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雾里琴
雾里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516
  • 关注人气: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清风梦/菊舞冰心

(2015-08-21 11:09:53)
标签:

情感

亲情友情

清风梦

分类: 【天涯友情】--珍藏版转
     风风雨雨十多年过去了,清风里的那些朋友,新的旧的,老的少的,都恍然仍在眼前。我们共同经历了欢笑、痛苦、离别、重逢,友情日益深厚,还有什么比和老友相聚、共饮一杯清酒,同话一席知心话来得暖心。让我们的清风梦继续,让我们的清风梦成为现实。
——冰心题记

     雾里琴感言----我不得不佩服这小冰蛋蛋妹妹的才思敏捷,一边和那帮弟弟妹妹说笑,一边就敲出这么这么多精彩的文字,清风之旅让她这小手一挥,真是把每个人物和情节写的淋漓尽致!俺这个大姐,坐一边慢慢的欣赏这小丫头的清风梦!转载---清风梦/菊舞冰心


清风梦 楔子

坝上草原游记——成行篇

清风英雄显风流,名声鹊起赛王侯。长歌一曲远行去,一盏冰心坝上游。
把酒临风今朝醉,抛却尘世万千愁。他人问我何人许,西门吹雪出兰州。


      八月的初秋,天水的夜已深,灯将熄,西门吹雪自雕栏窗棂向外望去,一片耀眼的光,映得他有些头晕眩,大都市的喧闹令他深深地皱紧了眉头,内心涌起一股不可自抑的烦闷。吹雪自衣兜里掏出兰州牌香烟,“刺啦”一声划着火柴,点燃香烟,深吸一口,淡淡的烟草味在居室里静静弥漫。吹雪很享受这种感觉,不禁又深吸一口,吐着完美的烟圈。他缓缓的转过头,望向空无一人的居室,嚯的一下,自脚底升腾起深深的孤独感,袭遍全身,令他有些措手不及,拿香烟的手不可抑地轻抖,吹雪深眯了下眼,感觉自己心里酸酸的,眼里热热的,透过自己的内心,他在寻找着让自己可以缓解孤独的方式。
      凝神处,吹雪听到了清风朋友的朗朗笑声,看到了才子佳人的精彩文字;他想起了清风的每一位老友,一张张相片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划过;他记起了清风中历经的风风雨雨,有欢笑、有打闹、有摩擦、有合好,许多年过去,这些就似胶片一样刻印在吹雪的脑海里,并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清晰,也越发地让吹雪想念这些朋友,他深吸了一口气,摇头轻叹:他们,都过得怎么样?
此时,静溢的居室突然响起响亮的闹铃声,吹雪一时无法从沉思中转过神来,急步走向门口,拉开房门,而房外并无人,细听之下方知,是手机铃声在响。吹雪看了下表,指针显示是后半夜三点多,他一边嘀咕着是谁这么晚打响电话,一边按下接听,“喂”了半天并无人回答。吹雪很是奇怪地盯着手机,感觉显示的号码如此之熟悉。
      正盯着,电话又响起,吹雪急忙接起,“喂”了半天还是无人回答,而且还自动挂断,吹雪更是奇怪。“这个成都的号是哪个鬼的呀,半夜打电话不说话?”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吹雪接听后大声吼道:“哪个破人,半夜三更打电话,不看看几点了?”电话那边“哧哧”地笑了半天,才回答道:“老大,是我呀,我这不是想你了吗?半夜骚扰一下。”
      吹雪笑骂:“你个破老醉,半夜装啥鬼呀?”
      老醉嘿嘿一笑:“我总是睡不着,就想着骚扰一下你,看你睡着没有?”
      吹雪白眼一翻:“我也睡不着,怎么,有啥有意思的想法没有?”
      老醉灵感一动:“要不咱哥俩出去摄影吧,去哪好呢?”
      吹雪兴奋道:“好呀!要不咱去冰心那吧,去年她邀请过我,说她开了度假村,让咱们清风人都去聚聚。”
      老醉一骨碌跳起来:“好主意,那咱发微信群里,看哪个想去。”
      吹雪一拍大腿:“那奏这么定了,八月,出发,冰心家乡,坝上草原。”

      吹雪挂断电话,抖擞了下精神,深深地吸完最后一口烟,望向窗外,兴高采烈地说:“黎明就要来了,丫头们,起床,抢红包了!”

