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933
  • 关注人气: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中国现代诗人《一周精品》<20>

(2015-09-06 08:10:16)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刊转载】--入选作品
转载留存,感谢醉诗妮老师选编,辛苦了!祝福诗友老师们
------------入选诗-----美丽坟场

[转载]中国现代诗人《一周精品》<20>

 

孙立娟    连环  雪女   陆大庆  柳 风    梦影含心   雾里琴    李见心    (排名不分先后)


[转载]中国现代诗人《一周精品》<20>

婆淡树(组诗)
 孙立娟
 
叶尔羌河
 
除了辽宁,没有哪儿能照亮我的眼睛
并闪动着根一样的苍茫
 
叶尔羌河是一条透明的纱丽
围在莎车淡黄的颈间高雅而清丽
 
在新疆,只有浩瀚的沙漠映射我内心的荒茫
只有不说话的婆淡树
像我一样,端坐在叶尔羌河对岸
清粼粼的河水,波纹平整
不像我外表平静、内心狂乱
 
叶尔羌河比我的预知更久远
比新疆还远
像一条沙漠中的苍龙,跃动在莎车
成为这片土地的动脉、蜿蜒的灵
 
叶尔羌河与婆淡树之间
像水与根、山与海
像轮回多少世的相遇
像恒河与菩提树
 
在新疆端坐的日子里
静静的,一坐似乎了然
 
 
卡龙琴
 
在莎车
我听到了从未听到过的声音
一架七十二弦的琵琶与阔大的孤独对唱
时而低迷轻吟
时而疯狂叫喊
滚滚颤动着的琴弦架在心房
唱得我满眼泪光
 
在第一百个月夜下
卡龙琴终于把孤独唱圆
我想,仰望久了
我会再念一个故乡
 
情绪的魔苍茫着脸庞
只有卡龙琴简单的欢喜
滋润一壶千年的茶香和一张张干燥的脸庞
卡龙琴究竟要召唤来什么呢
 
卡龙琴是意乐的图腾
也是莎车的标识
更是莎车人民觉悟后旷阔的心性抵达
 
巴旦姆
 
新疆尽是些大写意、铺天盖地
戈壁滩、孔雀河像根一样
成为记忆的转折
 
在沙漠,你听不见细语
人们用吼、用瞭望、用感觉去前行
用眼睛去撞见
 
那眼中的火,是肺腑之意
寂静千年的婆淡树比我还沉默
淡定得无关风月、流火
只有巴旦姆成为传说
 
我的欢喜与莎车人民大同小异
圣果巴旦姆成了莎车的金豆豆
我歌唱巴旦姆就不能不歌颂婆淡树
如果说卡龙琴和叶尔羌河象征莎车人民
百折不挠的乐观精神
那么婆淡树有理由深埋种子
 
这一次
我与婆淡树之间
像慈土重叠着慈土
枝叶生发着枝叶
清静辉映着清静
但,只有日光下的婆淡树
月光下的婆淡树
结出舍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19a6f490102voxv.html 

 

 

小可忍(外三首)
    连环


群魔乱舞,人生鼎沸
你说,坐怀不乱的
那都是有病
跟着乱一下
这个世界也不会缺斤少两
我从笨手笨脚
到手忙脚乱
再到心慌意乱
一支舞曲刚开始
就踩痛了邀约的脚
我退场,假装有病

走出喧嚣
把这个世界差点儿走失的身影
再给星月下的孤单补上

    

  没拿屠刀的我们
     

放下屠刀的人立地成佛了
没拿屠刀的我们为什么没成佛?
其实我们的屠刀不在手上
刀子嘴伤了多少豆腐心
手指打出的几个字
也有可能断送一段根深蒂固的友情
仇恨的刀子杀死多少厌倦的事物?
贪恋的刀子收割了多少他人的秋景?
你是否刚刚用无形的刀刃
杀死了一个你终生不想再见的人?

试想一下,如果人类放下
手里的屠刀,体内的刀子
明心见性,我心即佛
我们再也不用修来世
因为我们拥有用不完的今生
阿弥陀佛
我们再不用菩萨费心保佑
   
   

   生  
    

生活,总是这样
打你一巴掌,给你一个甜枣
打你几巴掌,什么都不给你
不打你巴掌,给你几个甜枣

我看见有人扬起手掌
想回击,却总是找不准目标
我也看见有人不停地购买大枣
但是巴掌从不会被枣儿收买

由于巴掌和甜枣的不稳定性
做为城里失地的农妇
我决定在所有花盆里
都栽上枣树
在我挨巴掌没甜枣吃时
自己给自己枣吃
 
   

“咔嚓”一声
    

母亲生我时,难产
痛不欲生
奶奶手中的剪刀,咔嚓一声
剪掉了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母亲的痛没有落地生根
从灶膛移植到烟囱
炊烟在对着远方的我
思念,眺望,招手
二十年岁月,七千里河山

冬夜的寒风,咔嚓一声
从世上剪走了我的母亲
这咔嚓声如惊雷闪电
我的天空被剪成两半
只是,我的痛不欲生
不同于妈的痛不欲生
妈痛,我生
我痛,妈不生

http://blog.sina.com.cn/u/1170813955

 

