来我生下来,已与那颗星同名


★笑脸
马新宝


一树的黄叶,几缕瑟风
秋实里溢满葱郁的希望
 

总想靠在你的肩头
重温长发下你最鲜艳的笑脸
等待,远处飘零的落叶
砸伤一池的秋水
 

笑魇如花,在一圈圈涟漪中
平静 精美如初


★蓝色的夜
——与诗友钰铖兄弟同题
文/九州峰


假期,装扮成快乐
晦涩隐藏
同乐,你我他


蓝色的夜
如昨,月明否?
问心
一半阴、一半晴


音乐,如夜
静悄悄,潜入
潜入宁静的心
试图,伴一曲春江花月夜
“何处春江无月明”


恍然,在假期
恍然,月明在秋风!!!


★暮秋
独孤一泪


秋风穿过身体
干涸的河床 流淌一地卵石
一只蚂蚁 在露珠上翻晒太阳
这个秋日 秋日的清晨
除了鸟鸣 一切都似乎在等待一场大雪的莅临


多次写到秋
秋天的色泽 残阳的红 菊花的黄
谁能读懂秋天
正如我行走在秋天
却不知枫红为何物 这襄南的秋
缺少韵味 缺少一种蓬勃向上的精气
枯败的定式


寺庙的钟声 很远古
没有梵音 只有一片死灰
襄水河畔 水纹在沙地上一圈一点
文字沿着叶脉前行
最终被尘土掩埋
百年之后 我的梦将归于何处


蘸着阳光写秋
无奈咬破的手指 总带有秋草的绿
麻木中提着自己风痛的影子 任时光
为暮秋疗伤


★以一滴水的名义
飘雪陌上


此刻,我是缺水的
即使我从润泽的豫南来
一瞬被掏空
倾覆给你的心海阔如大洋,飞起
白浪花的黄昏
像火似戟。伸出的指尖
触不到纤细若发丝般的柔情缠绕
这爱,隔了年轮苍老
初恋覆霜
所剩无几,比这大漠更贫瘠和荒凉
我非我
一滴水的距离
已是那抹红的深浅千重


★雨中   一首未成形的诗
若兰丝语


来不及察觉
雨悄悄地晕染了秋
一把紫色的伞
一段回家的路
一点小资心思
在细雨中萦绕
仓促间  找不到
合适的题眼
一首诗还未成形
指尖的字符
早已被
浸透

 

★一个耶路撒冷人的明亮
诗者今儿


一些事物还在迷惘,正在燃烧迷途,开通一个手指荒凉
一些事物正在起飞,它彻夜奔走,窗外的木棉就是一种信仰。闪亮,镜湖就雀跃,钟声泛红。
 ——题记

请给我一袭方块中的薄雾
中国式的面容
可曾令人欢喜的草原
一片彬彬有礼的牧场
仿若太阳环绕我们的洞穴
一个辽阔的坟墓,语言翠绿
圣洁过一个枝头头顶上的秋天
耶路撒冷的秋天
不是疾病横飞的质地
它像是鱼腹中倒挂的枯井
泪水涟涟。不是吗?冰雹与季节对抗
树叶顺应了风的走势
仪态可掬,莺歌华筵
请给我们祖先一些尊严吧
撒旦相拥过的乌云,岂能活跃在纸上
笔下的语言多么渴望一列车的美
能在黄色的星宿里开花
透过光芒的威严,直到我初次见过的楼台
一个耶路撒冷人的明亮


★家乡的中秋节
雾里琴

 
中秋之夜,拉下帷幕
是谁,又在吟咏
床前明月光
仰望的目光里
滚动一颗颗晶莹的……
 

想起家乡,院落里
孩童们嬉闹着
嘴角流溢的甜
灌醉了,爷爷奶奶的心


★十月,静若秋泓
文//红枫林
 

十月,静若秋泓
阳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宛若,散落一地的碎银,闪闪发光
又似,谁的思念
在阳光下,潺缓流淌
 

枫叶,扯去了一帘幽梦
与一脸羞涩
在琵琶弦上,弹《红豆》
芦苇,高举着诗经的风雅与音符
在秋风中,狂草一曲“蒹葭苍苍……”
 

月亮,带着熏香千载的桂花与月光
以及,遥寄千里的相思
再次开启了人生的修行与旅程
只为,那再一次的圆满与
一夕成圆,夕夕都成缺
 

薰衣草,依然在阳光下
开着幽幽的淡淡的浪漫的紫
牵牛花的红,比女儿的脸庞更加绯红明亮
古村、老人与狗,静静地坐在时光的深处,安享岁月静好
古槐、石径、祠堂,于无声处
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褪去了繁华与喧嚣
平添了宁静与肃穆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夜幕下的秋山
仿若,一位安睡的母亲
于静默之中,阐释着天地大美,山高水长


