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227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玉兰》74 第五枝

(2010-05-22 00:19:18)
标签:

红墙白玉兰

爱情

灵性文学

婚姻

小说

死亡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红墙白玉兰》74 <wbr>第五枝
《红墙白玉兰》下篇 玉兰树 第五枝

1、

余生似乎可以就这样慢慢地过,在煎熬中麻木,在疲惫中安静。然而,命运却精力充沛,不肯让人休息得太久。

秦小小从大一开始就常常头疼,中医西医都看过,并没有什么结果,只说是神经痛。做过一次脑部检测,医生说左边前侧有些暗影,但模模糊糊的意思是也无大碍。记得那个瘦瘦的架着副眼镜的苍白男人对她说,咖啡茶酒都别喝,情绪不要激动。那时小小已经开始写诗了,医生又是父母的朋友,就又慎重地对她说,诗最好就别写了。妈妈在旁一个劲地点头。出来以后,小小自问,那我干什么?情绪不要激动?她想想都好笑,脑子里就出现一个面无表情的小会计模样。说不清为什么,小小从小最讨厌的就是会计这个职业,在她心里,自己若当个会计也就跟死了差不多。

高考的时候她还是报了中文系,诗还是继续写,情绪更是放纵地起伏。而且她不爱喝白水,白水喝下去总让她想呕吐,除非是刚运动完。几乎每天都是咖啡和茶,当然酒绝对没少喝。各种止痛片试过不少,也离不开,习惯了就以为正常,年龄再大些,有人说女人常得偏头疼,她就更不在意了。再说,她从来都不是个想活到很老的人,而死亡对于健康的她来说,一直遥远得想都想不起来。

嫁给了柳如海,又到了美国,小小的生活被这美满的婚姻纳入正轨,作息时间正常得刻板。在北京时小小还常常醉酒,但到了美国,酒也就成了一种情境的点缀,水晶杯里浅浅的一些,与丈夫或朋友淡淡地抿上几口。在柳如海这个丈夫的怀里或面前,她很难找到醉酒放纵的理由。

写诗的小小,在家里当太太的小小,做心理咨询医生的小小,都常常想到死。常常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望着窗外的蓝天发愣。当然,基督徒是不能自杀的,这在教义中写得很明确。虽然她只是个礼拜天去去教会的基督徒,只是喜欢坐在丈夫身边听听那些圣歌,但对这样一条最基本的规定还是很清楚的。再说,她也没有任何理由自杀。

有一次,她去和牧师讨论,是否自杀的人一定不能上天堂。牧师很奇怪地看着她,警惕着,以为她又没事来找他辩论。和小小辩论实在是件辛苦的事,歉和、好心,显得有点迟缓的老牧师早就领教了。小小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其实心里很灰暗,除了丈夫,谁能知道事事顺利、性格开朗的秦小小心里一直有着死的诱惑呢?牧师最后说,自杀与杀人同罪。你的生命属于上帝,你的身体是圣灵居住的殿。然后,他没有再说能否上天堂的事,就走开了。

她也常常和柳如海讨论死,他只是笑着说,你死了,我马上再找一个。不悲伤二年吗?小小有点不甘心地问。不。那留不留着我的照片呢?不留。小小就突然明白,死了就消失了,在这个自己哭过笑过爱过恨过的世界,一点痕迹都留不下。她相信灵魂不死,有时,她会看见自己的灵魂在各种事物中,面向她,甚至交谈一二句;有时灵魂浮在空中,或者走来走去,对她无动于衷。

肉体中的小小很羡慕灵魂中的小小,想着若能像她这么旁观着自己,就不必死了。

 

2、

秦小小过去说过句名言:人分二种,不是寻死就是等死。她是想成为个寻死的人,命运却不给她轰轰轰烈烈的干脆,最后,还是成了个平平凡凡“等死”的人。

她对丈夫感叹,都是因为嫁给了你,又跟你信了教,婚姻、宗教双重牢笼让我连处理自己生命的权力都没有。

他就说,难道对生命的处理就是死,而不能是活吗?

活着,还不就是一天天走向死亡,还不就是等着死?

丈夫柳如海的活,确实与小小心中等死的活,有点不同,但她认为从客观上讲除了寻死的人就是等死的人,不可能有第三种,再说她也说不清他的活有什么不同。

那天,他们在阳台看晚霞,柳如海说,多美!造物主每天让那么多美丽的东西围绕着你,你还不感谢自己活着?还不为自己有眼睛,有耳朵,有一颗心能感知它们而欣悦?

