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玮
施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796
  • 关注人气:1,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红墙白主兰》第四枝71

(2010-05-04 02:03:42)
标签:

红墙白玉兰

爱情

婚姻

小说

灵性文学

文化

分类: 婚恋长篇《红墙白玉兰》

第四枝(1-3)

 

1

报社的工作最近出奇顺利,几篇重头专题报导在全省,仍至全国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销量一上去,广告自然也是纷拥而来。上个周未报业集团成立,月底报业大楼就要开工。无数的文件、洽商、会议。杨修平事实上已经不是一个报社社长,而成了个集团的领导,大部分时间不在考虑报纸上的文章,而是在做各种各样莫明其妙的事。

按正常来说,以杨修平的性格对此会有一种知识分子式的思虑,会不适应,反感,甚至会在这种陌生的繁忙中失重。然而,对秦小小的思念充满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心,他无法想别的,也无法在乎外面的变化。

他的智慧与才能都本能地越过他的思维,应付处理着外面的一切。在他自己,只是觉得像被一条飞速运行的输送带载运着,心完全沉浸在对遥远的思念中,不在乎肉体的生活会被带向哪里,不在乎前面是否是毁灭。

然而,杨修平这游离般的心态,他的不在乎正好克服了他性格中的犹豫、软弱,帮他撇开了知识分子在变革中常有的彷徨与无益的情绪波动。

这几个月是他事业最成功的几个月,这中间的日日夜夜修平都在真实地忙碌着,他没有对妻子王瑛做任何解释,只是很舒心于这份忙碌,他可以理所当然地深夜回家,甚至不回家就在办公室睡一会。

 

2

王瑛从报纸的报道中看到了丈夫的成就与繁忙的原因,她便安静下来,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女人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开始感动于这个男人的拚命。他这么干,当然是为了让这个家过得更好。

她越来越崇拜这个最近常常被电台报纸采访的男人,虽然他很少回家,更是几乎没有精力和时间与她做爱,但每次她看着躺在身边的丈夫,都不由地感到幸福,甚至对这种幸福有点受宠若惊。

王瑛知道自己无法去理解这个男人,无法进入他的思想与他共鸣,也无法给他什么帮助。但她爱他。

当他睡在她身边时,她常常会半夜醒来,睁眼看着他,将手掌轻轻地贴放在他起伏的胸上,她很想把脸贴上去,但又怕把他惊醒。王瑛那一刻的温柔与爱是杨修平永远不知道的,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天一亮,她就失去了表达温存的能力,就会自动地用一种世俗包裹自己。

她只会问他钱是否更多;什么时候能分套更大的房子;谁谁的小孩进了私立贵族幼稚园;家里该给小平买台钢琴,但又没地方放,等等。她觉得这些才是家里夫妻间该说的正常话。杨修平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厌烦的表情,只是笑一笑说,随你。然后,就又匆匆走了。

王瑛有时晚上坐在家里发愣,她想着丈夫最近越来越疲惫的样子,他充血的眼睛中有一种茫茫然的迷糊,她隐约感觉到他心里那份寂寞与孤独。虽然她并不理解这孤独,她还是很想走进他的心里去陪他,但她在这个已经做了她近十年丈夫的男人面前,始终有份自卑和怯懦。她不敢冒然走进去,也觉得走不进去。

特别是秦小小的再次出现……她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子,但她想像她很完美。至少她知道他爱她,也许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爱她,她越来越觉得他俩会相爱是极自然的,过去会,十几年后的今天会,将来?将来也会吧?想到他们会一直这么相爱,她对将来充满了惶恐。

王瑛常常不由地想起过去自己看到的一幕又一幕,她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有勇气,为什么会不在乎修平的心思去把他抢过来。并且,在后来的一些年月中,每次修平找不到小小,她都能在他的痛苦面前开心,得意于命运对她的眷顾。

过去,她不在乎他痛苦,甚至觉得有理由怨恨讽刺这种痛苦,然而现在,她犹豫了。无论这个女人当初出于怎样的动机要嫁给他,当她成为他妻子多年后,她很自然地开始心疼她自己的男人。她见不得他痛苦,不愿意看到他郁郁寡欢的眼神。但如果让她重新选择,她会祝福他们吗?恐怕还是不能。她的生活,她的幸福都需要这个男人。

她甚至觉得可以允许丈夫悄悄有个情人。那么多年来,她没有看见他真正快乐幸福过,他的眼中总是有一抹藏不住的忧郁寂寞。只有几个月前的那几天,他的眼睛里跳跃着一种火苗般的喜悦,爱情单纯明朗得无法掩饰。事实上,她觉得他根本没有为了她的原故去遮掩,这令她愤怒并感到委屈,她采取了大吵大闹的做法,她甚至不惜使用儿子来让他痛苦。

现在,她看着他,看着他的消沉,最近他瘦了许多。她不由地劝自己,如今有本事的男人在外面大都有女人,也算是松散一下紧张的压力吧。她甚至希望他也有点逢场作戏的事,或者有个小情人。这样,丈夫目光中的忧郁痛楚也许就消失了。

但那个人不能是秦小小,因为她总觉得她会把他完全夺去。而自己离开了修平该如何生活下去呢?儿子小平怎么办?如果这个男人要离开她才会幸福,那她还是宁愿他忧郁着吧。这是自私吗?

 

3

杨修平对妻子的心思完全不知道,他也无法拿出一点清楚的思绪去想她在想什么,他甚至没法去想孩子,没法去想任何的事。

杨修平一直是大家心中很正派、很有责任感、稳健的成熟男人,他自己也这样认为,并有意无意地让自己越来越符合大家心目中的标准。然而,他现在在心中一点都找不到他的道德与责任,它们消失的无影无踪,他里面充满了自己的痛,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欲望,充满了少年人轻率的疯狂。

仿佛他又回到了车祸醒来的那一刻,他只想要小小,只想每一分每一秒都抱紧她,害怕生命留给他的时间不够与小小相拥。修平不停地想到若死亡突然临到,而他却没有抱她在怀,他的眼睛不能盯住她的脸,也不能被她注视着,甚至可能记不清她,那将是何等可怕的孤独与寒冷。

这中间,他的理性其实也仍然坚固地存在着、延伸着,就在近旁,与他情欲的烈马并行着。只是与他无关。一切的“应该”、一切的“可行”、一切的“值得”,都端端正正地显明着,只是与他无关。他也曾想让它们伸手抓住自己,从马上揪下来,但它们只动嘴不动手,袖手旁观。

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渴望她?杨修平想不清楚。但有一天,他呆坐在办公室,人累得脑子一片空白,灵魂像是从空脑子里飞出去的一片微小的云,缓缓地向着大玻璃窗靠近,窗外是晴蓝的天空,云朵明亮而安详。

那小片云极缓慢地在空中移动着,依依不舍地看着他,似乎等他问点什么,它想和他说话吧。他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想留住它,他想看着它顺利地穿过玻璃,然后融入天空中真实的、被太阳镀了金边的云。

终于他不能看着那云朵,他必须仰靠在椅背上,让那滴泪流回去。那一刻,他想到小小其实是他的云朵,是窗外天空上的云朵,是被太阳晒热、照亮的云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