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76

(2010-06-02 02:07:14)
标签:

红墙白玉兰

婚姻

灵性文学

小说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红墙白玉兰》76第五枝 7-8

7、

对开线的公路修得很平坦,弯弯曲曲地避开着千年古树。红杉树长得非常慢,过了八百年就开始脱去自己树杆上厚实粗糙的表皮,一片一片地裂开,翻卷着剥离,露出亮红的肌肤。然后在风雨的侵蚀下,微微平缓一下红色的亮度,坦然地经过一千年,又是一千年。

有些树正在脱皮,显出辛苦又兴奋的样子,好像不是八百岁的树,而是三四十岁的人,充满艰辛的张力,尴尬的矛盾。那些翻卷着,挂悬了半截的树皮一动不动,你就算等上十年也未必看得见任何进展。但到一千年的时候它必然是完全洁净地裸露了,它不肯让任何一个短暂的生命参与这经过。对于微不足道的人,它所呈现的是一种静止的力量。人只能借锯开它们死亡的身体去数一圈圈细密的年轮,却无法参与了解它们的活。

汽车一直地往林深处开,仿佛这片丛林是无边无际的。柳如海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长长的手臂伸过来揽着秦小小的肩。她把身子靠过去,头依偎在他一侧的肩胸之间,看着窗外的森林。车行驶得并不快,时而有神密粗壮的红色树杆,像梅花鹿般隐在林子里,或三三二二,或独自沉默着。这些年逾千年的古树并不像是一群五室同堂中的祖老,反而像三五个绕在大人们腿间嬉戏的孩童,向她露出顽皮挑衅的灿笑。

也有站在路边的,似乎是被他们吓着了,呆呆地站着,惊魂未定。小小就似乎听到一声苍老的喊,别乱跑,小心车。这才让她意识到自己坐在汽车里,车轮下有一条公路,她不由地带了愧疚向它们点点头。

她的思绪在林子里随意地飞来飞去,丛林里充满了故事,各种她想到的活物都任意地出现并消失。她从一个童话走入另一个童话,进去或出来,树们性格各异地行动或交淡。她迷失在一个眼所不能见的世界里。

……

人类文学的最高境界也许就是童话吧?秦小小和许多人一样,觉得童话是自己灵魂的家,她诞生于此,歇息于此,也将归回与此。然而,真正的童话却不肯变成文字,这些森林、小屋、仙女,一变成文字就死了,仿佛一些拙劣的剪纸。而灵魂呢?她不知又去了哪?她有她的爱好,并不会被秦小小的希望安置在剪纸世界里。

森林,在她眼前关上了门。她发现自己一直半躺在丈夫的怀里,竟一丝都没有担心过他的驾驶。

你这人总是让我安心得忘记了你的存在。小小说。

所以我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情人。柳如海低头看了她一眼。怎么样,睡得好吗?你一到我身边就像只贪睡的小猪猪。

小小想申辩说自己没睡,但想想自己也不能确实。我们下来走走吧?小小看着关上门的森林,很想走进去。

马上就到了。我订的度假屋在山谷,那里的林子最漂亮,安顿好后就随你闲逛。

车果然在曲曲折折地下坡,滑入一个山谷。丈夫就是这样一个总是把一切安排妥当的人,他达到完美的途径是借着竭力地完善,而不可能借着即兴的偶然。

丛林越来越密,驼红色的树杆增多起来,显得粗壮而沉稳。和先前不同,它们掩尽了顽皮的灵动,铺展开一种宏大的肃穆。

 

8、

当晚,他们在山谷的木屋里做爱。森林的肃穆并没有约束他们的性欲,山野神密的呼吸也没有格外地激发狂野。

十五年,他们之间做爱己逾千次,快近二千次了吧?仿佛千年的红杉,脱尽表皮,坦然地裸露着。和谐。完美。是像左手握着右手的感觉吗?是,也不是。性,成了一种可以裸露,却不会被氧化的鲜嫩。激情,因着和谐而失去了碰撞、冲突、忙乱。完美,因着安全,而远离了为瞬间即逝生出的痛苦与恐惧。远离了因残缺而生的掠夺,因短暂而生的仇恨……

小小独自醒着,丈夫己沉沉入睡。

黑暗中,她觉得自己的视力比白天好,白天眼睛中烧灼的感觉几乎没有了,遮在眸前的那层雾也掀开了。木屋外的森林似乎从白天的寂静中活过来,布满了繁杂细小的声音,这些声音是清晰的却无法描述,她觉得自己可以毫不费力地明白它们,只是不法转化成语言,及以语言为基本元素的意念。

在创世造物之初,人与这些植物、动物、星月、大地是心意相通的吧?那时人类没有语言,却可以和上帝并天使对话,也能听见魔鬼的声音。那时只有两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以他肋骨所造的女人,他们裸露着,和树、土地一样。性,是一种娱乐也是一种交谈,快乐而平和。

古希伯来语圣经中曾用“知道”这个词来代表性爱,又称“合为一体”。这是性爱原本的意义吗?“知道”似乎表达了性作为灵魂语言的功用,“合一”则描述了结果与目的。

小小悄悄起来,穿上衣服。十多年来他俩在一起时都喜欢裸睡,其实现在她也希望能就这样赤裸着走出去,走入同样赤裸的森林,与赤裸的红杉树交谈。但她还是穿好衣服走出去。

满天的星星,一颗颗硕大明亮得让人惊讶。在门前那片小空地上,她屏息静听,而它们却也同时屏住了呼吸,不肯让她窃听它们的秘密。

天堂里无男也无女,复活的人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小小想着对天堂的描述,想着自己与修平和丈夫之间完全不同的感觉与性。为何造物主要给人爱情,又让爱情进入婚姻?他想对人说什么?

他给人因两性的分离与对立而产生情欲,又让这情欲最后借着两性的做爱合为一体,而成为亲情。他想向人启示什么?经过人间进入天堂,仿佛是由性进入无性。不经过人间就不能进入天堂,而无性却正来自于两性的合一。

真是奇妙而奥妙的律……

小小漫无边际地想着,也漫无边际地走入森林。天上的星光远了些,零星地露一下脸,或不慎落下来。她这样走着的时候想到两种人,一种是为乌托邦献身的理想主义者,一种是各类禁欲主义者。这两种生命形态都曾经对她充满诱惑,激动着她里面对完美的狂热。然而,此刻古森林以千年的时光,大海般向她显出船只的可笑与脆弱。人无法以自己的努力跳越或删节万有中的定律。

她在浩瀚的思绪中游走着,杨修平的名字却突然在她毫无防备时冒出来,像一根突然被闪电劈倒的树,将她绊倒在地。她不禁扑倒在一棵巨大的红杉树下,把额头、面颊、胸、腹都伏在那粗壮盘结、裸出地面的树根上。

上天啊,为什么我不是一棵树,一棵长得很慢的红杉树,一棵不会移动的树。我多么想生下来就只见到一个人,只爱一个人,直到死。

秦小小希望在此刻失明,希望在此刻进入死亡。她惧怕生命最后一刻对他的渴望,惧怕被肉体的渴望一口吞吃,她不能确定自己的灵魂会如何回忆离开她的最后一刻。

被她抱着的红杉树,似乎静止着却在生长。时光,似乎一动不动地向她凝视着,却在飞快逝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