★南山水库
听雪探春


闸门封条把守,断了庙里鼎泰的香火
留守的和尚啃不动开花的石头
炒熟的圆月走不进一座座腾空的别墅
偶有气笛呼啸而过,却没喊落一只飞鸟


近水楼台没有,这个遗忘的角落
田头地裂处,偶尔听到小狗小猫叫
残叫,也叫不响车马牛羊回首的目光
大海是个容器,容不下这个角落的呼号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太阳仍在高处
低贫的炊烟如抽丝,勒瘦了昔日的粗壮
名子是名子的壳,爱是爱的支柱
失聪失语之人也会抱拳手势、投暖揣笑


闸门锁没有密码,铁链的牙列队锈落
天边的雷声总也长不大、迈不动脚步
闪电,无法于这一片晴空画上叉号
或许有枚钥匙,可以拧开这空寂的辽阔


★我高傲 但,不属于祖国
堇力


风  可以
吹近一片
彩霞


高傲的指尖
染得像秋叶
殷虹


只有胡须
是    一种浪漫
叼  起老烟袋的
抽吸
燃  一种
自焚的
游戏


★北京的风,没有草原的烈
堇力
----今儿北京的北风4--5级


你  声音
洪亮的
太多   少了一些
低沉  不如
帕瓦罗蒂的肌肉
伴随马头琴声
在歌唱中颤抖


草原的沙哑
是一种嗷嚎   只凭感觉
来梳理  
一片片云朵


风  是人生

定格  它的沙哑
留给了  毡房
一阵阵撕裂的
镇痛    但它
并   没有掠走一颗
音符


★惊蛰以后
田野的风


一群虫子蜂拥着
爬上各种树木的躯干和枝条
摆着手臂在长大
 

小河甩出一条清亮的丝巾
围在山的脖子上
又唱又跳
 

小路一天比一天廋小
最后廋成一条条蚯蚓
隐藏起来
 

池塘里的水
都是响的
泥鳅和鱼虾在做着深呼吸
 

我赶忙脱掉鞋和袜卷起裤子
走进田园让两条腿
钻进泥土和种子一起萌发


★秋 微凉
寒星

 
节日  是一件愉快的事
我给武汉-西安画了一条直线
钟楼  大雁塔  华清池 兵马俑把几个日子挤得满满的
思绪在飞  恨不能肋生双翼  一览大唐盛世
 

一路北上
车内如春  与中原失之交臂
进入商洛  绵绵秦岭山峦叠起
片片红叶已是强弩之末 还在为深秋招魂
汽车亢奋  高速公路像一把利刃
把众山劈为坦途
 

天 高阔  湛蓝
秋 微凉  谁在泼洒浓墨
又是谁不经意间存几分留白
车过秦岭关中平原就在眼前
下车短袖汗衫的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风扯着我的衣角 西安秋意瑟瑟


★把秋天背回家
李晓春


高山的秋天,挂在柿子树上
我爬上天空,把秋天摘下
装满眼眶


秋天不舍离去
想用满树的红
点亮高山的寂寞
于是,指着柿子的青硬涩
说,柿子没有红
离捏到的甜,还很远


我背起箩筐,把青涩背回家
山路上,听到身后柿子树
一声高,一声低
晃着瘦瘦的身影

 

★雪原上的藏羚羊
——《西藏印象》组诗十九
林旭埜


雪,轻轻
将绵延起伏的高原抚平
大地,仿佛返回
纯净的原初


一队藏羚羊,缓缓
画过雪原,它们没有画出
复杂的图案和繁乱的色彩
仅画出一道蜿蜒的曲线,随即
又被雪花抹去
宛如童稚时我们在白纸上
画下的歪歪斜斜的一笔
无从存留,却遗存抹不去的
美好


而此时
我内心凹凸不平的角落
一场初雪,也在
漫漫飘落


★暮色时分
文/小渠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学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
总是在忙碌的暮色时分
​听一首简单民谣
一曲回荡在清脆的内心世界里
聆听……
不变的是地点
变得却是岁月
一个瞬间才发觉
时光早已在悄然中流逝
在暮色时分的深秋


★那片爬墙虎的绿意
文 / 光 老


一滴露珠跃上了草尖
得意洋洋地自傲
在摇晃坠落的瞬间
不由得心惊肉跳
杨柳风不冷
一曲古老的歌谣
在你孤立无援的时候
选择比努力更为重要
顶端上的诱惑太多
最后的一点纯洁徒生烦恼
有多少暗中的涌动在期待
有多少准备却尚未做好
自己给自己编织了一张网
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套
心里有点悲戚的感觉
如果依旧紧握着大刀长矛
冲动真的是魔鬼吗
羞刀又难以入鞘
墙上那片爬墙虎的绿意
洞若观火地莫名其妙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