夜来品
雪女
 
失眠, 她把自己装进安眠药瓶子,沉入海底
 
有人撕开水面,分开海水,瓶子生生的碎
带着药效而出,抵达界面:凌晨两点10分
 
来访者:京城名律师,1.85米,曾经的品茶高手
品过她深藏的茶:不见天 正太阴 矮脚乌龙
 
“记惦你弄出的茶味:三日不去的苦,在喉部久久回旋的凉。”
他深陷的隐忍纹,脸上凸起的浮肿 兀自抖动
她低头弄茶,用不动的心,听他的讲述
一阵比一阵低靡:某郊区菜农的土地 被当府强行征收
3万一亩,卖给香港房产商,每亩30万,哭告无门的菜农
避过监视者网,给他送一筐筐的苦瓜 大葱 带泥腥的泪水……
 
她已逃世多年,在几味茶液里,把自己浸泡得无需人品
洗茶 温杯 注水 出汤。旁若无人
 
他默坐,扯着胡须。一截截矮下去,矮到1.58米
“同僚们都说不管,面对政府和菜农
我的命太短,夜,又太长”
 
说是来品茶,却滴水未进,前后不到20分钟,又踉跄而去
“给你说这些,能有什么用,我只是说说,说说而已”
她把他的话,调兑成新一轮的茶味 泼向窗外
那时, 高楼林林栋栋的京城, 灯火辉煌
http://blog.sina.com.cn/xuenv62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陆大庆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她出水,裹紧了腰身
她散瓣扬花,舞蹈一个个亮了的眼
一生吸不尽脏水污水的莲,开了谢,谢了开
是我美伦美奂妓女一样的母亲
引无数文人雅士在圣地的夜,由不住的气喘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一样的诗篇,一样的祭奠,依旧海一样的浮泛
莲呵,我妓女一样的母亲,夜出门,晨归寝
一生一世,她撞入白天的瞳仁,裹紧腰身
她胀股股的腰身,胀股股无数心尖尖生生的疼
可有谁听见黎明时分,她的泪水,砸在池塘的仄声
 
我看见的莲,就是你看见的莲
从前有个荷塘,莲的风,吹拂野茫茫的苍生
我看见的莲和你看见的莲,没有什么两样
我就思想,有没有一个谁,一直想要改变
在一个最深的夜晚,独自挖掉凡人的眼睛
把莲的磨难弄成天眼,安在思想的前沿
于是就可以看见,这世间的水,越靠近海越浑浊
而莲,倏然在海天一线,璀璨穹宇
让云舒,让云卷。一个身影成就一个转身的飞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5e5b40102wj38.html
 
心灵的守望
——父亲忌日奠
柳 
.
父亲的光亮  守着镜子里的云朵

落日站在田埂上  迎面而来的寂静 
打开了墙角的沉默  抽出了灯芯里的八月
.
我不想比喻那些苦难的往事
镰刀打磨过的岁月  父亲的岁月 
只是流年的一场劫  是我心头上的一把锁
.
天湖的明月  正在擦亮一块锈铁  西行的清风  
你要容我青丝蘸泪  写完这首油灯下的诗歌: 
小草为他守着一座山  群山为他守着一扇门 
慈悲的云朵  是他心头上的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41ef310102vtdi.html

 
渗透
梦影含心

 尘世的伤口不是前生就是宿命
眼泪在体内反复腾起
裸露所有枝节
秋的刃上学会放置疯狂

 该说什么,最美的时光早在深处尘封
只想像花般为你红,为你谢
或者在你怀里温暖的流泪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231488392
 
 

美丽坟场
雾里琴


风一来,秋波荡起
脆弱的神经也动了起来
花瓣,最后一次舞动
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任何一根霜白的发丝,都会
触动流水的光泽。它镜子般
收藏着美丽,像一个坟场。

该走的最终会走,留也留不住
一切艳丽的开始,
将会以水的背景收场
在时光的脊背上,魅力
在梦醒处本末倒置,如同 
花的骨头支撑无数风雨
誓将青春的心跳 燃烧殆尽 
 
没有什么比生死离别
更让人心碎了

再见,或许只是
臆想里残酷的一小部分
假设,只是一个美好的梦
就像此时,还不想让目光成为
暮色里落单的归雁
黑夜的尽头,你若盛开
在你的地盘,我想

会像你一样,再次燃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2e9550102vrlm.html 
 
卢沟桥
李见心


多么无辜的石桥
飘荡在永定河上
似乎只为月色而生
却成为太阳的伤口

多么无辜的石桥
本为连接距离
却加深了差距
让谎言与真相只有一桥之隔

多么有用的石桥
凝固了一截时空
嵌进了一段历史
让尊严和记忆永不生锈

多么有用的石桥
唤醒石头的疼痛
涨起狮子的愤怒
只为把桥还原为桥

多么平静的石桥
桥上桥下风景依旧
时光流逝了
你还在那里

多么平静的石桥
你如水般的平静
只为让汪洋般的野心
退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704dc0102vpcd.html
 
 

选编:醉诗妮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