坝上草原游记——接站篇

昨日一意成此行,万里相聚为友情。你我齐聚北京站,见面相拥泪盈盈。
火柴携女首先至,轻松游历北京城。一川这个张北汉,第二来到去接人。
萍儿款款下飞机,脚底生风步升腾。急忙本是为琴姐,寻姐咱要趁天明。
尘缘表姐似桂花,步步生香款款情。心梦一笑千山暖,赶至车站拂衣尘。
风哥本是早早至,借口他处寻芳心。楚兄潇洒自在来,自开座驾他人乘。
醉夜表哥最辛苦,历时最久赴京城。一行人聚首都府,冰心在围侯众生。
(内容待续)


坝上草原游记——相聚篇

谁人不识鸽子花?伤了花心伤物华。蓝色花心犹带泪,柔柔花瓣泪花洒。
心伤情痛亦恋君,一片冰心泡绿茶。迟迟疑疑至君处,心惊神怯茶倾斜。
问君何以真绝情,无情无义怎伤她?双眼殷殷盼君至,为伴君身请长假。
谁知车至人情冷,冰心破碎映晚霞。七星湖畔试君心,四处漂泊何为家?
高冷神情深敛眉,我亦自身无其他。白桦坪里戏追逐,心心念念难放下。
君是柴火却无意,名似寒冰心有他。烤羊宴上频举杯,妙语连珠显才华。
碧云袖里万千字,可叹君心了无查。知君恋君情日深,为帮亲姐把钱花,
大肚方显男儿色,雪糕请吃一大把。此情此景入冰心,重情重义更恋他。
情至深处无从释,相思遍洒红松洼。挨近君身常嘻闹,互相打斗惹喧哗。
琴姐缘姐心不知,你我当年李下瓜。君似长山赵子龙,情义使得众家夸。
为送惊喜多人忙,生日晚宴巧谋划。生日蛋糕百里运,女儿准备香鲜花。
姐妹三人紧梳妆,描眉画眼笑掉牙。冰心送你蒙古舞,妖娆舞女夜吹笳。
一曲呼麦动君心,深情双眼闪泪花。愿君年年保平安,祝酒歌中送哈达。
醉夜一曲敖包会,生将乌兰唱词卡。欢欢笑笑真情谊,锅庄舞中歌舞罢。
蒙古账中朝进酒,老笨竹酒不能瞎。情情景景引君欢,青青草原视为家。
来日清晨分别日,难舍君心泪蒙沙。心意坚定随君去,万千俗事均放下。
中餐一顿家乡宴,留恋香味嘴嗟嗟。午后同至冰心处,小憩片刻饮清茶。
京都三百不觉远,与君同乘一大巴。晚来风景无从视,一众人等睡哈哈。
京都晚餐虽简单,寓含情义真不假。了无食欲难下咽,冰心已是累又乏。
细心如你夹块肉,疲惫心情已融化。红豆情里种春树,绿柳荫前结秋瓜。
半夜不睡抢红包,只因身边有了他。捶背按摩心思暖,脉脉情思入云桦。
难舍君身离去影,深陷沉思隐泪花。一盏冰心难拼凑,只怪京都晨光辣。
相逢最惜时间短,曲终人散终舍他。步伐趋趋亦迟迟,每望一眼心似扎。
宾馆楼上言离别,菊心破碎泪雨下。黯淡君心帽影斜,窄窄廊路漫黄沙。
此路虽短难跨越,今日一别各天涯。几处风停待冰心,多年情动心如麻。
归来卧病愁衾客, 霉雨空廊绣襟花。君去远处香魂断,只留坝上鸽子花。
(内容待续
    八月的北京,绿树青山,古亭驿栈,飞檐戗角,夜市千灯,处处透着京都的古韵和繁华,火柴随女儿踏下飞机,那一刻,一种故地重游的感慨涌上心头。他站在飞机舱门处,像个领导视察一样,轻轻地挥挥手,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向着阔别的京都问好:美丽的北京,伟大的首都,我又回来了!娇柔可爱的女儿欣喜地望着兴奋的父亲,从心底感觉到开心。火柴早早来到北京城,就是为了带女儿游历一番。在组织此次聚会时,火柴就在群里高调宣称,将带小情人前来,引得不少MM误会,从尔取消了坝上之旅,连最聪明的表姐也认为他要真带个小情人来,所以放弃了带自家女儿出行的打算,火柴一句“小情人”,引得多少芳心碎。

