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80

(2010-07-04 12:40:58)
标签:

红墙白玉兰

男女

小说

生死

爱情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七枝

1

柳如海坐的国际航班傍晚停在上海普东机场,他出关后立即打车去了虹桥机场,等他转机到南京时己经深夜了。出租车把他送到玄武饭店,他房间的窗子正对着玄武湖,但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他对着黑黑的湖面,想到十年前他和小小在玄武湖里划船,他对她说以后要给她一个漂亮的家,而她则笑着说,不要,你又不会干活,还不是要我打扫。然后她就指着湖边这幢漂亮的高楼说,若我们很有钱,就住宾馆吧。我就想住这上面,对着湖水写作。

他们现在的家虽然很大也很漂亮,但那是缺水的西部高原,风景美丽壮阔,但很少树也没有湖,只有裸着脊梁的山脉。小小从到那里开始就常常想要他换一个地方居住,但他很喜欢那里,后来她就不再说什么了。傍晚,他们总是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瑰丽的晚霞落在层层折叠的山梁上,他竟然从没有想过出生江南水乡的妻子,有没有过对河流湖泊的想念。

当晚,他打电话向查询台问了杨修平所在报社的电话,他很生气自己到现在才想起这个方法。

 

2

第二天一早,杨修平刚进办公室就接到了柳如海的电话。柳如海问他有没有见到过小小,他说有。

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

杨修平听到他的声音那么急切顿时愣住了,这二天,他一直安慰自己说小小一定已经回美国了,她会得到很好的医疗和照顾,但现在看来却不是。

你在哪?杨修平问。

玄武饭店。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柳如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马上就到,见面再谈。杨修平知道小小一定是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不能不知道,他必须见到他问清楚。

十分钟后,这两个男人在饭店楼下咖啡厅里面对面坐下,他们几乎同时问对方,她怎么了?她在哪?当柳如海知道杨修平根本不知道小小现在在哪时,他就后悔见他,他不愿意把小小的病情告诉他,不愿意让这痛苦由另一个男人来分担,他想马上走开。但杨修平毕竟是唯一在中国与小小见过面的人,他只能从他身上找线索。

还在柳如海犹豫着如何向杨修平说时,杨修平自己问他,小小是不是患了很重的病?

你怎么知道?你们见面时她已经不好了吗?那你怎么会让她一个人走?……柳如海的问话一个接一个。

你能先告诉我她的病情吗?修平觉得自己里面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难道命运只是为了让他们最后见上一面?此刻,他又完全忘记了他的家,他的妻子,他的儿子,忘记了他自己的一切决定。他恨自己没有紧紧抱住她,恨自己又一次松开了她的手。

柳如海大略地把医生告诉他的情况说了一下。杨修平就愣在那里,不能说话。虽然柳如海摧问他见到秦小小时的情况,但他一时不能回答他。他调集了所有的意志不让眼泪流出眼眶,他此刻恨不能嚎啕痛哭一场,但他没有权利在柳如海面前为她哭,甚至没有权力悲伤。他必须尊重他,尊重小小,也尊重自己。

柳如海感受到了他的悲痛和忍耐,他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很了解。虽然很着急,但他还是把眼睛移向别处,给这个男人一个处理自己感情的私人空间。

杨修平向他简略地说了一下他和小小在一起的情况,说小小那晚确实好像病得很厉害,自己原想第二天送她去医院,她却走了。

我给她打电话,但她一直都不接。后来接了一次,却没有声音,然后就关机了。一直没开过。我以为她回美国了。

她一晚上都没有提过什么地方吗?你能不能仔细想一想?若是有一点线索就好了,我真是需要尽快找到她。

她好像没有提到过什么地方。杨修平想了一下说。

这是我在中国的手机号,你若想起什么,给我打电话。或者……柳如海停顿了一下。如果小小和你联系,请告诉我。

杨修平点了点头,他看着柳如海,他站起来的时候说,我觉得她会和你联系的。他本来想说,小小始终选择信任的都是你,如果她要依靠谁,向谁求援,那一定是你,不是我。但他没有说,这些话突然出现在他脑子里,令他非常失落。何况这需要他,一个外人来说吗?

 

3

杨修平走出玄武饭店大门,门口有出租车,他不想坐,他只想一个人散漫地在街上走走。他的心痛得像要窒息,需要喘口气,这时他想到下午报社有个重要会议,自己必须赶回去。但现在小小不知在哪里,甚至不知是生是死,他还要在乎一个会议吗?几乎每隔一二天都会有一个很重要的会,然而,生命中接下来的成千甚至上万个日子里,他还能有机会握住她的手吗?他觉得此刻他有理由抛开一切,有理由可以脱离任何生活中的角色与责任。

然而,他只是这么走了十几步的路,还是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当他坐进去后,沮丧淹没了他,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可以飞翔在梦中的人。

杨修平回去后把那个晚上的每个细节都想了又想,这对他来说实在是残酷痛苦的事。幸亏王瑛带着儿子回娘家了,她妈妈生病。快到半夜时,他才想起小小说的一句话,忙打电话给柳如海。

小小晚上昏睡后,好像说了句梦话,好像说她想做棵红杉树。我没太听清楚,也不明白。也许,是我听错了。他这样对柳如海说的时候,感到了与秦小小的隔离。这隔离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他一直以为他俩是相通的,无论时间还是距离,无论命运还是生活的现实,都不能令他们之间有一丝的隔断。然而,此刻这隔离却是那么不容置疑地突显在他面前。

不!你听的对!太谢谢了,我知道。我明白。真是太谢谢你了!

柳如海的声音很兴奋,他没向他解释就匆匆挂断了电话。杨修平就愣在那里,

柳如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我知道,我明白——而他自己对这个心爱的女人知道什么?明白什么?他似乎是第一次面对了小小与柳如海近十年的夫妻关系。仅仅几分钟,柳如海又打来了电话。

你能不能用报社的关系,帮我查一查小小有没有出境?对不起!可能比较困难吧?

没关系,我会尽力的。他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很悲哀,自己只能以这样局外人的身份,说这样生疏的话。

 

注:之前的章节连载请看: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26905201_5_1.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