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81

(2010-07-12 09:05:50)
标签:

爱情

红墙白玉兰

男女

生死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七枝  4-6

4

小小离开已经一周了,修平托了许多朋友,过了三天终于查清小小没有出境记录。他没有给柳如海打电话说这事,而是直接去了他住的旅馆,他要知道他的计划,他无法置身事外。

他告诉他小小没有出境后,柳如海就把眼睛盯在屋子里另一张空着的床上,上面排布着各种旅游小册子。他自言自语地说,我就猜她不会离开这里。修平俯身看着那些小册子,都是介绍中国各地森林,特别是有红杉树林的地方,他突然明白了。

能不能让我和你分头去找?他问。他想即使他不同意,自己还是要去。

柳如海想了一会,抬头看着修平,突然说,你坐。杨修平忐忑不安着,还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修平,我们不是今天才认识。十多年前,你我和小小就在一起。我不仅很清楚你心里的感受,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一直看着你们如何自己选择了分开,或者说命运是如何进行的。上天把小小领到了我的生命里,成为我的妻子。也给了你另一个人。如果你要珍惜要抓住小小,那都应该在十多年前。现在,你已经无法来为她做什么了,无法再去给她真正的呵护与快乐……

柳如海的口气是平静的,完全没有责备,他认为自己不能责备这份爱情,他甚至也感谢修平对他妻子的爱。他一边说一边自问自己是否太冷酷,但他决心要说下去,他清楚自己里面只有爱没有恨。他甚至也爱修平,因为他是小小喜欢的,而小小是与自己合为一体的妻子,他没法讨厌她所喜欢的人。

……你如果想爱一个女人,想去呵护照顾一个女人,那应该是你的妻子,是那个上天给你的女人,那个你娶了她,使她只能盼望从你身上得到爱和保护的女人。

修平,我们男人真是应该感谢做我们妻子的女人。她们把一生放在我们手上,相信我们能爱她,成为她的依靠,成为她生命中所有贫病悲愁的呵护者。她愿意把她一切的快乐,女人天性中的奇妙与美丽来和你分享。圣经上说,丈夫要爱妻子以至能为她舍命。我知道你不相信上帝,我也不是因为相信上帝而要来遵守这条命令。只是觉得这句话并不过份,也许我们还做不到为妻子舍命,但至少该尽力爱她。这也许不是我们常说的爱情,但这是爱……

 

5

杨修平一言不发地听着,他的头埋在两只撑着额头的手臂里。柳如海看了他一会,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说,我很尊重你的感情,我能理解你心中对小小的关心,但我想请你相信我,就像一个哥哥把妹子交给他丈夫一样,相信我会尽全力爱她,照顾她。相信我一定能找到她,会让她在幸福中。好吗?

杨修平抬起头看着柳如海说,我现在很感谢上天,因为他让小小嫁给了你……谢谢!为许多事。

在他走出屋子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头说,如果可以,等你找到她以后,告诉我她平安,我不会再打扰你们。柳如海说,我会让她给你打电话的,你永远是我们的朋友,如果你愿意。

杨修平走了以后,柳如海站在窗前,望着空中安静飘动的白云,望着远处隐隐而来的暗影。他不能说自己对刚才这个男人完全没有愤怒与嫉妒,不能说自己一点都不怨恨责怪妻子小小。这愤怒,这怨恨能够拆毁他外面的婚姻,能够污染浑浊他里面的心灵,但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己尚有着一份真实的爱,一份对婚姻的信心。他相信,爱能遮盖一切,遮盖过犯,也弥合裂痕。

古希伯来语中,“约”也是遮盖的意思,“婚约”应该就是一份爱的遮盖。他不由地想起他与小小的婚礼,那是一个中西合璧的婚礼。当时没有牧师向他们说那段经典的誓约,但他们面对着彼此,问对方——你愿意嫁(娶)我为妻吗?从今以后,无论境遇好坏,无论富有或是贫穷,无论疾病或是健康,都珍爱并与我相守,直到死亡。

此刻,柳如海何等渴望再一次看着小小的眼睛对她说,我愿意。

6

接下来的一个月,柳如海跑遍了中国有红杉树森林的地方,最后来到了最远的云南边陲。他在驶往林区道路上颠簸时,接到了妻子小小的电话。他把自己在中国用的手机号留在美国家里的电话留言机上,他一直相信小小会给他打电话,但他的信心几乎快要没了。

小小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了他,自己现在所住的地方。那里正是柳如海坐车要去的林区。他对她说,我马上就来。小小甚至笑了笑,说,不急。你又没有翅膀。柳如海说,我有。

他向司机打听那个村落,司机说汽车可以稍稍绕一下,把他送到村口。司机问这个长得挺像中国人的老外,你是来旅游吗?柳如海开心地笑了,说,我来接我的妻子。他发现经过这一个月,自己还会笑,笑声也没有改变。

……

山里的村落并不像平原的,仅十来家猎户,松散住着,也没有明确的一棵大树作为村口标志。不过可能是很少来外人吧,柳如海下了车,车还没弯过一道梁,就有孩子们飞快地跑来,在五六步远外站定,等着后面慢慢走来的大人。

柳如海一开口,把那些围着他只看不说话的人吓一跳,原来大鼻子会说中国话。他说要找个女人,是他妻子。孩子们没等他说完就抢着说知道,争着踮起脚,把胳膊伸得老长。柳如海沿着他们指的方向看过去,密密的林子什么也看不见。

一个老人走近来,宽脸,只说了一个字,走。孩子们也吵着说要带他去,老人只是回头看他们一眼,这群喳喳的小鸟就闭上了嘴。然后,他一挥手说,家去。大人孩子就都散了。也有被拖着不甘心的顽童,回头向柳如海做鬼脸,只是没一个敢出声吵闹的。

他跟着老人走进林子,一条小小的土路弯曲向前。她没住村里吗?他问。养病怕闹吧,不远。老人答。柳如海正想着小小一个人住在林子里不怕吗?她的眼睛?老人头没回一下,却好像背后有眼睛能读懂他的心事,说,不怕,我孙女陪着。

 

注:之前的章节连载请看: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26905201_5_1.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