      沉思内敛帅气重义的火柴:来自广东潮州,那是个出产帅哥的地方吧,火柴一表人材,个子高身材好,戴一幅眼镜显得很斯文,一双大牛眼炯炯有神,说话绕舌音很重,家乡话像鸟语一句听不懂,普通话说起来慢吞吞,显得温温柔柔的,和他的大个子极不成比例。个性天真,爱玩爱闹,四十多岁的人了时不时流露出孩子般的童真。爱好吸烟,据他自己交待,一天最少两包烟,所以熏的两颗大板牙黄黄的,像是镶了金一样;还喜欢喝茶,随身带了好多铁观音,怕人抢似的藏得好好的,喝时掏出一大把泡在壶里,倒不像是喝茶,倒像是吃茶叶,如此重口味的家伙,想当然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了。饮食喜欢肉类,无肉不欢的主,一只烤羊腿能抱着啃半天,酒不喝话不说,风哥的号召完全视尔不见,大牛眼中只有肉。火柴极为重情重义,对琴姐姐视为亲姐,照顾有加,对待朋友大方热情,大家一致认为他很男人,是如熊猫般稀有的极品男人一枚。

      宁静可爱青春活力的火柴家小公主:是个典型的小家碧玉型小美女,甜甜的笑总令大家喜爱,一头长发显得飘逸而有活力,年仅二十吧,出落得端庄典雅,一直令火柴自豪,热情、聪明、细心地帮助可以帮助的人,为不着调的火柴赢得好多赞。小公主斯斯文文,全程并无太多话,可是却拍了最多的相片,给这些爱好摄影的叔叔了当了好几天的免费模特,据说风哥还因为她一张跳起来奔放的相片,荣登什么论坛首页展示,可见小公主多得我们这些叔叔阿姨的喜爱。

      八月八日中午,燥热的北京城到处响着吵杂的知了叫,路边的树也被晒得无精打采,川流不息的高铁车站人来人往,一身风尘朴朴的西门吹雪,斜背着大大的旅行包,一只手夹着香烟,却并未点燃,闯荡江湖良久的老大,毕竟是有点素质的,他知道在车站里是不允许吸烟的,否则巡站的大妈会把他扣留在此。他强忍着烟瘾,掏出手机打给火柴,电话响起,吹雪尖尖细细略带沙哑的嗓意随之响起:破火柴,你带你的小情人在哪里游逛呢?我刚到车站,就不和你们一起进晚餐了,我家六叔今天请我吃饭,我去看看他老人家。吹雪不等对方说话,急不可耐地挂断了电话,急匆匆向站外走去。风哥曾在群里以老大的派头,到处招呼,说是会早早到北京接大家,一众人等竞是完全相信,全都奔向他而来,谁知风哥的一句六叔请吃饭,自此失联两天有余,究竟是真看望六叔,还是私下里会面哪个MM,此事已无从考证,风哥是打死也不会说出真言的吧。真是:风哥一句搪塞话,假亦真来真亦假。

      坚定脚步一身潇洒的风哥:来自甘肃天水,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千古年来出了个才思敏捷、沉稳老练、精明古怪的怪才——西门吹雪,另名风吟,清风人称老大,尊称为风哥。风哥个头中等,皮肤黝黑,严重偏瘦,一身拉风的摄影师行头,衣服上大大小小的兜,翻遍了一分钱也没有。个性幽默,说话风趣,但不失大家风范,心胸宽广似海,容纳着清风人或大或小的各种摩擦,曾戏称自己为垃圾桶。有些怪才,喜欢吟诵些不成调不成韵律的打酱油诗,对待朋友还算可以,不曾欺负过哪个,但也没少批评过调皮捣蛋的弟弟妹妹。前些年爱好四处泡无关痛痒的MM,这几年爱好全国各地去摄影,虽然技术不算太成熟,可早起晚睡,不吃不喝只为拍片的精神,实实令人感动。此次曾为了火柴生日宴会放弃去蛤蟆嶺拍日落,而跳脚不已,可为了友情终究未去,可见此乃性情中人,也可见其对摄影的由衷爱好

