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完结篇)

(2010-07-15 02:18:19)
标签:

爱情

红墙白玉兰

男女

生命

婚姻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红墙白玉兰》(完结篇)第七枝 7-8

7

走了十多分钟就看见那座小屋,屋前有块不大的空地,照不进林子的阳光像一汪水般聚在那里。一个小姑娘正在门外劈柴,十五六岁的山里姑娘,己长得结实浑圆。

她一见到他们,高兴地跑过来,老人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别叫,但一声爷爷己亮亮地喊出了她的口。这时,柳如海看见秦小小从屋子里跨出门来,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却含着笑。她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挥起来招呼,大爷来了?快进来坐。

老人拉了孙女闪到一边,示意柳如海独自过去,他们就转身向来的路走了。柳如海向小小走过去时,见她挥在半空的手停住了,脸上的表情又是疑惑、又是惊喜。然后,她扶着门的手放开,两臂向前平伸着突然跑过来,是你吗?真的是你!这时他发现妻子已经失明了,他没顾得上心中猛然涌起的酸楚,几个大步迎上去,把她抱紧在怀里。他太高了,和每次一样,一用力抱她,小小的双脚就离了地。她瘦了许多,轻得像只小鸟。他心中的爱好像都化成了水,快盛不下了。

你怎么会来得那么快?小小在他的怀里问。

我不是告诉你,你丈夫有翅膀吗?他一边弯腰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一边顺手把她横抱在怀,向屋里走去。

阳光倾泄在他俩身上,他好像不是抱着有病的妻子,而像是当年在F大学的学生舞厅中第一次与她共舞。他俩都还记得第一首舞曲,是英文歌曲“交换舞伴”,歌词大意是——

                        We were waltzing together to a dreamy melody

                    When they called out "Change partners"

                    And you waltzed away from me

                    Now my arms feel so empty as I gaze around the floor

                    And I'll keep on changing partners

                    Till I hold you once more

                   

                    Though we danced for one moment

                    And too soon we had to part

                    In that wonderful moment

                    Something happened to my heart

                    So I'll keep changing partners

                    Till you're in my arms

                    And then Oh, my darling

                    I will never change partners again(*)

                   

                    我们曾舞着华尔滋滑入梦的旋律

                    当他们喊“交换舞伴!”

                    你就踩着华尔滋的舞步,离我而去

                    我的怀抱感到如此空荡,目光在地上徘徊

                    我会不断地交换舞伴

                    直到再次拥你入怀

                   

                    虽然,我们只共舞于一瞬

                    很快就会被分开

                    但在那美妙的瞬间

                    有些情感萌生于我的心灵

                    于是,我将不断地交换舞伴

                    直到你被我拥在双臂之间

                    然后,哦,亲爱的

                    我将再也不换舞伴

 

8

柳如海低头看小小,对她说,你跑不掉的,你是我永远的舞伴。永远。无论生死。

你都知道了?小小的表情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当然。他笑起来,恢复了常有的爽朗。这次你逃不掉一顿教训。让你屁股肿一个月。他把她放在床上,自己坐在她身边?有一瞬他问自己,这种大度是否是虚伪的。但他确实无法在心中穿越爱的帷幕,而看见那些应该存在的阴影。他满足于小小在自己面前仍像个孩子,他不想要她因愧疚而成熟、而衰老。

这次你也打不成我。小小好像忘记了一切,在这一瞬,脸上掠过在他面前常有的撒娇与顽皮。

为什么?这次一定要打了。

他很想伸手摸摸她瘦得小了一圈的脸,他心痛地想着这脸比自己手掌还要小。但他不敢去摸,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不断地对自己说,我要坚强。

小小的表情突然变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成熟、坚定、幸福。她将他大大的手掌放在自己腹部,说,我有了你的孩子。柳如海觉得太意外了,他一时间都无法思想。小小等了许久,在这一片沉默中她哭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多么不可能。但他来了!我们等了那么多年都没等来的孩子,他现在来了。我不能对他说,他来的不是时候。我要把他生出来,我一定要活到把他生出来。他不能跟我走!我没有权力就这么带他走……

她哭着伏在他的怀中。

如海,带我回美国,越快越好!找最好的医生给我动手术,我不再怕失败,我一定会活下去的,因为我要听到他的哭声……

柳如海紧紧地抱住妻子,妻子身体里的微小生命向他传递着非常的信心,传递着勇气,传递着造物主的信息。他不需要小小告诉他更多,他在这一瞬完全体会了这些天来,这个小生命在她心中引起的震憾与改变。

小小,你不仅能听到他的哭声,你也能看见他,看着他学走路,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和另一个女孩跳华尔兹。

他让她躺下,用手指细心地擦去她脸上的泪。金色的夕阳从窗外漫溢进来,平铺在小小的脸上。柳如海在这一刻回想着小小一张张刻在他心中的面容,不禁默默祈祷。上帝啊,你既然把这个女人给我为妻,求你不要带走她。求你不要惩罚她,愿你的审判在我身上,因为我是她的丈夫,我愿意替她领罪。愿你的怜悯在她身上,因为你是好怜悯,乐于赦免人的神。

如海,我,是不是对不起你?秦小小迷茫地问他,对不起的概念仿佛只来自外面,并非从她里面生出。她觉得自己虽不能痛悔,但至少应该强烈地感到愧疚,但没有。使她无法恨自己、无法强烈愧疚的,正是她的丈夫,是他里面的爱。这爱似乎将昨天日历般翻了过去。

小小,我只记得你的美好。如果你想弥补,做一个更好的妻子,前题是要好好活着,陪我到老。

很老吗?

很老。柳如海看了眼窗外不远处的两棵红杉树,低头对小小说。

小小,在你床边有扇窗,窗外能看见两棵裸出驼红色树干的红杉树,它们并肩立了千年,甚至更久。这中间一定遇到过许多事,可是它们此刻仍然站在一起,坦然、单纯地相对着,好像一对年轻的恋人。千年时光中的种种灾难都在它们身上看不见,因为它们并不记住那些。它们只是让生命站成一个整体。

他弯下腰,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眼睛,他让嘴唇在她的唇角停留了许久。

 

 

 

 

初稿完成于 2004916日晚阿尔伯克基沙鹰小宅

二稿完成于2006918日晚洛杉矶

三稿完成于20061215日晚洛杉矶淘伦斯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