小小说,看与不看本质有区别吗?黑暗会吞没你此刻看见的一切,死也会吞没人一生所有对美的记忆。

他说自己辩不过她,但还是那么单纯坦然地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小脑袋别瞎想了!你想也没用,反正你是即寻不成死,也等不了死。

为什么?小小觉得他什么都好,就是这种美式笑容,简单明朗得让人生气,一个字,傻。

因为你不会死。

人若不会死,生命根本不会结束,那不是太可怕?

但事实上灵魂就是不死的,死亡只是一次短暂的睡眠,然后换一种形式活着。柳如海讲得轻松又确定。他看了眼妻子说,你不也信上帝吗?

是信。但我并不想一直活下去,我喜欢有个结束,然后一切可以重新开始。她心里不由地想着修平,是他使自己希望结束,希望重新开始吗?对于小小这样的女人,感情似乎可以轻而易举地覆盖哲理,甚至真理。她回身拉开纱门进了屋,背后绚丽的山正渐渐暗淡。

……

事实上,人都不能结束了重新开始,都不能逃避对自己以往生命的承担。根本没有你所要的死,没有一了百了的结束。……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所以你要对活的每一天认真负责,享受这活的千滋百味,然后向创造生命的上帝交帐……

柳如海一边啰嗦一边跟进屋来,回头望了眼天的另一边悄悄显出来的一轮月亮,它还没有放出光辉,像一张平平常常的剪纸。

小小并不能否认他说的,但她骨子里就希望有个一了百了的死,让她可以不用对活着的每一天负责,让她可以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让她可以……

 

3、

现在,死,突然不期而遇地来了。

大胡子医生正一脸严肃、同情,又掩饰着,故作轻松地对她谈到死亡的可能。不知为什么,小小感到这一切十分荒唐,几次想问问他是否在开玩笑,但她知道不可能。她很认真地听着,却像是在听别人的事。

简单地说,是她脑子里面有个瘤,最近突然长大,以至压迫神经。这是造成她最近头痛加剧,恶心呕吐,视力减退的原因。大胡子是她的家庭医生,他一再生气地说,难道你是刚出现头痛现像吗?为什么不曾提起。小小说,我以为是神经痛。大胡子还在啰嗦,好像要证明事情弄到这一步不是他的责任。小小有点不耐烦了,她希望快点离开这间屋子,走到外面去。

是会死吗?还有多久?现在能做什么?

医生犹豫了一下说,是不是另约时间和你丈夫一起谈?

不要。小小只是简单地回答,她知道美国医院很讲究隐私保密,未经她允许,医院绝对不会把她的病情告诉JOHN,甚至一个化验数据都不会给他。

你脑中的肿瘤良性恶性还不能确定,但根据这两次的检查,看情况并不好。现在必须尽快安排手术,但它的位置很不好,手术有可能引至失明。大胡子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不动手术,再有二个月左右也会失明。

他看着小小东方式美丽的双眼,此刻它们明亮地,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好像听不懂他的话。这双美丽的眼睛仿佛在责备他刚才说的话。他把头略低了点,侧过去翻翻桌上的病历,其实并没什么需要看的,情况全在他的脑子里。

他的病人中只有这一个东方人,小小很少来看病,但他对美丽的小小却印象很深。前几天她来了,只说是头痛,却突然就面临这一切。老头快退休了,一生看过的生老病死太多了,但这次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难过。本来他作为家庭医生应该立刻将小小转给肿瘤医生,但正好他是从肿瘤专业转为家庭医生的,他让她做了一些检查,小小甚至都有点厌烦了,她后悔为了头痛这种小病来看医生。老头找了另外的人一起会诊,最后还是决定自己先来和她谈一下。不知为何,他觉得若让一个陌生人来对这个东方女孩说这事,有点过于冷酷。当她刚才拒绝让丈夫知道时,他就更决定要自己先对她说,虽然这有点违例。

动手术有可能死吗?小小问。她的语气仍是淡淡的,完全是一种讨论的样子。

事实上,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今天我只是和你先谈一下,你需要去肿瘤医生那里,由他来和你谈。我己将你的病历转过去了。

你们已经谈过了吧?小小看了大胡子一眼,觉得他扮圣诞老人一定很像,他善良的眼睛里有一丝医生不该有的愧意。她对他说,谢谢你,很高兴由你先来和我说。

他看着这个善解人意的东方女子不知说什么好。早一点动手术吧!虽然有失明的可能,但肿瘤若是良性的,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手术后就好了。

若是恶性的呢?

要观察,希望不会转移。这是肿瘤医生的电话和地址,我已经帮你预约了时间。还有这几张化验单,每隔一周要作这些化验,观察肿瘤发展的情况。

小小接过他手上的几张纸,道了谢,离开他的办公室。当她走出医院时,她希望是从梦中醒来。太阳很好,把她的影子斜斜地投在地上,她一直走到停车场,坐进自己的车子,始终不去看手上的那几张纸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