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78

(2010-06-16 14:38:13)
标签:

男女

爱情

生死

离别

一夜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六枝 3-5

3

小小安静了一会,再低头看他,她看清了。每一个细节都看得很清楚,甚至更多。可是却无法记住,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仍是一团模糊的白。

睁开,闭上,睁开,闭上。反复地记忆,反复地失去。

终于,她不再闭上眼睛,一滴泪落下来,落在修平的眼角。他的眼睛微微睁开,看着她。但是她的脸俯下来背着月色,他看不清。

修平,你真的爱我吗?

是。

那你能不能放下一切,陪我一个月。

他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

或者,只要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就好。

修平的眼睛闭上了。

妻子王瑛的面容出现在他面前,她上星期失业了。这个一向还算对他柔顺的女人变得敏感而易怒,忽而无端地大发雷霆,忽而凄惨地独自哭泣。他想去安慰她,但她并不接受。这个时候自己可以离开家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吗?

两天前的晚上,他只是和过去一样有些事拖到凌晨才回家,开门一看,王瑛坐在地上,披散着头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儿子小平缩在大床的一角,惊恐地看着开门进来的他。那一幕他实在无法忘记。然而,他能离开小小的怀抱吗?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留在了这个怀抱中,离开的只能是空空的躯壳。

小小,相信我。我们要的不是一个星期,一个月。是永远,我要真正和你彼此拥有,直到终老。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会把许多的日子给你,会和你终老为伴……

耳鸣又开始了,越来越响,她听不清他的话,也不想听清。她很想说,我没有时间了,但她没有说。

他们一起回到小小的房间,一起躺在床上,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要做爱。小小的脸色很苍白,修平大约是在问她怎么了,她集中了所有的力量也只能是摇了摇头。

他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她虚弱得像一只小小的帆船,飘在他大海般起伏的胸脯上。修平把她轻轻地搂紧了些,在心里对自己说,今晚我不能离开她。小小似乎也听见了他这句说在心里的话,但她对此完全没有信心。这个男人在她心中越来越消融了实体,像一片风,一缕烟雾,虽然有时聚成个人形,却会在下一瞬消失。

她只能被动地面对着他的消融,他的虚化。

她觉得生命的能量正在无情地从自己里面流出去,她想自己是要死了。那种极端的虚弱令她不得不对这份爱情放手,对他放手……

可是,等她终于握不住手,放开时,她发现其实手中什么都没有。等她任凭这爱撕皮带肉地离开她时,这情爱中的一切竟在瞬息化成了无有。

秦小小曾经以为,若是把修平与这份爱情挖出她的心脏,那心会鲜血淋漓地留下个大洞,甚至只留下个红色皮袋。但此刻,当她被迫放开曾紧紧抓住的一切后,心却是完整的,痛楚也是完整的,是一种她不能理解的完整。

 

4

清早,远远近近的山上有不少爬山锻炼的人,有的爬上山顶会放嗓喊一声,悠长悠长,此起彼伏,在高高低低的山头上跌荡。不知是要喊醒山,还是要喊醒自己里面的什么?或者只是要发嗓门喊出去一夜的郁积?或者,是让这声音像滑翔机般替不能飞的自己飞一阵?

小小被这远远回荡的声音喊醒后,就这么想着。过了一阵,才想起自己并没有死。昨晚的那种虚弱,那一瞬与死亡近在咫尺的感觉有点模糊。她想起了修平,身边是空的,她并不以为奇怪,只是木木地对着身边的空处看了一阵。然后起身,收拾好行李,离开房间。

去哪?小小坐在出租车里,她不是没想到丈夫柳如海,而是感到自己无法回去。无法再一次升上云层,再一次降落,无法再去推开那扇沉重的门。她没有勇气没有力量也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再一次跨越大洋进入另一个世界。她想留在这里,她觉得这次回来原本就不是为了抱住那个男人,而只是为了这块土地。自己应该是这里的泥做的吧?怎么能不回归于这里的尘土呢?

小小在机场买了张去云南的机票。她早就听说那里也有一片红杉树林。

手机不断地疯响,一串又一串,排列着,像那道红墙,都是修平的电话号码,她打开了一次,但没有放到耳边去听,然后就关了机。走过一只拉圾筒时她想把它扔了,见有个人看着她,就算了,开了箱子扔在里面。

 

5

柳如海送走妻子后,没过几天就失去了她的消息,她的手机总是关机,这让他很担心。一个多星期后医院给家里来电话找他,问秦小小为什么一直没和医院联系。他说她回中国了,护士没再说什么。第二天大胡子医生自己打来电话,问小小是不是一个人回中国去的,接着就约柳如海去一趟他的办公室。于是,他就知道了一切。大胡子抱歉地说,按规定不能告诉他,但时间已经不允许再拖了。他表示无法理解地摇着头,柳如海一句话都说不出,勉强道了歉退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无法去想小小是为了什么,甚至也没有时间悲痛。他翻查了家里所有的通迅录,先是给小小中国的家里打电话,他婉转地对父母说他们最近要回去,父母很高兴。显然小小根本没有回过家。接着他又用这个方法给小小所有亲戚和朋友打了一遍电话,亲近的表示出惊喜,远些的表示欢迎,再远些的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在片刻的发愣后仍很感动地说一定要见见面。没有一个人见过已经回到中国的小小。他自然一开始就想到了修平,他知道他们常联系,但他根本找不到他电话号码的记录。

二天后,柳如海坐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

他心里有一种出奇的平安,他不相信小小——他的妻子,这个与他成为一体的生命可以就这样离开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