       八月八日中午,和风哥几乎同时到达北京的萍儿,下飞机后飘飘然飞至姐姐家享受大餐去也。萍儿是尘缘的忠实小跟班,当年在聊天室中,有尘缘的地方必有她,经年过往俩人不曾分离过,被多数朋友戏称为“玻璃”,所以此次清风相聚,尘缘来萍儿必至。在姐姐家,萍儿舒服地躺在大沙发上,姐姐一趟趟端上水果,萍儿慵懒地像是睡着了一般。姐姐轻声问:你这次跟谁去哪玩?这么老远山西地赶来,不能在我这多呆几天?萍儿冲姐姐娇媚一笑:我跟尘缘去冰心家乡,坝上草原玩,我不跟着的话,怕尘缘把自己丢在草原上,或被哪个老帅锅直接拐走。诚如萍儿所说,在坝上几日,她对尘缘是管这管那,而且尘缘也是丢三落四,惹得萍儿频频摇头。而且她极为能说,几天里未曾住嘴,性情时柔时暴,曾脚踢风哥门、狂掀表哥被、夜审呆一川,可谓是:这个女子不寻常,清风帅锅个个伤。

      性情直率心思缜密的萍儿:来自四川内江,是否是有灵韵的内江之水,造就了这个古灵精怪、婉约又直率的空瓶子,有她不知带来了多少欢笑。萍儿漂亮大气,一脸精致的妆容,惹得清风老帅锅个个心痒痒,可萍儿又彪悍,一张嘴蹦豆一样妙语连珠,抓住重点绝不放口。个头稍矮微胖,走路步步生风,似女汉子,而撒起娇来又小鸟依人,似真贵妇。对尘缘管理甚严,不让她有半点想拉个帅锅私奔的机会,每每惹得尘缘大白眼珠子斜瞪,她睚眦必报地总会找机会捞回来,而且是在傻傻的尘缘浑然不知的情况下。她闹的笑话,此处一两句无法言清,待后续慢慢道来

      八月九日中午,自北而来的一列高铁缓缓进站,站台上出现黄上衣的一川纳海,只见他紧皱双眉,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擦不完的细汗,心底暗道:北京的天儿呀,真是热呀!一川没有时间细想,行动敏捷的他捞起自己的皮箱,大步流星朝外走去。一川喜欢以狼自居,时不时“嗷”一嗓子,此时的他,心花怒放,真想在车站里来这么一嗓子,不过只是想想罢了,在首都的高铁车站如此放肆,不是找打就是找揍。早在风哥在群里嚷嚷着接大家时,忠厚的一川就记在心上,他放弃开私家车三小时直达坝上的行程,绕路北京只为方便和大家早接站早见面,此一点务实作风与风哥可谓是天壤之别。这真是:塞外一只豪气狼,绕路北下情义长。
     默默奉献磊落重情的一川:来自张家口张北市,是典型的北方豪爽大汉,个头中等偏胖,圆脸络腮胡,眼大忠厚相,因地处比冰心家乡还北的张北,故不怕冷,几天里常半袖短裤,显得极为干练。说话时语速偏快,嗓音清朗有力度,脾气些许急躁,性情率真直爽,不喜欢开玩笑。为人极为低调老实,也喜写些打油文字,待人一根肠子通到底,曾面对尘缘和火柴的半夜审问,而脸红脖子粗。在北京接站过程中显得极为男人,拿箱子,搬东西,一声不吭默默地去做自己的事,来回奔波也算是极为辛苦。在坝上几日,几个懒虫男人指使冰心去拿东西时,总是一川兄跳出来帮忙,可见这个张北汉子粗犷外表下那颗细致入微的心。
要知后续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